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二六 定八方

不过运起血脉潜伏的千夜对它们来说,和没有生命的枯木土石无异。
千夜早知定八方不是那么容易,可是试剑结果却仍然让他愕然。定八方共有八剑,各个方位无有遗漏,一剑落处,无有生机,这即是定八方的真意。然而威力如何不说,这消耗却是真正惊人,以千夜此刻修为,居然只能勉强挥出三剑?
地面也不复原本模样,上面纵横交错,全是剑气切割痕迹。看那密密麻麻的剑痕,哪怕是一只老鼠,恐怕也要被切成数十块。
千夜随意选了个方向,一路向前,大约半天过去,忽然听到前方隐隐传来声音。他立刻停下脚步,收敛气息,借助大树的隐藏,慢慢向出声处接近。
千夜把感慨放到一边,开始揣摩新得的剑技。
这副情景说不出的诡异,千夜蓦地出了一身冷汗。还没等他有所决断,周围树冠就纷纷破裂,无数异兽小人如同雨瀑般洒落,怕是有成百上千。
上次深入巨兽之眠,千夜并没有在迷雾森林中多作逗留,很快就穿过这里,抵达了中央溶洞迷宫。
愕然之际,千夜耳中忽然听到噼噼啪啪细响不断,当下放眼一望,瞬间找到了声响来源。在他身前以及左前方,十米范围内的紫色基质忽然间蒙上了一层灰色,原本时刻流转的生机已然不知所踪。
当千夜望过去时,树身上泛起一道灰线,快速扩张蔓延,转眼间拉伸为数米长,尺许宽的一条灰带。随着巨树颤动,这条灰带骤然迸裂,变成无数飞灰碎块,纷纷扬扬的洒落。巨树树干上顿时多出一道长十米,深近一米的巨大伤痕。
一战一定,仅仅一字之www.hetushu.com差,内中意境却是截然不同。定八方一出,千夜顿时感觉对此剑式理解又进了一层。
千夜没有妄动,等这支部队过去后,才抬起脚,啪的一声,踩死了落在最后的一只蜘蛛。它周围的几十只蜘蛛顿时有所感觉,阵阵躁动,四处乱转。可是它们即使从千夜脚上爬过,也没有觉察到任何东西。
在千夜侧前方十米处,还有一棵巨树。树干忽然颤抖不已,如有生命般发出痛苦呻吟,听上去无比凄厉。
森林中响起细微的沙沙声,千夜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拳头大小的蜘蛛从脚面上爬过,一无所觉地继续爬向远方。这些蜘蛛都是蛛魔的耳目,在平时战场上侦察相当好用。
而且不止受创的巨树如此,周围棵棵巨树都是一样!
千夜静立不动,默默清点着这支部队的数量。
和以往一样,巨树毫无反应,那诡异的巨大树冠也安静得过份。如果不是千夜亲眼看到过很多次,也难以相信那树冠中居然在孕育着如此多的凶物。
记忆中上一次也在迷雾森林中打了几仗,其中也有数次对巨树造成伤害,可那时巨树和整座森林都没什么反应。直到一众强者深入迷宫,整座森林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产生了一大波土著异兽潮,涌入地下溶洞,顿时让两大阵营都伤亡惨重。
千夜起初还有些迷茫,忽然间想起一事,猛地抬头向树顶望去。那球形树冠果然都在拼命蠕动,里面孕育生命似乎在拼命挣扎,眼见就要破膜而出。
千夜休息片刻,等体力原力稍有恢复,就站了起来,伸手敲了敲身边这棵巨树。
好在他黎明原力虽然和图书耗尽,血气仍在,堪比古老血族一等子爵的体质和速度下奔行得如风如电。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把身后追兵甩掉。千夜不敢大意,在身后追兵之声消失后,又向前奔出数十公里,才停下休息。
大片紫色基质不断转化,几乎刹那就变成深灰色,死气沉沉。随即灰色上出现无数细小龟裂,扑的一声轻响,轻烟泛起,顿时化灰飞腾,露出了深色的地面。
不用评估,千夜就知道这是根难啃的硬骨头。而且能够有这种军容纪律的,必是强军,战力丝毫不下于帝国方红蝎、折翼天使那样的特种精英军团。
中央大队人马周围,数十头狼影游走不定,再仔细一看,那是战斗形态的狼人在警戒。而队伍的后段,几头异常高大强壮的蛛魔押阵,还有十几只丛林蜘蛛,背上挂着满满辎重。
思索下来,千夜对黑之书淬炼武技的条件有了个大体的认识,那就是不光需要精血,也要有来源,同时有上限。他若不是精修基本剑技,就不会触发寂灭斩。若没有苦思如何群战破敌,也不会有手上这一式新的剑技。得了剑招,还需要仔细揣摩,百般磨砺,才能够达到圆润通明的境界。
也就是说,黑之书实际上是在关键节点处,给千夜指明了一个方向。这个结果比想像中的用途大打折扣,然而仍是极为重要。
现在新一记剑招的出现,明显是因应群战而生,再联系最近经历,千夜不得不认为,这次黑之书被触发,并且淬炼出这样一记杀招,很大可能是由于白阀要塞中与黑暗大军死战,以及多次被小人和异兽兽群追杀。
千夜定了定神www.hetushu.com,这才从剑势威压下恢复。
一剑即出,千夜体内原力忽如流水般狂泄,东岳骤然重了数倍,简直就像在搬动一座小山!只是一剑,就将千夜原力耗去小半,第二剑斩向左前方,东岳又更是沉重几分,至此他的原力已是消耗过半,以至于第三剑勉强挥到一半,东岳就突然一沉,斜斜插进地面,刹那间剑势就风流云散。
片刻之后,他就已经基本掌握了定八方,于是起身提剑,试验新招。
这只蜘蛛仅是第一个,在它之后,数以万计的同伴密密麻麻而来,如同一道灰色潮水,随着大军向远方而去。
千夜挪开脚,蜘蛛已经被踩成了肉泥,汁液落在紫色基质上,顿时引起反应,已经可以看到基质开始蠕动,正在吸收蜘蛛的血肉。但是其它蜘蛛并没有引起基质的反应。
这是一支近千人的部队,单看数量或许不多,然而成员全部是黑暗种族正规战士,核心则以血族战士构成。这些战力如果放到外面战场上,按惯例会搭配上万炮灰。当初路德攻击黑流城的大军,也不过就是这种实力了。而路德嫡系部队的战力,可能还不如眼前这支默默前行的队伍。
这种程度的秘传,基本上本家嫡系的重要子弟都可以获传,还不算特别珍贵。在此之上,更有一层最核心的传承。以赵阀为例,赵君度的八方封镇则是赵阀最核心传承之一,威力明显在黑之书淬炼出的武技之上。
此剑和寂灭斩一样,剑势厚重之极,一看就是专为东岳而生,换把轻点的剑都无法挥出如此厚重如山的斩击。
东岳在手,千夜凝神静气,忽然大喝一声,东www.hetushu.com岳直直向前斩出!
当日寂灭斩出现时,正是千夜苦练基本剑势的时候,那时他基础已经打得颇为扎实,但并无高深战技传承,是以空有东岳在手,却没有大威力的杀招傍身。于是黑之书自百种基本剑势中凝练出了寂灭斩,正是适合千夜和东岳的剑招。这一剑若落在其他人手上,必然威力大减。
巨树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似是痛苦之极,不堪忍受。而周围巨树也都跟着开始震动,并且发出声声尖啸。
千夜埋首狂奔,连收敛气息都顾不上了,此刻速度稍慢,就会被追上。他修炼定八方的本意,原本就是为了应对如今场面,可惜现在别说定八方,就是一方也定不了,惟有逃命。
剑式既已在黑之书中凝成,基本修炼法诀也就相应出现在千夜意识中。他把运力法门和招式记在心中,然后思索起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黑之书的秘奥。
然而黑之书上新淬炼出的这一剑还有不少模糊不清的地方。千夜反复思索,再对比修炼寂灭斩的过程,终于明白黑之书淬炼出的剑技并不是完美无瑕,威力大体上相当于门阀秘传武技的水准。
有见于此,千夜哪敢停留,立刻拔起东岳,落荒而逃。在他身后,数以千计的异兽小人汇成滚滚洪流,穷追不舍。
千夜绕着巨树走了几圈,心中一个想法渐渐成熟。这森林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变得如此凶险,那也不妨利用一下。连自己都被如潮水般的异兽小人追杀得狼狈逃窜,那么黑暗种族的对手,甚至帝国这边的潜在对手,自然都讨不了好去。而且他们多半没有千夜这样收敛气息的能力和速度,用得好m.hetushu•com了,这座森林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迷雾森林中感知距离极为有限,能够听到声音,说明对方相距已在千米之内。虽然千夜的感知远远超过普通强者,但这是一场真正的国战,强者如林,肯定不乏拥有秘技或特别天赋的人,他从不敢疏忽大意。
这一招剑斩八方,无论剑招还是原力心法都十分简洁,关键处全在煌煌威力,滚滚霸气。上次寂灭斩出现时,黑之书上同时浮现符文显示名字,这一次却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不知道是精血不够,还是其它缘故。
一路狂奔之后,千夜已经迷失了方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不过迷雾森林整体呈环状,只要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总能够走出森林,那时就可以凭借外面的地形来定位。
靠坐在一棵巨树下,千夜终于能够稍作喘息。想想刚刚追杀而来的异兽洪流,仍然心有余悸,再望向周围棵棵巨树,心情就有些异样。
千夜略一思忖,“就叫战八方……不,定八方好了。”
大约往前又接近了百余米,真实视野中终于隐约出现一排排身影。队形严整,脚步划一,在这浓密林地居然走出军阵来。
各大门阀世族的秘传战技来自黎明原力最初的觉醒,经过一千两百年的打磨和精进,由此可见,若仅靠千夜自己在百战中摸索,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够出现寂灭斩这类杀招。
不过黑之书淬炼出的寂灭斩等武技都还有很大提升余地,这就需要千夜自己不断修炼,不断领悟,方能将其一层层提升上去。修炼至今,寂灭斩的威力就比最初强了许多,已经接近门阀不传之秘的水准。
这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