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二一一 宿怨

洛克萨的意识猛然化作一道无形之矛,向千夜射去!
“你未免太猖狂了!你真敢动手的话,议会决不会就此罢休的。”洛克萨又惊又怒。
另一方面,此次也是洛克萨出手在先,先破坏了约定的规矩。虽然两大阵营之间翻脸毁诺的事多得数不过来,但那也要看环境场合。现在永夜各族多位年轻天才深入帝国腹地,一旦因为他的原因悉数战死,特别是梅斯菲尔德家族的魔女若是出事,恐怕即使回去了,永燃之焰也绝不会放过他。
“也好。”张伯谦道。
“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你们不觉得,这场战争的结果正走向不可预知吗?”
尽管不坠之城内此刻处处战火,但是在赵阀大营处却是一片寂静,这里就如风暴中心,异常平静,没有任何永夜一方的强者会接近这里。威廉还是第一个敢横穿大营的永夜强者。
军中大营内,赵君度正将一个长长的青色枪盒放在桌上,缓缓打开。
梅丹佐心中顿时一紧。爱德华有刑罚在身,虽然绝对实力依然凌驾于帝国年轻一代之上,可是出现了姬天晴和李狂澜两个变数,真要遭遇,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即使是碰到了千夜,弄不好也有翻船可能。刚刚千夜对抗洛克萨的瞬间,身上升起的古老气息可是让梅丹佐都有些震动。
“洛克萨,威廉可没有杀你的人,你看清楚了,他是死在人族手里。就是伤,也是伤在人族手里。”这道m•hetushu.com意识同样恢宏,丝毫不在洛克萨之下,甚至隐隐有凌驾之意。
他不再多言,意识再度放入不坠之城,关注着行将进入战场的爱德华。
随着这一幕的发生,不坠之城的上空,数道巨大而晦涩的意识悄然碰撞。然而激烈的碰撞并不是发生在永夜与帝国之间,而是在永夜内部。
虚空再次沉寂,而不坠之城内的战斗却逐渐激烈。
“阿米罗!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胆敢违背战前约定,这是想要和我们蛛魔一族开战吗?”
“你,你想要干什么?!”
永夜诸大君对千夜的关注顿时多了不少,可是千夜身上就如笼罩了一层迷雾,让他们始终无法看得真切。当下洛克萨冷哼一声,道:“又是干扰天机之术!在我面前,也敢玩这种小花样?”
这时阿米罗的声音响起:“此战关系到大漩涡,事关重大,我们这些人就不要再插手了吧。这毕竟是年轻人的战斗。”
大营内,那神秘女子霍地站起,声音中透着寒意:“居然敢从公子头上飞过,我去给他一个教训!”
意识之矛一出,千夜即有感应,抬头向夜空望去,刹那间一头短发全在危险感觉刺激下飘然飞起!他感觉得到,巨大的死亡威胁正从天而降,那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的力量!
除了这三人外,赵雨樱和宋子宁的战绩也可圈可点,同级对手都被他们压制得死死的,几无还手之力。而原本预计会给永夜一http://www.hetushu.com方制造不少麻烦的魏破天却没有出现。
随着永夜强者伤亡逐渐增多,三位大君终于看不下去了。阿米罗冷笑道:“原本只需魔女和赵君度一战定输赢,你们却非要插手,硬是派人过来。怎么样,这战功不好抢吧?”
自从黑暗种族年轻强者冲入魏破天那个小院时起,就如同捅了马蜂窝,放出众多凶残怪物,四处追杀永夜强者,战局就此糜烂。若不是顾忌着不坠之城防御阵列反击,战斗双方都对使用力量有所克制,永夜恐怕败得会更快更彻底。
他们时刻都在关注着战局,自然知道不坠之城内虽然永夜一方的年轻强者数量上占据明显优势,可是帝国方却有三人势如破竹,把当面之敌杀得落花流水。
阿米罗淡然道:“你先管好自己的事再说。如果爱德华出了事,你恐怕要好好向夜之女王解释了。”
姬天晴始终徒手破敌,一招一式平平无奇,却威力奇大,无论蛛魔还是狼人,遇到她都是被生拆的下场。而李狂澜却是另一个极致,手中寒月笼纱快得不可思议,往往只见蓝光一闪,对手已连中十余剑。她以极锋利神剑,运极精妙剑技,几是所向披靡。
“他被折腾得狠了,心里有点怨气也很正常。”赵君度微笑道。
蛛魔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坠向赵阀大营。刚坠到一半,他的叫声就突然消失,不光是声音,就连身影也就此消失,如同掉入另一个世界。赵和_图_书阀大营依然安静蛰伏在那里,如同大海深处的暗流漩涡,无论什么经过,都会被无声无息的吞噬。
张伯谦的声音却平平淡淡:“那也是以后的事。但是眼下,别人走的了,你肯定回不去。另外,这一次来到不坠之城的人,一个也不用回去了。”
她刚要有所动作,就被赵君度抬手制止,“既然给我们送来了一份军功,这点小小冒犯也不算什么。”
威廉冷笑:“谁说我要杀你了?自然有别人杀你。”
“你,你不能杀我!这场战斗有规定,我们不能自相残杀!”蛛魔极度慌张,都有些口不择言。
然而从整体战局看,黑暗种族却仍是渐渐落入下风。实在是姬天晴和李狂澜太过凶残,而千夜不显山不露水,战绩却也没差多少。有过和洛克萨短暂对峙的经历,再也无人敢小看千夜的军中格斗术。
蛛魔大惊,刚才求救心切,早忘了和狼人之间的这点恩怨。若是知道威廉和红尾部落有瓜葛,打死它也不会开口,还不如直接发信号,让本族顶级强者出手救援。尽管这样做会付出极大代价,可是总比真的丢了性命强。
可是还有一个千夜,却是令大君们都有些看不懂,猜不透。千夜格斗战技朴实无华,居然用的是帝国烂大街的军中格斗技,剑技也大多是基础剑技。可就是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招式,在千夜手中却变得威力无穷,每每三招两式,就杀得对手狼狈不堪。若不hetushu.com是永夜这次出战的都是各族天才,基本上每人都有不少保命能力,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千夜手里了。
威廉自大营上方一掠而过,刹那间大营内数道凛冽杀气冲天而起,如同数柄巨剑直刺天穹。不过威廉在空中连续数个转折,灵动无比,堪堪避过所有的杀气。他口一张,将蛛魔向下方大营抛去,自己则穿过大营,扬长而去。
“可是……”
“变成材料吧。”赵君度淡道。
在蛛魔的惊叫声中,威廉再度化为银狼,一口将它咬住,飞上夜空,疾速远去。
刹那之间,千夜根本不及思索,东岳拄地,闪电般抽出双生花,指向天空。在他身上,深沉、古老而又晦涩的气息悄然升起,与空中降临的庞大意志遥遥对峙。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刻,惟有原初之枪方能争取到一点渺茫生机。
“一个还没动手就被折断所有节足的废物,救回来也是浪费。”
虚空中忽然有道意识波动了一下:“就是他杀的楚门。”
洛克萨顿时一滞,此话实是不错,按照永夜的惯例,就算那头蛛魔被救回来,大失脸面的洛克萨也会把他打发到最危险的战场上,直到他战死为止。但是要让洛克萨就此向狼人让步,却是心有不甘。蛛魔督军正待继续质问,无光君王的意识横空出现,将两位大君的意识隔开。
这两人也就罢了,虽然名不见经传,然而永夜大君和帝国斗了不知道多少年,都已经猜出他们的和图书来历。
女人不再坚持,而是问道:“那头蛛魔如何处理?”
蛛魔督军洛克萨冷道:“拦截求援信号的难道是别人?”
“咦?”洛克萨的惊讶刚刚升起,虚空中忽有一道意识出现,以无比霸道的态势轰在他的意识之矛上,直接将其轰碎!
威廉全力飞行时迅若闪电,刹那间穿过半个不坠之城,从赵阀大营上空掠过。
洛克萨气势顿时弱了几分。刚刚的意识交锋,他可说是完败。而且张伯谦战技素来霸道无伦,决出胜负往往只在片刻之间。遇到其它人洛克萨即使战败也能逃脱,可是碰到张伯谦,却是不胜即死。这也是数场大战,帝国方面张伯谦一人出阵即可牵制永夜数位大君的原因。
蛛魔腹部用力,一下从地上弹起,口中喷出一团红光,射向天际。
洛克萨一声闷哼,还未等他开口,虚空中就响起张伯谦的声音:“洛克萨,你再敢破坏规矩,我不介意送你上路。”
此刻城内帝国一方的强者大多察觉到有强敌入侵,纷纷加入战斗。只是他们仓促迎战,来袭的又都是永夜年轻一代真正强者,短短时刻就出现伤亡,不断有人重伤甚至战死。
可是威廉身影一闪,就将那团红色讯号火焰握在手里,然后又出现在蛛魔面前,面露冷笑,静静地看着它。
梅丹佐冷冷地道:“你身为群峰之巅之主,非但毫不出力,你的人还对我们自己人下手。你还是想想回到议会后怎么辩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