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零五 接舷战

“一位二等子爵……”自血战之后,千夜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认真面对过一位二等子爵了。
“这位佛勒斯先生,区区一个二等子爵还当不起阁下的称呼。至少在我面前,还不够。”
血族战舰内,舰长正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另外一侧的战场。正在进行的接舷战,在他眼中不过是件可以忽略的小事罢了。区区一艘护卫舰,按照过往经验,上面的舰长多半是九级,顶天也就是个十级战将。自已派过去的可是自己的副手,一位家族拥有悠久历史的三等子爵,还带着整整六十个专门用于舰内格斗战的高阶战士,怎么可能打不赢。
这时帝国引导舰用灯光讯号发来了命令,护卫舰上顿时警铃大作,舰长用独特的粗大嗓门吼了起来:“全员归位!我们要冲过交战区域,强行着陆!”
“什么人!”血族舰长如风般转身,恰好看到舰桥窗户在眼前炸得粉碎,一个修长的身影如同凌空步虚般走进舰桥。
庞大的登陆舰队在虚空中飞行着,接下来的旅途中又出现了数次袭击,不过来袭的都是些小规模的舰队,论战力还不如第一次出现的蛛魔舰队,最终都被护航舰队有惊无险地击退。是以帝国第三舰队也就始终没有出现,如同迷失在虚空深处。
在远方深黑的虚空中,时时可以看到点点火光。听了赵雨樱的解释,千夜才知道那是帝国舰队正和永夜议会的联合舰队在厮杀,每一点突然亮起的光亮,都意味着一艘战www•hetushu•com舰在爆炸燃烧。从这个距离上,只有大型战舰的爆炸才能够被看见,如护卫舰这样的中小型军舰爆炸产生的火光,也就只有千夜这样目力超凡的人才能够看见。
千夜也心有感触,两人一时陷入沉默。
连续几次的袭击,还是让登陆舰队损失了十余艘运输舰,又有数千战士长眠在冰冷的虚空。不过永夜一方的损失比帝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到了最后一天,就再也没有袭击舰队出现。
接舷处,护卫舰的舱门中猛然透出一截剑锋,随后长剑沿着门缝绕了一圈,就将整个舱门都卸了下来。轰的一声,厚重舱门向内飞出,重重摔在地上。
在前方通道处,赵雨樱悠然走出,平端着开山,炮口对准了他的胸口。这一瞬间,开山炮口凝聚的光芒,让他的血核都在战栗!
在满地的废墟中,原本的血族子爵上半身已经不翼而飞,在他周围,横七竖八地倒着一地尸体。这些血族突击战士可抵挡不了开山的威力,特别是在狭小空间中手炮炮弹爆炸的威力更是被成倍的放大了。
轰鸣声中,护卫舰的舰身上多了一个巨大破洞,而血族驱逐舰的舰身上也出现了巨大破损。
仅仅这一手,就证明对面驱逐舰的操控者很不简单。而且血族驱逐舰还在加速靠近,如果接近到一定距离,那么面对无论在近战火力还是装甲防御上都有显著优势的对手,护卫舰的处境就很不妙了。
甚至血族驱逐舰还可以进行接舷战,因为论起舰和_图_书载战士和舰长等级,驱逐舰显然都更有优势。
“古老氏族?可惜不是十二古老氏族。”
旅途似乎格外的漫长,连千夜所乘的高速护卫舰都补充过一次燃料后,虚空浮陆终于出现在视线的尽头。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骤然睁大了眼睛!
在舱门口,出现了一名满脸倨傲的血族老人,衣领上的装饰显示出他的子爵身份。在这位子爵身后,紧跟着数十位满身重甲的血族战士,人人手持重盾战斧,在狭窄空间中,宛若一个个钢铁堡垒。
赵雨樱的动作似乎不快,可是血族子爵就是反应不过来,眼看着开口炮口光芒一闪,一颗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炮弹脱膛而出。血族子爵想要逃,可是脚下却象是陷入了沼泽,好不容易才把一只脚从泥泞中拔出,还没落地,炮弹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你应该加上阁下,称呼我佛勒斯阁下。”
帝国登陆舰队顿时变得更加混乱,许多运输舰的舰长一边大声咒骂着帝国舰队的人,一边拼命操作浮空舰转向,以便避开那些嗜血的鲨群。有些运输舰则是绝望地放出大团蒸汽,徒劳地试图隐藏自己的行踪。可是虚空不同于大陆内部,周围极是空旷,一团蒸汽又能起到什么效果?
炮塔的观瞄窗已经简单修补过,不过上面依然有着裂痕。透过窗户,千夜能够看到远方出现了不少永夜一方的战舰,如同嗅到血腥味道的鲨鱼,飞扑而来。
就在这时,他身后忽然传来千夜的声音:“很简单,因为他和-图-书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
血族子爵傲然登上护卫舰,冷笑道:“放下武器,立刻投降,我还能让你们在我的城堡里以奴隶身份活下去,否则的话……”
此刻从舰桥望出去,虚空浮陆只是一块指甲大小的光点,可是实际上,那是一块足以构建七个行省的庞大陆块。尽管已经看到了虚空浮陆,不过整个登陆舰队还是飞了半天功夫,才接近浮陆。
当的一声,金质的酒杯掉在了地板上,血族舰长几乎抑制不住自已双手的颤抖。那是发自血核深处的战栗,有那么一瞬间,血族舰长似乎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位亲王。
护卫舰内立刻沸腾,还在休息的舰员全都跃起,奔向自己的岗位。赵雨樱走向控制台,站在舰长身边,望向远方的虚空。而千夜则离开舰桥,前往甲板炮台,那里是更适合他的位置。
当狂暴的原力风暴散去,可以看到护卫舰和血族战舰的接舷处几乎都被轰烂,血族驱逐舰舰身上的破损更是触目惊心,就像是被巡洋舰主炮给轰了一炮。
不过赵阀的这艘护卫舰却是例外,有千夜和赵雨樱两人在,在接舷战中,就算对面是巡洋舰甚至是战列舰,都难占优势。
即使这样,在不长的时间中,千夜就看到了十余点火光,看来远方的舰队战战况格外惨烈。
千夜几次瞄准了驱逐舰的要害,但是明白赵雨樱的想法,只好放过。这几下攻击还不会置对手于死地,可是却有可能激起血族的凶性,不再试图俘获这艘护卫舰。
“鲜血…和图书…”千夜看着佛勒斯,眼中的神色有些古怪,佛勒斯说不清那是什么意思,好象有感慨,有惋惜,也有怜悯。
经过一番追逐,护卫舰似乎躲避不及,被血族战舰射出的锚枪锁定,随后更多的锚枪被抛射过来,数根钢缆崩的笔直,将护卫舰强行拉近,最终和血族战舰紧紧靠在一起。
千夜静静地站在舰长面前,在他旁边,横七竖八地倒着七八名血族舰员,甚至就连舰长也没能发现自己这些手下是怎么倒下的。
相距数千米之外,血族驱逐舰舰首的两座炮塔就同时轰鸣,两根比护卫箭主炮粗大得多的弩箭飞射而来,而且一左一右,隐隐限制住了护卫舰的闪避。
当他快步走到舷窗处时,看到舰身上那处巨大的破损,几乎要昏了过去。随即他清醒过来,立刻狂吼道:“莱德那个废物,究竟在干些什么?!”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血族舰长气得手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全然没有注意到手中酒杯的酒全都泼洒到自己的身上。
赵雨樱毫不留手,又一口气连开数炮,这才算罢休。
佛勒斯勃然大怒:“你在挑衅一个古老氏族的威严!”
庞大的帝国登陆舰队原本勉强维持的队形瞬间散开,如同成群的惊鸟,向着虚空浮陆飞去。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运输舰都开到了最高速度,于是性能上的差异也就显现出来,最前方的运输舰几乎都能够跟上军舰的速度,而落在后面的则和笨重的货运飞船差不了多少。实际上,它们就是稍加改和-图-书装的货运飞船。
护卫舰在赵雨樱的指挥下,灵动地躲避着对手一轮轮火力打击,但是不知不觉之间双方距离却是越来越近。而血族战舰明显加速拉近,却不再进行大威力的炮火轰击,明显是要接舷战了。
在鲨群后面,还跟着许多帝国战舰,它们并不急于拦截鲨群,而是游走于周围,时不时扑上去狠咬一口。短短时间,就有三艘永夜的浮空战舰被击毁燃烧,但是大部分的袭击舰还是扑向了帝国登陆舰队。
这种程度的破损,别说战斗,接下来能够平安返回暮光大陆都算幸运了。舰长原本俘获一艘帝国战舰,大举捞取功勋财富的梦想顿时破灭。
“该死的!”他懊恼地咒骂着,站了起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以当猛烈的爆炸发生时,完全出乎这位舰长的意料之外,剧烈摇晃下,杯中的酒都洒了出来,弄脏了那件手工精美的舰长服。
呛的一声,佛勒斯抽出佩剑,沉声喝道:“我要用你的鲜血来洗清你刚刚的无礼!”
不过赵雨樱显然不是愿意看热闹的那种人,护卫舰一个轻盈的盘旋,就瞄上了一艘血族战舰,直接冲了过去。那艘血族战舰修长优雅,比赵阀护卫舰长了一半,明显是驱逐舰级别,可是赵雨樱却不管不顾地迎了上去。她一方面教导千夜对待舰队战要慎重,可是在实战中,却比谁都疯狂。
千夜看着舰长,双眼越来越深邃,如同不见底的深渊。在他的眼中,面前的血族血气流转几乎是一览无余,几无秘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