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五十 滴血的礼物

艾登从黑暗中冲出,手中原力枪连续轰鸣,子弹狂风骤雨般轰向爱德华,同时领域如狂潮般推向帕斯氏族的战士们。他冲过夜瞳身边,只扔下一句话,“快走!”
卡奥斯发出无比痛苦的惨叫,全身都在抽搐,片刻后直接晕死过去。吸血獠牙受创,对血族来说是最难承受的痛苦之一。
在溶洞深处,闪着一点忽明忽暗的火光。
千夜虽然没有运转玄篇,体内的血气还是自行催动了沸血状态,以最初也是最原始的方法吸收精血。再点点滴滴沿着血脉反馈给本体,慢慢修复内脏和肌体的伤处。
“这不……”夜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爱德华打断。
夜瞳看着再次因剧痛而挣扎起来的卡奥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轻声说:“我……”
烟草的辛辣在千夜唇齿间缭绕,他体内正鲜血如沸。
看到这一幕,就连那些帕斯氏族的血族表情都变得有些不自然。所有血族,对这种痛苦都会感同身受。
夜瞳一声闷哼,后退数步,双眼紧闭,眼角各有一道血线垂下。
爱德华作思索状,抬起右手,停了一停,问:“在把这份珍贵礼物送给你之前,我很想知道,你对我的建议考虑得如何了?”
说着,爱德华撬开卡奥斯的嘴,指尖射出一缕血气,直冲卡奥斯咽喉。被血气一激,卡奥斯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吸血獠牙就伸了出来,用力咬在爱德华的手指上。
尤里眯起眼睛打量着夜瞳,笑得就象看到猎物的屠夫,然后深深行了一礼,“希望您不会后悔。爱德华殿下特意为您准备了礼物,这个礼物……相当值得期待!”
然而爱德华那双苍白的手坚硬得如同淬炼过无数www•hetushu•com次的合金,卡奥斯的獠牙根本连表皮都没有刺穿。爱德华捏住一根吸血獠牙,手指一用力,只听卡嚓一声,獠牙前半段就被生生捏碎。
在对付凶兽潮时,生机掠夺就是无可匹敌的大杀器。然而尽管精血已满溢,千夜却无心运转玄篇炼化,在甘畅淋漓的杀戮过后,他只想静静坐一会,抽根烟,看着烟雾升腾,什么都不去想。
就在这一刻,轰鸣的枪声响彻整个溶洞大厅,一道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透了卡奥斯的胸口。那是一发威力巨大的原力弹,所过之处血核也化为虚无。
夜瞳抬起手轻轻摇了摇,艾登立刻闭上了嘴。夜瞳凝视着他的眼睛,慢慢,慢慢的又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去,消失在溶洞的黑暗中。
夜瞳想也不想,道:“不用考虑,我不答应。”
卡奥斯脸上现出解脱的轻松,他拼命抬起头望向夜瞳,尽管已经发不出声音,但看他的口型,依然可以知道在濒死之际,他想说的是:走!
“噢!这真让人难过!”爱德华捧住自己心口,深深叹息,然后打了个响指,说:“亲爱的,你让我别无选择。看来,只能把那份礼物送给你了。”
爱德华并没有去碰明显受了重创的夜瞳,而是再度撬开卡奥斯的嘴,用血气引出了他的吸血獠牙,轻轻用手指拈住。
夜瞳胸脯急剧起伏,好不容易才平复自己的情绪,喝道:“你想要什么?”
“很聪明,难怪圣子对你念念不忘,也得到莉莉丝陛下另眼相看。”尤里的笑容再谦和都会给人阴冷的感觉,“爱德华殿下让我转告,他很快就会进入巨兽之眠,在这之前,你还和图书有点时间仔细考虑一下他的提议。这个时间……是二十四小时。”
爱德华脸色忽然一白,身上血气随即猛然爆发,猩红的血气成柱,直冲上数十米,差点就触到溶洞穹顶。
千夜背靠洞壁坐着,慢慢抽着烟。距离上次被黑钛湮灭弹打伤不过一天多点的时间,胸口位置不再渗出鲜血,但其它地方的情况却要糟糕得多。
“我不答应。”夜瞳的话一向简洁。
“亲爱的,你知道你的态度,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如果你肯配合,那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愿意强迫你。但是,我的耐心很有限,而现在,它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在我捏碎它们之前,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最终的答案,是,还是否?”
爱德华大笑,拍了拍卡奥斯无力垂下的头,“为了谁?他吗?一个定居永夜的乡下贵族?呵呵,哈哈!”
爱德华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卡奥斯,手指又握住了卡奥斯那颗断牙上半段尚完好的部分,淡淡道:“亲爱的,你考虑好了没有?我很期待将这点小小的‘修饰’做完呢!”
不知过了多久,当大部分人都筋疲力尽的时候,凶兽潮才渐渐被遏制。
艾登默然许久,方说:“夜瞳殿下,再考虑一下我先前的提议吧。只要你答应,我立刻和外面坐镇的长老联系。就算爱德华亲至,也没有用。”
一段地形被严重破坏的溶洞中,寂静得有些可怕,只有水从洞顶掉落的滴答声,其它什么都听不见。附近的通道不时有凶兽奔过,但它们都下意识地避开了这片区域。可能是因为空气中弥漫的浓郁血腥气,也可能只是来自本能的警告。
过了片和_图_书刻,空旷的大厅中忽然响起清脆掌声,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男人走进来,衣领和袖口的装饰都是血色玫瑰花徽记,花蕊是一个小小的金色蛇头。他戴着一个黑色面具,只露出线条坚毅优雅的下巴。
东岳被千夜随意扔在脚边,原本片尘不染,滴血不沾的锋刃,像是承受了太多血腥,无光的重剑上蒙了一层色沉近黑的暗红。
巨兽骸骨深处的战斗日渐激烈,时时可以听到通道中隆隆激战声的回响。敌人无处不在,各种凶兽和土著不再成群结队的出现,然而却异常强大。这些凶兽和土著不受意志压制,又对两大阵营的原力攻击有着异乎寻常的高抗性,格外难缠。
就在他军靴边,滚着一个凶兽头颅,牛头大小,没有眼皮的独目大睁着。当千夜指尖烟火亮起的刹那,借着这点微光,可以看到溶洞的地上铺满了凶兽尸体,密密麻麻,有的甚至都堆叠起来,一眼望去令人不寒而栗。
艾登一怔,然后急道:“可是……”
伤口的剧痛又让卡奥斯从昏迷中醒来,他模模糊糊地看到了夜瞳,顿时清醒过来,嘶声喊道:“快走!不要管我!”
“我很期待。”
夜瞳望向他,冰冷地说:“爱德华殿下,你的恭维让我受宠若惊。”
爱德华慢慢拿下自己的面具,露出典型血族式的英俊面容,只是一双如红宝石般流光溢彩的眼睛中透着些许疯狂。他向着夜瞳扬起手臂,“亲爱的,这份礼物怎么样?”
爱德华突然笑声一收,冷冷地道:“亲爱的,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现在,回答我!”
爱德华张开双手,用有些夸张的语调说:“请相信,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和*图*书会给你更大惊喜!”
但不管怎么说,凶兽实力再强,总不如两大阵营的强者般手段繁多,搏杀经验丰富。因此同级相拼基本还是以凶兽的落败而告终。靠近中心区域的这段路程,反而是强者们走得最顺利的一段路。
爱德华慢慢散去血气柱,鼻中忽然垂下两道鲜血。他拿出一方白巾,擦了擦脸,看着白巾上的艳红,眼中的疯狂之色慢慢增加。
“好吧,艾登。我想一个人静静,所以我觉得在这里分开比较好。”
尤里一路后退,直到退入来时的通道方才转身离去。他那夸张得不符合身份差距的礼节,给人以沉重压力。
他身上的武士服已经和布条差不多,几乎拧得出血水,里面的战甲划痕累累,不过还好没有什么致命损伤,最醒目的是大腿上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
那是卡奥斯伯爵,夜瞳的血缘父亲!
但是好运只维持了不长时间就结束,两大阵营的强者们没有等到后续援军,从上方通道冲来无穷无尽的凶兽潮!
“以后请不要再对我用敬语。”
夜瞳脸上终于显出忍不住的痛苦,咬牙道:“门罗不会放过你的!”
爱德华走到那人面前,一把掀去头套,夜瞳虽然竭力控制,仍是发出一声惊呼。
旁边的通道响起脚步声,两排血族精锐战士走进大厅。在队伍中间,两名战士架着一个男人。那人看上去极为虚弱,几乎无法自己行走,那两名战士半架半拖他进来。他低垂的头上蒙着黑色头套,看不清面容。
爱德华保持着笑容,“我想要什么,你应该十分清楚。啊,没关系,我对伴侣向来尊重而有耐心,可以再重复一遍。我想要你,嫁,给,我!”
和-图-书直到她走后许久,艾登才如同失去了全身力量,重重跪倒在地,一拳砸进坚硬的岩石。
“亲爱的,先别急着拒绝,这会让我伤心的。啊,我明白了,一定是这份礼物还不合你的心意。这样好了,我再给它作一点小小的装饰,就一点!”
夜瞳这次没有立刻拒绝,她垂头静立,许久才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说:“不了。谢谢你,艾登阁下。”
“我亲爱的夜瞳,你依然如夜空中的弦月一样美丽,让人难以自已。”
夜瞳勉强张开双眼,那双美丽得近乎完美的双瞳中,此刻却不知有多少血丝迸裂,惟有瞳孔依旧深邃。
“爱德华!”夜瞳的声音充满愤怒,甚至有些尖利。
另一个溶洞大厅,夜瞳站在中央,扫视着周围。大厅异常宽广,却没有任何凶兽出现,这很不正常。夜瞳就那么站着,似在等待什么。
天堂地狱,只是一线之隔。
自进入巨兽之眠之后,第一次出现永夜和帝国的强者背靠背战斗。在死亡面前,阵营间的分歧有时也可以暂时放下。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真的放下阵营仇恨,很多时候凶兽还没有杀尽,刚刚并肩战斗的战友就变成了敌人。
烟火终于燃到了尽头,千夜扔下烟头,抓起东岳,拖着它慢慢向通道深处走去。
在这方巨兽意志覆盖的天地也可以看到世界之巅的日月交替,但在纵横交错的地下溶洞,血腥长夜似乎漫无尽头。所有强者都在厮杀挣扎,与无穷无尽的凶兽和土著殊死搏斗。到处都是死神的獠牙,找不到一处避难所,每个人能够做的只有杀,不停地杀。
夜瞳全身都在颤抖,忽然双眼迸发出血色光芒,瞳孔中映出爱德华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