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八十一 反杀

一剑斩杀数名子爵,李狂澜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反而双眉竖起,目光凌厉,盯着远方夜空。在那里,赵君度踏空而来,手中青色光华流转的碧空刃格外醒目。
这是哨塔上的张世铎已然发现这边危机,及时把握战机,三枪就为千夜打开了一个缺口。
可他现在已经无能为力,刚才那样威力的枪击,放在普通战将身上,只发射一次就需要回复,三枪连发是张世铎的特殊枪械掌控能力,也是他的极限,至少一刻钟内无法再打出能威胁子爵以上强者的攻击。
接着在千夜感知中,东岳的存在感弱了许多。即使注入最大化的原力,气息也不过相当于八九级战兵的全力出手而已。如此一来,当短兵相接时,东岳那石破天惊般的威力,很大可能被交手的强者忽略。
水蓝光华无声无息,仿如梦幻般虚无飘渺,然而这些子爵心中却都涌起强烈之极的警兆,那是对生死危机的感应。他们毫不犹豫,立刻各自运起保命秘法,也有的准备催发最后手段。
这是陷阱!
节足被斩,蛛魔子爵顿时抵抗不住大海之力的重压,身躯一倾,趴倒在地上。千夜的东岳由下至上不间断地扬起,正好完成一个圆满的弧圆,落点处蛛魔子爵的头颅高高飞起。千夜这才扑近,用吸血刃刺入蛛魔魔枢,滚滚精血顿时让他精神一振。
然而在两剑相交的瞬间,千夜双瞳中映出魔裔伯爵的身影。魔裔伯爵忽觉心口一痛,一时间发力不足,只觉剑上压力如排山倒海而来,顿时倒飞而出,如炮弹般砸进废墟里。千夜如影随形,几乎是贴着魔裔伯爵,m.hetushu•com一路追击。两人连续穿透数层楼道,消失在废墟深处。
刚才建筑轰塌只是稍稍阻了他们的脚步,这些黑暗强者也是身经百战,立刻恢复了镇定。他们中最低都是子爵,为首则是一名魔裔伯爵。以千夜此刻战力,不要说抵抗,就是逃走都很困难。
就在这关键时候,空中忽有几缕青气浮现,在漫天冰蓝冻气中穿棱游动,宛若游鱼般进退自如。青气浮现之时,所有黑暗子爵猛然都觉眉心似乎被一根炽热长针刺入,顿时全身一震,行将出手的各种秘法全部中断。
半空中,千夜和魔裔伯爵已经在近身缠斗厮杀,周围几名子爵见远方的狙击手一时沉寂,又都蠢蠢欲动。然而他们刚刚扑向千夜,耳中又听到大海波涛咆哮,沉重压力自天而降,连维持浮空都有些勉强。
以千夜为中心,方圆数十米范围内的城堡建筑纷纷开始塌陷,一时之间惊叫咒骂声此起彼伏,里面的人再也无法隐藏,纷纷从废墟中跃出。
然而身边激烈的战况却让张世铎无法再多想什么,他占据的哨塔是个极为重要的制高点,黑暗战士一直没有放弃争夺。此刻下方又发起了新一波冲击,张阀和赵阀的战士们远攻近战,相互配合,正在和敌人一寸寸争夺阵地。
千夜一声长啸,原力运转,领域急剧扩张,大海之力也相应变得无比沉重。他领域所到之处,坚固的城堡结构也承受不住压力,开始震颤摇动,转眼间头顶天花板出现大片龟裂,然后一大块石板突然坠落,轰然砸在地上。
千夜顾不上惋惜战机错失,东岳一摆,架住了hetushu.com魔裔伯爵的一击,接着身后光翼浮现,双生花轰鸣,将星眼巨蟒天赋图腾凌空轰爆。
三名黑暗子爵同时惨叫,其中两人全身血气弥漫,终于压住炼银弹引发的烈火。然而最后一名三等子爵实力却是稍逊,他身上腾地燃起明亮火焰,越烧越是炽烈,眨眼间变成火球,坠向下方废墟。
就在他们行动一滞的时候,千夜一声怒吼,双瞳锁定魔裔伯爵,丝毫不顾自身防御,运全力于东岳,一剑当头斩下,竟是要同归于尽之势。
数名子爵勉强回身转头,在弥漫的寒气中,动作比平时慢了数倍。他们刚看到踏空而来的李狂澜,就见一道水蓝色光华掠空而来。
没有补给了,然而这却让千夜的战意更加旺盛。
当千夜跃上高空时,周围废墟中数个身影也随之跃起,一齐向他攻来,时机掌握得分毫不差。
所有变化在眨眼间发生,千夜的真实视野中,百米内那些黑暗原力团大部分正迅速向这边接近,但是已经晚了,这里的战况尘埃落定。
但是他伸手在口袋里一摸,里面竟是空空如也。再检视安度亚的空间,也没有找到想要的药剂。千夜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把所有的药剂和兴奋剂都用光了,可见这次战斗的激烈。
千夜头顶一声轰鸣,整个穹顶都塌陷下来,露出永夜浓如墨色的天空。千夜不避反进,一跃而起,东岳前指,整个人洞穿穹顶,一飞冲天。
就在这危急时刻,三声清脆枪声响彻夜空,数道明亮火线划破黑暗,如同燃火长鞭,分别抽在千夜左侧下方三名子爵身上。
生死刹那,这些子爵反应都极为迅和_图_书捷果断,不愧是能够追随大君身边的人物。
魔裔伯爵脸上露出狞笑,这口黑气兼有麻痹效果,不用笼罩目标,只要靠近就会受到影响。不过伯爵其实有些不明白,为何千夜会放弃地型优势,跳到半空,这种行为,简直是自找围杀。
千夜不急追杀,而是运起大海之力,瞬间封镇四面八方。
魔裔伯爵惊得魂飞天外,他已试过千夜的东岳不是普通重剑,若被斩中绝对不是他的身躯可以抵挡的。他身份高贵,又分明占据优势,如何肯和千夜同归于尽?就算用重创换那人类一命也绝对不值得。当下伯爵不得不收回刺向千夜两肋的长剑,全力架住东岳。
千夜追击魔裔伯爵而去,大海之力的领域顿时减弱,那几名子爵都恢复活动能力。他们亦有丰富经验,当即向废墟扑去,准备衔尾夹击。他们已看出千夜战力并不如魔裔伯爵,只是单体攻击格外狂烈,可这样必不能持久,只要拖住片刻,就能将他围杀。
他们身后响起李狂澜清亮的声音:“你们几个,想到哪里去?”
千夜运完原力,突然暴起,一剑刺向天花板!东岳之下,那些由石板铺就的楼面脆弱不堪,一击而溃。千夜如同旗花火箭般扶摇直上,连续穿过三层楼,出现在一位蛛魔子爵面前,横剑向他庞大蛛躯斩去。
他缓缓调运虚空原力,将之附加在东岳剑身上。这次在刻意为之下,千夜感觉到重剑里融炼的发丝幽晶在膨胀、吸纳、复原。这是一种玄妙的感觉,东岳仿佛在那个瞬间活了过来,有了呼吸。
剑斧相交,蛛魔全身剧震,千夜看上去轻飘飘、软绵http://m.hetushu•com若羽毛的一剑竟如山峦般沉重!
只听喀吱一声刺耳尖啸,蛛魔子爵的战斧瞬间扭曲,双臂上也传来喀喀嚓嚓的骨碎声,手肘关节出现不正常的扭曲。东岳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转折而下,继续挥过,斩断了他的两根节足。
张世铎忍不住骂了句,“他娘的,赵家的小子!”然后拎起一架重型连发手炮向下扫射,发泄似的火舌把一队试图攀爬突击的黑暗小队打得人仰马翻。
那魔裔伯爵身影若隐若现,眉间竖瞳放射着幽幽光芒,合身向千夜扑去。上方一条巨大的星眼巨蟒浮现,一口黑气向千夜喷去。
想到这里,千夜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他拿出一颗原力弹,尝试着在上面附加一缕虚空原力。当虚空原力成功渗入原力弹后,它在千夜的感知中果然变得若有若无。
忽然一缕锐利的杀意令千夜脊背生寒,他张开真实视野,向周围望了望,脸色微微一凛。在他周围百米,上下左右,竟有六七团浓郁黑暗原力,基本都是子爵级强者,其中还有两位伯爵。
李狂澜目光如剑,直刺赵君度双眼,怒道:“本公子杀人,要你多事!”
魔裔号称黑暗之子,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宠儿,天生就对世界上最强的力量,虚空原力,比其它种族更敏感,晋入高阶也相对容易。只是强大的种族就难以孕育后代,天生低下的生育能力,和漫长的成年期,才使得魔裔没能一统永夜世界。
远方的张世铎看到千夜根本没从缺口退走,反而和魔裔伯爵交换一击,脸色顿时变了。
千夜随即将原力弹压入枪膛,眼下知道这些就够了,等战后有时http://www.hetushu.com间细细揣摩练习,他回想着从天鬼分身记忆中看到的一些片段,有种预感这一能力将会在自己手上重现。而另一方面,验证了猜想后,千夜也有了对付这一能力的办法。
然而他们刚一动,空中突然多了一抹蓝色,冻气弥漫,所有事物都覆上了一层薄薄冰霜。无论魔裔还是血族子爵,全骇然发现自己的兵器和身上不知何时也多了一层冰霜,一时间黑气血气缭绕,拼命驱逐那蓝汪汪的寒气。
换言之,千夜根本不打算逃,而是想要借机反杀对手。
蛛魔已经显出战斗形态,半人半蛛,体型庞大,气息深沉,已是二等子爵。他一脸惊骇地看着突然破裂的地面,和随之扑出的黑影,一时想不通这人是如何悄无声息就到了眼前。仓促之际,蛛魔子爵已经难以闪避,单手挥动战斧,试图格挡东岳的一击。
然而在半空中疾换方位,避开那黑气的千夜却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他和张世铎毕竟不熟,配合也就到这个程度了。千夜实际上最希望的是张世铎三枪全都集火魔裔伯爵,一举重创这个最大的对手。至于其他人,千夜还没有放在眼里,只要有腾挪空间,就可以一一解决他们。
这刹那的迟滞足以致命,水蓝剑气无声无息地在他们中间掠过。子爵们顿时动作一僵,表情也为之呆滞,冰霜迅速覆盖了全身,将他们变成一具具冰雕,摔下废墟。
前面几次短兵相接的方位从脑海中一一闪过,千夜瞬间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黑暗强者的围杀,不过他已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更加绝望的处境,立刻冷静下来,习惯性地准备给自己用一针兴奋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