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六九 前行

他奋力挣扎,想要拉开战斗的架势,可是全身酥软无力,空中‘人皇’余威尚在,只见八根节肢一通乱划,撑起又倒下,根本无法站稳,更不要说从千夜面前逃跑了。
无尽荒原上,寒风穿山过谷,呼啸来去。
此刻,显然是给那些追击张阀的黑暗强者迎头一击的大好时机!
张阀旗舰内,张钧恕正肃容而立,望着对面的卫国公。在他身后,张阀一众将军悉数到场,一字排开,静立不语。
“已经开战了吗?”千夜看了看时间,长身而起,向山洞外走去。
峡谷底部,张阀残军蜿蜒前行,数十小队则脱离了大部队,散往两翼,以拦阻黑暗种族前来骚扰的强者。只是和周围潜伏的黑暗种族数量相比,区区几十个战斗小队实在是势单力薄,恐怕一去无回。
帝国鲜少动用‘人皇’,为人所知的出手机会甚至比曼殊沙华还要少。所谓众生拜服自然是夸张之词,可是今日一击,威压席卷天地,就连伯爵也难以幸免,一时失去战力,如此威严,距离众生拜服这四字也差不了太多了。
张钧恕在军中威望无人能及,见他是真的动怒,底下一众悍将也不敢再回嘴,一个个惟惟喏喏地退下。
而那些一时不明情况选择蛰伏的黑暗战士,也很快就会看清局势,继续追击张阀残军。
收拾完战利品,千夜感受着空中仍然残留的淡淡威压,忽然想起一事,若连蛛魔伯爵都抵抗不住这道威压,其它那些位阶还不到伯爵的黑暗种族岂非更不在话下?
张钧恕和图书沉声道:“国公爷放心,这一段路,就算我张阀走不到底,也必让那些黑血杂种付出几倍代价!”
如卫国公这样的人物,若说神将之后再无进取之心,怎么可能?可说满腔雄心壮志,这一战后尽付尘土。
蛛魔伯爵瞬间明白过来,眼神立刻也不对了,色厉内荏地喝道:“你,你够胆就过来!”
在一处幽静山洞中,千夜缓缓张开双眼,吐出一道如箭玄气。此时他体内精血已经炼化得七七八八,燃金之血接近遍布四肢百骸,距离突破只有一线之隔,状态重回巅峰。
此时一阵寒风从洞口涌入,风中夹着一声隐约的凄厉惨叫。
这段时间极为宝贵,正好给了张阀残军再度拉开距离的时间。只不过争取到的时间也不会太久,凡是国战,帝国与永夜议会高阶战力基本都相互制衡,帝国动用了‘人皇’,永夜议会必然不会坐视,说不定已有坐镇的同阶强者向这边赶来。
待到风暴止歇,空中余威散尽,千夜也大有斩获,而且丝毫不费力气。
然而看到‘人皇’如渊之威后,千夜对原初之翼重新有了期待,他很想知道黑翼君王最后作品的完全态会是一番什么模样。只是喂养原初之翼所需精血原力实是海量,也不知何年何月方能看到结果。
张钧恕忽然行了个军礼,道:“国公大恩,钧恕此生不敢或忘,我张阀上下,也会牢记国公今日所为!”
片刻之后,千夜从蛛魔伯爵的后心中拔出吸血刃,那一身庞然精血已悉数归千夜所有。千夜和-图-书又绕着蛛魔伯爵的尸体走了一圈,将他身上的武具装备背包等等全部取下,塞进安度亚空间里,这才长出一口气。
等诸将散去,张钧恕才苦笑了一下,道:“让国公爷看了笑话。”
‘人皇’一击,不光重创了那名永夜强者,同时震慑了辽阔区域内众多黑暗战士。除了倒霉落入千夜手里的那些家伙外,其余人想必此刻正惊魂未定,他们本是衔尾追来狩猎的,如今猎人可能变成猎物,当然不会在情况未明之时贸然露头。
到了伯爵级别,内外盔甲都不是凡品,蛛魔的甲胄又长于防御,不比千夜的虬龙差多少。就算穿不上,光回收材料也是一笔小财。其它收获还包括一把原力手炮,数把长短枪,以及几把战斧,以至于把安度亚的神秘空间都占去小半。
千夜升上天空,极目四眺,只见远方地平线上笼罩着滚滚烟尘,显然张阀残军仍在谷底蹒跚前行,未曾停下。可见张阀早就有了准备,所有战士都乘坐在载重卡车上,人会受‘人皇’影响,载重卡车和浮空飞艇可不会,只要机械动力有效,就能够自行前进。
在张阀上下眼中,青阳王张伯谦已近于不容亵渎、无所不能的人物,压根就不会犯错。张阀战区可是他亲手选定的,现在却被黑暗种族生生打了回来,这岂不是说,在谋略一道上,张伯谦被赵阀压了一头?
至此千夜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想,刚刚多半是帝室出手,动用的是当世十大名枪之一‘人皇’。和曼殊沙华不同,传和*图*书说中‘人皇’不以杀力见长,而是以能令众生拜服的威压闻名于世。若说曼殊沙华是击碎灵魂之枪,那么‘人皇’则是群战圣器。
张钧恕忽然想到一事,面色微变,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音,问道:“国公爷,难道伯谦也,也没有料到今日局面?”
卫国公猜到了他的心思,微笑道:“大将军多虑了,以本公之见,只怕青阳王对这一时一地得失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什么是大局,对面的大君败在青阳王手下,这就是大局!”
卫国公依旧神态儒雅从容,只是精神显得有些萎靡,双眼中不时涌动黑色火焰。他一摆手,打破了肃静的气氛,笑道:“张将军,这是要干什么,本公又死不了。”
千夜顿时精神一振,再不耽搁,身形如电而奔,在周围搜索起来。风暴仍未停息,不过千夜借助背后东岳的重量,在风暴中奔跑丝毫不受影响。
张钧恕向卫国公望了一眼,叹道:“这些家伙平日就知道勇猛冲锋,在军国大事上粗陋得很,倒是让国公爷见笑了。”
不过他即使用真实视野扫过大地,在目力所及范围内,也看不到一个黑暗种族活动。
敢于前来截击张阀的显然都是好手,在隐匿上也各有手段,至少在不活动的情况下,就连千夜的真实视野都找不出他们的藏身之处。
想到原初之翼和‘人皇’隔空对峙,千夜心中忍不住一动。
只是‘人皇’也有弱点,它的威压不分敌我,一枪轰出,威力所及范围内只要修为稍弱的都要趴下,这和*图*书也是它为何动用次数少的原因之一。若是两军对垒之际,所有低阶战士和普通战将全都趴下,那说不定反倒是黑暗种族占的便宜更大些。
这大胡子显然不服气,其余诸将也大多面露不满之色。其实此事说来也很简单,张阀一直稳居四阀之首,赵阀居次,两阀底下人相互看不顺眼实属正常。
这时张钧恕麾下一名大胡子将军道:“哼!要是赵家那些人有丁点大局意识,及时派人接应,我们这段路怎么会走不完?”
那大胡子犹自嘟嘟哝哝:“末将又没有说错什么。赵家那些鸟人平时牛皮都吹到了天上去,真到这浮陆战场上却做了缩头乌龟,挑块躲在最后面的地方。我们在前面打生打死,死了那么多兄弟,现在连个接应的人都看不见。”
一直以来,他用到原初之翼的地方并不多,近来更是多以原初之枪作为杀招备用。至于原初之翼附加于原力枪上以提升威力,由于一般枪械承受不起,双生花合击却动静太大,已经很少使用。
张钧恕喝道:“住口!卫国公在此,也轮得到你来指点战略?!要不是战事当前,早就拿你军法处置!”
张钧恕豁然开朗,连连称是。
卫国公叹了口气,说:“其实也不怪他们,就是你我,在此战之前哪里会看到今日局面?赵阀早早就选定那块地方,显然是早料定初战必然不利,于是专心经营后方,并不急于争锋。定下这谋略之人,实有大才啊!如果是幽国公也就罢了,就怕另有其人,那燕云赵氏老中青三www.hetushu.com代皆是英才辈出,崛起之势,就难以阻挡了。”
有生以来,这是杀得最容易的一位伯爵了,吸血刃一刀了事,连东岳都没用上。杀得容易,收获却非常丰富。
千夜手一翻,拔出吸血刃,想了想觉得不太保险,于是又拎起东岳。
修为到了张钧恕这个层次,自然看得出卫国公表面上没什么可见的伤口,可实际上伤得极重,体内黑暗原力肆虐,已在双瞳中显现出来,这是伤及了根本,就算假以时日能够痊愈,恐怕今生也再难寸进。
卫国公却洒脱地笑道:“些许小事,何必介怀?青阳王为帝国重器,我这点付出又算什么。何况现在不光保住了老命,还留下了修为,本公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倒是将军你要小心了,接下来这一段路,本公恐怕出不了什么力了。”
说罢,张钧恕回头怒喝道:“一群没用的家伙,就知道打打杀杀,平时让你们多读点史书军略,就没一个听话的。都给我滚下去,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里!就凭你们几个,真要遇到赵阀那些人,早就输的裤子都没了!”
千夜落回地上,找了个隐密地方,收敛气息,开始用古卷玄篇炼化刚刚得到的精血,以为接下来的大战作准备。
这一番搜索确实大有收获,片刻之间千夜就‘捡’到五只大大小小的各族子爵,只可惜除了最开始的一头外,再也没遇上伯爵。
想来伯爵实力远超子爵,就算一时被震慑,很快也就恢复了。只是那头蛛魔倒霉,恰好落在千夜脚边,这种运气着实怪不了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