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二 通天之途

片刻之后,李总管一路狂奔,总算到了李后所居的大殿前。还没等他进门,殿中就传来清清静静的声音:“李叔,何事如此着急?”
虽然帝国双璧未提,可是这一战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整个帝国。魔女冰晶流光一击,被迎战的赵君度许为威力冠绝此战,也得到了在暗中观战的两位国公证实。
与赵君度‘天王只在门外’的评价不同,通天之途更多代表着传承,意味着千夜目前所修功诀秘法能够直通天王。虽然这只是一种可能,然而这也足以让千夜另立门户,将来发展得好了,说不定能再开一阀。没错,仅凭通天之途这四个字,就可让千夜跨过无数世家梦寐以求的门阀之阶。
同一日,在紧挨着帝宫的一座幽静小院中,一位身着平民服色、面白无须的老者正微躬着身,向坐在树下读书的指极王问候行礼。
“遵命。”
如此严密守卫,连个苍蝇都飞不到千夜身边。
而千夜据说也是伤而未死,可说和魔女打了个平手。
待站到李后面前时,李总管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顾不得喘口气,就压低声音,道:“娘娘,怪不得老奴心急!老王爷给的评价可是通天之途哪!”
林熙棠淡淡一笑,道:“若真把对面那些小家伙杀光,那些老家伙们岂会善罢甘休?这点你又不是不知,何必再说?若是传了出去,倒显得你小气了。”
李总管腰立刻弯得更深了些,说:“浮陆一战,娘娘刚得了详实情报,想请老王爷评点。”
他原本和*图*书也不期待这名手下会给出什么建议,沉思片刻,说:“千夜之伤如此沉重,恢复关键之物多半就是镜水涤生。现有存货中,最接近的一份就是在李家李天权手里。这样,你派人去见一见这位二长老,让他无论如何要顶住赵阀的压力,不能把镜水涤生交出去。只要我们不站在前台,那么他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就给他什么样的支持。”
李后默默思索,纤长如玉的手指不断轻扣着扶手。李总管见了,大着胆子道:“娘娘若觉得这千夜是个祸害,那老奴即刻安排人手,正好趁此时机把他给……”
最近几日,李天权可谓忽喜忽忧,连严峻的战场形势都被抛到了一边。
待手下离去后,这位帝国军方新贵按动桌上的铜铃,将副官叫了进来,吩咐道:“准备车驾,我要去见右相。”
光耀一时的帝国双璧,此刻都忘记了一件事,一个人,忘得有些刻意。
李后不知想着什么,宛若从梦中醒来,随即摇头,轻叹道:“我怎么说也是大秦皇后,总要多为帝国想一想。千夜将来或许是帝国栋梁,且由他去吧。真到必要时候,也不妨扶他一扶。”
李总管忙道:“这个,老奴实是不知。当日一战之后,千夜就被赵君度藏了起来,谁也不许接近。旁边还有个赵若曦守着,实是滴水不漏,没有人知道千夜目前是何状态。”
他身着中将将服,显露出来的战力却只有少将。在帝国军部出现这种不依实力、高授军衔的情况,就只有两个可能http://m.hetushu.com。要么出身显贵,要么有过人谋略。依他所处位置,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李后轻轻摆了摆手,总管就退出了大殿。出了殿门,他细细想着什么,摇了摇头,匆匆而去。
张伯谦并未回答,而是望着无尽虚空,视线不知落在哪里。林熙棠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然而赵阀怎可能会听之任之,当日黎明,幽国公赵玄极就现身不坠之城,亲自座镇千夜沉睡的大营。而西陆狼烟军团也紧急调动,赵魏煌派出麾下四员得力大将中的两员,率领两个战力最强悍的兵团星夜赶赴浮陆不坠之城。经此调动,狼烟军团大半精锐军力全都集结于浮陆。更不用说千夜身边还有赵若曦和她的曼殊沙华。
李总管垂首不动,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雪白大猫,随即又盯着脚前地面。
李总管身材微胖,听了这话,立刻额头上就渗出了汗珠。他一边抹着汗,一边苦笑道:“老王爷,您就别消遣老奴了。我也就沾个从小看着皇后娘娘长大的光,哪有什么真本事?惟一值得自夸的,也就是勤勉尽心点罢了。”
“通天之途……这是指的那千夜?”
“老奴以为,正是如此。”
至此,千夜这个名字,第一次真正进入帝国最上层的视野。直到这时,许多人才发现,根本无人知道千夜主修的功法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那惊天动地的三根光羽是何秘技。
指极王长眉微动,道:“听说此战打出不少意外,我倒也想早些知道详情。那总管就给我说说吧。”
迷雾森http://m.hetushu.com林内快要成为黑暗种族的天下,李家雇佣的独行猎人越来越难在迷雾森林内生存,不得不组成大大小小的战队。然而战队也有弊端,拥有一定自保能力的代价,就是更多的遭遇硬仗恶仗。
帝国千年传承,功诀能够直指天王境的不止帝室和四阀,不少上品世家的传承也能够达到,只不过难易有别而已。然而经此一战,千夜却已经证明了自己未来成就有望天王。有此成就,当然足以撑得起一门世家门阀。
随着伤亡率的日益上升,原本对军功榜还有所觊觎的各大世家也纷纷打起了退堂鼓。不止一个世家开始抽调战队力量,转进赵阀的不坠之城。那里的防御体系明显要完备得多,而且集结了张赵宋三阀之力,防守也更加稳固。
一时之间,无数目光都落向不坠之城。
办公室里响着细碎的丁丁当当声,挥之不去。李天权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自己手上的茶壶正在不断跳动,壶盖敲击在壶身上,才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听在李天权耳中,略显刺耳,混有几丝杂音,显然品质还没有到绝顶的程度。可是所有好壶都在过去几个月中被李天权自己砸碎了,身边有的,也就是手上这种货色。
这个话题太重,汇报的手下屏住呼吸,哪敢接话。
虚空之上,林熙棠赞道:“君度这孩子进退有据,渐有大将之风,不错。”
“千夜伤势如何?可曾醒来?”
见他如此,指极王倒也不好再端架子,道:“总管此来,有何贵干?”
关键的消息,www.hetushu.com总是传播得比想象中还快。不知为何,还不到一天功夫,指极王对千夜的评价就传遍帝国上下。
“什么?!”李总管手中捧着的玉板落地,摔得粉碎。
张伯谦却哼了一声,冷道:“不尽心杀敌,却只顾着防备自己人。这一点倒和你很象!”
指极王缓缓放下手中书卷,淡道:“李总管无须多礼,您是侍候李后的人,用不着对我这老头子这么客气。”
指极王越听脸色越是凝重,待听到千夜三根光羽击破冰晶流光,然后合身撞散流光,以不知名手段重创魔女时,索性长身而起,在院内踱步三周,方吐出一口浊气,重重地道:“又是一条通天之途!”
然而冰晶流光跨空而来,竟被千夜破解,而且千夜的反击似也令魔女受伤,这实是不可思议。千夜虽然小有名声,究竟还未入那些大人物法眼,许多人还不知道千夜是何许人也。可时隔不久,就从永夜传来消息,魔女身体崩解,差点陨落,不得不回归虚空深处沉睡,等待身躯重新生长。
李后淡淡一笑,道:“那又怎样?就算真出了两个天王,也还翻不了帝国的天。至于我们李家,只要努力上进,总会有成门阀的日子。这门阀又没有定数,帝国开国的时候,哪止四阀?”
帝国军部内,一名三十出头的英武男子坐在桌后,双手支颌,专注听着手下汇报不坠之城之战的详细情报。从时间上看,他得到情报只比帝室和李后略晚,但是此刻情报中已经包括了指极王的评价。只从这一点,就和_图_书可看出他在军部中的位置。
“娘娘有所不知,魔女在永夜那边身份极高,我们在那边的内线别说接触,就连接近也不够格!哪里能够知道她擅用何种战技,有何威力。这个,实是以无从推断。”
但是此刻在李天权心中这些大局上的事情都被放到一边,满脑子中只有一个名字:千夜。
李后黛眉微皱,道:“你们就不会从那道冰晶流光来推断?”
通天之途四字一出,举国震动!
而且千夜还如此年轻,就能力抗魔裔传奇天才,所怀传承的价值更是不菲。
听完汇报,他嘿的一声,说:“又是一个天王?一门两天王啊,赵阀让帝国如何自处?若真是如此,还削什么藩!”
总管忙道:“娘娘圣明!”
李总管当即将不坠之城最终一战细细说了一遍。他说的轻声细语,却是即快且清晰,而且将所有细节都说得毫无纰漏,宛若亲眼所见。
总管大管愕然,道:“可是这样一来,将来赵阀说不定要出两个天王啊!”
消息一至,顿时帝国哗然。
敲击声听在耳中,越来越令人烦燥,可是却无法根除。因为那不是壶在动,而是手在抖。自李天权知道了不坠之城上,千夜与魔女最终一战的结果后,他的手就一直在抖,无法自制。
李后本来斜靠在扶手上,手中逗弄着一只毛色雪白的大猫。她五指晶莹,几若透明,竟似比那只大猫还要白了几分。听了这个消息,她缓缓坐起,面上不动声色,但那只大猫却喵的一声痛叫,从李后怀中跃出,逃到椅子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