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一七 惨烈的暂停

白空照打量着千夜,与娇小身材毫不相称的长刀拖在地上,恍若不堪重负。那把刀是蛛魔武器,一望可知做工精良,材质优异,至少是把六级武器。然而这样的一把刀,锋刃上却遍布缺口,就连刀尖都断了一截。光是看这把刀,就可想而知有多少黑暗种族的战士死在了她手里。
然而这么短的时间里,白空照就晋升了战将,这个升级速度甚至超过千夜。
看到这一幕,千夜不由吃了一惊。宋子宁曾查过白空照,白阀对她的评价是,虽然有着无以伦比的战斗天赋,但受限于先天体质几乎很难跨过战将的门槛。所以白空照会是一名优秀的刺客,一把杀人的锋利尖刀,却难以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强者。
千夜忽然从白空照身上感到一股熟悉的波动,那似乎是某种神秘的原力共鸣,他只略一追索,就发现共鸣的源头来自体内还没有消化干净的虚空精华。千夜顿时恍然,明白了白空照冲破瓶颈,原力修为突飞猛进的原因。
白龙甲无奈地道:“姐,如果分得出去,我当初就不会接手。”
白龙甲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是在永夜大陆暗血城,为了让折翼天使的菜鸟逃跑,独自面对与他同阶的两名黑暗强者,人面蛛魔和威廉。不过千夜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门阀贵子,与眼前这位伤疲的将军变化很大。
白龙甲转向千夜,笑笑道:“千夜,这次还要多谢你,稳定住了整整一面防线,否则我们的损失会更加惨重。”说着,他站起身来,对千夜躬身行了一礼。
她没有www•hetushu.com变化,依旧是那个与杀戮相伴而行的少女,只不过这次的杀戮对象是黑暗种族而已。
千夜立刻发现了,心中微微一动。高等级的吸血刃本身也是难得的利器,虽然人类强者无法完全发挥它的战力,但在如此惨烈的战场上,近战武器换过多次是很正常的,随手拿把吸血刃不比制式军刀杀伤力差。关键在于,汲取精血的功能对别人来说是个摆设,但在千夜手上却是实实在在发挥着作用。
不过白空照的表情仍然带着细微古怪,看在心存警惕的千夜眼中,微微一凛,他拔起地上的东岳,剑身映出了他的模样。
白凹凸哪会听不出千夜话中意思,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径自离开。
“收兵?”血族伯爵一脸诧异,眼见再加一把劲,就能攻下白阀要塞,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收兵?
高空血族战舰的老人沉默良久,方道:“收兵吧,就地扎营,明天再说。”
千夜靠回墙上,双眼微闭,等待着下一波攻击到来。
千夜不禁暗自皱眉,不过白空照身上那缕缕黑气也十分可疑,来路肯定不正,即使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但肯定是黑暗原力的一种。
千夜低头看着东岳,随意地转动了一下剑锋,上面模糊映出少女半边身影,他第一次在没有感觉到威胁的时候,起了杀意。千夜其实从不畏惧自己面对的危险,能让他动容的只有朋友。
听到这里,白凹凸终于张开双眼,淡淡地道:“龙甲,以后你手上杂事分些出去吧,总要花些时间修炼,否则这点战力http://m.hetushu.com象什么样子?照这个样子下去,你永远也当不上折翼天使的军团长。”
千夜道:“赵阀的立场,与我并不相关。”
“如何取舍,取决于你。”白凹凸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千夜知道白凹凸指的是血战。虽然他至今还不清楚最初白空照联合南宫家追杀他,背后有没有白阀的影子,但血战后期,他以赵阀名义出战时,手下杀的白阀子弟绝对不在少数。血战恩怨血战止的规矩听起来很不错,却从来挡不住各大家族互相背后下黑手。
千夜一怔,微微侧身让开,道:“凑巧罢了,我是来参加自由猎杀的,正四处走走,熟悉战场,恰好看到血族舰队出现,就一路跟了过来。”
千夜双眼泛起深邃的湛蓝,毫不掩饰地扫过白空照全身。在真实视野下,少女体内一个原力漩涡正在缓缓旋转,淡淡白色光芒中,居然还夹杂着缕缕黑气。黑气和黎明原力格格不入,却又彼此相安无事。
老人淡淡地道:“等到明天这个时候,如果白阀那些人不傻,自然会把要塞乖乖让出来,何必再浪费我们战士的性命?”
已整顿军容的黑暗大军没有掀起下一波冲击要塞的巨浪,而是如深海退潮般,次序井然地层层撤离。
白龙甲扫过千夜左肩上一枚徽章,那是敬唐李氏的标记,不过他没有发问,而是对千夜说起后续打算,“这一仗打到这个地步,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待会整编完毕,我将下令全军准备,半日后撤离。”
这个样子的白空照,千夜倒还是第一次见到。
白龙和*图*书甲仍是把礼行完,才重新坐下。千夜说的平淡,他可是很清楚这支血族舰队完好无损,以它的规模,千夜贸然参战实是与送死无异。但千夜还是来了,不仅牵制了拉塞尔伯爵这样的高端战力,还镇守了整条防线。这份贡献,可不是单以表面杀敌数字能够评定的。
千夜并没把这点警告放在心上,淡淡一笑,“也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少女此刻形容狼狈,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白裙则完全被染成了紫黑色,也不知道有多少是自己的血,有多少是敌人的血。
见千夜安坐不动,就连神色都没有丝毫波动,白凹凸微微动容,然后方道:“过去你和白阀之间的恩怨,无论起因为何,就此一笔勾销。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千夜微微皱眉,他见过这个少女很多种表情,但事实上,无论哪一种都只是面具。在千夜眼中,她似乎就是一台为了杀戮而制造出来的机器,表情和情绪是用来达到目的手段,除此之外,那美丽脆弱的躯壳下,仿佛全然是荒芜和空寂。
这一次千夜并没有从她那双幽深的大眼睛中看到杀意和兴奋,有的只是疲惫。和千夜一样,对杀戮的疲惫。
白龙甲刚开口就猛烈地咳起来,好一阵才平复下来。他注视着千夜,过了一会儿苦笑道:“这几年一直忙于俗务,修炼上没有寸进,今天打这么一仗就受了伤,真是惭愧。”
老人不打算解释,缓缓闭上了眼睛,把自己埋进高高的椅背中。伯爵不敢再说话,行了一礼,转身出去传和*图*书达命令。
少女却似乎失去了以往对危机的敏锐,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从上到下细细看着千夜,最后目光落在千夜手中的那把血族短刀上。
今日若不是白凹凸在,与那血族战舰中的强者遥相对峙,白阀要塞根本坚持不到最后。那名黑暗强者若不顾一切出手,白凹凸若拦不住,战局早就崩溃了。
白龙甲揉了揉额头,解释道:“白阀和赵阀之间的恩怨,就连家姐也不能一言定之。”
虽然双方强者众目睽睽之下,千夜没有主动吸血,但他斩杀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又手握吸血刃,总有一些精血进入体内。看白空照那有些古怪的表情,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塔楼上的白龙甲松了口气,向下打出原地待命的手势,传令兵们飞跑着冲向要塞各处,严令军队不得擅动。即使黑暗大军在撤退,但白阀也已成残军,根本没有能力乘势追击。
两人默默对望了一会儿,白空照慢慢后退,长刀在地上犁出一道深痕,一步一步挪向东侧的另外一片防线。
白空照也才看到千夜,怔了一怔。
白龙甲定了定神,摆手道:“我没事,去……去把千夜请过来,哦,还有家姐。”然后将整编、修防等善后事宜一一布置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战场突然变得十分安静,要塞始终没有等来黑暗大军的下一次攻击。
而白龙甲这口气一松,顿时胸口一阵烦闷,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左右亲卫大吃一惊,急忙过来扶住他。
“可是……”伯爵不知该说什么好,一块肥肉都到了嘴里,还要再http://www.hetushu.com吐出去,让他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千夜迎着白龙甲复杂的目光,黑曜石般的眼睛一片澄澈安静。
片刻之后,千夜就坐到了要塞中少数几间还算完整的房间里。他端正坐着,看着对面的白龙甲,安静等待,一言不发。在房间的另一侧,白凹凸独踞榻上,闭目养气。
这时白凹凸双眼微开,目光如同激电,打在千夜身上,竟让他肌肤有种微微刺痛的感觉。上次相见还没过多久,白凹凸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
以赵君度的身份地位,没人敢明面上对他报复,千夜这种归属不是很明确的强者,却很大可能成为被泄愤的对象。白凹凸既然说了这句话,千夜将来会减少许多麻烦。不过她的话语中最后仍有隐隐威胁,旧事放过,新事再议,如果战场上今后再有新的恩怨,也是有可能的。
千夜微微一笑,“话也不能这样说,白将军用兵娴熟老辣,这一战有你在,胜过多一名上将。”
白龙甲沉吟一下,道:“在如此危机中,你还能对我白阀施以援手,我总该表达谢意。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只要是我权限范围内的,我都会做到。”
白龙甲摇头道:“军校课程倒是这么教的,但实际上,用兵得当能够扭转局部战局,可大势总得有强者坐镇,否则再精锐的军队也不过是拖延败局而已。”
但此刻的白空照有了一些变化,那极细微的古怪表情让她好像多了一点常人的情绪。
看起来除了一身血污,脸上抹了几道硝烟,当然也少不掉一些小伤口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