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三十九 意外的见面

“扣下扳机!”
艾登调整了一个角度之后,就不再动了。除了刚开始的一点好像来自本能的异常直觉外,艾登再无发现。那里属于夜瞳监视的方向,而夜瞳的视野范围比他远得多,既然没有反应,那么就应该没有什么。
然而,无论千夜还是夜瞳,两人每一次战斗,每一点军功,都是在把对方推得更远,直至再也回不到最初牵手的距离。
有这样的人和夜瞳搭挡,难怪如赵世仲那样久经沙场的老兵,也全无抵抗能力。
瞄准镜里的十字星依旧套住她的镜头,只要轻轻压下扳机,灌注了强大原力的烈阳弹就会轰穿瞄准镜,射入她的眼睛。即便是侯爵,被这一枪命中,也会重伤。何况千夜还可以开启重型弹头,精准射击等多项特殊能力,再度提升烈阳弹的威力。
张穆仪这番话安慰之意明显,宋子宁转头对他露出一抹微笑,目光却隐晦地从东侧营房一扫而过。
千夜手中的扳机就象山一样沉重,想要扣动它,就等于是在推动一座山。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咬紧了牙,一点一点压下扳机。
镜头另一端,夜瞳仍在静静地伏着,静静地隐匿,准星静静地套着千夜。
“……好。”
就象此刻的千夜,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无法抗拒地慢慢沉入最深浓的黑暗。
宋子宁点点头,走了进去。大帐里陈设简单,左边是立体沙盘,右边是可坐二十人的会议桌,墙上挂着大幅地图,显然这里应该是作战室,不过此刻一个人影也没有。
hetushu.com后就听见张伯谦淡淡道:“进去吧,里面有人要见你。”
又过了一会儿,艾登终于忍耐不住,用手碰了碰夜瞳。夜瞳似乎变得格外迟钝,直到艾登连推了她几下,这才转过头来。
宋子宁怔了一怔,露出惊讶的神色,但没有多问,就走进了张伯谦身后的帐门。当他看见里面等着的人,讶然之色更深,“熙棠大帅!”
“杀了她!现在!”
千夜只用余光看了艾登一眼,而视线的焦点,始终在夜瞳身上。
枪声犹然在耳边回荡,刀锋入体的震颤也依旧清晰。每一个在千夜手下陨落的永夜强者,他都还记得如此清晰。
不过不知道是否巧合,身为宁远集团所有者的宋子宁这还是第一次面见林熙棠。
片刻之后,千夜轻叹一声,离开了树冠,消失在茫茫雾气中。
帝国这一边,高层人物心里都明白这是国运之战,虽然不太清楚最终争夺的是什么,但也知道肯定不是远古精华碎片这种东西,自然不会调动神将去冒生命之险。
此时此刻,千夜才真正体会到威廉那一句话的沉重。
天鬼分身可是无差别攻击,不要说普通师级战斗单位的战将,就是镇守一个战区的将领也抵挡不住。此举大出两大阵营意料,原本杀得眼红的双方立刻缓战,在许多地方甚至干脆停战。
青阳王张伯谦的前锋指挥部坐落在绵延丘陵最高处,脚下帝国军营层层展开。
在这让人无法承受的窒息中,千夜忽然将自己的脸重重砸在树冠上,任由那些破损缺口划破肌肤,刺和_图_书痛自己。
于是,一时间,“巨兽之眠”周围数千公里再次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这下局势变得异常复杂,永夜一方还没得到虚空中天鬼本体和夜之女王他们战斗的结果,也就无从判断天鬼下降分身后,是不是还会有其它行动。
对永夜议会来说,远古精华碎片有助于突破公爵,最多再增加一些公爵级战略武器。为了突破公爵的机会,而让现有的公爵去冒险,无疑有些得不偿失。
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红蝎的时候。那是最后一次战斗,队长把千夜送出了包围圈,自己却反身迎向如潮水般涌来的血奴和黑暗战士。那雄壮身躯被黑潮淹灭的瞬间,一直深深刻印在千夜内心的最深处。
一具具尸体刹那间在千夜眼前闪过,有赵阀战士,有其他世家强者,也有各大军团的铁血将士。并不只是帝国一方,自血战以来,死在千夜手上的永夜一方强者也一一浮现。特别是门罗氏族的血族,他们佩戴的那一朵朵曼陀罗花都是如此刺眼。
近两年,宁远集团在北府军团的供应商列表上评分增长飞快,尤其是枪械原力阵列部分,由于参加了一个代号为“神之静默”的计划,几乎已经摸到核心圈的边。
整整七个天鬼分身!
风停了,声音也消失,还在慢慢移动的扳机是这个世界惟一还活着的证明。
夜瞳和艾登都是精于伪装隐匿的大师,又怎会留下半点蛛丝马迹?如果不是千夜在瞄准镜中千真万确地看到过夜瞳,此刻还真难以断定她是否在这和*图*书里出现过。
这个指挥部里,除了张伯谦的嫡系“铁衣军团”,还有近卫军的雷骑卫,人数居然不比铁衣军团少,那可称得上倾巢出动了。说实话,天王出战,任何军法监督部门跟着都只是摆设,那雷骑卫究竟是代表帝室督军,还是来保护什么人的?
为宋子宁引路的,还是那日前去接应他的张阀战将,他们穿过重重营地,走向位于山丘最顶端那片大帐。
不知何时,赵世仲,赵阀死去的战士,其他门阀世家死去的战士,红蝎、131连曾经并肩战斗过的队友,一一出现。他们站在千夜周围,俯视着他,目光落在脊背上,如同根根烧红的钢针。
天鬼是虚空生物,属性特殊,分身也继承了相应特点,在七个分身合击下,即使黑暗公爵和帝国神将都有可能陨落。而且天鬼本身也属于虚空巨兽的一种,谁也不知道它的分身受不受巨兽残留意志压制,又或是被压制多少。
夜瞳身边那人视野范围应该不及千夜,但是隐匿伪装的能力还在他之上。那人与周围环境完全融为一体,若非千夜的真实视野能捕捉细微的原力变化,还真难以发现他的存在。
宋子宁心中忽然若有所感,举步穿过大帐另一侧的门户,走进一处中庭。
跨进营门的时候,宋子宁脚步有轻微停顿,张穆仪颇为了解地拍拍他肩膀,道:“上一辈的恩怨与你无关,伯谦大帅并不是会与小辈计较的人。”
扳机已经回到原位,无力的手再也无法把它压到底部。许久许久,千夜才慢慢抬起头http://m.hetushu.com,悄悄退后,从大树的背面下了地,然后离开。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再向对面望上哪怕是一眼,所以也不知道夜瞳是否还在那里。
艾登比了个转进的手势,以最低的声音说:“这片区域应该没有猎物了,我们去下个地方。”
夜瞳还在,还是那样安静,无论是人还是狙击枪,都没有分毫移动,也就意味着,她一直看着千夜曾经待过的那个地方。只是在她的瞄准镜中有什么样的视野,却是一个谜团。
张穆仪在一处门户前停下,这边十分安静,不但没有战士军官来往,连定岗的守卫都没有。他指了指眼前由数顶大帐组成的中军,说:“子宁兄自行进入即可,我在外面等你。”
“射击!”
一声声无声呐喊反复在千夜耳边回响着。
等他们离开之后,千夜的身影再次出现。他慢慢攀上夜瞳和艾登曾经待过的球冠,看着脚下纵横交错的枝桠表面。
千夜压在扳机上的手指是如此的苍白,没有一点点血色,就象那些失去生命尸体的手。这根手指在微微颤抖着,这是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等级的超远程狙击手身上的情况。
此刻双方最大的敌人变成了天鬼,于是在默契之下,两大阵营分别后撤,再次恢复到对峙前各据巨兽之眠一侧的局面。
千夜忽然感觉胸口堵得厉害,身体也在一点一点的发冷,心莫名的慌张。就象做错了事的孩子,行将面对长辈。或许在大人们看来那只是小事,可在孩子的心中,这就是能让世界崩塌的大事。
地面上“巨兽之hetushu•com眠”的战况也仍延续,宋子宁成功突围后不久,永夜与帝国启动了第二次大会战。然而战斗刚开始,久无动静的天鬼突然降临七个分身,冲进了两大阵营防线。
窗下坐着一个银发男人,那是传说中还应在帝都卧床静养的林熙棠,他穿了一身素色常服,衬得脸颊呈现出一种接近透明的苍白。然而当他那双冷静如恒的眼睛看过来时,所有羸弱仿佛都只是假像。
永夜和黎明,是永恒的敌人。
艾登向夜瞳看了一眼,有些疑惑。不知怎么的,他突然觉得夜瞳变得有些奇怪,可是究竟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想从夜瞳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冷面容中看出点什么来,可是难如登天。
一个伟岸的身影站在树下,宋子宁一眼看去,入目竟是深邃虚空,漫天电光,煌煌天地之威。他定了定神,躬身行礼,“高陵宋氏,宋子宁,见过青阳王殿下。”
在这方虚空巨兽意志无所不在的世界里,永夜和帝国两大阵营的强者们开始陆续相遇、厮杀。
放眼望去数百里都是兵戈旌旗,其中不乏门阀世家私军。很多装备和战士精锐程度与帝国主力军团不相上下,那些著名世族的甚至犹有过之,这也是大秦目前实力现状分布的生动体现。
接下来就只见那七个天鬼分身会合一处,全都跃入了“巨兽之眠”。
在之前短暂的接战中,两大阵营已发现天鬼这次降临的七个分身,每一个都至少有侯爵级别的实力,可谁也说不清它们能否爆发出更强力量,或者合力围攻时有没有特殊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