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十七 回来

到了现在,铁幕之下,已成荒凉寂静的世界,随处可见激战痕迹,和森森白骨,就连植被都焦黑枯黄,毫无生气。
还有数量众多的本土凶兽受到铁幕影响异化,不断疯狂攻击遭遇的所有黑暗种族和人类。但是它们再怎样异化,也不是两大阵营众多强者的对手,所以在血战伊始的一个月内,就几乎被杀得精光。
暮色笑了一阵,就感觉到难言的压力,渐渐停了笑声,面色转为阴沉,说:“好吧,不说废话了。我的条件,你考虑得怎么样?既然你已经拒绝了菲拉,那应该不会再愚蠢到拒绝我吧?你应该知道,放眼整个圣血族裔,也没有多少人能够顶得住圣子的压力。”
只剩下最后一个血族了。
夜瞳沉默不语,只是冰冷地看着暮色。
千夜也在荒野中奔行,很久没有碰到什么人了。赵阀应是已经收拢战队撤出,那么黑暗种族和门阀世家也不会再逗留。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野外战斗习惯,间歇性用真视之瞳扫视四野,然而一路过来,周围千米之内,都感觉不到一点生命的气息。
但是夜瞳没有停留,身影迅速远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夜瞳淡淡地道:“我会杀了你,然后杀了他。”
收取了三名子爵的军功证明,千夜就转身离开,向着人族疆域的方向奔去。
千夜不再浪费时间,将吸血刃插入子爵的血核,片刻之后拔出,又走向下一个。
夜瞳冷冷看着菲拉,眼瞳中映出他的身影,“滚回你的氏族去,别再打我的主意。否则我现http://www.hetushu.com在就杀了你!”
千夜心中仿佛有什么在徐徐淌过,那是他黑暗但始终微光不灭的生命,一场接一场战斗,一次又一次生死,一片又一片血海,一道又一道烈火,纷纷踏来,又没没隐去。
“我并没答应。”千夜淡淡地道。
此刻见到的夜瞳,已经和上一次完全不同,菲拉竟然产生了一种看不透她的感觉。前后两次见面之间,夜瞳只是升了一级,达到二等子爵而已。这和菲拉的实力伯爵仍然相差甚远。
哈布斯大公爵在整个永夜阵营都是极为耀眼的天才人物,近三十年内随时可能晋阶亲王,而他甚至还没有步入中年期。如此年轻的亲王,就连血族历史上都十分罕见。然而还不止于此,传说他可能会走得更远,最终超越二代始祖萨麦尔亲王,为圣血长河再成就一位大君。
夜瞳冷道:“你一直在做什么,自己清楚!”
千夜从一处谷底爬上绵延的山梁,这段坡度并不陡峭,但他站上高点后,眼前豁然开朗。前方就是铁幕边缘,一条大河穿过平原,清晰倒映出半边灰沉半边高远的天空。
千夜冷笑,一拳直接打进那血族的嘴里。卡嚓声中,血族子爵满嘴牙齿崩飞无数,两颗吸血獠牙刺在千夜手上,竟然根本扎不进去!反而直接断成两截。
吸血獠牙生生断裂,对血族来说就是最难以忍受的痛苦。那名血族顿时放声惨叫,痛得满地打滚。千夜一脚踏住他,吸血刃轻送,已经洞穿了他的血核。
叫声在荒原上回荡着,也http://www•hetushu.com不知夜瞳是否能够听到。
夜瞳连头都不回,笔直向远方走去。夜幕下,荒原中,她孤寂而单薄的身影越行越远,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端。
“随便。”
忽然,千夜若有所感地抬头望去,前方站着一个挺拔身影。
那名血族突然自地面跃起,合身向千夜扑来,嘴里伸出的两颗吸血獠牙显得格外狰狞。他丝毫不做防御,全力爆发,死也要在千夜身上咬一口。
铁幕覆盖已久,两个阵营的激战范围广达上万公里,波及了黑暗国度与人族领域的整条边境线,大片土地化为一片焦土。除了黑流这样有城防的市镇,零散聚居地都早已迁移或者毁灭。
菲拉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忽然间想起,从夜瞳出现到离去,自己自始至终就没动手的想法。尽管有铁幕限制等级,同时也有菲拉重伤在身的因素,但这根本解释不了他为何会失去战意。
夜瞳微微一怔,一直以来,只有菲拉表现得意愿极度强烈,而斯伯克氏族的长者们总有点态度不明,所以门罗氏族至今还不知道,哈布斯大公爵本人已经表达过意志。
忽然他从未如此时般清晰地感觉到,过去是真的过去了。
“你,你说好不杀我的!”血族睁大了眼睛,看着胸口的吸血刃,十指成钩去抓千夜的手,但随着精血流失,身体迅速无力。
千夜加快了脚步,迎上赵君度伸出的双臂,这对兄弟终于在多年离散之后重新拥抱在了一起。
此刻夜瞳如同融入夜色,迅捷无声地奔www.hetushu.com行。在她前方,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淡淡影子。那是暮色,她全力奔跑,却怎么都甩不掉夜瞳,反而被逐渐拉近了距离。
铁幕外是个晴天,交界处可以清晰看见道道阳光从天穹垂落河面,波光粼粼,淡金点点,与千夜背后那片荒寂仿佛是两个世界。
菲拉勉强挤出个笑容,道:“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们门罗确定要自己去面对帕斯氏族?夜之女王已经苏醒了。”
说罢,夜瞳转身离去。暮色怔了一会,冲着她的背影大叫:“你难道真要跟圣子……”
夜瞳淡淡道:“我谁也不嫁!”
夜瞳向她深深看了一眼,道:“我不会答应菲拉,也不会答应你。如果你再做些什么的话,别怪我下手不客气了。”
暮色哈哈大笑:“杀了我?可能吗?”
一座小城矗立在大河边,透着车来人往的生气,城市上方还偶尔有浮空艇升起。远远可以看到,城市外围散布着数个村落小镇般的建筑群,与永夜大陆随处可见的聚居地不同,这些建筑群大多有着军营风格,那就是门阀世家的前进基地。
菲拉呼吸渐渐急促,忽然怒吼:“你以为门罗会庇护你?没有了黑翼君王,那帮老家伙们又有谁敢违抗夜之女王的意志?为了维持门罗的地位,他们一定会把你抛出来当作筹码。否则我为何会有向你求婚的机会?你不肯嫁给我,难道就甘心嫁给圣子?”
不过现在既然菲拉已经逃远,千夜也只得无奈地放弃追杀。他手一动,吸血刃又刺进这名血族的血核。
这个血族倒是和-图-书十分胆小,不等千夜逼问,就把一切都讲出来了。
这才是斯伯克氏族敢于接纳黑翼君王原生种的底气所在。
千夜眉眼微微舒展开来,加快步伐,沿着山坡直线冲下。他穿出一片杂木林,城市灰色的高墙已在视线中变得十分清晰。
暮色忽然停下脚步,看着由远及近的夜瞳,说:“姐姐这么紧追不舍,难道不打算放过我?”
赵阀位于北部战区的一处前进基地也在其中。
无论痛苦还是欢乐,无论贫瘠还是丰饶,无论平凡还是轰烈,无论黑暗还是黎明,那都是属于他的过去,独一无二,无可取代,而未来只在他的手中,无关其它。
这是完全出乎暮色意料的回答,她愣了一会,才笑道:“你既然如此说,那我就去做了。不过,万一我真的成功了,你会怎么样呢?”
说罢,夜瞳举步向前,和菲拉擦肩而过之际,说:“你走吧,别再让我看到你。”
暮色夸张地笑了,随即摊手作无辜状,“我没做什么呀!只是想看看那个什么千夜嘛!他确实长得不错,也非常厉害,而且越来越厉害。说实话,我都有些喜欢他了,在想要不要真的……给他初拥!”
菲拉呆呆看着夜瞳远去的身影,忽然放声大叫:“为什么!我愿意拿出一切来得到你,包括我的家名,甚至整个氏族!我恳求了尊贵的哈布斯阁下很长时间,他才最终答应支持我,而这很可能意味着和夜之女王对抗。为什么这样都得不到你?为什么?!”
此刻在远方的黑暗国度,菲拉脸色难看,死盯和*图*书着出现在前路上的夜瞳。
赵君度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千夜,欢迎回来!”这位帝国年轻天才第一人,昳丽得近乎锋锐的容色,在这一刻如初雪消融,熠熠若冰川流光。
菲拉呆住,片刻后才明白过来,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他是谁?告诉我,我要杀了他?!只要不是圣子,我都要杀了他!”
原来菲拉也不是刀俎鱼肉,身为原生种,各种秘法异术不少。这一次他就是莫名感觉到了危险,于是抛下全部护卫,孤身远去,这三名子爵是速度最慢的,才会在这里被千夜追上。而菲拉本人此时恐怕已经在几千公里之外,回到黑暗国度深处。
千夜倒是没想到一个堂堂古老氏族的原生种,居然如此胆小谨慎。不过就赵公成先前所言,菲拉的战斗经验显然颇为不足,以至于一个敢进铁幕的实力伯爵,竟然被低了两级的赵君度困住,差点死在永夜。
“这事不需要你担心,滚吧!”
菲拉冷笑,“这不可能!只凭你,保不住自己的血脉。”
“这是我的事。”
这原本会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砝码。
不过那些对夜瞳来说毫无意义,她只是想了一想,就坦然说:“你,不,其实任何人,都来晚了。”
其实人类到了战将以上,就几乎不会被简单的感染变成血奴。这名血族垂死挣扎,也是自知完全绝非千夜对手,想用血毒给他找点麻烦而已。
菲拉疑惑不解,望着夜瞳远去的方向,心中又有强烈不甘,于是纵声叫道:“你逃不了的,早晚会落在圣子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