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九 覆灭

威廉的眼睛不再若刚才那样深沉难测,蓝灰色双瞳中仿佛有流光滚动,他上下打量着千夜,问:“你已经能击败三等伯爵了?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门罗氏族伯爵。”
威廉从一具具黑暗战士的尸体中穿过,偶尔停下,将几具狼人的尸体翻过来,看上一会,才又继续前行。
绯光蓦然大盛,越来越浓郁,点点金色星芒从中浮现,随即围绕着千夜不断旋转,并且开始向四周迅速扩散,瞬间充斥了大半个厅堂,恍若世界之巅的小行星带垂落永夜。
千夜并没有回答,只是凝视着威廉。
寂灭斩!
此刻的原初之翼上,再度凝聚出一根羽毛,也意味着又能轰出一记原初之枪。有它在手,千夜在这铁幕之下,再也无须惧怕任何人。
千夜此刻已经走过大厅中央,他身周透出绯色原力光芒,双手倒持东岳,单膝跪地,一剑深深插入地面。
他勉强提起还颤抖的双手,从死去的血族青年身上抽出配剑,猛地向千夜虚斩出三道血色剑光,同时放声大叫:“杀了他!杀了他就是大功,议会级别的大功!”
威廉伸手将奥夫仍然张着的双眼合拢,站起身来,向大厅内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我本以为,或许都来不及要回你的尸体。或者乐观一些,看到的是你重伤脱逃。可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些人都是你干掉的?”
千夜平静地说:“这里好象没有别的人在。”
当城堡的钟声响过九下,夜已渐深之时,千夜身躯微微一震,终于有了动作。他缓缓张开双眼,一对小小的金翼在瞳孔深处一闪而逝和*图*书
血族青年傲然扬起了头,道:“没错!我就是古老门罗氏族的……”
“晨曦启明!”门罗老伯爵一眼就认出了这些金色星芒的来历,当即脸色大变。
血族青年还站在宝座前,呆呆看着千夜,一手伸向前方,好象想要抓住什么。他眼神已然有些呆滞,口中喃喃,“你不能杀我,我最小的妹妹,可是……王女……”
大厅内诸多黑暗强者如梦初醒,纷纷冲过来,还有各式各样的技能,化成道道原力光流,轰向千夜。
在真视之瞳下,威廉身躯内的原力走向仍是一团带着炽烈气息的黑暗,千夜心中微微一凛,这意味威廉的等级要比他高三级以上。
生机掠夺!
千夜双瞳一直如暴风雨前夕的大海湛蓝深沉,此时方才光华渐渐敛去。他慢慢站起,拔出东岳,剑锋斜指地面,摆出戒备姿态,淡淡道:“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
不过透体而出的部分却仍可见,千夜看到威廉的原力溢出体表,在身周有规律地缓缓舒张、收拢,那是随时可以出击的战斗姿态。
千夜双手轻轻一抖,东岳剑锋震颤,发出清越洪亮的鸣声,然后慢慢垂落,指向地面。
千夜仍是一动不动,全神催动玄篇,不断消化精血。打下这座城堡,也就意味着基本打穿了甲三区域,这片战区内,残余的黑暗强者应该已经数量寥寥。虽然还是没能发现白空照的踪迹,但对千夜来说,也算是达到了预期目标。
威廉抬起头,蓝灰色的眼睛有些萧瑟,“我知道。我只是觉得,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就在几年前,奥夫虽然固执得和_图_书有些愚蠢,但至少还在坚持狼人的古老传统,不会与世代血仇妥协。”
虽然成功晋升战将后,千夜运转玄曜二篇的速度又快了数倍,可是蓦然一口吞下多名子爵的庞大精血,也有点消化不良的感觉,不过只要稍微缓一缓,就能融炼掉大半。
他此刻体内精血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再多一滴就会暴涨开来。血核正在急剧脉动,勉强容纳了生机掠夺带回的巨量精血。同时宋氏古卷的玄篇也在高速运转,深黑的漩涡已经扩展到极限,不断把精血卷入消磨,化为滴滴黑暗原力。
一个高大英俊的金发青年从银雾中走出,向城堡主楼大厅笔直而来,如月光似的银雾以他为中心慢慢收拢,消失。
在刺剑所指方向原本空无一物,忽然出现一道淡得几乎看不见的波纹,来势不减地荡向高台宝座。血族老人那一剑间不容发地斩在波纹上,骤然迸发强烈之极的血光,将整个大厅都染成了猩红!
但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千夜澄澈的眼瞳已转为湛蓝,冰冷无情,没有丝毫思绪起伏。
无论什么样的攻击,遇到这些金色星芒,都纷纷消融。许多星芒就此消失,但更多的星芒又会浮现。
千夜依旧保持拄剑跪地的姿势,动也不动,对艰难挣向门口的狼人视而不见。
血族老人双眼骤放精光,大叫一声“少爷小心!”合身扑上,一柄极细的刺剑向着血族青年身前空处刺去。
门罗老伯爵向千夜一指,厉声喝道:“少爷已死,不杀了此人,你们谁都活不了!他那种攻击发不出几次,一起上,杀掉他!”
在这城堡大厅中http://m.hetushu•com,有爵位的黑暗强者就有十余人,其中包括数名子爵,甚至还有一名狼人和一名血族两位一等子爵。但千夜对众多黑暗强者视若无睹,径自向宝座高台走去。
崩塌宝座边的门罗老伯爵挡下了几乎所有血线,除了穿透他左臂的那一根。当千夜收回血线时,老伯爵大叫一声,脸上已经完全没了血色,气息顿时衰弱。他当机立断合身撞破后方墙壁,一路穿墙过室,转眼间已经逃离,甚至不敢回头看上一眼。
无数血线再度回到千夜体内,整个大厅中仅有一人是站立着的,就是那名狼人一等子爵。他已化出狼人战斗形态,所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有大嘴开合了一下,好像想说什么,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狼人和血族之间的仇恨,并不比与人类的少。作为曾经顽固派的一员,奥夫却出现在门罗氏族的城堡里,为仇敌效力,这从侧面说明许多狼人部落的处境不容乐观。而且这些狼人并非永夜这块混乱之地的土著,而是来自上层大陆的黑暗贵族。
议会级别,即是由永夜议会出面给予的功勋,是整个永夜阵营最高级别奖励。所以听到议会级别这个词,大厅内几乎所有人都红了眼睛,奋力突破重重星芒,杀向千夜。
无数血线悄然自千夜身上出现,瞬间遍布城堡大厅,将围上来的众多黑暗战士穿透。
城堡大门外传来一声叹息,穿过庭院、厅堂,仿佛就在耳边。
“什么?!这不可能,我们在外面有那么多人!”血族青年高声叫了起来,手指有些神经质地痉挛,按住腰间鞘壳华丽的吸血刃。
m•hetushu.com的身体忽然拦腰错开,分成了两半,下半身依然站立,上半身却滑落地面。身后多种金属混合浇铸的宝座忽然喀嚓一声,高高的椅背现出横切断面,缓缓倾倒,轰然砸在地上。
千夜从血族老伯爵身上收回目光,这才正眼看了看血族青年,在门罗氏族的徽记上停了一下,说:“你就是这里的首领?”
千夜看着威廉,“我答应过你,在可能的情况下关照狼人,但没法作到当他们向我扑过来时也不还手。”
威廉的目光越过大厅,落到高台上崩塌的宝座边,挑了挑眉,向那血族青年的尸体一指,道:“在那个以傲慢闻名的废物身边,怎么都应该有个保护者吧?”
铁幕之下无论日夜都是深深浅浅的灰色,此时城堡外却好像有月光乍地,一团濛濛银光如流水,又如迷雾,缓缓漫过高墙、被破坏的大门、染血的土地和堆积的尸体。
以半步凝晶的战将之力,持东岳挥出的一记寂灭斩,已然没了以往引动天地的惊人声势,却愈加凝练无匹,锐不可当。
这个恐怖能力再次出现,血线无论数量还是穿透力都比初时强大得多。整个城堡大厅内,几乎所有战士都毫无抵抗之力,只有身为一等子爵的狼人实力超卓,斩断了飞射向他的大半血线,但仍然被数根血线透体而过,其中一根洞穿了他的腹部。
他话没有说完,就被千夜打断:“知道你是头就够了,你的名字没有意义。”
从威廉的话里,隐约透露出了一些黑暗种族之间的秘闻。他无须明说,千夜也懂他的意思。
只此一剑,铁幕之下已无几人能挡。
大厅中央,hetushu.com千夜寂静不动。城堡主楼的大门就在触手可及之处,那头狼人子爵似乎看到了希望,眼中燃起最后的火焰,连脚步都挪动得快了几分。然而当他勉强想跨出门槛时,终于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再也爬不起来。
当众人视野中的血色消退,只看到门罗那位老伯爵脸色惨白,倒飞回血族青年身边,却还站立不稳,连连退了好几步。他手中细剑已经变成一堆废铁,正在块块坠落,枯瘦的双手则在不断颤抖。
“是有一个三等伯爵,不过现在已经逃了。”
城堡大厅内众多的黑暗强者大惊,全神戒备。他们都感觉到沉凝如山,浩瀚如海的压力从眼前这个人族身上散发出来,无论他向那边突击,出手必石破天惊,谁都不敢轻言阻挡。
但是千夜立在原地一动没动,只身体略略前倾,随即一剑横挥,遥向宝座上的血族青年虚斩。
说罢,千夜握住剑柄,东岳徐徐出鞘。这把出自鲁老之手,集赵宋两阀最高技术的名兵,至此才重现锋芒。
在大厅门口,威廉扶起那名狼人子爵,怔了一怔,片刻后叹了口气,说:“奥夫子爵,我记得他曾经是个真正的勇士。没想到会在这里,会用这种方式看到他。”
那血族老人看着千夜,原本始终古井不波的脸上现在却是十分凝重,如临大敌,听到血族青年的问题,回答道:“他们已经都完了。”
那名狼人开始拖着蹒跚身体,一步一步向着大门挪去,看样子想要逃跑,只不过它挪动的速度比一个普通老人还要迟缓。
在这瞬间,大厅中所有黑暗强者都感觉到来自灵魂的战栗,仿佛溺入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