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二十 惊天之战

哈布斯微微躬身,微笑着说:“林熙棠元帅,上次一别,又是好几年。”
千夜的意志如惊涛骇浪中一叶小舟,惊险万分地时而被抛上浪尖,时而被压入波谷。那道道原力狂潮,高达百米,宽广无从测度,更不知道自多远处而来。
难道说,永夜一方的黑暗大君,战败了?
现在各阵营的小世界都是遗自上古大能,近千年来除了永夜阵营的黑翼君王安度亚外,就没听说有第二个人具此能力,哪怕拥有整个世界最高端原力技术的魔裔也只能维护和运转,而再也无法新建。
大半光华刚刚出现,就陡然消失。剩余的十几道光华飞射出一段距离后,才一一开始消失。每当一道光华消失时,千夜就能够感觉到某种极为强横的气息一闪而逝。
此际天空中,铁幕迅速弥漫,乌云滚滚而动,雷鸣阵阵。在铁幕之后,天鬼意志再次扫过天地,而这一次,千夜分明能够感觉到在天鬼意志中那无法言说的愤怒。
一个想法不可抑止地自千夜心中浮现,难道……这就是永夜一众黑暗大君与天鬼战斗所造成的景象?
这些气息彼此各异,但都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千夜此刻还处于太玄兵法决触摸虚空的奇妙状态中,又是相距万里之遥,竟然还会感觉到点点刺痛!
当千夜在荒野上以最快速度奔行时,战场余波扫过的地方已是一片哀鸿遍野,山河改道。
天鬼意志扫过千夜,即刻将他忽略,迅速远去。看它前进的方向,赫然是最后几块光芒消失之处。
虚空深处的激荡已经影响到了永夜和_图_书,天空中忽然出现一道血红色裂口,狂暴的虚空原力不断从裂口中涌出,它们一进入永夜世界,顷刻间就化为熊熊烈火,流火如瀑,向大地落去。
林熙棠缓缓道:“这好像是虹光乱流。”
哈布斯却摇了摇头,依然微笑道:“不是小世界,但也好不了多少。那边很大可能是著名的风洞。”
话一出口,几位强者都神色震动,“虹光乱流”是最危险的一种虚空天象,跨越大陆的浮空艇一旦遇到几乎就是灭顶之灾。而当年让林熙棠名声达到顶峰的一场大战中,他就是率领北府军团在这狂暴的天象中成功登陆,从而挽救了帝国战场的溃败之势。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是刹那,虚空中的重重原力狂涛终于平息,天空被撕裂的道道伤口逐渐复元,大地也停止了震动。失去虚空原力,地面上道道天火一一熄灭。然而从高空俯瞰,那一道道焦黑裂痕却依然存在,纪录刚刚一刻整个永夜所承受的痛苦。
他点了点头,道:“感谢阁下的消息,稍后我们一方会有人下去探查,待情况明了再谈其它吧。”
双方阵营的大君和天王都不在场,显然大战之后,天鬼退走,就各自觅地休整去了。
不对!还有几块碎片没有被收走!千夜猛然想到最后数道光华。它们并没有被任何人收走,而是突然消失在某个地方。
如果对面是一个小世界,那两大阵营想进入的话,不知道要再花多少代价才能探索出世界规则。
哈布斯大公爵还差数年才会进入血族中年期,但是他的外hetushu.com表并没保持在太过年轻的状态。事实上,这位黑暗世界有数的天才人物,虽然也算得上五官英俊,可就他的血族血统而言,容貌并不是如何突出。
这时,千夜忽然浑身一震,太玄兵法决缓缓停止了运转,若隐若现的虚空一角也从他意识中彻底退出。
千米流火,落地之后犹然不熄,向四面八方不断蔓延。
众人目光都集中到始终一言不发的林熙棠身上。
千夜收拢光芒开始暗淡的光翼,慢慢落回地面。他心中有一种明悟,刚才看到的那颗星辰应该就是天鬼寻找之物,不知什么原因分裂成众多碎片。而一块块半途消失的碎片,实际上是被一个个绝世强者施展手段收走。
帝国一方,林熙棠和罗明骥两人的元帅军服最为醒目,而看站立的位置,旁边几位强者至少与他们同阶。
林熙棠略一思索,既道:“我去听听他们要说什么。”
然而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战场最中央已是风平浪静,头顶一片广大的空洞,可以看到高远的天穹,好像铁幕缺失的这一块再也修复不起来。下方的大地则彻底消失,一个无底的巨大漩涡在缓缓转动。
林熙棠静静看着他,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所谓小世界就是失落世界的碎片,它们的形成原因至今不明,在虚空中自成一体,规则可能与现世界有很大不同。
永夜一方,在场人数最多的是血族,但魔裔虽然只有三人,全身都包裹在大巫师的袍子里,气势隐然是最强之列。
哈布斯笑容加深,“除了战争,林帅和我之间就没有别的和-图-书话题吗?”
最后仅剩数道光华,飞射过遥远距离,然后消失在永夜大陆的某个地方。
黑流城虽然还要在数千里外,可千夜不能肯定,刚才这场仿佛倾覆天地的大战究竟会波及多远范围。
林熙棠指了指下方的无底漩涡,直接道:“那就是虹光乱流的一种,另一端通向虚空的某处。如果这是混沌巨兽为自己坟场不受打扰设置的第二个安息点,即应是虚空中一处实地,行星碎片或者天然飞地,甚至可能是一个小世界。”
林熙棠身形闪烁了几次,在哈布斯大公爵前方百米处站住,这也是神将级强者之间的安全距离。
至于星辰为何会破碎,大概就是那场惊世大战的后果了。
千夜想了想,返身向着来路奔回。无论那些光华是什么,对此刻的千夜来说毫无意义,既然他都能看到光华消失之处,所有在场和观战的强者们也是一样,而大君和天王层面的大战,他连靠近战场的资格都没有。
这时,散立在外围的一名帝国战将飞近,对众人躬身道:“各位大人,永夜那方刚才传讯过来,哈布斯大公爵想和熙棠大帅交换下情报,他们认为这个无底漩涡应该是虹光乱流。”
千夜呆呆地看着这末日般的景象,一时不能自已。天地之间,如此重灾大劫,何人可挡?
这下就连林熙棠都忍不住皱了皱眉,风洞是中层大陆和下层大陆之间虚空中一处天然险境。由于那里常年不间断的罡风会冲刷掉任何强度的原力,所以至今还没听说什么人能成功登陆上去。
在天地异象面前,他们的身和*图*书影渺小得如同一粒碎石,可气势却或崖岸高峻,或山岳森然,或接天通地,好像就连那无底漩涡都不是完全无法跨越的天堑。
几名帝国强者互相交换了个眼色,然后向永夜强者那边看去。一名黑发男子带着数名血族凌空靠近,在两大阵营之间那道看不见的中线附近停下。
罗明骥、卫国公和另外几名强者均点头,这种形势下,双方合作是最快解决问题之途。天鬼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若不能早点摸清情况,定下对策,这次行动就有很大可能无功而返。
林熙棠还礼,淡淡道:“大公爵阁下,那也即是说,永夜和帝国之间还算和平吧。”
罗明骥注视着无底漩涡,皱眉说:“另一头有虚空的气息,难道是打通了空间跃迁的通道?”
铁幕刚刚席卷到半边天空,在极远的地方,突然升起一颗无比璀璨的星辰!这颗星辰飞上不知多高的天空,骤然炸碎,分成数十道大小不等的光华,飞射向四面八方。
从极远处升起的那颗星辰,再到飞射四方的光华,都有奇异的力量,其光芒能够透过千里万里,被人们看到。然而千夜却分明感觉到这并不是真实的看到,更象是一种召唤。这些光芒在召唤着整个大陆,甚至是整个世界的强者们,在他们意识中投下影像。
哈布斯抬起手,跟过来的几名血族立刻向后退,一直站到数百米外。他本人忽然向前走去,在虚空中如履平地,眨眼就接近到林熙棠十米处。
那是永夜和帝国两方的强者,分据两端,壁垒分明。
天空中出现越来越多裂口,hetushu.com如同世界的道道伤痕,一条条流火垂瀑自天而降,将天与地都变成炼狱。
漩涡边缘崖岸壁立,下方尽没于黑雾般的涡流,间中点点星光闪烁,仿佛虚空倒悬,不知其深,两侧各有十数个身影矗立在空中。
千夜眼前忽然浮现了一道屏障,好像雾蒙蒙的玻璃。随着太玄兵法决的运行,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迷雾一层层擦去,隐约露出背后属于虚空的世界,广袤无垠得似乎随时会把他渺小的意识吞没。
卫国公刚刚连续施放了三次浑天万妙诀,气息有些疲累,“此地是虚空巨兽自己选定的埋骨之所,不会没有后手,很可能是一条天然虚空通道。可这屏障的气息太过狂烈,我的探查始终只能深入到五百米处,就被乱流彻底混淆,不知道对面会是什么?”
见林熙棠就此想结束谈话,哈布斯轻笑一声,“林,看见你我才能肯定,前几天,那些蠢货想谋陷你的杀局,只怕也是你用来杀我的陷阱。”
可能很多人第一次见他,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上去相当平凡的血族就是赫赫有名的十二古老氏族斯伯克的现任家主。
远方天际泛起一层浓重的铅灰色,席卷而来。那是千夜早就看过不知道多少遍的熟悉景象,铁幕。然而在这个时候,铁幕的再次出现却有着非同寻常的含义。
不过若真是“虹光乱流”,那就意味着这果然是虚空巨兽为自己坟场埋下的后手,另一端必通向虚空某处。刚才那场惊天大战中突然原地失踪的混沌遗骸应该就在那里,连同数片一同掉入的远古精华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