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六 一线生机

上校顿时精神一振,道:“是!大人!”
魏破天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把将宋子宁推开,斩钉截铁地道:“想都别想!这些暗子可是我们魏家花费百年时间才慢慢安插进去的,而且启用的权限也不在我手里,就是我家老头子说了也不算。非得长老会点头方可。”
走出那人办公室的刹那,顾立羽猛地出了一身冷汗,几欲虚脱。他扶着墙壁,喘息了一会,方才恢复。每次到这间办公室,都极不好受,特别是新生的那条手臂,会酸麻胀痛,几乎和酷刑无异。然而这个房间中,有他心心念念惦记的功名权势,家世背景,以及那个让他至今仍恨之入骨、却也无时或忘的殷琪琪。
“那当然!老子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过!”
宋子宁终于爬了起来,整理衣服,哼了一声,道:“这是本少自己喷的血,和你无关。”
宋子宁虽然走得隐秘,可他毕竟名声在外,属于众所瞩目之人,自踏上浮空艇的一刻起,就被人注意到了,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到有心人那里。
魏破天却有些摸不着头脑,茫然问道:“你究竟想要作什么?妈的,神神秘秘的,吊人胃口!”
顾立羽心中一凛,低头道:“明白。”
宋子宁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忽然行了一礼,道:“破天,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若是有熟知帝国军事的人在场,就会发现这座小楼中竟然聚集了多位帝国军部的年轻俊杰,hetushu•com只不过没有穿军服而已。也就是说,这座小楼实际上是军部,或者确切点说,是军部内某一派系驻扎的据点。
宋子宁艰难爬起来,只觉全身上下的骨头都断了一半,怒道:“你这头野猪,给我闭嘴!进来之前不知道要先敲门吗?”
沉思片刻,他蓦地想到了什么,立刻冲出办公室,跑到楼上,轻轻敲响了房门。
“明白就好,下去吧。”
一间办公室内,坐着一名军官,面容英俊,但眉宇间透着阴鸷之气。此刻已是深夜,他仍一份份阅读着情报,毫无倦意。这时一名军官推门而入,将一份情报放到了办公桌前,说:“顾上校,刚刚得到这份情报,我认为您需要过目。”
魏破天怎么问都问不出来,只好道:“那你想要什么情报,总可以说吧?”
那男人静静看着上校,直到看得他额头汗如雨下,方道:“即是如此,那就让许浪将军去一次永夜,你也一同去,协助许将军。”
宋子宁看了他一会,轻叹一声,忽然眉宇间就有些萧瑟:“这件事后面的部分,不让你参与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我需要古老血池的情报。”
魏破天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我就说你怎么会那么弱。”
“一言为定!”
又坐了片刻,宋子宁长身而起,将桌上所余卦签全部粉碎,这才推开房门,跨出门外。
到了晚上,魏家的情报系统就开始秘密m.hetushu•com动员,一道道绝密级别的指令透过秘密渠道,送向远方。这次行动,几乎动员了魏家所有的隐密力量,立刻引起了许多世家的关注。只是魏家此次行动坚决且迅速,动用了大量一次性的布置,使用一次后即行废弃,是以众多世家暗中调查之后,竟然一无所获。
魏破天更是吃惊,道:“你,你是想让我伪造老头子的手令?!”
“古老血池?”魏破天又是一怔。
魏破天一把抓住宋子宁的衣领,吼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就算我不要这世子身份,陪你疯一把,可是你知道布置这些暗子的代价有多大?你让我怎么能拿魏家的前途去赌?”
“进来。”门内传出一个阴森且威严的声音。
宋子宁看着魏破天,眼神忽然一变,如同看到了一盘绝世美味。魏破天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地退了一步,道:“你,你想干什么?”
宋子宁按住魏破天的肩,说:“冷静点!你只要启动暗子,收集到情报就可以了,其它事情用不着参与。如果小心些,也许那些暗子都不会消耗。”
魏破天被他的神态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虽然你这小白脸有很多可恨之处,不过凭心而论,还是比其它人强上那么一点的。我们也算在一起打过好几仗,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的,就一定帮忙。”
宋子宁默然片刻,方道:“好,我告诉你。这和千和_图_书夜有关,我需要启动你们的暗子,帮我收集一些情报。这些情报,至关重要。”
他一脚还没落地,眼前突然出现一座小山般的身影,紧接两人就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只听砰的一声,宋子宁仰天就倒,又被撞回屋内。
“放屁!既然和千夜有关,怎么能少了我魏破天?!你觉得老子是那种不顾兄弟的人吗?”魏破天横眉怒目。
那人微微一笑,说:“都是为帝国,为陛下办事。你现在就启程吧,我会派人通知许将军,在永夜和你汇合。另外,我也许你必要时可以调动永夜那边一切资源。但是此行……务必成功,你明白吗?”
然而宋子宁神情冰冷,看上去再正常不过,可偏偏说出来的话让魏破天抓狂。
“这就好。破天,听说你们魏家在永夜阵营中布置了不少暗子,现在我想动用他们。”
这个据点掩饰形迹方面作得并不是很好,但是类似于这样的情报据点,在周围要塞中分布着不下十个,都是各大门阀世家,乃至朝堂势力布设。赵阀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在不坠之城内闹事,就一概不管。
而借着夜色,宋子宁乘上浮空艇,悄然离开浮陆,不知去向。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敲,就把你撞飞了……啊,这么多血!”魏破天一声惊呼,这时才看到宋子宁胸口的斑斑血迹。
那名上校才站了一会,脸色就有些苍白,嘴唇血色全无。
“立羽,这www.hetushu.com次如果干得好,抓住千夜的软肋,甚至就此除掉千夜,那么再给你换条手臂,也不是不可能。你也就不用卡在战将的关口,寸步难进了。等你成就战将,我就帮你联系一门好的亲事。或者,你若还是对殷家小姐有意,也并非不可能。”
上校伸手取过情报,动作显得有些僵硬。他细读了几遍,脸色越来越是凝重,自语道:“宋子宁?他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想去哪里?要干什么?”
“还有长老会信物。”宋子宁补了一句。
魏破天如一头狂暴的公牛,来回冲了好几圈,这才一拳砸进墙里,怒道:“是的!他奶奶的,是的!这么多年了,老子揍你也不是一次两次,可还没看过你这么认真的说话。老子知道,不是生死大事,你绝不会来求老子!可是你总要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吧?就算老子被坑,也坑个明白的。”
不坠之城外的一座小要塞中,在深夜之际也有人进进出出。要塞内一座小楼表面看上去漆黑一片,实际上内部灯火通明,数十人正在其中紧张忙碌,处理着各类情报。
卦象已成,宋子宁却是看得呆了。许久,他才苦笑,叹道:“原来一线生机是在这里。千夜啊,等你醒过来,不会想杀了我吧?”
宋子宁摇了摇头,却怎么都不肯再说。
宋子宁神色不变,说:“我知道。但是长老会的信物不是没有办法得到,令尊现又不在浮陆,只要过你之手,谁敢http://www.hetushu.com说这不是他的手令?”
“你疯了?”魏破天上上下下打量着宋子宁,想要看出他究竟哪里不正常。
宋子宁轻轻拍掉魏破天的手,说:“这么说,你是有可能同意的,是吗?”
“千夜?!”魏破天顿时激动了。
上校推门而入,将情报放在桌上,恭敬地说:“将军,宋子宁突然离开浮陆,应和千夜的伤势有关。他的去向很可能是永夜,我们需要加强对那里的坚视,必要情况下,不惜启用那个人。”
办公桌后那人抬头看了一眼,目光有意无意掠过他的手臂,淡淡地道:“你能够确定,作出这个判断不是因为过去的仇怨?”
那人哎哟一声,身体晃都没晃一下,然后往屋里一看,顿时惊叫一声:“子宁?你这小白脸没这么不经撞吧?”
办公室很简陋,但是有了桌后那个人在,整个房间中都充满了肃杀之气。桌后坐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相貌平平,面白无须,如果扔到人群中,怕是立刻会混入人潮消失。此刻或许他并未掩饰自己,身上不断散发出阴冷、潮湿以及厚重凝实的死气,让屋内的人多呆一会都难以忍受。
他声音平静柔和,可是上校却象被毒蛇舔过,肌肤上鼓起一粒粒小疙瘩。上校忙道:“仇怨未曾有一日或忘,但立羽绝不敢因私扰公,这次判断实和仇怨无关。”
顾立羽立刻单膝跪地,声音都在颤抖:“谢大人成全!立羽必将以死报大人知遇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