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十二 夜之女王

下一刻,他们就出现在某个神秘的空间中。
这里没有天空,没有大地,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是没有止尽的黑暗。在这个空间内,那些四处飘浮如雾的黑色,竟是浓郁到有如实质的黑暗原力。
于是当宋子宁在永夜大展拳脚,名声鹊起时,魏破天则被委以镇守长冬要塞的重任。这是远东行省与黑暗疆域之间玉门关屏障最北端的军事要地。
暮光大陆深处,某个大部分时间都是禁地的山谷中,已经聚集了众多的血族强者。
老人忽然停住,沉吟着,似乎难以决断。
寂静终于被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破。两个身影在谷口出现,迈着不变的步伐,走向山谷中心。
山谷中一片寂静,只有风的声音。这么多血族大人物聚集一处竟没有一人出声,全部静静肃立,等待着什么。
在铁幕下,任何事迹军功都会被放大。因此宋子宁光芒之盛,堪称如日中天,魏世子那点功绩,相比之下就全被忽略,根本无人提起。
金色竖瞳,这是魔裔王族的标志。即使站在血族排行第四的古老氏族,德库拉氏族始祖,无光君王梅丹佐之侧,他也始终从容自若,平起平坐。
远东行省与黑暗种族的全面战争持续至今已超过一年,就连铁幕血战这等大事,魏家也就派了两支战队到永夜意思意思。当然帝国上下都知道远东战况,也没人这个时候去扯他家战队的后腿。
“朱里奥啊,原来是你这个小http://m.hetushu•com家伙。当年初见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年轻的男爵。没想到现在都有实力侯爵的位阶了。看在你如此努力的份上,三百年后,给你一次挑战我的机会。”
无光君王点了点头,与同伴一起随那位大公爵走向山谷的正中央。在这里的空中,有着一团翻涌不停的黑暗。
他们胸前领口有不同徽章闪耀,放眼望去,古蛇缠绕的玫瑰花、荆棘中的城堡、燃烧火焰构成的王冠、死亡号角,等等,十二古老氏族中,竟有七族同时到场。
他的声音近乎喉咙里的低喃,却仍然引起了左边那道身影的注意,那人微微一顿,转头向那名侯爵望去,随即一阵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每个血族的心里响起。
而魏破天经过无数战火洗礼,已突破战将,累积军功的同时还获得了折翼天使准将授衔。这也意味着,远东战事结束后,他就有资格单独领军,虽然起步只是普通军团。
这两个身影一出现,山谷气氛忽然一变,众多血族大人物的气势竟然被他们两人给压了下去。两个身影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些微扭曲,让他们的影像变得模糊不清,根本看不清容貌。这是他们的力量过于强大,以至于都影响到周围空间稳定的缘故。
对这等提议,宋子宁态度极好,来者不拒,顷刻之间黑流城内就多了十几支战队,更多的还在源源而来。各世家眼见实力强壮,顿时胃口大hetushu•com开,盯上了对面那支规模数万的黑暗大军。
许多目光瞬间集中在朱里奥的身上,有嫉妒也有幸灾乐祸,种种表情无法逐一而述。
十余道锁链从虚无中伸出,搭在一座古老棺木上,悬浮在空中。锁链和棺木是同样的材质,有着木头的纹路,却散发着金属光泽,透出悠久岁月的气息,周围隐隐有血色上古符文时隐时现。
老人目光扫过他们,“你们也都回去吧,好好备战。接下来就不是这种小打小闹了。”
一众强者纷纷称是,然后纵身而起,飞向四面八方,只剩老人独自立在孤峰绝顶,与天鬼遥遥对峙。
进入这个神秘空间后,无光君王和另一位神秘人物身周的景象就不再扭曲。那人显出真容,是一名魔裔,身材比无光君王要高出大半个头。他双目紧闭,额间一只狭长眼睛却睁开着,瞳孔是纯粹的金色。
于是千夜放下心事,循着赵君度的行进路线,踏上了新的征途。
这时一名帕斯氏族的大公爵越众而出,迎上了无光君王和另一个始终没有显露面容的身影。
在这里,就连荣耀侯爵也只能站在后排。平时习惯统御辽阔区域的他们,此时此刻却都微微低着头,以示谦卑。至于伯爵们,根本没有进入山谷中心的资格。
“他奶奶的,什么玩意!本将军要是身在永夜,哪里还有那个娘娘腔出风头的余地!”魏破天说到恨处,忍不住一脚踹翻了桌案。
为首一排十和-图-书多名血族形貌各异,大部分人头发已经花白,但从头到脚,每个细节都修饰得至善至美。哪怕袖口处的一颗钮扣,都是大师杰作,还要经过至少数百年历史沉淀,才配戴在他们身上。
永夜之域,黑暗国度的最深处,一座万米高峰上,正站着一个干枯瘦小的老人。他看上去就象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老头,连衣着都只比平民稍微好上一点。然而在他身后,却站着数量众多的黑暗强者,个个气息强横,却人人神态恭谨。
老人遥望远方,目光越过千万里,落在铁幕上。几乎整个铁幕都在他的视界之中,就连铁幕中央,那从未有人类或黑暗种族踏足的禁区亦有模糊显现。
“伟大的夜之女王,很抱歉打扰了您的长眠。但是现在,永夜议会需要您的力量。”
这出风头的活,天生就轮不到他来干。
看到老人一手指天的动作,所有黑暗种族强者都是满脸震惊,惊讶之后又有深深的恐惧,纷纷低下头去,以示恭敬。
外围的一名侯爵忽然全身一震,盯着其中一道身影,颤声道:“无光君王!”
所有血族,包括大公爵在内,都纷纷退后,让开了通向山谷最中央的道路。
经过漫长的拉锯战,黑暗大军始终在远东行省未有寸进。今年春天破冰后,远东魏家在帝国支持下,开始逐步打反击战,长冬要塞就成为最前线兵员和军资中转的重中之重。
这些血族赫然都是副公爵以上位阶,http://m.hetushu.com其中甚至有两名大公爵,在亲王普遍长眠的今天,大公爵几乎就是血族最顶层的权力者。
对千夜来说的好消息,却不会让所有人都高兴。远东魏家少主,独自镇守长冬要塞的博望侯世子魏破天,就是其中之一。他每收到一点关于宋子宁的消息,怒火就会窜升几分,到得最后,几乎整个要塞都能够听见自家少主的骂娘声。
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左手,指了指头顶天空,说:“看来……只有请那位过来才行。”
如此战绩,若在平时值得大书特书,然而现在是特殊时期,大秦举国上下,眼睛都盯在铁幕血战上。血战打到现在,也名实相符,已成为帝国和永夜阵营之间又一场规则特殊的全面战争,牵动着帝国上下人心。
大公爵率先跃起,投入到黑暗中。无光君王和那个神秘人物也紧跟着飞入,就此消失。
此刻千夜已进入赵阀战区,在一个中转基地作最后休整。得到了这个消息后,他顿时放下了心。宋子宁此举连消带打,将众多世家绑上自己的战车,无论是面对黑暗大军,还是防止背后来自南宫世家的暗箭,安全系数都大大提高。
各世家还听到一个弹冠相庆的好消息,那最为财大气粗的宋阀貌似拉不下面子去找宋子宁收购军功,此举正中各家下怀,免得被穷得只剩钱的宋阀抬价。
但是来到这座古老棺木的下方,这位魔裔王族却将手放在胸口,欠身行礼,显示出足够hetushu.com的尊敬与谦虚。
想收购军功的人一多,就有那心思活络的,打起了预先投资这位七少,未来军神的主意,提出把自家战队交到宋子宁手下,和暗火并肩作战,军功按照贡献划分,种种条件,优渥不言。
严格来说,魏破天这段时间确实干得不错,黑暗大军先后数次围攻长冬要塞,都被魏破天给打了回去。在一次要塞城墙都被轰开的紧要关头,魏破天独守缺口,挡住对面多达五位子爵级强者的轮番攻击,终于使得黑暗种族再次无功而返。
“尊贵的无光君王陛下,和那位尊敬的殿下,请随我来,仪式已经准备好了。”
在他身后,所有黑暗种族强者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地看着老人,生怕错过一丁点。要知道,接下来,老人说出的任何一句话,一个特别的音节或语气,甚至一个有特定含义的动作,都会对整个永夜议会的格局产生影响。
想到这里,魏破天就有种率军出击,也到黑暗大军里杀个几进几出的念头。然而他的千重山以守御见长,破阵杀敌却嫌不足。至此,魏大将军只能仰天长啸,徒呼奈何。
老人静静站着,望了不知多久,忽然缓缓说:“时候差不多了……”
若是换了旁人也就罢了,比如说赵君度再如何举世瞩目,魏大少也不在乎。偏是宋子宁如此风光,魏破天想起种种往事,顿时就觉得自己矮了何止一头。这就是以后一起喝酒,也都没有面子往死里灌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