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七六 锻压

赵雨樱也看见了银罐上的封记,当下伸手拍拍千夜肩膀,道:“那些好象是高邑公主送的。要用吗?”
高邑公主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但是血亲严格,养子无涉爵位继承,却是大有操作空间。而公主与驸马的养子,怎么也比一般小世家子弟尊贵得多,只要千夜公子积累战功,请封一个爵位绝无问题,如此一来就有了晋身之阶,身份上的缺憾也可弥补。”
发丝幽晶是原力传递的天然媒介,任何装备武具在融入发丝幽晶后,都能够更好地容纳原力,威力凭空提高不少。这一束发丝幽晶,价值还在天水重银之上。
千夜转头望去,见曾为自己带路的那个中常侍领着数名内官快步走来。
在锻制间隙,执事抽空向千夜大致讲解了这台压机的原理和性能。当机头落下时,所产生的压力是以万吨计,即使以千夜此时的力量,若站在机台上,也会被瞬间压成肉饼。
如此重压,即使徐徐而落,也无物可挡。
一直开到匠府深处,一座方圆千米的巨大建筑前,车辆才停下来。执事和门口守卫完成了确认程序,才带着千夜和赵雨樱走了进去。
再往前行,千夜眼前骤然开阔,这才知道所谓匠府,其实布满了整个山谷,堪称一座城市。
赵雨樱耸耸肩,“你想明白了就好。”
原本千夜以为所谓匠府是类似于工坊一类的地方,以传统手工制法为主,精工打制最上等装备。没想到坐上车后,一路驶出赵府侧门,沿着曲折山路,向和图书山中开去。
这条山路明显是专门修建,可供四辆重载卡车并行。一路上千夜没少看到载重卡车穿梭往来,光是看这些卡车的吨位数量,就可知匠府每日吞吐的物资量有多少。
让千夜略感意外的是,他看到了许多装载黑石的重型卡车。赵阀匠府居然也要用黑石作为能源,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各大门阀世家中,类似于匠府这样的地方大多已弃置黑石不用,改用黑晶,更有奢侈的甚至以虚空水晶作为能源。
高邑公主凝思片刻,道:“此事关系甚大,还要听听夫君的想法,另外……”她没再说下去。
沿着山路开了几十公里,转过一处山口,迎面看到一块天然竖立的巨石,巨石上剖开一面,上书‘匠府’两个大字。
机头再度提升,匠师们极快地跃上机台,设法从模具中撬出东岳,再度涂刷重银和覆盖材料,更换新的模具。如是反复锻压数次,层层天水重银就逐渐渗入东岳内,剑身上渐渐出现缕缕银色条纹。
自修成太玄兵伐诀,千夜出手威势日重,机巧渐失,开始走上以力破局的武道。看到这具人力不可挡,不能挡的万吨冲压机,千夜隐隐似有所悟,越看越是着迷。
千夜在“开山小院”温养了两天后,匠府就派人来报,东岳已经完成第一遍淬炼,即将进入最重要的锻压工序。千夜想起赵魏煌的吩咐,就决定去看看东岳的锻造,赵雨樱是喜欢热闹的性子,当然吵着要一起去。
他转头一望,在备货区还放着三和图书罐重银,都有高邑公主的徽记。这天水重银如此沉重,又能修补东岳,物性奇妙,显然价值连城。从现场看,来自高邑公主的远多于赵魏煌,这份赠礼的价值可是相当贵重了。
上一次千夜被类似场景震憾,还是数年前初到秦陆襄阳,那时他还是一个刚从黄泉训练营走出,不知道前路何方的少年。
片刻后重银涂刷完毕,匠师们又在重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不知名材料,把东岳安放在制好的模具里,摆上机台。
千夜和赵雨樱跟着执事穿过两道大门,走进一个无比恢宏的大厅。只见中央矗立着一台高近百米的巨型压机,四根支撑巨柱直通天顶,压机部件每一块都有数人高。在这座堪称钢铁城堡的压机前,匠师技工们就如一只只蚂蚁,在上面爬上爬下。
老人偷看了眼公主神色,又道:“依老奴所见,君弘和君度两位少爷对千夜公子的手足之情不用说了,小姐的表现好像也颇有情谊,毕竟当年那颗原晶救了小姐一命,一直感念在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年夫君不过出去这么一次……”高邑公主忽然叹了口气,有些寂寥地道:“这样吧,其余东西自有夫君为他准备,我的私库里还有些发丝幽晶,送一束到匠府去,加到那把东岳里,可以提升半个等级。另外,你这几天也关心一下,看看千夜那边还有什么东西是用得上的。”
越野车一路行进,道路两旁随处可见高大厂房,不时有满载卡车驶进驶出。
执事一边走m.hetushu.com一边介绍:“千夜公子,这里是匠府最核心的地点。您那把东岳材质特殊,只有用这里的夸父压机才能将天水重银与剑身融为一体。说起来,雨樱小姐那把开山,君度少爷碧色苍穹的枪管都是在这里锻造的。”
山谷中,机械的轰鸣声震耳欲聋,黑石燃烧产生的烟气与蒸汽混在一起,成为巨大烟柱,直上天际。匠府就如一头无比庞大的钢铁巨兽,不断吞下金属和黑石,然后吐出各种武具装备。
千夜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用,为什么不用?”
中常侍手一伸,身后内官就捧上一根外覆金绸的圆管。中常侍对千夜行了一礼,笑道:“千夜公子,公主特命老奴送来一束发丝幽晶,此物加在重剑里,可立增威力。”
“老奴明白,这就去办。”老人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劝道:“小姐的身体是这个样子,几位公子虽然都天资过人,可看来今后大半担子还是会压在君度少爷肩上,多一个兄弟扶持,总是好事,况且那也是少爷自己选中的人。”
从压机上伸出无数管线,弯曲盘绕,延伸向四面八方。
“没错,正是发丝幽晶。”中常侍打开圆管,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拈出数根细若发丝的晶丝,闪动着幽幽金光。这些晶丝细到似乎风一吹就会折断,而看中常侍那老迈样子,难免让人担心,他手上一抖,晶丝就会断成数截。
高邑公主点点头道:“是啊,还有查验母族这一关可不好过,多少双眼睛盯着夫君这个赵阀http://m.hetushu.com之主呢。”
在山谷入口处,守卫认真验看了通行凭证,片刻后就有一名执事登车引路。这匠府大道小路,街区广场一应俱全,就是个城市,若无人引路,还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地方。
“发丝幽晶?!”赵雨樱大为惊讶。
在这等压力下,东岳物性亦有微妙变化,不断将天水重银融入剑身。片刻后一罐天水重银用完,匠师们又启封了新的一罐。千夜忽然注意到银罐封口处有一个独特的徽记,他好像在高邑公主的清平殿曾见过。
旁边的赵雨樱向千夜忘了一眼,别有所指地道:“这把剑现在可不便宜了。”
老人退出殿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殿堂中的原力灯光分明极为明亮,却勾勒出一个模糊而静止的身影。
千夜笑笑,说:“它值这个价,我也值这个价。”
老人道:“就是不好办,公主才能为驸马分忧。如今帝国正值多事之秋,千夜公子想要归宗可比当年难得多。我们毕竟离开帝都多年,贵族世禄宗府那边已经没有什么可靠的人手,如果他人想要兴风作浪,在验证天赋血脉的时候暗下黑手,就有可能再次坏了千夜公子的根基。驸马应该也是考虑到这点,才一直没提起归宗之事。”
此时响起阵阵轰鸣,千夜看着无比庞大的压机缓缓提升,露出下方机台。数名匠师迅速跃上机台,小心翼翼地往东岳剑身涂刷着银液。
这种银液就是天水重银,小小一罐却重得不可思议。不过手掌大小的银罐,居然要两个实力和-图-书不弱的大汉一起抬,才能搬动。千夜用真实视野扫过,发现搬银罐的大汉都是八级战兵,涂刷重银的三名匠师居然是战将。
转眼间又是一罐重银用尽,而匠师们已经更换了数批。即使是战将,操作三四次锻压后也会耗尽原力。
看到四座动力塔,千夜就明白为什么在路上会看到那么多运送黑石的车辆了。
庞大的压机颤抖着,带动整个地面和大厅都在剧烈震颤,可谓地动山摇。
整个匠府四角,各有一座高近百米的动力塔,银灰色的金属外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塔顶不断冒出白色蒸汽,散向天空。千夜不由将之与自己见过的城市相比较,黑流城不用说了,只有一座动力塔,在它们面前有如大人小孩的区别,要暗血城那种永夜郡城的规模才堪堪可比。
高邑公主之前提到天水重银的时候,千夜也不曾想到会是如此数量,这样厚礼为的是什么?千夜已隐约猜到。
大厅里响起刺耳的铃声,匠师和技工全都跃下机台,站到标识安全的红线外。随着三声钟鸣响起,冲压机喷出大团蒸汽,机头似缓实快地下坠,重重砸在机台上。
比如宋阀专供阀内嫡系高层的天工坊,就是以一颗虚空水晶为核心构建动力炉,供应整个工坊所需能量。这才是高端,黑石在帝国世族中向来被视为平民才会使用的能源。
技工力士们刚要打开新的重银,旁边忽然传来一个略显阴柔的声音:“且慢!”
赵雨樱耸耸肩,就不再说什么,继续陪着千夜观看东岳冲压锻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