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三九 暴风雨前的宁静

“没有?呵呵,好运的家伙!”军需官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
然而若是算上两把黯影之刃,那就少得有点离谱。千夜虽然不知道黯影之刃里黑钛的具体含量,可对纯度还是有点基本印象,他自己估计至少可以兑换一个三等军功,再算上特殊武器的额外奖励,光这两把刀就至少应该是一个三等功上。
祝如火小心翼翼地把虬龙装回箱中,眼睛紧盯着每一条纹路,每一根弧线,甚至于每一道破损的缺口,仿佛眼前这些焦黑、灰漆、发暗银色斑驳的甲片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
“十天,不,三个月!”
不过千夜没再想下去,这些都是他的推测,拿不出半点实据,他也不觉得自己适合跟李家的人探讨这个问题。
军需官就是查查了李家刚刚发下来的一周防区绩效评价手册,在千夜名下记了个上等,又说:“防区守卫的军功已经登记了,目前是一个周期。您还有其它需要兑换的东西吗?”
不过各人的基础待遇,应该是严格保密。虽然早期有过客卿名单,千夜的排名还有些扎眼,杜利的莫名挑衅也有几分是源自于此。可如今参战强者的资料完全是厚厚一本,已经开始按不同任务类型分册,怎么会有人到这个时候才来针对他闹事?
而千夜这次任务得到的评价是上等,可手上居然什么都没有,那自然是根本没有黑暗军队从他那里经过,轻轻松松就捞取了丰厚酬劳。
接下来一天左右无事,千夜难得清闲,好好地睡了个囫囵觉。这个夜晚倒是平静,白天兑换区的那声大吼居然没有后续。
“一天怎么够!我还来不及多看两眼!”
绕道不是不可以,附近却有几处新的兽潮爆发区,以及一个永夜和帝国拉锯战般反复攻防想要控制的补给点。如果艾登没有预见到会遇上千夜,当然就选择了横穿那片区域。
这时军需官已经完成了登http://www.hetushu.com记,复核的过程并不复杂,李家自有一套督战体系来评定此类任务的完成情况,其中有些伤亡记录和特殊行动的情报还是来自永夜方,两厢印证准确率相当高,也很少产生争议。
那位祝大师身材不高,却肩宽臂粗,生得极为厚实,此刻他连那锅金属熔液都顾不上了,冲了出来,连声问道:“那件战甲在哪里?是不是白阀出品?”
不过千夜还是发现,如果黑暗种族从白阀要塞旧址出发,前往中央溶洞迷宫的话,那么正好要经过他的防区。
这倒是给了千夜一个小小惊喜,于是答应了祝如火的条件,把虬龙放下,离开工坊区。
祝如火就在门口把虬龙一件件拿出来,捧着那些伤痕累累的甲片如托至宝,等他把整套虬龙全部看过,才抬头给了千夜一个正眼,不过眼神倒是柔和许多。
“滚!”这次回答更是干脆。
这么说来,艾登要去中央溶洞迷宫?
门后传来一个粗豪暴燥的声音:“修战甲这点破事也来找我?老子忙着呢!给我那几个徒弟送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时间。”
当初李延寿签给他的条件确实足够优厚,事实上,包括杜利、朱幻在内的第一批加入李家防区的自由强者得到的待遇都不低。
军功兑换一向效率很高,千夜被告知上次战利品的折算价值已经计入。他看看自己名下的军功,不由皱了皱眉。
千夜走进战甲防具区,就有人迎了上来。那个年轻人看到千夜军服上准将的将星,立刻热情地招呼道:“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第二天上午,千夜仍然过得很悠闲,补充了一些野外战备,就又前往军功兑换区,想看看那两把黯影之刃的鉴定情况如何。
“能有个屁的特殊!”门内大师显然听惯这种说辞,毫不给面子。
于是千夜继续走向下一个目标,工坊区。虬龙经过两次激战已经多处破损,原力阵列和-图-书都有所损毁,必须修补了。另外,当初魏破天给他的护心甲损毁后也一直收在安度亚空间里,那些缠丝精金也是上好的材料。
李家这一手玩得很好,他们需要大量招募自由强者,但没有盲目增加个体待遇,而是靠激励机制。表面上看起来,李家投入了价值连城的悬赏物品,可如果算算新增自由强者的人数,平均后的数字就不那么夸张了。而李家如果只是简单地给每个人的报酬上加这些金币,却不一定能够招来这么多强者。
千夜明白他在想什么,目前形势下,驻守在落霞峡湾的黑暗种族显然把迷雾森林当做了增兵通道。一般人的防区哪怕在森林边缘或外沿,仍然多多少少会遇到战斗。有战斗就有斩获,完成防区守卫任务的强者,多少都会上缴一些军功凭证和战利品,交得越多,就说明战况越激烈。
千夜笑笑道:“你是说加载的减负阵列?那个不重要,只把防御部分修好就可以了。”
工坊区占地极广,足足十余家大型作坊彼此相连,各有分工。光是为这片工坊区提供能源,就需要两座大型动力塔,可见李家是有长远计划的,准备将这里发展成自给自足的永固基地,如此布局很适合战后改建成行省中心城市。
千夜关注重点在于那些层层叠叠的新旧标识。那是两大阵营的临时补给点和斥候哨所,随着局部战争形势变化,这类地点更替最快,不同时间段的信息几乎都重合在了一起。
一般人族得到黑钛武器,少有直接使用,大多是想办法把里面蕴含的黑钛分离出来,再做各种用途,所以鉴定和分离可以同时做。
千夜看到好几个三五成群的小队,虽然服饰尽量普通简单,可装备和作派却是改不过来的,这些人若真是以赏金为生的自由强者才有鬼了。
祝如火捧起胸甲又仔细看了一遍,沉吟道:“一天时间紧了点,和图书不管那个辅助叠加阵列的话,倒也能办到。你明天这个时候来取吧!算你小子运气好,我手上刚好还有两块蓝钢的存货。看在这件战甲的份上,只收你个成本价,其它零碎材料就算了。不过我有个条件,以后你这件战甲只能送到我这里来修!”
然而自从推出军功榜,并且以镜水涤生和天风云烟珠为榜首悬赏后,进入李家防区的强者骤然增多,后来的那些人,自然拿不到最初一批的待遇。
“快给我看看!”祝大师一把抓过,沉重无比的箱子在他手里倒也没显得太过吃力,他一把拉开前盖,拿出残破的胸甲,目光扫过角落里一个刻印,顿时一声惊呼:“白松鹤!”
千夜对祝大师的反应倒不奇怪,只是惊讶于对方一口叫出白阀。
祝如火张开口,半天没说出话来,片刻后一口气泄了,“这个损耗程度,你就算拿去白阀,也只能把原力阵列恢复到八成。一天时间都不够你来回的。”
门框下方突然“噗”地一声,蒸汽升腾,机械轨道咔咔划动,房门缓缓移开。门一打开,热浪顿时扑面而来,还折射出忽明忽暗的火光,简直象个大熔炉。
笼罩浮陆的虚空巨兽意志消除后,帝国曾组织人手再次深入探查,发现短短时间里地底深处栖息的凶兽增加了数种,都是参加虚空精华之战的强者们不曾上报过的。其中等级最高的对于中将都很有威胁。
“能给我看看细目吗?军功数字有点不对。”
只不过暴风雨前也是同样宁静。
祝大师不耐烦地道:“废话!蓝钢是白阀最先发明的合金,虽然现在配方已经公开了,可是几项关键成分的最大产区都在白阀手上。这么多年来,也只有白阀对蓝钢的物性摸得最透。蓝钢战甲如果不是白阀制造,就要打个折扣。”
“确实是白阀出品,不过您怎么知道的?”
总而言之,除了它所处位置在浮陆中hetushu.com央地带外,这就是一块毫无价值的区域。
千夜懒得解释,也不在乎别人是不是误会。如果不是他碰巧遇到艾登,并且把对方缠死在防区里,李家靠近中央溶洞那边几个防守区域的强者能够有多少活着回来,就很难说了。
“这个容易,请跟我来。今天正好是祝大师当值,您的运气真不错。”
军功区里又多了几张生面孔,看来李家招揽的力度一直没有小过。随着闻风而来的强者日益增多,人员的复杂程度也在增加。
李家负责督战评价的人可能将来会从永夜方得知些内情,而军需官这类管管后勤杂务的人肯定是接触不到有关情报的了。
千夜面无表情:“如果你修不了,我可以去白阀那边找人修。”
千夜在旁边,这时才说:“我的盔甲有些特殊,恐怕您的徒弟们处理不了。”
千夜指了指手中拎着的那个一米见方合金箱,说:“我有一具战甲坏了,需要修补。”
千夜并不怀疑情报的正确,因为帝室虽然象征性地领有中央溶洞,却并没有在里面投入兵力。帝国至今不知道溶洞里的本土凶兽是如何繁衍的,根本杀之不绝,普通部队进入溶洞,用不了多久就会损失惨重,被凶兽成批干掉。
千夜当时并没时间了解虬龙的工艺和材质,不过他知道其中一项主料,于是说:“这副战甲用的是蓝钢。”
带千夜过来的年轻人忍不住张了张嘴,不等他说话,千夜也听明白了,显然这位祝大师不是要修战甲,而是想从中揣摩白松鹤打造虬龙的手法。
工作间内,炉火燃得正旺,一小锅金属熔液在架子上翻滚,不时闪过斑斓色彩。
千夜停步,一时之间有种回头看过去的冲动,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他无意和这种被人煽动的莽撞家伙打交道,等背后主使人按捺不住跳出来的时候再说吧,当初既然选了接受李家招募,就不怕被找麻烦。
千夜也m•hetushu.com不生气,只是道:“我只有一天时间。”
年轻人将千夜带到工坊内的一个工作间,敲了敲门,说:“祝大师,有位将军的战甲需要修补。”
“其它?哦,没有。”千夜摇了摇头。虽然他手上有一把阴影颂歌,可傻瓜才会把这种东西兑换出去。
千夜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随口问了问,结果就被祝大师白了一眼,斥道:“连白大师都不知道,那可是战甲领域真正的大师!我祝如火和白大师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是。”
年轻人吃了个闭门羹,顿时有些悻悻,又争取道:“大师,这位可是将军!您至少看一眼吧?”
“蓝钢?!”
在走出兑换区的时候,千夜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叫了一声:“你说什么?一个狗屁十级准将的基本待遇比老子还高?你们李家眼睛都瞎了不成?”
这人的声音很响,原力雄浑厚重,这一声吼不但在大厅里嗡嗡回荡,还传出去很远。千夜双眉微微一皱,基础待遇和十级准将两个词拼在一起,那基本可以确定是在说他了。
“多久?”
千夜将盔甲箱递了过去,说:“确实是白阀出品。”
从目前帝国公开的情报看,中央溶洞没有什么资源,而且危险性很高。
可是和艾登的战斗表明,黑暗种族对虚空浮陆的理解和帝国有所不同,在一些神秘的领域中更加深入透彻。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想,虚空巨兽混沌选中这块浮陆作为自己坟场的后手,或许这里还有着其它不为人知的秘密。
千夜问道:“这件战甲能修吗?”
合计一栏里是一个三等功上阶,相当于击杀一个一等子爵。军功数量有点少,但是也很正常,千夜两次出战都和艾登缠斗不休,根本无瑕猎杀,偶尔收割几个不幸撞入他们战场的倒霉鬼,后期更是连黑暗斥候的影子都摸不到了。
千夜连说了两遍,祝如火才回过神来,道:“当然能修,不过需要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