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五六 终结

千夜的手成功扣上了他的咽喉,喀嚓一声捏碎了他的喉骨。
卢杀阴沉的脸上终于有了一抹笑意,冷道:“看来我那兄弟没有白死。你确实很难对付,不过今天还是要下去,给我兄弟们陪葬!”
卢杀不明白千夜为何会犯这种错误,但他从来不会放过敌人的愚蠢。卢杀体内的原力漩涡陡然旋转到最高速,浑厚原力从双臂冲出,几乎凝成实质。
这点停滞足以致命,东岳贴着杜利后背斩落,然后千夜收剑,转身面对刚从手雷爆炸中冲出来的卢杀。
千夜那双如黑曜石般澄澈的双眼,此刻仿佛最浓郁的黑暗,深不见底。可若看得久了,却似又能在其中看到无数凶险潜流。关键是,千夜此刻神情和当日在决斗场上一招放倒杜利时一模一样。
孔方圆眼角一阵抽动,战场上到处都是荆棘地刺,显见卢杀已经尽了全力,而千夜的领域始终不见踪影,看起来应是被卢杀压制住了。但千夜趋退之间,根本对地刺不管不顾。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众人视力慢慢恢复。
卢杀这些地刺的威力,孔方圆知道再清楚不过。在不久前的一场战斗中,甚至有蛛魔子爵本体的节足被地刺削断。然而那道地刺划在千夜小腿上,居然只留下一个小伤口,甚至连血都没有渗出几滴。
千夜手中东岳弹起,在卢杀刀上一架,只听一声闷响,两人脚下的基质顿时起了一圈涟漪,远远荡开数十米。
东岳在千夜掌中转动,剑尖拉出一道新月般的弧度,轻得宛若没了重量,和卢杀战在一处http://m.hetushu.com
那一战,杜利败得干脆利落,而且糊里糊涂,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这段时日以来,他不知道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梦的最后都是千夜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这一战,已成了他的心魔。
千夜退出卢杀领域后,既没逃走,也没拔剑,而是挥手掷出数颗手雷,在两人之间连环炸开,暂时挡住了卢杀出去。然后千夜忽然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身后不远处的杜利。
卢杀眼中杀机更盛,再度扑上,毫不迟疑。这一次他全力出手,甚至再不留丝毫后手。千夜还年轻,潜力无穷,而他早就到了瓶颈,双方如今已是生死大仇,如果不趁着此时千夜重伤时杀掉他,今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掌控之瞳!
眼见千夜把东岳随手插在地上,拔出双枪,一直戒备着千夜大招的卢杀不禁一怔,忍不住道:“你以为我会让你完成充能?”
两人对峙片刻,千夜腰间伤口突然飙出一道血泉,直喷出数米,血液颜色很不正常,反射出一点莹莹绿意。
卢杀抬起头,紧盯着千夜,“你,逃不掉的……我在下面,等着你……”
当道道地刺破土而出时,千夜步伐敏捷地不断后退,几步就出了卢杀的棘刺地狱,数十道地刺与千夜擦身而过,可是没有一道能够刺中。
千夜忽然将对手提起,和那名刺客互换了位置,用他的身体挡住了卢杀。
这让卢杀也有一刹犹豫,不知道是否再布一道棘刺地狱。棘刺地狱消耗不低,一旦发动后出现位置就是固定的,m.hetushu.com若再被千夜避开,只是空耗原力。
杜利仍在发力狂奔,瞬息间就冲出百米,几乎要出了众人视界范围。他似乎浑然不知背后盔甲彻底凹陷,多了一个大坑。再奔数步,他猛地喷出一口混杂着内脏碎块的血,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
那些残留的脏器还在活动着,却已经没有了分毫生机。它们只是还保留着形状,并且在惯性下蠕动着。
自卢杀一动手,杜利就向千夜身后潜行迂回,准备来一记狠的。可他完全没想到,卢杀的领域根本没能困住千夜哪怕一刻,而千夜身处如此险境,仍如背后长了眼睛,察觉到了他的靠近。
卢杀满脸震惊,看着自己心口上一个浑圆的空洞。空洞不过拳头大小,前后通透,可以看到身体内的血肉和脏器,然而心脏所在的位置却什么都没有。
然而他面对的,是原初之枪。
“你敢!!”卢杀两眼通红,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再次向千夜扑去,一拳当胸轰出。
激战中的千夜和卢杀蓦地分开,相隔十余米,彼此对峙。
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十余米,一个冲锋即可近身,也是原力延伸和领域覆盖的范围,唯独不适合各种枪械,大部分人连充能都来不及完成。
卢杀早就知道千夜只开了两处原力漩涡,原力深厚程度应远不及自己。然而这下正面交锋,原力毫无花巧地对撞后,千夜竟然只是稍处下风。然而千夜本身力量极大,远超卢杀预料,两相叠加之下,他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
动着动着,它们就渐渐变成灰http://m•hetushu.com白,然后在卢杀眼前化成一堆细细粉末。卢杀略微挣扎了一下,空洞中突然爆出一蓬细细灰雾。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些灰尘,原本都是自己的内脏。
而千夜更是大出他预料之外,被偷袭重杀之下还能与卢杀激战至此,也不愧是拿了李家最高一档待遇的人物。
孔方圆分明看到,一道锋锐之极的地刺切开了千夜的腿甲,然后又有一道地刺划过那道缺口,切进千夜小腿。
卢杀脸色凝重,他那执行暗杀的兄弟手上拿的是一把极为罕见的破甲锥,既然穿透了虬龙这种重甲,千夜就不可能没有受伤。他也看得出千夜的气息正逐渐变弱然而却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千夜仍貌似轻松地几步就摆脱了棘刺地狱领域。
“下去把他们再杀一遍吗?”
“杜利!”卢杀冒险穿过手雷火流却还是慢了一步,他看得目眦欲裂,拔出长刀,大踏步冲向千夜,一刀当头斩下!
千夜连退数步,东岳复又弹起,剑尖指向卢杀。而刚才一记硬拼,卢杀也不好过,同样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掩不住脸上的震惊。
孔方圆被几名忠心的本家战士牢牢护着,在旁边看得一身冷汗。他完全没想到一直以来卢杀根本没出全力,直到现在才尽显真正实力。
他此时才后悔不该不听族叔的劝,招揽卢杀这种人实在太过危险。孔家这支战队即使完好,也不见得是卢杀对手,如果不是那狼人伯爵一路追杀,丝毫没有喘息之机,半路上卢杀若翻脸,就是反客为主之势。
千夜身周升起绯色原http://m.hetushu.com力之雾,点点金芒沉浮,随即变得越来越亮,瞬息间占据了所有人的全部视野,再也看不到其它!而与此同时,千夜身后一双光翼展开,双枪合一,枪口处亮起一点光芒,竟然把场中两团对冲的炽烈原力都压下去了一刹。
此刻仿如昨日重现,杜利顿时全身一颤。待见千夜手中忽然多了一把重剑,高高举起时,杜利才如大梦初醒,一声尖叫,转身就逃!
此刻纵使千夜战技已经接近完美无瑕,亦感觉东岳上的压力越来越沉重。卢杀不愧是扬名近二十年的真正强者,战技朴实无华,一刀刀横劈竖斩,少有变化,却极为凌厉,每每攻敌最薄弱的一环,而他自身露出的破绽也极少。
千夜淡淡地道:“可惜我没那个心情听你的遗言,再见。”
卢杀双眼微眯,道:“你已经控制不住伤势,最多再过一刻钟,我就能耗死你。现在还有什么遗言吗,赶紧说,说不定我心情好,会去帮你办了。”
这下转换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令卢杀也不得不收住冲势。在两人位置互换的瞬间,卢杀眼前一花,好象看到两人之间有无数红线一闪而逝,随即他那位兄弟的生机迅速暗淡,转眼间就微弱得几近于无。
这场激战,磅礴的原力互相冲撞、席卷、炸裂,如同屏障把所有人都逼出百米外,更不用说插手。
以两人为中心,风暴骤起,倏忽间席卷了近百米范围,连被波及到的巨树都不断摇晃,树冠上数个胞室开始有了反应,外皮起伏不定,显然里面的异兽小人已经处在破壁和-图-书而出的边缘。
卢杀一句话没有说完,就缓缓倒下,再也不动了。他没有轻敌,最后那一击凝聚了最强的实力,不说一对五级短枪,就算与他同阶战将拿着七级枪瞬发充能成功,也最多破防而已。
看到千夜狙击那头狼人伯爵的枪法,卢杀就知道,一旦错过今天的机会,不说有没有把握在迷雾森林这见鬼的环境里把千夜找出来,就算追到了,一名超远程狙击手会给他们难以承受的打击。
卢杀这一身战技是在无数次生死之间千锤百炼而来,他刀刀沉重之极,宛若巨斧重锤般向千夜一下下敲打。这种对手最是让人头疼,卢杀的原力够厚,力量够强,速度够快,虽然每一样都不是顶尖水准,但也没有分毫短板。
随着卢杀的扑击,千夜周围突然喷涌出数十道原力,凝聚成道道锋锐地刺,彼此交错,顷刻间构成一片死亡地带。这即是卢杀的领域,棘刺地狱。这个领域集攻敌和限制于一体,虽然没有多么炫丽的绝杀,可是却无比实用。
千夜缓缓收起双生花,看着卢杀,沉默不语。
杜利表现如此不堪,却也出乎千夜预料之外。他懒得去管杜利这是示弱诱敌,还是真的不堪一击,千夜眼中泛起湛蓝光芒,刚刚起步狂奔的杜利脚下猛地一绊,就是一个踉跄。
随着千夜声名日盛,很多资料被发掘出来,比如他最早在永夜崛起是以一名超远程狙击手的身份。然而一个狙击手需要距离才能发挥全部实力,这也是卢杀为何不惜彻底得罪孔家,迫不及待要就地干掉千夜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