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三十一 狂澜

体型到了这种程度,也只有在虚空遨游。它若是踏上大陆,恐怕立刻会踩裂大地,挤碎虚空,从而让虚空原力泄露到陆块上,形成一场大范围的天灾。
这句一问,言先生顿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他开启真视之瞳,花了一点功夫扫视四周,确认了头顶天穹不是被扭曲的幻象,这里当真是虚空中的一个陆块。看小行星带在视野中的形状,可以推测其大小远远达不到大陆的标准,只能说是一个大点的岛。
千夜倒吸一口冷气,连一段骨节都大到这种程度,那这头巨兽生前,又该有多么庞大?
而这个陆块或许是因为有巨兽意志存在,至少目之可见处,有植物有野兽。只是巨兽意志无处不在,无差别地攻击着在这个陆块上的每个智慧生命,想要在这里长久存活,真不是一般天才能够办到的。
这也是她的一处心病:见不得黑。
大猫伸了个懒腰,用头拱了拱她的手,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李后却不看旁边那年轻人,只是望着言先生,柔声问道:“言先生,都是夜了,还急着找本宫,有什么要事吗?”
千夜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内的震惊。一点气息就有如此神效,若是真得到碎片,又该如何?难怪完整的远古精华连天鬼都要出手抢夺。
琉璃珠帘后放置了一张锦榻,一个女子斜斜靠坐,鸦发如云,没有挽髻,如丝缎般自左肩逶迤而下,堪堪及地。
“巨兽之眠”的另一端,帝国方强者也在一一攀下。最远处的角落里,许浪一身战斗装束,最后检查http://m.hetushu•com了一下装备,这是他第二次下去了,与其他人比起来就显得从容许多。然后他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慢慢打开。
那是一页名单,第一个就是赵君度,其次则是千夜,后面也大多是斐声帝国的青年才俊,这是目前为止已经进入“巨兽之眠”的帝国精英。许浪的目光自下而上,从一个个名字上扫过,眼中渐渐燃起战意。
这里竟然不是独立空间,而是和二十七块大陆一样,飘浮在虚空之中,是一块完整的陆地。难道他那一跃,即穿过整个巨兽之眠,直接来到了背后的那方天地?!
片刻之后,言先生和一个年轻人走入殿堂。只是这次,素来心性沉稳,海啸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言先生,脸上却也带着无奈和尴尬,低着头,不敢接触李后目光。
那内侍额头顿时冒出豆大的冷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说:“还,还有……狂澜公子也来了。老奴实不是有意欺瞒娘娘,实是狂澜公子说了,如果老奴敢吐露半个字,就要砍了老奴脑袋!”
李后似是有些头痛,以手揉着额角,叹道:“你去那里做什么?那是兵戈之地,大凶之所,林熙棠推演之后,被反噬得卧床不起,陛下甚至吩咐开了帝王专用的药库给他配药。你以为,凭你那点本事,就可以在里面纵横无忌了?”
寝殿内每一个角落都有外观做成各类摆设的烛台,一众内侍宫女忙了半天,才一一点亮。整个过程鸦雀无声,寂静到那只大猫叫了一声,都让人觉得十分响亮http://www.hetushu.com
李狂澜一双妩媚眼睛漾着剑锋般的锐利,“分来的只有一份,自己抢的才会更多,也更有味道。”
她双目低垂,只看着手中膝上的大猫,似乎这世间再无其它事能够让她略分一分神。
一想到这方天地,千夜又是一惊,抬头向天空望去。头顶竟然是深邃星空,在视线尽头,能够看到几个巨大阴影在缓缓移动。
此时殿外响起极细微的脚步声,一名上了年纪的内侍迈着细碎小步,如在水上飘行,一路不曾停留,一直来到帘前,方用细若蚊鸣的声音道:“娘娘,言先生求见。”
秦陆,帝都,椒房殿的寝宫,正是华灯初上时分。
千夜对这方天地的凶险有了全新的认识。
大猫毛色如雪,可是女子的手却似是还要白上几分,十指长得动人心魄,轻抚在猫的身上,却似抚在人的心里,让人看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挖出来挠上几把。
他一开口,立时将大殿中所有光芒都夺到自己身上。他身材高挑,比言先生还要高出半头,手长脚长,十指更是纤长。
因为谁都知道,那个如只在画中的人儿,最喜安静,最怕吵闹。无人对椒房殿的奢华和众多繁复规矩提出异议,只因她是李后,是大秦帝国的后宫之主。
刚刚在千夜眼前陨落的那个黑暗侯爵就用自己的生命证明,在这头虚空巨兽面前,两大阵营所谓的强者就是一个笑话。哪怕它陨落已久,残存的一点意志也能轻易干掉侯爵。
李后叹一口气,说:“这远古精华,本宫怎么说都能分上一份。阿m.hetushu.com澜,你又何必如此?”
言先生苦笑,道:“在下以为,就算娘娘不许,狂澜公子也必然会去的。倒不如将那把剑交给狂澜公子,也可以多些成算。”
在千夜超凡视觉下,远方的石林和绝峰现出真实面目。那段不知名巨兽的脊椎实在过于巨大,以至于根根骨节伸上天空,都高过了石林巨柱,被误以为是一座座绝峰。
李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既然见到我了,说吧,你又想要做什么?本宫话放在前头,要是和永夜大陆有关,那就休要提了。”
他生着一张华贵艳丽到近乎妖媚的面容,特别是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几乎和李后一模一样。只不过李后双眼带着烟云重重的迷幻,而他的眼中却满是锋芒毕露的凛凛剑意。
如只论容貌,这年轻人可和赵君度一争高下。不过赵君度昳丽端肃,龙章凤姿,有若天地山川之弘美,而他则是令万千生灵摇动心旌的妖。
李后微微颦眉,不悦道:“阿澜,你又拿满门性命威胁人了,是不是?言先生是我身边极重要的人,我不是早和你说过,这等人绝不允你胡来吗?怎么,如今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永夜大陆,巨兽之眠深处。
这番话一出,言先生脸上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这应该是某个永夜一方的强者也进入了这方天地,只是他运气和实力都不怎么好,抵挡不住巨兽意志的压迫和坠地的冲击,在燃尽最后的原力后,就此陨落。
内侍立刻拼命磕头,急道:“老奴忠心耿耿,娘娘心地仁厚,必不舍得砍了m.hetushu.com老奴这颗脑袋去。”
远远望着石林,千夜忽然看到有道光芒一闪而逝,那正是他曾见过的远古精华碎片!
在陆间的虚空中,如这样的破碎陆块不知道有多少,根本不计其数。大多数破碎陆块因为太小,上面根本不适合生存。
年轻人却笑道:“姐姐好厉害,我就是准备到巨兽之眠去走一次。”
千夜回想了一下在迷雾中的旅程,却一无所得,于是收拾震惊的心情慢慢观察周围环境。从这里开始,两大阵营已取得的情报都不再适用,需要靠自己慢慢探索。
李后沉默不语,久久才问:“言先生以为如何?”
一名名宫女鱼贯而入,次第点亮根根粗如儿臂的蜡烛。跳跃的烛火,将华丽得超乎想象的殿堂映得光影流转,宛若梦境。
看最后爆发出来的燃金之血,这可是一位至少侯爵级别的强者,在辽阔无际的黑暗国度也能据地封候的存在,此刻却陨落在这里,甚至还没能接近远古精华。
他一把将纸张在掌心中揉得粉碎,走到峭壁边,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云雾中。
她只是坐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周围再华贵的装饰都无法夺去她的光彩。只是美丽不似人间的面容上似有淡淡烟云,眼眸深处波光涟涟若有一抹藏不住的哀愁。
既然有黑暗侯爵进来,那也会有其他人进入,说不定在石林中已经有人在探索了。千夜不再耽误,加快脚步,奔向前方。
这时旁边那年轻人轻笑一声,道:“是我逼他带我来的。这不怪他,我的话,他哪敢不听?”
李后终于抬起头,隔http://www.hetushu.com帘向那内侍望了一眼,道:“就只有言先生吗?”
李狂澜却不以为意,露出一个令满殿烛火都失色的笑容,“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吓吓他而已,又不会真的做。姐,这点分寸我还是知道的。只不过如果他真不识趣,那就算做了什么也怪不得我。”
李后失笑,“就你还忠心耿耿?快滚下去吧,记得把他们都叫上来。”
“呵呵,天演之术终究是取巧之道,吉凶二字,也可因力而转。伯谦大帅曾说过大道惟我,只需直行。我李狂澜倒是更喜欢这八个字。再者说,此时风云际会,我敬唐李氏也应该动一动,否则天下之辈还以为偌大帝国,就只有赵君度、宋子宁才是人杰。”
天色渐渐暗了,寝宫内光华灿灿,亮若白昼,用这种古老的照明工具,竟能让殿内找不到一片阴影,可见那些灯具设计布置之精巧。
她膝上卧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大猫,一双金色的眼睛骨碌碌地随着忙碌着的宫女内侍们转动。
此刻或许是离得够近的缘故,千夜已经能够感知到一点点远古精华的气息。仅仅是这一点气息,就让千夜原力浮动,心中似有所悟。整个世界似乎掀开了面纱一角,露出了一点点关于本源的奥秘。
这时远方天空中忽然火光闪动,一颗流星自空而降,坠落大地。在坠地同时,一道强横气息骤然暴发,随即迅速变得虚弱,转眼间就消失在千夜的感知中。视野里遥远的地方,只见一道火柱冲天而起,然后熄灭。
李后扑嗤一声轻笑,道:“那你就不怕本宫砍了你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