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九十六 典礼 下

军功封赏大典,赵阀再度名动帝国,任何人听了,都要道一声实至名归。至于白阀,在世人心中,还是要屈居赵阀之下。
在他之后,还有十七人一一登台领赏。只是张伯谦却再也没有多说什么,每人都是一句“今后还须为帝国效力”了事。
片刻之后,二十人受封完毕。
千夜只觉全身一震,原力如沸,脸上身上一片火烫,腾的一下全身上下尽都燃起绯色的原力火焰,其中更有点点金芒,如繁星般起起伏伏,明灭不定。
千夜身怀晨曦启明,早就不是秘密,赵阀给他各种优待厚遇,也正是以此为由。可听说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一回事。此刻亲眼看到,众人才真切认可千夜天资之高,潜力之大。
宋子宁曾经透过口风,巨兽之眠的战争只不是后面国运之战的序幕,待到虚空飞陆之役打响,那才是真正的大战。是以千夜心头一点也不轻松。
况且战场厮杀,生死之界,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地方。任你如何天资横溢,战技通玄,原力不足就谈不上续航,甚至遇到强者退走的机会都少得多。如若光是血战,那千夜登台还算理所应当,但加上巨兽之眠和之后的大会战,简直绝无可能。
连续两人在张伯谦面前催动气机,众人这才意识到并非偶然。这应该是青阳王对这些后起之秀的一次公开考校。
“晨曦启明!”有人当下就低呼出声。
至此军功榜三甲已定,赵阀虽然没有得到榜首,却占据了二三的位置,并且无论千夜还是赵www.hetushu.com君度都展现出了卓绝天资,甚至比白凹凸当年都要强出一筹,可以说在这一轮比拼中仍然压住了白阀。
这一番话自张伯谦口中而出,三军上下无不热血沸腾,呐喊声如山呼海啸,在永夜大地上回荡不休,久久不散。
这也是勉励之言,比不上对赵君度的那句指点,但和白凹凸相较,也可说是另眼相看了。一时之间许多人若有所思,望向千夜的目光也有所不同。能得张伯谦多说一句话,哪怕是直言缺点,也说明了千夜的不同,恐怕也算已经把一只脚放进了神将的大门。
转眼之间,千夜也如白凹凸赵君度一样,感受到了张伯谦的无形威压。比第一次面见时更加明显,他只觉得身上压力越来越沉重,全身骨骼都在喀喀作响,转眼间就是气血浮动,脸色胀得通红,一口血就要喷了出来。
封赏名单中,不知怎地却没有李狂澜的名字。千夜想来,大概是她不愿意在人前露出身份,李狂澜虽然为人骄狂,我行我素,但并不令人讨厌,也不知道为什么赵君度和宋子宁提到她都避如蛇蝎。不过千夜的好奇心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对门阀世家背后的那些秘辛毫无兴趣。
所谓国运之战,和普通规模有限的局部战争截然不同。就如此役进攻永夜大营一样,大军一动,立时是滚滚铁流,个人在其中根本是身不由已,只能被军势挟裹着不断向前,直到力竭而亡。以千夜目前的等级,想要纵横战场还嫌太早,就连赵君度也有些勉和*图*书强。
二十人名单中,张阀有四人登榜,无论人数还是军功总数,都超出了赵阀,无愧于四阀之首。
帝国二等军功,需要斩杀一名侯爵。对于十级的千夜来说,自然是不可能的,那也就意味着他和赵君度一样,是累积战功至此,可他能够斩杀之敌的等级应该比赵君度低,那得是一个如何惊人的数量!
尽管不是第一次站到张伯谦面前,千夜一颗心仍然禁不住跳得快了几拍。此刻青阳王目光深邃清澈,出人意料的平和,然而千夜总有种赤身裸体,通体内外的秘密都被看了去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然而千夜非但登台,还高居三甲。
领赏之人站在张伯谦面前时,自然而然就会感受到天王之威,而如何应对,靠的不光是原力修为,还有天资。所谓天资,亦不是无据之谈,说的无非是原力属性、精纯程度以及各种天赋能力。是何修为,有何等前途,被天王之威简简单单的一逼,自然而然都显露出来,丝毫做不了假。
一个比赵君度还要年轻具有神将潜力的天才!最重要的是,在众人情报中,千夜是赵君度从府成员之一,但并未入赘赵阀,这就意味着作为一名外姓悍将,他还没有和赵阀绑死。
白凹凸军功第一,也未能让张伯谦多说一个字,两相比较,就可见高下。而赵君度顶上那缕青气,分明是传说中的紫极生青,单看原力纯粹程度却是比白凹凸还要高出一筹。
那些世家长老级大人物的眼中迸出隐晦火花,即使将来千www•hetushu•com夜跨不过神将门槛,对于世家这个层面来说,也够得上最高级战力了。
等赵君度落座,高台上众人便都多了个心眼,开始留意后续接受军功封赏之人。此次入围者过百,但能够登台得到张伯谦亲自颁赏之人不过二十。据说其中数人并非门阀世家出身,如果表现不俗,当值得拉拢。
惊愕之下,千夜也不知道是否该庆幸没了当众露陷的风险,但这样的话,他很可能立刻就会被天王之威给压趴下。就在这略一分神间,他胸口那团原力漩涡突然加速运转,自其中射出无数晶粒,化入胶着凝滞的原力潮汐中。
张伯谦目光落在千夜身上,停留得却是格外久些,片刻后方点了点头,道:“还算不错,日后仍需用功。须知原力乃是万事之本,过低总不是好事。”
眼见赵君度得了张伯谦另眼相看,旁边众人也纷纷道贺,赵玄极一一回礼时神色如常,并没有太多欣喜如狂,显得一旁白松年的笑容就不那么自然了。
张伯谦举目四顾,沉声道:“帝国立国千年,征战无算。如今四陆之地,俱是先贤一尺一寸自黑暗种族手中抢来。从开国七阀至中兴九阀,再到如今四阀,强者之途从来没有定数。今日之封,他日之基,望诸君以此封赏为凭,开疆拓土,日后也得封侯称王!”
张伯谦扫了一眼名单,面色不变,徐徐道:“军功第三人,赵阀千夜,记二等军功。”
有人细细在心中一算,顿时就有些变色。也有人想到,可能千夜在巨兽之眠和_图_书中有所收获?可无论是得到远古精华碎片,还是杀死天鬼分身都让人有些不敢相信,就算把一切都归之于运气,那运气也属于实力的一部分。
白松年面色有异,忍不住向赵玄极望了一眼,赵玄极脸上依旧如古井不波。白松年都是如此,大多数人更是首次得见晨曦启明,当下均觉眼界大开,不虚此行。
在这危机时刻,千夜体内永夜一侧的力量竟是难以稍动,仿佛为张伯谦气机所慑,暗金血气、黑之书全都蛰伏不出,就连血核也处于假死状态,动都不动一下。
过往历史上,在铁幕血战和巨兽之眠探索这种强调个人战力的战役中,军功排名够得上登台获封资格的最低也是十二级。
全场静默了片刻,方才一片哗然,任谁都没有想到第三人也出自赵阀,而且还是仅为十级战将的千夜。
这张名单再度隐隐显现各大门阀世家的实力,张赵二阀依然笑傲天下,白阀紧随其后,宋阀势微却是异常明显,仅有一人登台,堪堪缀在榜尾。不仅如此,那人还是宋阀旁支赘婿,并非嫡系亲族。
至于宋子宁,没有进入巨兽之眠探索,地面战争后期大部分时间又都在中军参赞军事,虽然必定另有奖赏,在个人军功方面就显得黯淡无光了。让一些见过七少领军冲阵的人,感到颇为可惜,但以宋子宁在天演术上的造诣,另辟晋升之途也不能说就不行。
封赏之后,张伯谦随即颁下军令,帝国大军将在三日内陆续撤离永夜,回归本土,各门阀世家私军也各归http://www.hetushu.com各位。是以大营中一片忙碌,一众将士收拾军械营具,从早到晚忙个不停,一幅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景象。
乱军之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任你如何英雄,也有可能被对方一个无名小卒给坑了。只是千夜想要积攒军功,却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想到这里,他也有了决断,当下叫了几名亲卫随行,就向中军大营而去。
千夜在自己营帐中呆了整整一日,手抚那面帝国军功玉牌,双眉紧锁,不曾稍有舒展。
千夜领了军功玉牌,只见玉牌版型上就比一等军功小了几分,其上锥刻的也是银字。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存了赏识之意,也有数人目光低垂,掩去几分杀机。赵玄极安然端坐,仿佛根本没有觉察到身边各种暗流汹涌。
毕竟所谓越级杀敌也是有限度的,一般来说,越三个标准等级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像永夜大营最后一战时赵君度那样,十二级战将的领域能对一名十七级实力侯爵长时间生效,已经够得上传说级别。
关注帝国新秀的人都知道,千夜尽管在血战中杀得风生水起,可他毕竟只有十级,这是硬伤。如此低微的原力等级,在有限制的铁幕血战中倒也罢了,能够自巨兽之眠平安回返可算是大幸运,哪里还可能立多大功劳?
大多数人开始盘算要施展何等手段,花下多少血本,才有机会令千夜改换门庭。而赵阀主支之女从来不下嫁士族,更不用说平民,这一往日使人诟病的传统,此时看来却是太好了,给其他世家留下许多操作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