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十 只为一战

威廉大手一挥,道:“我听说门罗在这里有个据点,就跑过来准备把它给端了。”
千夜和威廉依然一动一静,相互对峙。
到了这个时候,两人都没有放出领域。
威廉不屑地道:“奥夫?这个圣山的叛徒,居然肯为门罗氏族效力,没死在我手里已经算便宜他了。”
机械间里的大型传动机械装置被彻底毁得看不出原来形状,各种机件四处迸射,在混乱不堪的场面之上,露出了灰沉天空一角。这座数百年历史的城堡,竟被一枪轰穿!
威廉恢复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我刚才说过,只是一战而已,又不是真的要拼命。这样一来,我出现在这里就有一个不错的借口,完全能够交待得过去了!”
威廉凌厉的神色变得异常凝重,连原本外露的杀气都敛去了,一双蓝灰色眼睛中满是认真和专注。从这一刻起,他已经把千夜当作值得尊重,需要全力应对的大敌。
千夜反而一动不动,东岳剑锋斜指地面,竟无一丝颤抖,只有绯色原力光芒在剑身上如水般流动。
千夜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跃而下,如落叶般缓缓飘落,东岳终于向着威廉,凌空斩去!
“就这么简单?”
真视之瞳下,可以看到黑暗原力贴着威廉的体表快速流动,不断有细微爆炸,显然他一旦攻击,瞬间爆发力将会极为可怕。然而就算千夜知道威廉随时可能出手,视野中的黑暗原力却仍是浑然一片,竟然丝毫没有显露攻和-图-书击意向,也就无从抓到破绽。
千夜的领域力量实在太强大,以他目前实力只能勉强施展,根本谈不上精妙变化,用来对付威廉这样的敌人,一个不好就会被反噬。而威廉则显然对力量的掌控已到了一定层面,无需时刻保持,只在关键时刻扩张领域即可,过早放出只是浪费力量。
城堡大厅内,气氛越来越压抑。过了一会儿,这份压力渐渐化为实质,东倒西歪的尸体开始自行移动,许多装饰物件轻微地震动起来,甚至自行扭曲变形。
“你杀了奥夫,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威廉的声音突然低沉冰冷,维京人风格的英俊五官失去笑容后,自然而然地带出一股凌厉杀意,“而我出自群峰之巅,既然让我看见了,那么就一战吧!永夜和黎明,是永远的敌人。”
寂灭斩的淡淡波纹在威廉面前浮现,来势却陡然缓慢许多,仿佛水中涟漪遇到礁石,甚至开始变形改道。巨狼虚影蓦然张口,好像在无声咆哮,一爪挥来,拍散了这记寂灭斩。
在他身后,一双金色羽翼的虚影缓缓舒展开来,原初之枪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出致命一击。面对威廉这等大敌,任何保留实力都形同找死。
两人一静一动,就这样对峙起来。
威廉把双管手枪随手揣进口袋,活动了几下肩膀和脖子,道:“不得不承认,这个结果非常出乎我意料之外。你还有底牌没出吧?”
威廉瞬间后退,让过了这和-图-书个来势恐怖的齿轮。大半个齿轮轻易没入坚硬地面,看得威廉双眼都微微一凝。
寂灭斩的波纹碎成无数块,四下迸射,无论墙壁、石柱、管道、钢铁框架还是机械构件,不管碰到什么都会打出一个窟窿。
城堡后方突然响起猛烈轰鸣,动力塔在爆炸声中缓缓倾倒。过量蒸汽泄漏,终于让精密运行的动力塔无力承受,那些长时间超负荷转动的部件开始一一崩溃。
突然间碎石纷飞,威廉和千夜从废墟中冲出,凭空虚立,遥遥对峙。双方交手不过短短数息,就将半个城堡毁去,结果竟是不分上下。
听到这个理由,千夜一时间竟被气得无语。
千夜不怎么意外地点了点头,缓缓提起东岳,说:“没错,永夜和黎明,是永远的敌人。”
直到此刻双方真正敌对,千夜才感受到了威廉的可怕实力。
威廉静静站在大厅中央,双管手枪的枪口都有些泛红,可见刚刚这两枪已经出了全力。
“是的,记住这句话!”威廉气势不断攀升,转眼间已经达到铁幕能够容许的极限。
“你刚才还说要给那位奥夫子爵讨还公道。”
“这话没错啊!战争是两个阵营的事,和你我有关,但又不是每次都有关。”威廉笑得很是坦荡,但看在千夜眼中,就很有几分无赖的味道。
威廉拔出那把老式双管手枪,伸了伸左手,戴上一只式样古朴的青铜色拳套,开始绕着千夜缓缓踱步。
压力越来越大,噼啪声和*图*书中,墙内的管道一一破裂,喷出海量蒸汽,整个大厅很快就白茫茫一片,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如此高温蒸汽几乎可以把人烫熟,然而千夜和威廉恍若毫无感觉,仍在无休无止地对峙。
见千夜脸色难看,显然气得不轻,威廉有些讪讪地挠了挠头,“那个,那个,刚才还是打得挺过瘾的,不是吗?呵呵!”
刚才威廉下手的时候可丝毫没有留情,特别是那把双管手枪,那是绝对是能伤及侯爵的杀器,万一被轰中,就是以千夜的身体也会重伤。假如威廉再逼得狠一些,他都差点动用原初之枪了。只是看威廉明显还有底牌未动,就算轰出原初之枪,也未见得就能赢。
这一剑轻如飞羽,无声无息,威廉却脸色大变,暴喝一声,身后出现一头数米高的金狼虚影,无形威压遍布整个大厅,还在不断向外扩散。这一刻威廉再也无法保留实力,终于用出了领域。
“你不也一样?”千夜并没有否认。
威廉见此招无用,眨了眨蓝灰色的眼睛,把脸色调整得更加诚实真挚,飞近千夜,神秘兮兮地说:“你没有发现,最近铁幕有些不对吗?”
呵呵这一声,显得无比生硬。
至此,千夜平生所遇之敌中,如威廉这等水准的已是寥寥无几,或许就连暮色也要逊色一筹。
当原初之枪就绪的刹那,威廉全身一震,身后竟然隐现金色巨狼虚影,不过随即被压了下去。在这一刹那,威廉差点被强烈危险直和*图*书觉刺激得现出天赋形态。
威廉嘿嘿一笑,“不那么说你怎么肯和我好好地打一架?我看你把整个城堡的人都干掉了,就有些手痒,嘿嘿,嘿嘿嘿!”
千夜面色凝重,心中已是不存丝毫侥幸。他三吸三呼,全身原力运转,血核也开始强劲脉动,燃金之血流转全身,让体内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
“就这么简单。”威廉一口咬定。
威廉突然发现自己连续退避后,即将被逼入大厅死角,若此刻再退,立时会陷入被动,不得不抬枪射击,将指针轰得粉碎。但这样一来,刚刚凝聚的原力弹就又用掉了。
千夜这还是第一次与威廉正面对峙。即使西陆偶遇的那次,威廉为阻拦他跑路,放出了领域威压,也没让他有什么太过危险的感觉。
他就是站在那里,论气势并不比南宫镇,门罗老伯爵强出多少,毕竟铁幕之下这些超限强者们能够发挥的战力都有极限。然而威廉带来的压力却不知比门罗老伯爵高出多少,也远非南宫镇可及,甚至就连南宫远望也要逊色一筹。
千夜已经跃到十余米高的巨型蒸汽计时钟上,一伸手又从时钟内扯出一个齿轮,挥手掷出,齿轮发出尖锐呼啸,再向威廉飞去。
威廉刚刚避开,各式各样的机件和齿轮就接连不断地飞过来,砸得他上窜下跳,很有些狼狈。最后千夜一把扯下巨钟指针,当作投枪,狠狠掷出!
终于,威廉停下脚步,缓缓提枪,对准了千夜胸和_图_书口!
威廉头顶忽然传来劲风,他一抬头,只见一个足有两人合抱的巨大齿轮高速飞旋而来!
千夜忍不住道:“你刚刚还说黎明和永夜是永远的敌人。”
千夜瞪了威廉一会儿,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将东岳归鞘,问:“你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威廉忽然收了领域,道:“看来在铁幕下也就这样了。不打了!”
“不打了?”千夜有点发怔。
大厅中瞬间满布青色光芒,两颗原力弹同时射出。“轰”然巨响声吞没了整座城堡,或许还有这片山头。对面整堵墙壁全然轰塌,露出后面的机械间。
千夜皱眉,“那你为什么说那些?”
虽然原初之枪一旦落空,千夜就将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可是在等级超过自己三级以上的敌人面前,若是败了恐怕也会连跑也跑不掉。
见千夜没有说话,威廉耸耸肩,道:“好吧!既然你都能杀掉这么多人,那在铁幕下打败一个三等伯爵也并非不可思议,不过……”
千夜根本不打算领受他这一声呵呵,眯了眯眼,又看看自己手上的东岳,感觉行有余力,很有点还想抡一记过去的样子。
但即使没有放出领域,两人的对峙,已让整个城堡摇摇欲坠。
整个城堡主楼开始摇晃,半边楼体缓缓倾颓。
但是他面前空空如也,两枪都射了个空。在枪声轰鸣的瞬间,千夜脚下出现旋转的原力阵列,一飞冲天,跃上半空。这是千夜晋升战将时获得的能力,原力跃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