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六八 人皇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震动,十四皇子眼中更是迸射出一道夺目光芒。能够执掌‘人皇’,并以已身本源原力心血不断浇灌温养的,只有帝国皇帝。老者这句话内中含义,不言自明。
孤舟上立着数人,最前方是个眉宇轩昂的年轻人,手中一把长得惊人的原力枪,正指向遥远风暴的中心,刚刚那道白光就是自此枪中射出。
十四皇子苦笑道:“不说以后之事,就是今天之举,也是诸位护持,林帅运筹,才得以成功,让我如何敢自夸?”
就在这一刻,一直蛰伏不动的原初之翼忽然透体而出,光翼尽展,放出淡淡光芒,将千夜笼罩于内,竟与那无形巨兽隔空对峙!
千夜心中一动,隐约想起一个传说,关于帝室的传说。
这把原力枪长得惊人,从头至尾超过两米,枪身上盘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腾蛇,正是大秦帝室的象征。不过和世间流传的腾蛇图案不同,枪身上盘踞的腾蛇背后有九块大鳞,身体其余部位则片鳞皆无。
此时白光已逝,年轻人依旧持枪,凝立不动,似乎时光长河也于此刻停止流转。
看到这完全颠覆过往常识的一幕,千夜除了疑惑,剩下的只有震憾。在这种凌驾于万物之上,似与天地同在的威严面前,千夜也无力抗衡,若是挡在白光道路上,一样会不由自主的退开,现在因为相距遥远,只是对抗那威压的余波,千夜才得以冲破束缚。即使这样,也是血气原力全开,才勉强脱身。
就在刚刚一刻,千夜忽然间又感觉到了那道无法形容的巨大威压,不同的是,这和_图_书次威严中还带上了杀机和战意,并且直接对准了千夜。虽然没有看到高空中的腾蛇虚像,可是千夜依然感觉到如有一头远古虚空巨兽盯上了自己。
它们不是湮灭,而是退避,为那束光芒让开了一条坦荡通途。而那道白光所过之处,已然自成一界。
此刻无尽荒原中岩,千夜屹立不倒,身后光翼伸展,仰首望天,看的正是腾蛇虚影出现的方位。
千夜吓了一跳,侧身一闪,就避到了十余米外。
诸人脸色皆是一变。
千夜一个踉跄,但依然站着,没有倒下。他分辨出那不是霹雳,而是风暴中那永夜强者的咆哮。震惊之余,千夜也有惊喜,因为那记咆哮中充满了痛苦和愤怒,堪称歇斯底里。显然那名永夜强者受了重创。
这一句话顿时提醒了千夜,让他想起刚刚威压扑天盖地而下时,差点就令自己失去行动能力。眼前这位蛛魔伯爵显然既没有暗金血气,也没有晨曦启明,更不可能有原初之翼,所以全身僵硬,失去行动能力,一头从天上栽下,只是恰好落到了千夜脚边。
这叶孤舟就如不属于这方世界,这片天地,即不受风暴影响,也不会为人探知。
另一名老者徐徐地道:“先帝心血自然是成就‘人皇’之基,然而十四殿下以如今年纪,就能驱动‘人皇’,放眼历代,也是罕见。假以时日,想必‘人皇’第六块背鳞上,出现的就是十四皇子了。”
‘人皇’是当世十大名枪之一,多年来被帝国历代皇帝不断加持,威力节节上升。帝室虽未公开宣扬,但私底下已和_图_书有不少人认定‘人皇’已是当世第一。能和人皇对抗,激得腾蛇开目的究竟是何物,已是呼之欲出。
此刻遥远天际,正飘浮着一叶孤舟。孤舟青身乌蓬,看上去就似人间万千河流中一条最普通不过的小船,然而那浑若天成的优美线条,却在不经意中透出它的不凡。
这道白光所过之处,无论浓云、狂风还是飞沙浮石,全部退向一旁,如同凡夫俗子遇到出巡帝王,急忙退避。
一口血喷出,千夜即刻感觉混身轻松,原本如山峦的压力已然消失。其实威压仍在,只是千夜此刻体内血气原力都在滚滚运转,将无形威压隔绝在外,令它无法压迫千夜。
诸人以那老者为首,他略一沉吟,即道:“殿下昏迷,‘人皇’已无人可用,就算我等身在这渡虚舟上,此地也不宜久留。这就走吧!”
若是换了其它人,恐怕就要在这震慑天地的威压前彻底蛰伏,那无关实力,而是百兽遇到兽皇的畏惧。
天地间忽然炸响一记霹雳,巨大音波让整个世界只剩下惟一的声音。音波抵达千夜这里时,尽管被血气和原力连续削弱,但仍然震得千夜头晕眼花,口鼻眼角都垂下道道血线。
在那充斥天地的无形威压下,或许是为了应对生死存亡的危机,暗金血气和晨曦启明原力竟有初步交融迹象,共同对抗着无形威压。
对峙只持续刹那,空中的威严就忽然散去,然后传来一声充满不甘的愤怒咆哮,如同滚滚郁雷。
那里,正是蛛魔大公和卫国公决战的战场。
这是怎么回事?
砰的一声,千夜身hetushu.com上软甲炸得粉碎,战斗服也破烂不堪,但是身周暗金血气游动,又有丝丝缕缕的阳光般原力升腾,束缚身体的威压已被强行击碎。
这根本不是一个层级上的较量,就在不久之前,威压的余波就差点重创千夜,现在直接盯上了千夜,虽然只是虚无的威压,但也足以碾碎原力和血气的抵抗,让千夜瞬间瘫痪倒地。
只见一道白光亮起,自远方而来,向天际处去,倏忽间横亘天穹,消失在风暴中央。
‘人皇’异动,顿时惊动了舟上诸人。可是众人从未见过如此景象,一时心神震动,不知如何是好。
砰的一声,那团黑影重重砸在地上,弄得尘土飞扬,生生把坚硬的地面砸出一个浅坑。等到尘土略散,千夜就看到浅坑中趴着一头巨大蛛魔,看那庞大身躯以及厚重的黑暗原力,至少也是个伯爵。
年轻人嘴边浮上一丝微笑,道:“这都是历代先祖倾尽心血加持之功。”
风暴已经蔓延到了此处,可是这叶孤舟纹丝不动,丝毫不受狂风影响,纷飞的流砂乱石也落不到孤舟之上,一到左近,就会划出一道弧线,自然而然地绕过孤舟,在孤舟之后重新汇聚,再继续按着原本的轨迹前进,玄奥无比。
众人自无异议,于是轻舟一个盘旋,轻盈掉头,转眼间就消失在天际,似乎从未出现过。
九块背鳞中,有五块上面各有一个人像,或怒目而视,或凝神沉思,或威严天生,神态各不相同,然而眉宇间依稀与持枪的年轻人都有几分相似。
千夜一个翻身,轻轻落在地上,忽然心有所感,抬http://m.hetushu.com头向天空望去。
老者却不以为然,抚须微笑道:“水到渠成之事,就是我等不提,有心之人自然也会知晓。而且殿下于此关键时刻,行此关键一击,救下了卫国公性命,如此大功,却是压也压不下去的。当此国运攸关之际,一味谦守并不足取,必要时也须勇猛精进才是。”
腾蛇双目一开,十四皇子顿时大叫一声,只觉周身原力源源不绝地被抽吸过去。方才驱动‘人皇’一击,已经消耗了他绝大部分原力,此刻再被抽吸,简直是要把所有原力漩涡都抽出体外,这让他如何承受得住?所以一声大叫后,他眼前一黑,已经晕死过去。
长须中年人脸上满是深深忧色,意味深长地道:“刚刚‘人皇’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对抗。”
正当诸人你来我往,君上谦让,众臣劝进之际,‘人皇’忽然自行震动,就连遥射风暴中心时也未睁开的腾蛇双眼竟然缓缓睁开,俯视下方大地,似乎盯住了什么地方,旋即无边的堂皇威严气势自腾蛇身上升起,在空中凝聚成一条巨大腾蛇虚影,虎视大地。
失去了风暴借力,千夜就如石头一样坠向地面。此刻心悸更加强烈,千夜全身僵硬,竟然动弹不得!所有原力血气都被压伏到身体深处,无法调动。
舟上诸人皆是神色大变,忙扶起十四皇子细细查看,待看出他只是原力损耗过度,脱力昏迷,这才稍稍放心。这种伤势落在一般人身上是不治之症,可是帝室中自有能人灵药,不难治愈。
它似是遇到了生平大敌,战意滔天,就欲决一死战。
难道是m.hetushu.com那道白光?
一连串的变化让千夜都有些目不暇给,原初之翼的莫名异动则让他隐隐有所猜测。不过他还没得及细想,忽然间空中出现一团硕大阴影,呼啸着就砸了下来。
然而千夜的身体只是僵硬刹那,旋即体内暗金血气和晨曦启明原力如同被激怒,骤然沸腾。血核开始强劲脉动,将燃金之血泵到全身各处,两处原力漩涡也飞速旋转,如火山爆发般将含着晶粒的黎明原力源源不绝地喷出。
只是此刻这蛛魔伯爵明显状态不对,完全现出蛛躯,八根节足显得极为僵硬,胡乱划动,几番挣扎都站不起来,一身黑暗原力紊乱不堪。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千夜,立刻失声道:“你,你怎么还能行动?”
不过十四皇子眼中光芒转眼间敛去,又变成那温和无争的模样,苦笑道:“我只是一时侥幸,才勉强能够驱动‘人皇’而已。岂敢与文治武功光耀今古的几位先祖比肩?烙印腾蛇的话,再也休提。”
舟上一片寂静,片刻之后,一名长须飘飘的中年人才喟然长叹,道:“诸邪退避,众生朝拜!如此威力,果不负‘人皇’之名!”
十四皇子一倒,‘人皇’失去原力来源,空中腾蛇虚影发出一声不甘且愤怒的咆哮,缓缓消散。
看着这从天而降的蛛魔伯爵,千夜眼中神色顿时就不对了。
无形威压破碎的瞬间,千夜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这口血似是燃金之血,然而里面又混杂了无数晶粒。原本鲜血中燃烧的金色光焰,一接触到黎明原力中的晶粒即刻猛烈燃烧,鲜血瞬间化为一团烈焰,轰然冲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