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二零一 送上门的副官

现在傻子都知道她早有预谋,连军衔都备好了。哪有人无聊到在身上备几副不同军衔的?
女中尉似笑非笑:“你真要现在开打?”
李狂澜脸色一沉,喝道:“我要干什么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我没有!”
房间内,那‘天降横祸’的卦象依然放在桌上,不曾动过。千夜本想一剑扫飞,想了一想,还是放下东岳,将卦签细心收起。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敲门声。
“你!”李狂澜为之气节,咬牙道:“你无不无聊?!”
侍女急得跳脚,欲要上前理论,李狂澜伸手将她拦下,淡淡地道:“萱儿,这事交给我。许久未见,我也很想知道,你又从老祖宗那里学到了什么本事。”
“嗯嗯,知道了。”女中尉连连点头,可是看她脸上讥色,显然根本不信。
到后来千夜都忍不住道:“诸位看了这么久,可看出什么来没有?”
这时院外忽然响起一声轻笑,有人道:“剑法使得这么难看,这就是小姐看上的人?”
女中尉双眼转为正常,微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孔家小姐啊!你当初也算是小有名气了,然后忽然消失大半年,居然是跑到李家作侍女去了,实在意外。难道孔家打算并入李家,连自家天才女儿也舍得往外送?”
千夜早就看到邻院的院墙上立着两个少女,都是世家服色。她们站在墙头,刚好可以看到千夜院子里的情况。只是因为她们站在别家的院墙上,且千夜此刻习练的剑技也只是雏形,看了也没用m.hetushu.com。如果没有见识过李狂澜的快剑,就根本不知道千夜在练什么。
女中尉并未急于应战,忽然话风一转,说:“我忽然发现,那个人很有意思啊,居然值得李大公子不远万里赶来。那么多大事都放下了,还不惜得罪赵四,就只为了切蹉一场?就连我现在也不敢轻易招惹赵四呢,别忘了人家可是未来的天王。”
当赵阀负责巡视安全的强者赶到时,战斗早已落幕。由于双方战技都极为高强,院落里连战斗痕迹都没有留下多少,几名赵阀强者里里外外检视了好几遍,可是从这点痕迹中什么都看不出来,除了一头雾水,还是一头雾水。
门外站着那神秘的女中尉,只是现在中尉变成了少校。
几位强者脸色尴尬,还是坚持着勘探完整个现场,这才离去。虽然千夜已经告诉他们来的是李狂澜,但是涉及到这等人物,已经不是他们这个层级能够决定的了,至少要赵君度这种位置才能决定如何处置。他们也只能尽可能收集线索,然后由上面决定。
李狂澜顿时看得目瞪口呆。
见那几位还打算锲而不舍地搜查下去,千夜终忍不住道:“几位,我看还是算了吧,再看下去也看不出什么来。这核心区域防卫确实严密,呵呵。”
“当然没有!少废话,打还是不打?”
“有何不敢?!”
李狂澜当即色变,怒道:“他和你全无关系,别痴心妄想!”
女中尉脸色微寒,道:“既然你这么自信,要不要现在战一场?”
李狂澜双眼微和*图*书眯,身周开始有缕缕寒气飘散,缓缓地道:“我就是不用寒月笼沙,你也未必赢我。何况刚刚我是没能拿下对手,只可惜那是千夜,而不是你。”
那两个侍女却也没有多少尊重千夜的意思,在一旁指指点点,又私语窃笑,折腾了好一阵才离去。
李狂澜似是早就知道她要出现,目光落在那身帝国中尉军服上,冷笑道:“堂堂姬家小姐,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冒充个中尉,有意思吗?”
姬天晴一拍额头,道:“哎呀,差点把这个忘了。”
原本她们看看也就罢了,现在还出言评论。而且说话内容莫明其妙,是哪位小姐,又是什么时候看上的千夜?
李狂澜脸色一变再变,怒道:“你又想干什么?”
女中尉的目光终于落在侍女身上,眼瞳忽然变成琥珀色!
侍女一声惊呼,忙向李狂澜身后躲去。可是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被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盯住。
女中尉忽然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当然不打。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谁高兴和你打架?”
这话一出,女中尉顿时笑容变得有些诡异,盯着李狂澜,慢慢地说:“你紧张什么?”
这种情况,千夜不久之前可是经历过一次。他深吸一口气,体内原力运转,血核脉动,转眼间调整至临战状态,然后手提东岳,走过去打开了院门。
李狂澜站在巷口,举目四顾,哪还有她的身影?李狂澜很清楚她的底细,知道在城市这种复杂环境中,根本没有可能追得上她。当下和图书惟有寒着脸,缓缓收剑入鞘。
女中尉笑得阴险,道:“我就是无聊,你能怎地?哦,他都快是中将了,我这军衔有些低了,得换换。”
屡次被打断修炼,现在的心境已经不适合修炼功法。千夜索性来到院中,执东岳在手,仔细回想和李狂澜激战的一招一式,细心揣摩。
所以千夜此刻所想,就是寻找破解这种快剑的战技。否则下次李狂澜携寒月笼沙前来,就惟有退避。
她伸手一掏,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空白的军部任命书,然后当着千夜的面刷刷填好,递了过来:“任命书!”
李狂澜还没有答话,侍女就抢道:“你要不要脸,我家公子刚刚大战过一场。想车轮战就明说嘛,何必遮遮掩掩的?”
这声音实在来得太突然,事前没有丝毫预兆,以千夜感知,都不知道门外有人。就算现在响起敲门声,在千夜感知中,门外仍是空无一人,根本没有任何人的气息。
可是这种战法实在太过被动,弊端明显。而另一方面,李狂澜的快剑威力看似不大,实际上是因为他手持的不过是把最普通的长剑。如若换成寒月笼沙,威力立将倍增,千夜根本不敢死守,惟有立刻退走,另觅战机。
这两个侍女不过五六级的样子,在大世家中地位或许不低,可是在千夜眼中,这点实力却实在不够看,至少距离看得懂他此刻所用剑法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如此低微战力,却还在那里妄加评论,这眼力修养也着实差了点意思。
女中尉淡淡地道:“www.hetushu.com那也比某些放着神兵不用,然后被打了个落花流水的家伙强些。”
千夜一边揣摩,一边运剑尝试,东削一下,西砍一记,显得十分笨拙。
千夜其实知道以那神秘人的诡秘能力,根本不可能留下痕迹让人察觉,至少不可能被赵阀这些人找出来。可是莫明其妙地被人找上门来打了一场,还被出奇不意地抹了喉,换了谁也不会有好心情。
千夜心无旁骛,专心练剑,慢慢自觉小有进境,对于如何破解李家快剑已有一点朦胧心得。如此磨练下去,用不了多久,应该就有实质进展,再面对李狂澜时,不至于被打得只能困守。
李狂澜忽然脸色一沉,踏步上前,就欲出剑。可是对手却比他更快,身影一闪,就已消失。
侍女脸色忽青忽白,只是叫道:“这,这是我自己的事,和孔家无关!你别乱说!我只是好玩而已,其它什么都没有。”
这个消息实在来得太突然,千夜一时都有些发蒙。不过他哪有可能让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天天跟着自己?于是不动声色,道:“帝国军部任命书呢?”
“真的没有?”
走到小巷中段时,另一端忽然出现一个欣长身影,挡在巷口。
她笑得阳光灿烂,说:“帝国少校姬天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贴身副官了!”
说着,她居然撕下中尉的军衔,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少校军衔,堂而皇之地换上。
此刻在不坠之城的一处偏僻小巷内,李狂澜正不疾不徐地走着,身后跟着那名侍女。他看上去步态从容,可http://www.hetushu.com是手却紧握在腰间剑柄上,指节略显苍白,明显过于用力。
李狂澜的剑实在太快,快到电光石火都不足以形容,就连千夜也是只看到光芒一闪,剑锋就到了眼前。在李狂澜全力猛攻之际,千夜难以反击,只能被动防守,先立于不败之地,再耐心等待李狂澜犯错。
这话中讥讽意思实在明显,领头的队长禁不住老脸微红,支吾道:“这个……我们见识浅薄,还需要细查。另外,您说的躲在院外的那位,我们还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没什么,忽然想到某人还没有贴身侍卫官,我准备去试试。”
女中尉自顾自地说:“话说回来,千夜虽然身份低了些,可是笨的确实可爱。而且他本事也算不错,虽然及不上我,可是比你多少强点。这么想想,似乎也勉强配得上我了,你说呢?”
千夜摇了摇头,把这段小插曲抛在脑后,专心磨练剑技。李狂澜毕竟出自李家,和赵阀关系好不到哪里去,破解他这门快剑是当务之急。就算李狂澜不太可能杀千夜,可是千夜自己和李家的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万一日后遇到李家其它掌握了快剑的强者,多半要吃个大亏。
其实千夜不是没有办法,领域大海漩涡,还未完全练成的剑技定八方,虚空闪烁,原初之枪都能够破解甚至重创李狂澜。但是领域之力事倍功半,定八方则是拿来分生死的剑技,一剑斩出千夜自己都控制不住。而后两者都是血族秘法,不能轻用。是以千夜还是想从纯粹战技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