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七五 对立

这个时候还在街上走动的人们总会下意识地紧一紧衣服,抵御这乍暖还寒的时节。
他顿了顿,冷笑,“至于天鬼找的那些东西,等铁幕开启后自会出现,你现在进去想做什么?”
排名第五的斯伯克氏族现任家主,哈布斯大公爵并没如血伯爵预料的那样大发雷霆,虽然这位身份极为尊贵的阁下,为了这次行动已经在永夜停留了十多天。
高邑公主有些慵懒地斜靠在坐榻上,尽管殿内温暖,但手里还是抱了个紫金发丝铜手炉。手炉做得精巧,表面已被磨得光亮,显然是多年把玩之物。
李瑞之自然明白他的未尽之言,于是有些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清平殿的正殿内融融如阳春,预设的原力大阵源源不断地供着温暖,柱后、壁角等视线不及之外,还有缕缕水汽升腾,让殿内不至干燥。
高邑公主听到幽国公评价的“堂皇气象,通天之途”,两道秀眉一扬,随即神色恢复如常。如此大事,也只是令她微微动容而已。
林熙棠沉默了一会儿,道:“如你所愿。”
那十多个亲卫首先顶不住如此威压,他们都是百战老兵,此刻却全然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而北府军团的两名将军额头见汗,总算勉强立在原地没被逼退。
老人不知为何双眼有些湿润,稍稍垂目避过,这才压低声音道:“只怕当年曾做下离间之事的背后人还不肯善罢甘休,公主何不告知驸马?”
张伯谦肯站出来与林熙棠公开对立,对他们来说是天大好hetushu.com事,但互相之间的沟通是个大问题。张伯谦一向独来独往,这次到永夜就是身边连个仆从也没带,当然也就没法把消息送到他手上。阴差阳错之下,使得李瑞之谋划许久的杀局失去了作用。
张伯谦讥讽地道:“那些虚空水晶,军部找了有段时间吧,那可不是铁幕之下才有的。现在帝国和永夜议会所得差不多三七之分,也就是这样了。还没开打就先谋算着互扯后腿,还想要什么结果?”
一个黑发男子站在窗前向外眺望,他有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不笑的时候冷寂如同没有生命。
屋子里气氛一紧,老人垂头不语。原力大阵推动的暖意仍在殿堂中翻滚,但掠过肌肤后总仿佛会留下一丝沁入心头的寒气。
战将斥候又听李瑞之说了几件事情,一一记下后,就告辞离去。
血伯爵把头埋得更低,声音里有一丝颤抖,“还在……谈着……”但是他也知道,此事已经拖了很久,这个回答绝不会让大公爵满意。
一名战将级别的斥候刚刚抵达这个营地,带来了外面的最新情报。李瑞之看完书信,脸色变幻,沉吟半晌才叹道:“世上之事,莫过于人算不如天算。这么说,林熙棠在铁幕开启之前,都不可能进来了。”
林熙棠静静站立,目光清澈,不起半点波澜,“殿下说的哪里话?我受陛下所托总揽血战大局,磨砺年轻人只是其中之一,铁幕下面的那些资源,也不能落入黑暗种族之手。”
然而血伯爵今天十分幸运,哈布www•hetushu.com斯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道:“没关系,门罗总是看不清形势。为了对付天鬼,永夜议会正在加紧准备,下足了筹码。等那位至尊的存在从沉眠中醒来,门罗氏族有的是求到我们这里来的时候。你退下吧。”
林熙棠淡然的声音冲破了令人窒息的气氛,“殿下,这是何意?”
老人脸上闪过一丝忧容,“可驸马看上去对当年之事并没有完全释怀,而千夜公子究竟怎么想,也不得而知。”
战将斥候道:“大爷和言先生都认为,从此事来看,椒房殿上次游说青阳王并未完全失败,或许只是方法问题。只要有共同的敌人,不用青阳王完全支持我们,态度稍稍倾斜就亦足够。”
即使常年养尊处优,但她脸色仍然显得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摩挲着手炉的指尖也依旧冰冷。这是老毛病了,抱多久手炉都没有用。
高邑公主冷淡地道:“夫君若信我,自然也能看出些端倪,若不信我……”
老人压低声音,说:“以老奴之见,公主不妨将千夜公子收到名下。”
曾带千夜晋见的老人站在榻旁,半俯身子,细细地说着造化园之事。
“那么现在大兄有什么想法?”李瑞之问。
高邑公主一笑,道:“那时救的是曦儿性命,我又是她母亲,无论怎么说都脱不了关系。但这又如何?曦儿终于平安长大,这就够了。”
哈布斯继续把目光投向窗外,眺望着铁幕深处,自语道:“林,你那帝王的妻族花这么大代价都要杀掉你。那么,你的种族与和-图-书我圣血之裔又有什么区别?”
高邑公主乍然听了,以她的定力也不禁差点把手炉滑脱。但她仔细思索,又慢慢定下神来,道:“驸马庶子不能登入宗室玉册,夫君现在又是阀主,他的庶子就要算入赵阀宗谱,也需向帝室呈报,此事可是相当麻烦。”
林熙棠轻轻吐出一口气,似乎不想再分辩,只问:“那殿下之意如何?”
张伯谦从来不是个讲理的人,他与林熙棠多年政敌,以前碍于同殿为臣,两人之间即使有冲突,也还控制得住。但自张伯谦晋阶天王后,恐怕连雷骑卫这样帝王近侍的面子都不管用。李瑞之以己度人,若自己与林熙棠易地相处,就算本来有千般谋划,也会断然放弃。
高邑公主神色缓和下来,轻叹一声,道:“中常侍,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有什么话不能说?”
张伯谦眼中刹那间有漫天电光闪过,恍若下一刻天地即将倒悬。
然而最触目的是天空,一道清晰分明的界限把穹顶剖成两半。一边深黯幽远,仿佛整幅华丽古老、无边无际的帷幕,一边湛蓝高远,小行星带如缀满珠宝的腰带横过天穹。
门被敲响,走进来一位血伯爵,离男子十几步开外就跪了下来,这是血族最恭谨的礼节。那名男子并没表现出血族上位者们通常的生杀予夺的威压,不过他的神情再温和,那名血伯爵也没敢稍稍抬头,因为自己带来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
他只是挑挑眉,“哦”了一声,道:“去告诉我们亲爱的人类盟友,这次血战他们http://www.hetushu.com出的纰漏太多了,魔裔耶路生家族路德子爵战死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在进一步的行动之前,他们还是先好好考虑一下赔偿的问题吧!”说到这里,哈布斯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菲拉和门罗家王女的婚事怎样了?”
李瑞之则向休息的洞穴深处走去,尽头角落里躺着一台复杂精密的机械,敞开的工作台上原力法阵纹路正明灭不定。他的掌中流溢出一丝蓝黑相间的原力,如水般冲刷过法阵,闪烁的光芒次第熄灭。等法阵完全停止运作后,李瑞之就开始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把机械拆开。
剩下六名战将的军服全是金色云图滚边,那是帝国近卫军的雷骑卫,他们倏然而动,各据方位,在林熙棠身边形成拱卫之势。只是他们也心知,此举其实全无半点作用。张伯谦甚至无需动手,仅凭领域威压,就能取他们性命。
李瑞之叹道:“此事甚大,且徐徐图谋,当务之急是寻找一个与青阳王能说上话的中间人。”
过了半晌,高邑公主才道:“那个女人只怕没有想到,她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这些年,连个最卑下的姬妾也送不进门来。”她淡如花瓣的唇微微抿起,疏淡的神情中有隐隐快意,“燕云赵氏千年门阀,与国同立,岂是她那个只会用女人联姻的暴发户家族可比!”
李瑞之心中暗叫可惜。他可是一直想试试李家的“星罗规仪阵”究竟能否算杀“大衍天机诀”!从血战一开始,他们就设计了这个局,步步为营,处处精心和图书,好不容易把棋下到这里,就等着林熙棠入彀,却不想在最后一步功亏一篑。
听完之后,高邑公主淡淡道:“夫君为这事忧思多年,现在千夜有这番成就,他也该放心了。”
西陆,夜色已浓,风中有了丝丝寒意。
张伯谦冷冷道:“既然你是来坐镇血战的,就在这里好好坐镇吧,待到铁幕开启再说其它。”
战将斥候道:“青阳王应是疑心林熙棠要亲自对门阀下手,所以把他堵在了锋线营地里,就算陛下派了雷骑卫在林熙棠身边,可如果青阳王一意孤行,真动起手来……”
至尊的存在!谁能让大公爵用这样的敬称提起?还处在震惊中的血伯爵擦了一把冷汗,极为恭敬地退出门去。
血伯爵低沉地道:“哈布斯阁下,刚才人族那边传来消息,原定三天后诱杀帝国元帅林熙棠的行动取消,计划失败了。”
黑暗国度深处,另一个方向的铁幕边缘,绵延群山中矗立着一座巍峨古堡。最顶层书房,整面北墙都是宽大落地窗,千里大地似乎就铺展在脚下。
老人想了一想,还是说:“公主,老奴斗胆,有句荒谬的话想要说一说。”
“铁幕之下,连我青阳张氏都已入局,既已如此,且让他们小辈放手战出个名堂来。你就不必插手了。”
永夜铁幕下,一座拔地而起的千仞石山脚下,一支人类战队正在休息。为首的年轻人看上去不到三十,身材单薄,气息平淡,好像不过是个才七八级的战兵,可那些实力不凡、煞气凛然的战士对他态度却是极为恭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