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四六 异动

旁边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见了,当即笑道:“李大人太过小心了,这片区域可太平得很,少有黑暗种族出没。就是有,也没什么强者押阵。他们若真敢现身,岂不是给大人增添军功来了?”
带队的都是各大世家的中坚人物,来此目的只有一个,天风云烟珠。临行前所有家主都下了死命令,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抢到一枚。
“拖得一时,说不定就有变数。假如公子真的有心,也斩获了足够多的军功,我们何不投到三房那边去?何必一直在二房这里受压制?”
在迷雾森林的边缘,一支人族部队正在沉默前行。看他们的方向,是准备穿越迷雾森林,前往宋阀战区。队伍中以李家私军为主,混以近半的佣兵和冒险者。
大汉脸露笑容,道:“说得也是……”
队伍中央,是一个面容威猛的大汉,如电般的目光不时扫过两边几乎一模一样的巨树林。
李景湛这次带了上百随从,全是李家精锐的私军,准备极为周全,火力凶猛,弹药补给充足。这支队伍的战力早就得到证明,在过去一个月中歼灭了整整三支黑暗种族的猎杀分队。至少从人数上看,猎杀分队的数量可不比李景湛这支部队少。
“他们逃不掉了!公子,此刻留得性命,日后才能卷土重来!”老将军不由分说,拖着李景湛迅速远去。
中年人顿时嗤笑:“只是传说而已,况且如今我们的兵力哪是当初可比,那两个攻击基地的黑暗伯爵,后面也没敢再出现。这么长时间了,要是有什么强者,家里那几个年轻小哥还能好好地回来?依我看,黑和图书暗种族负责这片区域的家伙就算真是个伯爵,大约也是个混吃等死的主,不值一提。”
但是很多世家派出的都是核心战队,三五百人的规模就可以把这样一支队伍整个吞下去。
那些土著还是他熟悉的模样,可是已经不能称之为小人了,他们体型大了一倍,看上去和人族少年差不多高矮,皮肤不再是单纯的深青,多了一道道红色条纹,夹杂着金色斑点。而身上金色斑点越多的土著,体型就越是高大。
这时那老将军一把拉起李景湛,向着异兽袭来相反的方向逃去。
连续数日以来,李天权忙得昏天黑地,烦恼并幸福着。有过主持这等重大活动的经历,可以预见等战事结束,他在长老会中的权柄必会进一步扩张。而且李家是主人,天风云烟珠又出自李家,所以各世家的人对李天权都很客气,给足了面子。这让李天权云里雾里,几乎不知身在何处。
大汉心中刚浮现出这个词,就见一个身影以优雅而从容的姿态穿过重重战士组成的防线,向他走来。凡是那个身影经过的地方,所有战士无论等级,无论战力高低,都如雕像般凝固在原地,然后慢慢倒下。
为了对付异兽群,李景湛带了整整六门速射机炮,以及海量弹药。在过去一个月中,这六门机炮喷洒的金属风暴至少干掉了几千只异兽和凶猛小人。
一个个世家战队到来,都需要安排食宿补给,把李天权忙得团团乱转。好在这些队伍没有停留多久,稍加休整就出战迷雾森林。待大多数人都离开后,李青云这才召集了自己的战队,进入迷雾森m•hetushu.com林。
李景湛听到熟悉的机炮轰鸣,在他印象中,只要机炮开始嘶吼,那长长的火流就会象割草般将兽潮成片放倒。
吼声刚出,他就如被无形巨锤击中,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胸前护甲碎裂,胸口血肉模糊。
李景湛腾地站起,挥手就是一记耳光,怒道:“一群异兽有什么大不了的,本公子杀的还少吗?架机炮,都给我宰了!”
短短时刻,营地内已是一片狼藉,众多战士不断被飞射而来的投矛钉在地上。甚至有人手中的重盾都被洞穿,然后被矛尖刺入胸膛。
在过往的记忆中,小人们投出的木矛顶多只能勉强刺透亲卫身上的锁甲,距离洞穿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他话没有说完,脸上的神情突然凝固,然后低下头,看着胸口突然多出来的一截矛尖。
大汉挣扎着爬了起来,尚来不及庆幸胸甲够厚,心脏还能保持完整,就感觉有异。他低头一看,却见伤口中流出来的都是黑血,而且原力正在飞快消逝。
大汉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根本没有看清自己手下那些身经百战的战士是怎么死的。
那人掀开帽罩,露出不属于人类的俊美面容,他嘴角微微上翘,略带讥讽地微笑,说:“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混吃等死的魔裔,艾登·深黯之渊。”
李家的基地正变得越来越热闹,一支支来自各个门阀世家的队伍涌进了基地。这些部队象是在互相攀比,一个比一个装备奢华,一个比一个战力强横。
可是挨了一巴掌后,那亲卫脸上的慌乱却不见消退,继续叫道:“公子,这次不一样!http://m•hetushu•com您快逃……”
“那,那是什么东西?”李景湛一脸震惊,看着扑来的异兽和土著。
“这……”李景湛一时手脚冰凉,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老将军缓缓地道:“景湛公子,青云公子虽然战力超群,但也没有锁定胜局,否则族里何不直接把天风云烟珠给他,设这军功榜干什么?不就是担心不能服众。”
空中不断响起尖锐的呼啸声,一根根木矛带着可怕的力量,从森林中飞来,落向营地。一头头异兽正从迷雾中冲出,扑向营地。在异兽中央,也出现一个个类人身影。
转眼之间,那个身影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只能拖得一时,又有什么用?”李景湛显得有些烦燥。
这日清晨,李天权难得有空闲泡了壶好茶,开始好整以暇地翻阅近期战报。他刚刚翻了一页,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这时呼啸声再起,一根投矛穿破了营帐,向李景湛刺来。李景湛出手如电,瞬间拔出长剑,将袭来的木矛削成两段。可是这一格,长剑剑锋一阵震颤,发出嗡嗡低吟。木矛上附加的力量格外巨大,让李景湛不由得上身向后微仰。
即使是千夜,遇到上千人的大队也只能绕着走,最多打打袭击骚扰。可是这种攻击却不见军功,原因很简单,就算他狙杀了目标,也没法去拿军功凭证。
“况且再过几天,各大门阀世家派出来的战队也该到了,这次利益极动人心,以帝国之大,处处藏龙卧虎,说不定就会冒出什么强者来。公子,这水混了,可是好事。依老夫看,我们要努力攫取军功,却不必急于回去,这样就不会把军m.hetushu.com功让出去了。”
真正军功榜的争夺,现在才刚刚开始。那些自由猎杀的强者再如何经验丰富,也不会是世家训练有素的私军的对手。
据说赵阀倒是不计前嫌,派了机动队前去玄光战区支援,那两个庞然大物目光都在主战场上,根本没把眼角扫到这边来。
李景湛脸色阴晴不定,最后猛一咬牙,道:“好!就这么办!”
他很清楚那名亲卫的实力,也清楚亲卫身上护甲的品质。即使李景湛自己,想要洞穿亲卫的身体,也需认真出手。而现在,就在自己眼前,这名亲卫居然被一根投矛给洞穿!
没过多久,原本喧嚣的营地就变得寂静。
大汉不甘地挣扎着,“你……是谁?”
所以虽然距离第一个三月之期只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各大世家,包括李家根本不把原本军功榜上排名靠前的那些自由强者放在眼里。
这个名字,成为大汉最后的记忆。
那大汉神情轻松了点,点头道:“话是这么说,可也不能掉以轻心。听说这片区域有魔裔名门的伯爵在活动。”
李景湛眼皮猛地跳动,看着那截矛尖,一时间脑海中竟然空白一片。
他话刚说一半,身边中年人猛地向后一仰,半个头盖骨就飞了起来。
就在这时营帐外突然响起一阵喧哗,李景湛抬头喝道:“吵什么吵!成何体统?”
饶是以大汉的实力,此刻也不由得怔了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拔枪,一边吼道:“敌袭!”
至于异兽和土著小人,他们主要的威胁是在数量以及防不胜防的剧毒上,成建制精锐军队就是它们的克星。只要弹药充足,大口径机炮就和图书可以成群屠杀。
“不,放开我,我的战士们还在营地里面……”李景湛挣扎着。
他又惊又怒,一剑斩开营帐,冲了出去。
冲来的异兽和小人数量并不算多,加在一起也就几百,可是它们的战力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足以淹没他手上这支部队。
黑钛!
各门阀世家中,只有张赵二阀没有派战队过来。二阀素来自矜身份,从不参与这种私人性质的珍货争夺。况且战事紧急,张阀支撑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最近据说被打得节节后退,战区有大半落入黑暗种族之手。
这是一根木矛,在迷雾森林中十分常见的木矛。那些小人一旦出生,第一件事就是折下巨树没有叶片的枝干,削成一根木矛,然后用某种不知名植物的汁液混和自己的口水涂在矛尖上。这就是让两大阵营都头疼不已的剧毒来源。
就在十多米外,一头形如野猪般的异兽顶着弹雨突进,一直中了数十颗炮弹才倒地死去。
一名亲卫不顾李景湛满是怒意的目光,冲进了营帐,叫道:“公子,不好了,异兽群冲过来了!”
异兽的个头也比过往庞大许多,身上同样有着红纹和金色斑点。它们的速度、力量和体型一起飙升,机炮炮弹打在身上只是多出一个个血洞,而不是象过去那样中了一炮就会被炸去大片血肉。
李天权自然是对此心有不满,觉得二阀果然盛气凌人,丝毫没有将后族放在眼里。不过想要表达对张赵二阀的不满,以他的位置却还低了点,坐镇本土的家主望海侯李天时对他送去报告上的抱怨之词没有半点反应,这也就成了他幸福时光中的一个小小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