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八十九 算计

至于宋子宁今天所谋之事为何已经很是清楚明了。铁幕血战时宋子宁的军功几乎全归赵阀,虽然有利益交换的幌子在,但总会让人不太放心他的立场。现在张穆年和张穆仪这样的核心子弟亲眼目睹他和赵阀年轻一代执牛耳者不合,就能把先前那点联系堂皇揭过。
主楼上层有一条百米长的通道向外延展出去,尽头是个不大的广场。无论通道还是广场,都没有浮空巨舰支撑,就那么悬空伸展在无底深渊上方。
不提宋子宁怎么向千夜陈说此事,接下来的数日,帝国大军清扫战场,构筑临时防御工事,以防永夜大军反扑,忙碌不堪。不过千夜这种级别的强者,却是数日无事,只休养生息,等待战场打扫完毕,清点了伤亡,就可以确认军功了。
“我要你一个人情,送给李狂澜的。”赵君度开门见山地说。
而宋子宁从宋阀破门而出在帝国上层已是公开的秘密,这样一个有能力没归属的年轻强者,今后恐怕会得张阀更加看重几分。
千夜追出两步,已找不到赵君度的去向,这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宋子宁在这片新营地的位置,不由头疼地抓了抓脑袋,然后去找幽国公的副官询问帝国中军参谋部的驻扎地。
广场周围,立着数十座栩栩如生的雕像,边缘正有一艘浮空艇缓缓靠拢。这个广场,赫然是一个浮空艇停泊站,只不过浮在千米之上的高空而已。
张穆年转向赵和图书君度,“既然如此,君度兄可否看我薄面,让子宁给你陪个礼罢了。”
张穆年绝对不是会管闲事的人,更别提管赵宋两姓的闲事。然而此时此地,张穆年说出这样一句话,摆明了是想要调解的姿态,可见宋子宁在他面前有点份量。看来这位七少不但果如传言般投到张伯谦麾下,还得了张阀年轻一代的认可,就连赵君度都不得不佩服宋子宁在人情世故上的本事。
赵君度点了点头,就欲离开。
宋子宁苦笑道:“千夜在探索巨兽之眠那个地下世界的时候,用了她一瓶‘镜水涤生’。我可不知道李狂澜会这么正经地讨要人情,她能看上的东西应该不多吧?”
宋子宁认命地耸耸肩,道:“我去向他解释。”他见千夜出现,就知道赵君度这所谓人情交换必然是被千夜反对的,既然已经摆了赵君度一道,索性好人做到底。
宋子宁果然苦笑一下,道:“为了点私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君度说:“这两个人情,本来是千夜欠她的。”
“一定是她。”
赵君度眼底满是霜寒之色,一指向宋子宁咽喉点去。宋子宁果然不闪不避,甚至不动原力防护。赵君度指尖堪堪停在宋子宁咽喉,指风在他肌肤上刺出一个红点,只消再往前轻轻一送,就可以洞穿宋子宁脖颈。
在永夜大陆外的虚空中,一道血线如经天长虹,迅速划过小半个大陆,投入到位于白山之m.hetushu.com巅的一座古堡中。
宋子宁“啊”了一声,显然没有想到,他收起轻浮之色,正容说:“你知道她是多大的麻烦,还敢送她人情?当然,你和我不一样,你名声清白,我可没那么好的口碑,哪敢沾染这个麻烦?”
赵君度脚下不停,只当没听见。
赵君度听出一些端倪,“你知道千夜怎么会欠她人情?”
宋子宁微笑道:“彼此彼此,赵四公子不也有强人所难的时候?话说回来,能在四公子您面前耍耍无赖,我也足以自豪了。”
赵君度头也不回,道了声:“堂堂七少,也要谈钱?”
这时,中军营门外有人匆匆奔来,赵君度和宋子宁同时转头看去,认出千夜的身影,两人对望一眼。
赵君度颔首回礼,“穆年兄。”
宋子宁和赵君度对视了一会儿,终于叹气说:“既是这样,那我答应了就是。”
话还没说完,一道狂烈的劲风迎面袭来,嘭地一声闷响,宋子宁已被赵君度一拳轰中肋腹,整个人摔出营帐。
赵君度皱了皱眉,三言两语把和李狂澜约定交换人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宋子宁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微妙,沉吟道:“如果只是生死决战应该也无妨……”
赵君度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的话,“不行,千夜决不能和她敬唐李氏扯上关系。”
宋子宁脸色顿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就不能换个要求吗?一定是她?”
让千夜略有疑惑的是,按理说帝国付出巨http://www•hetushu.com大代价才打下来永夜大营,应在大营原址上重建防御体系,以求固守才是。可是数日以来,千夜看到的全是临时工事,显然帝国并无久守此地的意思。
宋子宁冷笑:“想动手?随意,我不会还手的。这里可是中军,你要是杀了我,自己也会有麻烦。”
张穆年回头看看形容有点狼狈的宋子宁,不解地问:“君度兄这是和子宁有些误会?”
听到这句话,赵君度顿时明白自己被宋子宁算计了。
每条拱道长达数千米,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渊壑,完全依靠上方常年不动的多艘浮空巨舰支撑,远远望去,宛若神迹。
赵君度心中一哂,宋子宁的一个人情果然不是好拿的,这份趁势而为的机变哪怕让他不喜,也惟有赞叹。赵君度没马上回答张穆年的问题,而是目注宋子宁。
宋子宁像是没看到赵君度眼中的寒意已带上杀气,刷地打开折扇,摇了两下又合上,自得地说:“区区在下那点基业或许不入四公子眼中,可千夜好歹是半个主人,总比当人附庸还要受人辖制强……”
这点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远处有偶然经过的路人望来,并没停下脚步。但是帐外不远处却站了四五个张阀私军的高级军官,其中两名少将赵君度还都认识。
不过这些都是张伯谦等大人物的决策范畴,就连身在参谋部的宋子宁也未曾与闻机密,千夜虽然不解,更不会去追根究底了。他现http://www•hetushu.com在当务之急是尽快修炼黎明原力,以保持体内两种属性原力的平衡。
这里是黑暗国度极深处,古堡的历史已有数千年,那时候的人族甚至还没有文字记载。漫长岁月给古堡外墙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但并未使它倾颓,反而随着一代代血族的不断增建,显得越来越宏伟壮观。
眼前这人是张阀年轻一代的领头人之一,张穆年,虽然没有白凹凸、赵君度那样令人惊艳的名声,也是家族中流砥柱。
宋子宁目的达成,听到赵君度话中有话,面上一丝破绽不露,老老实实垂目而立。张穆年没想到赵君度今天这么好说话,神色愈加和缓,两人本是旧识,免不了又寒暄几句。
赵君度冷冷扫了宋子宁一眼,道:“也好,今日之事两清。”
把宋子宁扶起来的是张穆仪,正怒道:“谁敢在中军动手!”他转头看清从撕裂帐幕中步出的人,不由大吃一惊,愕然止声。
“李狂澜这个人情,你必须给。”
赵君度反而愣了愣,他的拳力自己心里有数,快出快收,聚力一点,打人够痛,却不可能把人轰飞出去,就算宋子宁不动原力防御,也不会搞出这么大声势。他皱了皱眉,一步跨出门去。
“等等。”宋子宁叫住他,“我的一个人情,多少总是值点钱的吧,就这么送出去,一点好处都不给?”
古堡主楼部分是一大片绵延巍峨的建筑群,覆盖了白山的最高峰,通过浮空拱道与分布和_图_书在周围山峰的四座辅楼相连。
赵君度行动就快多了,一道紫气穿营而过,直到中军大营门口才停下来,片刻之后在参谋部的一间单独营帐内找到了宋子宁。
“我已经给她一个了。”
宋子宁站在桌前,正在绘着一副月下猛虎图,当赵君度推门而入时,正好画完最后一笔。他向面色冷沉的赵君度看了一眼,叹道:“我就知道今日会有恶客登门。说吧,有什么事?”
宋子宁笑了笑,神态从容,“我还不知道我的人情有这么值钱。不过,赵四公子为什么不送自己的人情呢?”
赵君度慢慢活动着手指,“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只是通知你一下。”
宋子宁不忿道:“为什么不能谈钱,我也要养家糊口的啊!”
宋子宁终于色变,“千夜!李狂澜原本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出动你帮他抗这件事?”
而旁边一名丰神俊朗的年轻少将比张穆仪反应更快,早在赵君度还未跨出营帐的时候,就横踏了半步,站位隐隐将宋子宁和同伴全都护住。等他认出赵君度,也是一怔,点了点头,招呼道:“君度兄。”
“绝对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宋子宁断然拒绝。
赵君度脸上怒意闪现,沉声说:“真没想到,堂堂宋阀七少居然也会耍无赖。”
赵君度陡然回头,目光冷冽。
宋子宁忽然轻笑一声,“看来千夜在你赵阀身份也就这样了,与其过得如此藏头匿尾,不如……把他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