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二十六 遥想当年

高邑哼了一声,说:“不过千夜那孩子至情至性,忠诚专一,这点比某人不知道强了多少。”
赵阀准将微微躬身,铿锵道:“卑职赵成义。”
吴道宇的目光落在准将军服上狼烟军团的标记,双眼微眯,缓缓地道:“都说承恩公擅于带兵,狼烟军团中人才济济,现在看来此言倒也不虚。你叫什么名字?”
赵魏煌立刻脸色有些尴尬,说:“我只是年轻时候是这样……”
赵魏煌立刻起身,道:“不行,我得去和那小丫头聊聊!”
高邑微微皱眉,嗔道:“粗俗!你啊,总是这么胆大妄为,不计后果。这可是军国大事!”
赵君度即已开口,众将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其中一名仍有不甘,嘟哝道:“承恩公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吴道宇脸上掠过阴沉,道:“身在幽国公府,又在狼烟军团任职,嗯,好,很好。我听说承恩公也到了不坠之城,是他派你来的吗?”
赵魏煌干笑好久,最后连高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了句:“无赖!”
不坠之城内,帝国军部据点已经初步重建,而且规模扩大到整个街区,大批工匠战士正在没日没夜地增建新的建筑,运输材料的载重卡车和各种工程车辆经常将附近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高邑给自已倒了杯茶,轻抿一口,放下茶杯后又望向窗外。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向赵魏煌望上一眼。赵魏煌想要给自己倒杯茶,却发现桌上只有一个茶杯,放眼屋内,都找不到第二个杯子。他只好干咳一声,把手收了回来。http://www.hetushu•com
高邑轻叹一声,没有再说话。
对承恩公的厚脸皮,高邑也着实有些无奈,又狠狠剜了他一眼,方道:“若不是为了君度若曦,你以为我会理这一摊子烂事?”
一说到军国大事,赵魏煌立刻挺直身体,霸烈之气油然而生,沉声道:“军部那些兔崽子既然想要君度过去听聆讯,那我就让君度过去。只不过请人过去容易,想送回来可没那么容易了。君度不在前线,他负责的防区就交给军部那些人。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够支持多久!”
赵魏煌马上堆起笑脸,施礼道:“这次亏了有夫人在,否则的话,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高邑端着茶杯,看着窗外,仿佛可以这样坐一辈子。
正豪气干云之际,赵魏煌忽然看到高邑公主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如被当头浇了杯水的猫,气焰立消,尴尬一笑,道:“这个,当年我确实也干了不少傻事。”
好在高邑公主也不打算过多为难他,恬淡地道:“千夜这孩子还是很不错的,当年救了若曦,现在又救了君度,连我都挺喜欢他的。不过这个很不错呢,是指为人。千夜的天赋依我看不在君度之下,岂是很不错可以形容?所以呢,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他的母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生出这样的孩子。”
至此,赵魏煌感觉已经谈不下去了,重重哼了一声,以示不满,然后长身而起,离开了静室。出门之后,他才忽然想起,还没有弄清楚女儿行为古怪的原因。
他勉强端正坐姿,正色道:“若http://m.hetushu.com曦,你看你也不小了。千夜和你,和君度君弘,包括雨樱都相处得不错。这不是挺好吗?另外,当年那些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而且很复杂,一句话说不清楚。”
赵若曦眼皮不抬,问:“要谈什么?”
赵魏煌顿时大感头痛,这类问题怎么回答都是错。他不停搓着手,嘿嘿了半天,什么都嘿不出来。
赵魏煌先是冷笑,“老子可没看见那些人把军国大事放在心里过,脑袋里面都是些见不得光的肮脏东西。他们既然想要搞事,那老子索性就把事情给他们搞大!有本事他们就去守住君度那段防线。老子倒要看看,他们在战场上究竟有几分成色!他奶奶的,想老子当年……”
然而他双眼圆瞪,眼角都渗出血丝,依然死挺不跪。虽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但赵成义面带冷笑,死盯着吴道宇,眼中嘲笑之意不加掩饰。
吴道宇眼角跳动,眼见再要施压,恐怕就要令赵成义当场重伤,甚至可能伤重不治。他又不能真的伤了赵成义,那会立刻激怒赵阀。无论幽国公还是承恩公,可都不是良善之辈。
高邑轻叹一声,说:“那孩子胆大妄为,行事冲动,倒是和你真像。”
吴道宇双眼又微不可察地眯了眯,问:“你姓赵?是哪一府的?”
吴道宇脸色一沉,深如渊海的气息外放,仅凭气息就压得两名准将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然后他才道:“本座就是奇怪,以幽国公的远见卓识,怎么会提出这样一些荒谬条件。难不成是些下面的小人在弄鬼?”
“都念完了。”
http://m.hetushu.com加急建起的主楼内,曾经出手狙击千夜的老者负手而立,来回踱步。旁边一名准将拿着一封信函,正在一条条诵读,每读一条,老者脸色就会难看几分。
高邑公主凭窗而坐,听到房门开启,却未转头,只是看着窗外池水。
赵魏煌脸色忽青忽白,连嘿嘿都停了,屏息静气,眼睛只盯着面前三分之地,仿佛那里埋藏着什么稀世宝藏。
赵魏煌哈哈一笑,笑声穿金裂石,然后道:“他们敢动君度一根寒毛,我就敢把那老东西的蛋黄打出来!”
静室中,赵若曦盘坐在榻上,小脸沉静,毫无表情。曼殊沙华被放置在远远的密室中,由三名族老负责镇压看守。只是现在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摆个过场,赵大小姐要是想要引动曼殊沙华,他们根本阻挡不住。
若是不考虑赵大小姐准备使用曼殊沙华的用途,这应该是件大好事,说明她对曼殊沙华的驾驭能力再度提升。不过现在府内所有人都是胆战心惊,惟恐大小姐再作点什么。
好不容易准将将信函内容念完,吴道宇停下脚步,淡道:“完了?”
可是赵若曦明显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句话说不清楚,那就多说几句好了。”
赵魏煌大吃一惊:“有这种事?”
这处本来是临时据点,现在突然大规模扩建,涉及左近众多世家,却无人有异议。只因此前主持此地的仅是一名准将,栗风水并没有站到台面上。而现在则不同,进驻此处的已换为前帝国元帅。
赵魏煌又是差点栽倒。
虽然准将亦能算是强者,但随着老人和图书脸色逐渐阴郁,他连声音都开始颤抖。毕竟老者虽已卸去了元帅军职,但一身实力却未消退多少。无论当年还是现在,吴道宇之名,都曾威震一方。
赵魏煌在她对面坐下,有些讪讪地笑着。
“卑职目前名列幽国公府,但实是赵阀旁支,非是嫡系。”
“哦,这个嘛……”赵魏煌又开始头痛,他刚才只顾着快点逃脱,却忘了问赵若曦究竟哪里不对。
“只是傻事?”高邑追问一句。
高邑淡淡一笑,说:“若曦那孩子最近有些奇怪,你这作父亲的,也应该多关心她一点,别成天都把心思放在西疆战场上。这次若不是我来的及时,恐怕曼殊沙华就要轰出去了。”
赵成义道:“卑职乃是奉幽国公令而来,信函中想必写的已经很清楚。”
赵若曦抬起头,眼中闪动着危险光芒,忽然道:“老爸,你不要因为怕被妈妈训,就跑我这来避风头。”
赵魏煌身体一晃,差点栽倒。随即他深觉有失脸面,当下脸一板,斥道:“小小年纪,你懂得什么!我和你妈妈之间,根本不存在问题,她会教训我什么?”
听着一众手下的抱怨,赵君度终于道:“行了,多说无益。毕竟军部一个将军死在我的手里,他们总得有所表示,不然如何服众?”
“那个,嘿嘿……”赵魏煌还是忍不住开口。只是嘿嘿之后,高邑全无反应,把他所有后面的话都堵回肚子里,是以嘿嘿之后,仍只有嘿嘿。
神将威压,岂是容易承受?赵成义双腿发出咯咯声响,眼看就要被生生压得跪下。
赵魏煌大是尴尬和_图_书,只是嘿嘿地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是,那是!”
她越是安静,赵魏煌就越是坐立不安。此刻的他,哪还有威镇西疆的模样?更不用说还一度有望取代林熙棠,主持西线镇压叛军大局了。
赵魏煌走进静室,坐在赵若曦面前,说:“若曦,你妈妈和我,都觉得有必要和你谈谈。”
准将如飞而去,片刻之后,领进来一名准将。准将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一脸精干坚毅,进门之后,就对吴道宇行了一个军礼,随后挺立如枪,静候吴道宇发问。
吴道宇心念一动,就收了气势。哪料道赵成义居然一声长笑,朗声道:“谅你也不敢在这里伤我!”
吴道宇忽然一声冷笑,道:“把赵阀的人叫进来,我倒要问问看,他们凭什么敢向我提这等条件!”
“不存在问题吗?可是存在千夜哥哥啊!”
“你就不怕君度在他们手里会吃苦头?”
赵君度淡淡一笑,道:“多事之秋,震慑小人是应有之义,可若大开杀戒就不对了,于大局无益。”
不坠之城核心区域,赵阀自留的一座大宅内,一身战甲的赵魏煌穿过重重回廊,来到一间临水的楼阁前,推门而入。
说罢,也不等高邑回答,赵魏煌就匆匆而去,如同逃难。
高邑放下茶杯,道:“这次事情搞得太大,那些人也着实有些不像话,所以我才过来。不过此事现在只是开端,我能做的只是让帝室置身事外。那么你呢,准备怎么做?”
一名将军就道:“唉!四公子当时要是心狠手辣一点,把那些家伙都给宰了,不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