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十三 归来

在赵君度周围,一道身影已经快到根本看不清形状,只在身后留下无数姿态各异的残像。他围着赵君度疾奔,趋退如电,手中黑色长剑发出凄厉呼啸,如狂风骤雨般向赵君度不断斩杀。
林熙棠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叹了口气,他刚才推演的是宋子宁和千夜,不料陡然天机混乱。而他并非天王,照理说不会得到夜之女王归来的信息,却不知为何莉莉丝的叹息忽然浮现,两厢叠加,差点被反噬。
“反噬。”林熙棠知道瞒不过去,张伯谦刚才被夜之女王归来的信息触动,张开领域,却是恰好为他挡掉了半数大衍天机诀的反噬。
对于血族的再生能力来说,本不应留下如此缺憾,然而它就是存在着,存在于一位几乎站在全世界力量顶峰的黑暗大君身上。
看到这种威力,几名血族一齐色变,有人失声道:“碧色苍穹!那是赵君度!”
张伯谦一双凤目中满是燃烧的战意,他抬头望出长窗,穿过高远天空,仿佛跨越百万里,投注到极为遥远的某处,良久方道:“夜之女王?”
林熙棠坐在书桌前批阅文件,身后落地长窗中照进来的阳光,从他两肩披泻而下,也把满头霜发反射得更加耀眼。
片刻之后,从棺中忽然散发出无尽威压,仿佛整个世界苏醒过来,俯视着下方三个卑微的生命。
赵君度之名并不只是在帝国传播,事实上,在黑暗种族中,他的名声更加响亮。起初还有不少黑暗种族的年轻天才并不服气,纷纷找上门去挑战,试图杀掉这个所谓的帝国第一天才。对于绝对力量为尊的黑暗子民来说,没有什么和*图*书比这更好证明自己的方式了。
每一刹那,这道身影都会发出数以十以百计的攻击,而赵君度只是偶尔才用碧水刃还击一下,或是用碧色苍穹轰出一枪。但是每次攻击,都会将对方逼得极是狼狈。
林熙棠一言不发,站起来慢慢踱到宽大书案的另外一头,桌角上放着一个十分陈旧的木头盒子,他没有打开盒盖,只是伸手轻轻抚摸那结实但粗糙的纹路。
就在这时,两人都是脸色微变。在永夜之域,有什么能让这两位帝国强者同时震动?
八方封镇之下,那人的领域只剩片片支离破碎的血色,根本不成形状。而八道紫气只要闪现,他的动作就会猛然迟缓僵硬。每当此时,碧水刃定然会出现在他面前,妙到毫巅。而当碧色苍穹轰鸣时,则会有大片苍青水色落下,覆盖区域正是那人出现的地方,让他避无可避。
“很好。另外,把这些消耗都记到议会的帐上。”
林熙棠合上又一个沉甸甸档案,放到桌子左边那堆已处理完毕的文件上去,然后打开下一份厚厚的资料,那是最新一期战报。他的手蓦然一顿,纸张发出“哗啦”略带刺耳的响声。
林熙棠却反应很差,他脸上陡然苍白失色,手指一滑,差点把桌上的木盒扫落地面,脚下似乎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抓住了桌沿才没有栽倒。
另一名已经上了年纪的子爵宛转地道:“殿下,听说那赵君度已经相当于我们圣血之裔的一等子爵。此人名扬人类帝国,是有真本事的。殿下您虽然不惧他,但是毕竟在原力等级上吃了亏。贸然出击,有些不妥。”
见林熙hetushu.com棠不答,张伯谦只是一声冷笑,道:“这种找死的事,下次少干,你答应我的那件事可还没办好。若有差池,后果如何,你自己清楚。”
帕斯氏族的大公爵顿时曲膝在虚空中单腿跪下,无光君王梅丹佐脸色更加苍白,食中二指上戴着的硕大戒指忽然相互碰撞,发出嗒的一声轻响。
远方,在山的另一边,忽然一道碧色光芒冲天而起,甚至刺入灰沉的铁幕之中,激起层层涟漪。
赵君度右手持碧色苍穹,左手则握着短短的碧水刃,意态从容,虚空中八道紫气忽隐忽现,已经是将领域运用得出神入化。
夜瞳当先向战场走去,冷冷地说:“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站在西侧阳台上的人被惊动,转身看过来。
此事议定,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已经离开那个空间,回到了山谷。
当夜瞳站上山巅时,一眼就看到下方平原上两个身影正在全力激战。
夜瞳当即道:“过去看看。”
听到这句话,魔裔的脸色禁不住白了一白,但随即苦笑。他可没胆子在这个时候说什么反对的话。想要让夜之女王莉莉斯从长眠中苏醒,所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的大,不过这件事自然有议会的那些大人物们去头痛,他们既然决定了唤醒她,应该早就做好准备。
一名血族子爵拦在夜瞳身前,急道:“殿下!那可是赵君度!”
好在痛苦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夜瞳双手撑地,剧烈喘息,一时间几近虚脱。
夜瞳站了起来,说:“我没事,继续走吧。”
在这一刹那,上至暮光大陆,下至永夜,无以计数的血族都莫名悸动http://m•hetushu.com。那是来自血液深处,深刻于生命印记之上,对于圣血本源的记忆。
林熙棠低头看着面前的战报,神色平静无波,好像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以他每天处理军务的数量来说,在那一页上停留的时间未免太长了。
见魔裔答应得还算爽快,空间中的威压稍许减轻,夜之女王的声音再次响起:“亲爱的梅丹佐,好像又是几百年没有见面了,我苏醒所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那是夜之女王莉莉丝,在宣告她的归来。
然而前往挑战赵君度的人,无论是谁,都有去无回。当赵君度在黑暗国度孤身突进数千公里,安然回返后,整个永夜的黑暗世界都为之震动。自那以后,在铁幕之下,再也无人专程去挑战赵君度。
魔裔顿时脸色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一咬牙,说:“没有问题!”
无光君王现在已经完全恢复镇定,颔首为礼,道:“尊敬的莉莉丝,一切都已准备完毕。”
张伯谦气势陡然冲天而起,小城上空,忽的晴日生雷,声传百里,一个巨大云团凭空聚成,低低压在城墙上方,正缓缓旋转着,把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了里面。
这只手抓住铜棺的边缘,慢慢的,一个无法形容的女人自鲜血中坐起。
永夜人族疆域的一个北部小镇,铁幕之外仍有日夜交替,午后正是一天中阳光最好的时候。
张伯谦走来,径直拿起那份战报,一目十行地看过,淡淡道:“宋子宁?也不错了,烽火传薪枪总算没有败落到底。至于赵阀,果然还是英才辈出,这个千夜出身从府,铁幕之下战绩能够媲美赵君度,着实难得。或许十年和图书之后,也能成帝国栋梁。”
永夜黑暗疆域的西北荒野上,正在飞速奔行的夜瞳忽然停步,不由自主跪倒地上,双手捧头,发出一声痛苦嘶喊。就在刚刚的瞬间,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随即就是无穷无尽的疼痛,几乎让她的脑袋炸开。
几名子爵都大为焦急,可是又不敢真的死拦夜瞳,只得不断劝道:“殿下,您可是注定超越亲王的人,是我们门罗氏族未来的最大保证。就算要杀赵君度,何必急在一时?再过两年不也是一样?”
在神秘空间内,所有锁链都开始震动,棺木表面上缠绕的古老锁链纷纷断裂,掉落。巨大的棺盖缓缓浮上空中,无尽的鲜血不断从棺中涌出,如瀑布般垂落,最后完全消失在下方的黑暗里。
魔裔王族凝立在原地,略略躬身,他竖瞳中光芒流转不定,身后虚空轻微扭曲,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冲出来。连天赋图腾都快要显现,说明他也已尽了全力,并不象看起来那样轻松。
从涌动的鲜血中,伸出了一只纤长、苍白的手,那如夜之深沉的黑色指甲极为醒目。而更为刺眼的是,这只其它地方都堪称完美的手,竟然缺失了尾指。
这时,八方封镇再起,那身影又一次被拉缓。夜瞳和几名随从顿时看清了正与赵君度激战的那人,都是脸色微变,一名子爵低呼道:“菲拉阁下?”
“没关系,我只是过去看看。”说罢,夜瞳身影一闪,已经绕过他们,向着那边战场全速而去。
“那东西对我没用,不过我的后裔们可能会需要。我要三份。”
“议会找我何事?”夜之女王的声音悠远而又带着些许http://www.hetushu.com沙哑,自具威严,却又说不出的悦耳,似乎可以引动人们身体最深处的原力共鸣。
各个大陆上,那些真正立于众生之巅的王者们,无论身处哪个阵营,永夜、中立又或是黎明,都听到了一声轻而悠远,仿佛自远古传来的叹息。
在山的那一边,赵君度不知道正和什么人激战。
这几名血族都是子爵,对夜瞳的命令惟有服从,跟在她身后继续向前方疾奔。
梅丹佐这次受到的冲击出乎意料得大,他与夜之女王来自同一血脉长河,对她的威压感受格外深刻。此刻他脸上终于现出骇然,显然没想到沉睡多年后的莉莉丝光是威压就已如此恐怖。
魔裔恭敬地道:“天鬼再次降临永夜大陆,议会已经确认,它寻找的是虚空巨兽混沌的远古精华,因此决定全力争夺。只有请您挡住天鬼,我们才有可能得到远古精华。”
子爵们大惊,急忙跟上。如果夜瞳有了闪失,他们这些护卫全会被处死,或许后裔都无法幸免。
林熙棠皱眉,快步走到桌前,摊开一张空白军令。张伯谦却按住了他手中笔,冷冷问:“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此时,云团仍在小城上方旋转,他的领域尚未收回。
夜瞳一眼就已看出,领域之争中赵君度已然完胜,将对手的领域冲得七零八落,获胜只是时间问题。
原本伴随夜瞳奔行的数名血族一时措手不及,冲出很远,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急忙赶回,惊问:“殿下,您怎么了?”
夜瞳皱眉:“那又怎样?”
张伯谦脸色一沉,“你不要命了,连莉莉丝都敢去算!”
魔裔王族说完这句话,就静立不动,耐心等待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