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九 诚意

原本的艾登已经杀得一众世家苦不堪言,若是再行突破,那还如何得了?
老人终于开口:“这次前往大漩涡的名额,比预想中多了一倍,全赖那些小家伙们干得不错。这么多的名额,你们都能吵成这样,如果只有原先预想的那几个,甚至更少,你们是不是真要打几仗,以定归属啊?”
浮陆另一侧,腾出手来的黑暗种族则将矛头对准了望月平原,一战就击溃宋阀主力,将宋阀彻底赶出望月平原,并且一路追杀,一直把宋阀残余部队赶入不坠之城,这才罢休。
此时此刻,军部顶楼的一间会议室内,烟雾缭绕,烟草味道和茶香混在一起,变得说不出的古怪。
所以每当七少对某个女孩格外好些,那个女孩都会变得很不自然,南华似也如此,因此七少也没太在意。
南华几次欲言又止,可是当宋子宁注意到、并且问起时,她又会顾左右而言它,把话题岔了开去。这种情形,宋子宁倒也遇到的多了。风流成性的七少,身边永远美女云集,别说和哪个姑娘日夜相伴地共渡数日了,就是过上完整的一晚,也是罕见。七少喜欢独睡,已经在贵族小姐的圈子里传开了。
回到自已居处,南华很快就为他备好了茶点。宋子宁坐在树下,端起一杯茶,慢慢啜饮,心思早已飞到遥远的暮光大陆。
对南华来说,这样的日子,宛若梦中。
在原本狼人的领地附近,发hetushu.com现的不止是黑石、黑晶,还有几条金属矿脉,其中即包括大量使用于高强度合金的武器级金属,也有多种具备战略价值的稀有元素。
宋子宁抬手止住了她,微笑道:“不必,这就挺好。”
有了这几种资源,甚至可以就地建起专门生产原力枪枪管的工坊。而宋子宁正是打算这么做的,旬月以来,不断有大型设备被送往狼城,光是动力塔就运来了四座。
至此,浮陆上除了不坠之城外,就只剩李家在迷雾森林苦苦支撑。不知何故,艾登在这段时间的出战频率突然减低,这才让苦不堪言的李家和诸世家战队得到喘息机会。可是李家上下却根本笑不出来,以艾登过往表现,突然减少出战,基本上意味着一件事,那就到了突破关口。
永夜一片平静详和之际,浮陆却是战火重燃。经过多时修整,黑暗种族终于整军完毕,大军通过漫漫荒原,正式进抵赵阀领地,在不坠之城百里之外扎下大营,开始修建要塞,与帝国要塞群遥相对峙。
浮陆上大战将近,虚空中早已杀得残骸遍布,每日都有巨舰燃烧着从虚空坠落。
这几天,宋子宁除了去办公室看看战报,就没什么事好做,天天品茶读书,偶尔和南华下一盘棋,过得悠闲自在,宛若神仙。或许是日子轻松,宋子宁气色明显好转,那张英俊面容上又开始有了莹莹光泽。
虚空舰队战一向是和-图-书地面战争的开始。浮陆地面决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无数情报战报如雪片般飞入帝都,然后分流成三道,分别进入军部、帝宫和代表着门阀世家联合势力的议事阁。
但是这个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木的老人却是坐在中央。这间会议室内,中央一共有三个座位,老人虽然是坐在靠边的座位上,但是另外两个座位都是空着的。也即是说,此时此刻,老人才是会议的核心角色。
这个迹象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在执掌军部的大人物眼中,此刻浮陆之战并非当下最重要的战役。
在帝国军部内,所有情报和战报如浪潮般涌入,然后根据重要程度分流,再流向大大小小不同的部门,一切显得井井有条。然而若有人能够统览全局,就会发现来自浮陆的战报,大多数流向军部各个执行部门,并没有送到真正的决策者那里去,只有虚空战场除外。
宋子宁向她一笑,示意安慰,其实上心神已全在暮光大陆。在他脑海中,已形成一座虚拟的暮光大陆,夜瞳刚刚自中央的黑暗区冲出,身后则是海量的追兵,其中不乏强者。
宋子宁微微一笑,说:“没什么。不过这茶火候稍稍过了点。”
然而若是细看,其余六人也俱是执掌一方的大人物。当他们坐在一起时,基本可以决定帝国军部的走向。
这时坐在中央,一直低垂着头昏昏欲睡的老人抬起手,轻轻敲了敲桌面。和-图-书敲桌的声音很轻,却让整个会议室安静下来。正在争吵的两个人彼此还盯着对方,但也都坐了下来。
他缓缓道:“机会难得,又恰逢帝国中兴之机,各家各户的,都想借机发展发展,好为帝国出力。这也无可厚非。可是名额毕竟有限,不可能让每个想去的人都去大漩涡,总要看各家在这上面有多大诚意,才是正理。”
如是又是数日过去,宋子宁终于收拾行装,短暂离开了两天,然后又返回黑流,继续等待。
接下来的几日,风平浪静,黑流城一如既往地繁荣着。狼城的建设已经接近尾声,几处矿井初建完成,开始有大量矿石产出。往来黑流城的大型货运浮空船队,已经从过去一月一次,变为一月三次。
这才是未来军神算无遗策表象下的真实。自黄泉训练营时起,宋子宁就明白,天赋只是提供了向上的阶梯,而能够在这座阶梯上爬多远,仍然要靠自己。
会议室内共有十三个位置,但此刻只有七个座位上有人坐着。在桌边的人大多年逾花甲,甚至有位老者老到干皱的皮肤上布满老年斑,混身上下都在透着腐朽味道。他眼睛半开半闭,混浊的眼珠如同两潭死水,让人怀疑他究竟是醒着还是在昏睡。
诸人一一发言,各有支持者。随着讨论的进行,一些名字被划去,另一些名字上被加注了重点标记。然而随着加注重点标记的名字增多,会议www.hetushu.com室内的气氛迅速变得凝重,彼此的争执开始出现,甚至出现了一次争吵。
有了开头,就会有继续。第二次争吵迅速出现,并且转眼间扩大,诸位大人物分成两派,吵得火星四溅,甚至有人发出战争威胁。可是对面诸人又岂会怕他?自是寸步不让,眼看着就要有当场动手的趋势。
会议室内一片寂静,片刻之后,另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咳嗽了一声。他身穿帝国军服,却没有任何军衔,刚才两方争吵时,他也只是在闷头抽烟,一根接着一根,连绵不断,看得出烟瘾极大。
夜瞳按照预定路线逃跑,沿途不断有提前布下的援兵暗子启动,对追兵层层阻截、误导、分流,掩护夜瞳逃到大陆边缘,搭乘预留的高速浮空艇,逃离暮光。
为了保证对不坠之城的补给,以及封锁黑暗种族进一步增兵浮陆,帝国舰队倾巢出动,直属于帝室的禁卫第一舰队终于出动,和永夜议会直属舰队决战于天外虚空,第一战就打出了一比二的交换比。
“啊,那我再去重泡一壶。”
随着双方军队不断调集,围绕着不坠之城,双方布置军队已经超过百万。
受此战鼓舞,帝国各舰队,以及世家门阀的联合舰队纷纷发力,不断打出堪称经典的名局,虚空战场上局势开始向帝国一方缓缓倾斜。
“在想什么?”南华问。
纸上的内容很简单,其实是一份名单。在每个名字后面,分别标注了和-图-书年纪、性别、功法成就以及出身家族等信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这些日子以来,这套方案已经不知在宋子宁心中过了几百几千遍,每个细节,细到每个暗子的活动,各种变数,都清晰刻印在心。就是在这种枯燥到极致的冥思中,宋子宁一点一点地弥补了所有能够想得到的漏洞,设想了所有变局,并且为每个变局都预想了补救方案。
南华几乎时时刻刻陪在宋子宁身边,陪他看书,下棋,甚至修剪院内的花草。到了时候,她就会亲自下厨,作几样精粥小菜。她是公主出身,厨艺显而易见,并不会如何高明。可是吃惯了帝国上下美味的宋子宁却并未挑剔,每次都兴致勃勃地吃个精光,还会和南华探讨怎样能够清粥流香四溢,咸菜如何成为桌上美味。
南华望着他,目光复杂,欲言又止,最后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两天中,他终是有些不放心,又将所有布置都检查了一遍,确认一应准备都已就绪,这才回到黑流。以他一向的严密手段,其实不需要再度复查,这样做了反而容易泄露机密。可是宋子宁始终有些心神不宁,却不知来由,于是忍不住检查了一遍。
七人面前都放着一份薄薄的文件,不过两页纸。可是纸上都写写划划,密密麻麻地加满了签注。就为了这区区两页纸,这些帝国军方真正的大人物已经讨论了一天一夜,而且是战事如此紧急的一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