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七七 触手可及的距离

赵魏煌思索片刻,道:“也罢,回头就让人把资料给你送过去,尽管放手去做,天塌下来,也有你老子我给你顶着!”
虽然那副作战墨镜遮住了大半面容,然而千夜一眼就认出那是赵魏煌。但他的目光随即被赵魏煌身边一个少女所吸引,那清丽秀美的面容,空灵虚幻的气质,瞬间勾起两段回忆。
中常侍将一根发丝幽晶放在东岳剑身上,运起秘法,指尖突然冒出一溜如实体燃烧般的蓝色火焰,沿着发丝幽晶一抹,这根幽晶就融入东岳,神妙无比。接下来中常侍如法泡制,将数根发丝幽晶一一融入东岳。待得最后一根幽晶处理完毕,他脸色一阵苍白,气息已经弱了许多。
等千夜坐下,赵魏煌轻抿一口茶,问:“战将境界巩固了吗?”
中常侍神态恭谨,含笑颔首,接着就挥手虚抓,东岳即自行从机台模具中飞出,落在他手上。数个力士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能把东岳从模具中起出,这一过程在这位中常侍手上却如举杯喝水般轻松。
赵魏煌让千夜看到的,是赵阀的核心之秘,也是一代门阀运转机制。这是眼界和见识上的开阔,在当下也许看不出什么具体的用处,但在未来,就会让千夜走得更远。
赵魏煌一身广袖深衣,面前摆着整套茶具,午后的阳光穿过他,在地板上投下一个剪影,生生把铁血霸道画出几分古意风雅。
随行执事此时介绍起匠府的历史,以及这台堪称蒸汽机械顶峰杰作的压机由来。
千夜无奈地道:“这样也不太好吧?都杀光了,谁去和黑暗种族打?”
“当然是,还会有错?不过老娘一点也不喜欢她,除了能用那把曼殊沙华,她也没啥本事了。”说完这话,赵雨樱终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补了句:“其实话说回来,能用曼殊沙华就是本事,至少现在老娘打不过她。不过那又怎么样,老娘还是不喜欢她!”
千夜忍不住道:“你老实点吧!把伤彻底养好,以后有的是打仗机会。”
这时浮空艇已准备就绪,就等起飞,千夜和赵雨樱再次告别,走进舱门,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那个女孩是谁?”千夜问。
一边听着执事介绍,千夜忽发奇想,假如有一日赵阀匠师们真正将工业化量产和传统手工完美结合,以大机械代替大师,那岂不是说六级以上的高级枪械都会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甚至人手一支也不是梦。
中常侍将东岳交给力士继续用天水重银融炼,自己则向千夜施www.hetushu.com礼,道:“此事已成,老奴还需回去复命,就不多陪千夜公子了。”
千夜在旁边静静坐着,只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品味着风季末收获的高山茶散发出的特有干燥香气。
等千夜走后,赵魏煌口里啧啧两声,道:“妈的,臭小子脾气倒跟我一模一样,就是死都嘴硬!哈哈,果然是我的种!”
这个与国同立的大族,虽以容色艳丽,血脉优秀闻名,骨子里流动着的却是极为悍勇的血液。
千夜道:“不用,那门秘法是最适合我的。我打算东岳锻造好后,就返回永夜。”
山谷共处和灯塔小镇的相遇,如水般涌上心头。是她,就是那个少女!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到这个,赵魏煌脸色顿时阴沉,冷道:“君度当时伤得不轻,不过我赵阀儿郎一生征战沙场,受点伤算什么!只是那些宵小之辈不去打黑暗种族,却暗中对我赵阀下手,前段时候我们没有提防,结果损失惨重,不说旁支附庸,连嫡系子弟也战死多人。君度提前晋升战将,就是为了重归铁幕,报我赵阀子弟血仇!”
千夜深吸了口气,这番话从赵魏煌嘴里说出来,真正坐实了那些传闻。“四公子没事吧?那是在他晋阶战将前?”
但是在高端武具之外,这具压机还有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功用,那就是制造浮空战舰的核心结构件。一个结构件往往有数米长,大的达到十余米。一次锻造成型的构件,各方面性能都远超数个部件拼接而成的替代品。因此赵阀所出的浮空战舰闻名帝国,不光自用,还会承接大量帝国军方的订单。
千夜用力拍了下赵雨樱,说:“放心,那些对我们动过手的人,一旦让我遇到,一个都别想跑。在铁幕之下,我看他们能够逃到哪里去。”
这艘不愧是军用级别的高速艇,艇身一震,就腾空而起,迅速爬升,又快又稳。
千夜被赵魏煌这番话挑动心事,一时间对燕云赵氏这四个字百感交集。
他挥去杂念,实话实说,“是吗?可当时我觉得源液还不够用啊,再多些才正好。”
千夜原本想要拒绝,还是赵雨樱劝他留下。铭牌是权利,也意味着责任。生死战场上,赵阀一向遵循强者优先调动资源的原则,而动用了多少资源,就要拿出相匹配的成绩。
能够吞得下这么多源液,那也是本事。换个人来,早被撑爆不知多少回了。
宋阀的天工坊雇有数名大师级人物,专注于生产八级以上的原力枪械,和*图*书装备武具,就是九级枪也偶有产出,量少而精,完全是走最高端的路线。
“您慢走。”千夜的态度也自始至终温和有礼。
千夜看着手中的茶杯,眼神沉了沉。他早在黑流城就听说赵阀多支战队在铁幕下全军覆没,虽然赵君弘在送他过来的路上,对此事几乎避而不谈,可赵雨樱不是心里能藏住话的人,这几天他还是听到了不少消息。
此种秘法如此神妙,当然也消耗巨大。以中常侍方才展现出的深不可测实力,连续施展数次后也是元气大伤。
从匠府归来,千夜才明白赵魏煌的深意。此行他不仅仅是在武道境界上受益,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匠府本身,看到了一个与国同寿的高门大阀立业之本。这是支撑着赵阀这座大厦不倒的支柱之一,另一根支柱则是源源不绝的人才。
浮空艇越过山,越过海,越过大地,飞向那永无止尽的夜。
赵雨樱察觉到了千夜的异常,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赵魏煌和赵若曦。
千夜平静地说:“既然那些人不去打黑暗种族,那就让我也见识一下,他们想要挑战四公子,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
三日转眼即逝,到了离开的时候。千夜早已经收拾好了行囊,乘车前往赵阀专用的飞艇起降场,在那里已经有一艘高速浮空艇等着。
千夜低垂的眼中闪过隐晦杀气,声音却很平静,“四公子是提前晋阶吗?对将来有没有影响?”
越野车边,赵魏煌将已经没有火星的烟头弹在地上,用脚碾了碾,说:“我们该走了。”
赵雨樱将千夜一直送到浮空艇舱门处,深深看了他一眼,用力抓住千夜肩膀摇晃着说:“这次回去狠狠地杀,把那几家的混蛋都给老娘干掉!一个也别剩下!”
赵雨樱大赞,“象个男人!你先去,老娘随后就到!”
千夜收回目光,靠在椅背上,静静想着心事。原来,她就是赵若曦……
旁观了半日锻压过程,千夜自感确实有所收获,再看下去就没有必要了。等走出锻压工厂时,他耳中还回响着压机的轰鸣。在压机周围工作的力士、技工都需要戴上防护耳罩,只有战将级别的匠师才不需要防护。
他这几天也了解了一些赵阀历史,这个千年高门代代人才辈出,家声始终如日中天,而那盛名背后,是族中子弟成年后就上战场,生保卫家园,死马革裹尸,为家族和领民撑开一方安稳的天空。一个个彪炳青史的名字之旁,是长长的阵亡名单。
赵府终不可http://www.hetushu.com见。
赵雨樱道:“你是说家主旁边的那个?赵若曦啊!”
再看此刻的东岳,剑锋上多了些如水波般的淡淡银纹,若目不转睛地仔细盯着,还能勉强分辨出数缕金线,自剑柄延伸到剑锋。
赵魏煌眯眼看了看他,笑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都什么毛病!君度也是,那时候竟然一人冲进五、六个门阀世家的包围圈里!”
从另一方面来看,赵阀的匠师能够使用压机重新锻制东岳,将天水重银融汇其中,大举提高此剑威力,其实于平凡处见不凡。想出这个办法的绝对是大师级人物,水准并不亚于宋阀的鲁老。
由此亦可看出各阀间的区别。
千夜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说:“那三日后我就出发。”
“哼!你还好意思说,当源液是白开水吗,要多少就有多少?你耗用的那些足够造就十来个战将了!”赵魏煌瞪了千夜一眼,不过看他眉眼间的笑意哪有半分训斥之意。
送走中常侍后,压机又开始震天动地轰鸣,将剩余的天水重银融入东岳,而在反复锻压中,东岳也有所改变,原有属性被不断加固,自身的质地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经过数百年的浴血奋战和开疆拓土,赵阀在西陆渐渐根深叶茂,于是倾半族财力,历经数年方才建起这台压机,并以此为核心,建立了匠府。再经二百多年发展,逐渐有了今日的规模。这台压机前后经过数次大改,性能比最初设计时更强悍数倍,几乎就相当于一台全新的钢铁巨兽。
随即,赵魏煌就拍案笑道:“不过君度重归铁幕后,战功彪柄,且让那些家伙看着,我燕云赵氏岂是可欺之辈!”
赵魏煌略略皱眉,“你要这个干什么?”
赵阀私军装备之精,战力之强,在帝国门阀世家中首屈一指。以一阀之力在西陆前拒黑暗种族,后挡叛军,还能不断蚕食黑暗疆域,可说和匠府的建立密不可分。
他淡淡道:“不需要战队,我一个人就好。”
果然,接下来他就哈哈大笑,道:“我赵魏煌的儿子果然厉害,两个人就把整座洗髓池吸干了,哈哈!那些家伙就让他们抱怨去,有本事也生两个一样厉害的出来看看啊!呵呵,哈哈!”
那个手势是帝国战士出征杀敌的军令,远远望去,千夜还能看到赵魏煌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以及隐隐的骄傲。
千夜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已知道自己在洗髓池晋阶时产生的异象,更清楚赵阀三公是如何下的封口令。
“也对。你的原力属性本hetushu.com就是晨曦启明,又到了凝液化晶的边缘,怎么会稳定不了?”说到这里,赵魏煌向千夜看了一眼,“好你个小子,竟然把源液全耗光,用量比君度还多出不少。这下可好,接下来至少三个月洗髓池都没法用了!这两天你老子我可没少被各房各府的人抱怨!”
因此近百年来,赵阀核心子弟就没有短缺过称手武具,如赵雨樱、赵君弘这些年轻天才现在都用到了六、七级原力枪,与帝国主力军团军团长的装备齐平。如果有人手中还拿着五级原力枪,那不是赵阀提供不了更高等级的枪械,而是他们目前还用不了。
千夜正想登上浮空艇,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向远方望去。在那个方向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辆式样普通的越野车,一个满身戎装、戴着深色目镜的男人靠在车上,正默默地抽着雪茄。
千夜向中常侍略略躬身,道:“烦劳替我谢过公主。”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赵雨樱这才想起来,赵若曦怎么说都是千夜的妹妹,自己这么说她的坏话,似乎有些不大妥当。
赵若曦拉开车门,再次向千夜遥遥投去一眼,登上了越野车。赵魏煌左手轻抬,向千夜比了个手势,然后登上驾驶座,驱车离去。
千夜神色不变,道:“这些天的血战报告可以给我一份吗?”
赵魏煌话虽这么说,却流露出即得意又骄傲的神色。源液成分的每一种都极为珍稀,就算以赵阀的储备和底蕴也要两三个月才能重新配出一池。现在对外放出的说法是千夜在洗髓池出了岔子,连带源液一起报销,不过这丝毫不减赵魏煌被人抱怨时的自得。
赵魏煌还是叹了口气,说:“君度仍是引发了紫极生青的异象,前途无限。只是这次晋阶提早了近一年,原力精纯程度较预想的至善之境还差一线。影响嘛……总是有的,多少不好判断。”
赵魏煌自得其乐,很是得意了一阵,才道:“你接下来就该是继续打磨原力,不断精进了。有什么打算?宋阀的那秘法不知成长性如何,是否要我为你再找一门赵阀功法试试?”
他突然想起还被自己扔在安度亚空间某个角落里的另外一块铭牌,那是在寂火原上,初见赵君度时被塞到手中的。时间其实没有过去太久,可中间发生了无数事情,仿佛已经漫长得如同半生。
从匠府回来,千夜就接到通知,赵魏煌要见他。
赵魏煌想了想,道:“也好,看你晋阶之前原力就能化气凝液,那门秘法的品级想来也不低了,宋阀m.hetushu.com也是千年大族,只是,”赵魏煌没再说下去,“君度不想你加入赵阀战队。不过若你要重归血战,我给你专门组一支战队,主要人员就从狼烟军团里挑好了。”
这次见面的地点在一间古色古香的静室里,敞开的拉门外是一池浅浅碧水,锦鲤在水生植物中穿梭来去,还不时游到门边,只要一伸手就能捞起。
送行的依然是赵雨樱,其他人都没有出现,这也正合他心意。赵阀此行千夜看到、听到、感受到太多东西,直到现在都无法彻底平静下来。
不过千夜旋即失笑摇头,这个念头完全不现实。先不管那么多高阶材料从何而来,高级原力枪就是生产出来,也要有人能用才行。一支最普通的六级原力枪,也能够把战将之下战士的原力顷刻抽干。
赵雨樱咬牙道:“这老娘当然知道!可是你不觉得,那些混蛋比黑暗种族还可恨吗?”
透过舷窗,地面上的景物正在迅速变小,远方的赵府亦是如此。这些天的许多人,许多事,比如赵魏煌,赵若曦,高邑公主,赵雨樱,甚至也包括赵风雷,赵修竹,都随之远去。
千夜这时已经压下心中波澜,说:“没事,我只是听说过她,但从来没有见过。原来,她就是赵若曦。”
浮空艇在空中转了个弯,调整好方向,开始加速。
一来一回,千夜身上多了块水晶锁片,以及一份代表赵阀权限的铭牌。凭铭牌他可以在赵阀各处产业基地调动资源和战力,这份权限与赵君弘也只是差了一级而已。
赵雨樱瞪了他一眼,“行啊,现在学会教训老姐了!”
东岳的锻压工序前后共需三天时间。现在千夜已经基本理解的这台万吨压机的意义,占用它三天工作时间,已是极为难得,价值难以估算。
越野车一路远去,片刻后就消失在视野里。
有了这台压机,就能够大规模处理许多以前无从下手,或是只能由高阶战将进行处理的材料。比如开山的炮管,碧色苍穹的枪管这一级别的零件,赵阀不但能够自行制造,甚至只要材料充足,都可以批量生产。在高阶原力枪中,这类部件是仅次于原力阵列的核心部件,赵阀就可以此向外交换高阶原力阵列。
千夜点了点头,说:“已经稳定了。”
“她……就是赵若曦?”
而赵阀则是耗巨资于匠府,除了这台令人仰之弥高的夸父压机外,还有数台自重就超过万吨的巨大机械。如此一来,各种浮空战舰、战车乃至堡垒构件源源不断,充实着赵阀的核心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