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二零七 汪

千夜端起酒杯,知道这酒不喝不行,只得强忍着眩晕,慢慢咽下,然后颓然坐下。
有心思的少女这时发现,姬天晴似乎也不是看起来那么普通,能够这样说话,显然根本不惧李狂澜。
听她这么一说,众少女才发现李狂澜背上的那把剑。她们都是有眼力的,越看越感觉这把剑绝非凡品。如此神兵,顿时将李狂澜衬得愈发不凡。
“这,这是……”千夜指着威廉,不知道该怎样说。
“好!!我也陪一杯!”魏破天大声叫好,也是一饮而尽。
姬天晴眯起眼睛,目光落在李狂澜身后的冰蓝长剑上,笑道:“终于知道用把好剑了?看来还没有笨到家。”
贵族少女们也纷纷饮干。喝酒是必备技能之一,她们早就受过训练,当此时刻当然不可落后。
魏破天看到李狂澜,摸着脑袋,苦恼道:“你,这个,你要想来的话,我怎么会不请?可是实在没有听说过你也会喝酒啊!”
这些少女对于千夜的战绩没有太清晰的概念,反正就是知道很厉害,具体怎么厉害法就不清楚了。千夜的原力等级和军衔,在这个年纪的帝国年轻一代中已是上上之选,但还没到登顶的程度。毕竟上面还有一个赵君度。所以这一切光环,都不如千夜那堪比纯正血族的容貌,对她们的冲击更大。
他凭空在席间出现,依旧一身蓝袍,面若冰霜。
千夜登时一头栽到桌上。
什么叫只是一碗酒?!千夜心中暗骂,可是又不好意思说,毕竟李狂和-图-书澜自己先干了。他此刻意识又开始飘忽,就没注意姬天晴几乎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身上。
空中响起一个柔美,却含着冰冷杀意的声音:“把你的爪子收好,别到处乱放!”
千夜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大碗,实是忍不住,道:“你们两个较劲,不要牵上我吧!”
世家圈子的核心人物都知道李狂澜专心武道,心无他物。这样的人天然对饮宴毫无兴趣,要是邀请他说不定反而是冒犯。
赵若曦徐徐落地,笑得很是阴险:“明天是明天,今晚你没有我漂亮,那就够了。”
被李狂澜牵制,姬天晴就知道自己什么都坐不了,只得缓缓坐下,咬牙切齿,再也笑不出来。
不必说,千夜那带有古老血族风格的容貌,比宋子宁都要高出一个等级。过往千夜一直在战场上厮杀,周围的人更多为千夜的战力和恐怖战绩所震惊,反而忽略了他的容貌。在生死决于瞬间的战场上,容貌是最没有用处的东西,敌人又不会因为千夜长得好而下手轻些,该砍照样砍。
赵若曦甜甜一笑,道:“本小姐长得漂亮就行了,不需要风度,特别是和某些人打交道的时候。那东西又不能当饭吃。”
姬天晴没有急着喝,而是看了眼千夜。千夜正苦着脸,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如同喝药。而且才喝了小半杯,就已有晕红上脸,看样子一杯下肚,就是不倒也差不多了。
“大狗?!”千夜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是我在外面遇到的大狗,www.hetushu.com看他长得可爱,我就抓回来了。”赵若曦道。
一众贵族少女虽然很想要坐在千夜旁边,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她们至少要展示一下矜持。哪料得到就是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姬天晴和宋子宁就把两个最好的位置给占了,脸皮之厚,实是令人乍舌。
既然魏破天都这么说了,也就没人再质疑姬天睛的存在。
众少女又是眼前一亮,甚至有人掩住了口,以免叫出声来。李狂澜那柔美近妖的面容,甚至比千夜还要漂亮。且又是冷若冰霜,对少女吸引力更上层楼。
魏破天叫好,贵族少女们可都是心中暗骂越今容狡猾,千夜明显喝不了酒,搞不好这一杯就要倒下。到明早醒来,他哪里还记得谁是谁?估计就会对第一个敬酒的越今容有些印象。
李狂澜也不多说,挥手直接招来一个酒桶,又端过三个大碗,直接倒满,然后自端一碗,在千夜和姬天晴面前各放一碗,道:“杯子太小,喝起来没劲,用这个!干吧!”
这时小牛已经烤好,厨师开始挥刀切割,一道道菜肴被摆上长桌,酒桶一个个打开,琥珀色的浓稠酒浆倒进酒杯,放上餐桌。
姬天晴顿时一滞,随即反击:“漂不漂亮,可不能光看一时,说不定明天我就变漂亮了呢?是吧?”
姬天睛忽然出现,安静站在身旁,好象一直都在那里,没有变过。不过包括魏破天在内,院内的人几乎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出现的。
“这位是我的副官,姬少校,军部直接http://www.hetushu•com任命。”千夜介绍得言简意赅。
姬天晴嘴角浮上微笑,一抬手,直接干了。
姬天晴双眼微眯,抬头望去,于是看到了浮在空中的赵若曦。她双瞳微微收缩,杀意收敛,淡笑道:“原来是若曦小姐,何必如此,岂不是有失风度?”
就在相持不下的时候,席间突然寒意大盛,李狂澜冰冷的声音响起:“如此热闹,怎么不叫我?”
魏破天一咬牙,拿出三军面前孤身冲阵的勇气,正要端杯上前,忽见一个明艳少女起身,直接走到千夜面前,直视着千夜的眼睛,小脸微红,道:“小女子越今容,微山侯乃是家祖。请容我敬将军一杯,小女子先干为敬!”
李狂澜哼了一声,道:“就是看你不顺眼!”
姬天晴脸色顿时一黑,可还没等她想作点什么,就感觉到一缕寒意隐隐对准了她的后脑。这显然是李狂澜的杰作,让她无法改换容貌。
姬天睛照例占了千夜旁边的位置,洋洋得意,丝毫不惧怕贵族少女们杀人的目光,一点低调点的意思都没有。千夜右手边则是宋子宁,以七少的身份,想要这个位置的话也不会有人和他抢。惟一会抢的赵雨樱则坐到了魏破天旁边,那是离姬天睛最远的地方。
魏破天倒是见过姬天睛的,当下即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反正酒有的是,今晚谁不躺下,就不许出这个院子!”
李狂澜目光在千夜和姬天晴身上扫过,冷道:“既然他们都肯喝,那本公子还有什么可说的?酒http://www.hetushu.com桌亦是战场,以酒作剑,战过一场也是不错!”
但是这些贵族少女却都是没有上过战场,从小过惯了优渥生活的。她们在修炼上天赋平平,能够有个五六级原力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修炼更多是为了容貌和寿数。原力修为越高,就会长得越好,并且活得更久。
魏破天一饮而尽,可谓豪气冲天,其它人自然也不甘示弱。赵雨樱喝酒如喝水,一仰头就干了。宋子宁倒是饮得文雅,就连持杯的手法都有讲究,可是喝得一点不慢,转眼间杯中见底。
他看了又看,终于确信眼前这货确实是威廉,而不是从哪里随便抓来的狼。银狼本就罕见,带着一圈金色颈毛的狼更是独一无二。
这酒实在是烈,一大杯喝下,千夜当即开始摇摇晃晃。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熟识的人是心中暗喜,熟悉千夜的人却开始头痛,尤其是魏破天,更是眼角抽动,想起了那一夜的酒馆惨败。在那刻印心底的一夜,千夜从一开始就是摇晃,到所有人都倒下,他还是摇晃。
见千夜还没有倒,众少女都是眼睛一亮,感觉还有机会。她们个个都抱着同样想法,均离席而起,差点撞在一起。几名少女互视一眼,立刻眼神中就都带上了杀气。
片刻后酒宴齐备,众人开始入座。
千夜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愁眉苦脸。他怎么看都觉得这酒杯实在太大了些。实际上,放眼整个帝国,也很少看到有人用啤酒杯喝这种烈酒。
然后千夜感觉到背后有寒意升起,如和*图*书同利刃般沿脊椎直上,威胁得简单粗暴,不加掩饰。
姬天晴眉开眼笑,一只爪子搭到千夜肩上,身体也靠了过去,说:“人家看你不顺眼呢,还不灭了他?!不就是一碗酒嘛!”
当千夜走进院门时,迎面就是一片火辣目光。贵族少女们的眼睛简直在燃烧,丝毫不掩饰心底的震惊和渴望。如果目光也有温度,那她们立刻就能把千夜给炼化了。
而此时千夜却是酒意全消,看着赵若曦手中拎着的银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狂澜也不等二人答应,仰头就干。
一切就绪,魏破天宣布大战开始。他的开场异常简洁,简洁到了只有一个字:“干!”
魏破天带着一脸悲壮和决心,以从容赴死的心态坐入主位,目光中带着杀气,笔直盯着千夜。这是他今夜最大也是惟一的敌人。
威廉:“……汪。”
姬天晴的笑容突然凝固,闪电般从千夜身上弹开。就在她刚刚放手的地方,忽有一朵彼岸之花绽放。如果她的手继续搭在千夜肩上,那么这朵彼岸之花就会直接在她手上绽放凋零。
说罢,她也不等千夜回应,一口饮尽,顿时于美艳中显出一股英气来。
院中一下就安静了。
一下子,姬天睛就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特别是那些贵族少女们,根本就不明白这个姿色普通的少校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如果说是打杂的,可又怎敢站到千夜身边?帝国等级森严,各阶级都有相应礼数,不可逾越。
第一轮酒过后,大战才算是序幕方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