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二十九 走火

城防图上已经布满了标记,内行的人从这些标记中就可以看出整个黑流城的防御已经千疮百孔,只能勉强支撑。只有暗火总部这一带防线还算完整。
宋子宁点头道:“如此最好。这里肯定有血族余孽,我还要去清剿,就不耽误三长老的时间了,告辞!”
这时一名战士冲了进来,沙哑着嗓子叫道:“东城炮塔被毁!现在整个东城都没有炮塔了,这样守不了多久!”
火光中冲出两个窈窕身影,黑月拖着南宫小鸟逃出火海。段浩冲了过去,以原力护住二人,掩护她们退向暗火总部大楼。她们退回总部后,并未停留,而是顺着秘密通道又奔向他处。
中年男人忽然变得焦燥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就在这时,远方夜幕突然燃起一团烈火,一艘侦察艇燃烧着坠向大地,借着火光,可以看到隐隐约约有数艘战舰正向黑流城飞来。看那轮廓,分明是帝国军方的新锐战舰!
宋虎脸色一变,道:“是南宫小姐和黑月!你快过去,注意保护她们!”
宋虎阴沉道:“从东城到我们这里需要穿过大半个黑流城。现在城里这么多的佣兵猎人,正好借他们的手抵抗外敌,那些平民也能用上。我已经让人去分发武器了。”
宋子宁向中年男人打量一番,道:“原来是孔家三长老。久闻三长老谋虑深远,不甘人后。可今日一见,倒是让在下有些意外,以三长老的身份,座舰怎会没有标识?难道说,这里面不止是孔家的人不成?”
http://www.hetushu.com宋子宁在为首一艘战舰船头现身,并未立刻进攻,而是一声长笑,声震全场:“哪位大人如此热情,亲来造访黑流?是否可以现身一见,容子宁亲自拜谢?”
那座隐藏起来的炮塔遭遇集火,通体上下都在爆炸燃烧。但是重炮仍然以远超正常重炮的射速坚持还击,短短时间内连轰十余炮,命中过半,又击坠了两艘炮舰。但是空中战舰数量实在太多,对轰之下,炮塔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塌。
宋子宁冷笑一声,道:“不见得吧!依我看,这里面恐怕有不少盗贼土匪之流,冒充了孔家的名义胡作非为。若是没让我看到也就罢了,既然让我遇上了,自然不会放过这批鼠辈!孔家清誉,岂容破坏?”
三长老大惊,飞身而起,避过破甲箭。可是他避得过,旗舰却避不过,接连吃了三根破甲箭,爆炸声一声响过一声,转眼间就冒出浓烟,速度也慢了下去。
宋虎在城防图上一拍,道:“他们伤亡再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守住暗火总部就可以了。坚持到七少回来,就是胜利。”
宋虎在城防图上补了一笔,划掉了一个有着醒目标志的炮塔。看着这些特殊标记一个个减少,宋虎心中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中年男人眼角跳动,咬牙道:“好一个宋七,下手真狠!”
那几艘战舰快速逼近,火光映亮了舰身上的徽记。顿时指挥室内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失声道:“宁远重工?!那是宋七的船!他有和图书这么多战舰?!”
三长老脸色微变,随即道:“当然都是孔家的人。”
命令很快传递出去,旗舰率先完成转向,率领三艘浮空舰迎向宋子宁的舰队。
暗火总部内,段浩和宋虎聚在城防图前,都是脸色凝重。窗外轰鸣声不绝于耳,有时会震得总部大楼都在摇晃,天花板上不时会落下尘土灰泥。
宋虎拉住了段浩,摇头道:“我们现在手上只剩最后一支预备队了!这支预备队必须留在总部,你也不能走。”
听到这个消息,那中年男人的脸色才好看一些。然而还没有高兴多久,又一名军官匆匆跑了进来,急道:“急报!狼城残余守军炸塌了矿洞,卢将军失陷洞内,生死不明!”
“是的,大人。”
宋子宁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这些笨蛋,粗手粗脚的,怎么就让弩炮走火了!?”
这门炮威力太大,炮弹过于醒目,一时之间空中炮艇纷纷转向。暗火总部防空火力格外密集,可是这些浮空炮舰顶着防空火网,拼命轰击这门重炮所在的位置。
众人都是低头,不敢出声。
段浩直接破窗而出,奔向重炮所在的炮塔。
狼城矿洞的价值如何,在场众人大多知晓,也是发动此次突袭的主要原因。这个矿场可说价值连城,平日小心呵护都来不及,谁想得到宋子宁居然会在矿坑内预设炸药,一举把矿洞炸毁。这样一炸,很有可能把矿脉一起炸毁,宋子宁居然下得了手,这种狠辣,实让众人心中暗生寒意。
中年男人终于动容:“他和图书们炸塌了矿洞?!”
三长老本能地感觉不妙,还未等他说什么,突然眼前光芒闪动,数根威力强大的弩炮破空而来,看箭锋上的光芒,分明都是专门对付重型战舰的破甲箭!
此刻在黑流城外,一艘始终悬停在高空的浮空战舰内,气氛也是同样凝重。指挥室内,一个中年男人负手而立,望着下方燃烧的黑流城,脸上看不到丝毫笑意。指挥室内众人都是屏息静气,默不作声。
炮塔随即转向,火流又抽击在另一艘浮空舰上,这一次战果更是突出,将它凌空打爆!
这时又是一名军官走进指挥室,道:“卢将军传来消息,他已经攻陷狼城,全歼守军。现在正在搜索狼城内的矿洞,以防残敌破坏。”
这时窗外忽然一亮,一颗橘红色的炮弹激射天空,将一艘停在高空处的装甲炮舰轰得一歪,尾部立刻开始冒火。炮舰还不及躲避,又是一颗炮弹轰在炮舰上,终于让它维持不住浮空,斜斜向城外坠落。
“可是东城那边迟早会被攻破,他们的人会冲进来!”段浩吼道。
中年男人淡道:“集火!先轰开一段城墙,然后把所有部队都派出去。如果打不下黑流,那他们也不用回来了。”
那艘浮空舰未能跑远,一座炮塔突然开火,射速快得出奇,火流连绵不绝,抽击在浮空舰舰身上,打得它零件飞散,火光四溢。这艘浮空舰只坚持片刻,就摇晃着栽向大地,炸成火球。
旗舰内,中年男人略一思索,毅然走上甲板,拱手道:“七少智深如和*图*书海,布局缜密,让人佩服。不过这里应是血族千夜的产业,说不定还有血族余孽,不知七少来此有何贵干?我曾听说,七少与千夜过去交往甚密,莫不是也与血族有所勾结?”
那军官领命而去。中年男人又看了一会战况,缓缓转身,冷道:“这就是你们说的翻掌可下?这种火力,这些特殊的重炮,就是在帝国郡城也不多见吧?怎么连半点消息都没有?你们派到城里那么多探子,都是干什么吃的!难道没有了南华,就拿不到任何情报了吗?”
段浩皱眉道:“那些猎人不过是乌合之众,平民更是没什么战斗力。你让他们去和对方的精锐私军拼杀,伤亡会非常大。这种时候,还是我们暗火自己的人靠得住!”
“你的意思是……”段浩皱眉。
转眼之间,黑流城内的火光大盛,战火在城区内四处蔓延。得了死战命令的战士出手全无顾忌,看到活物就会射击。而城内佣兵猎人以及平民都殊死反抗,一时处处战火,战况无比激烈。
这时一名军官走进,额头微微见汗,说:“舰队指挥许大人传来消息,黑流城防空火力过于奇特猛烈,现在舰队损失惨重,要求后撤休整。”
然而两艘浮空艇的损失并不能扭转战局,黑流城上空还有数十艘浮空艇。其中更有数艘装甲厚重的大型炮艇,悬浮在炮塔威力难及的高度,十余米舰炮不断轰击着黑流城内的目标。
这几艘战舰来意明显不善,否则也不会上来就击坠在外围警戒的侦察艇。围攻黑hetushu.com流城的浮空舰虽多,可是型号参差不齐,又大多被地面炮火牵制,多少有所损伤。单以战力而论,能够和快速赶来的几艘战舰相抗衡的,还真没几艘。
宋虎却很镇定,说:“你没发现,所有的浮空艇上都没有标记吗?他们不愿意身份暴露,所以要么带了大军过来,想把黑流城彻底夷平,要么就是只带有限部队,劫掠之后就会离开。如果是前者,你去了也没用。如果是后者,那你也不用去了。”
段浩双眉一竖,道:“我带预备队过去!”
此刻无人敢稍有违逆,片刻之后,十数艘运兵浮空船就飞向黑流城,冒着炮火在城外降落,将成队的战士放出。
“孔家清誉如何,那是在下份内的事,就不劳七少挂心了。”
老式浮空艇数量多些倒不奇怪,可是这几艘全是新锐型号,就算搞得到,也没几个能够养得起。宋子宁能够集齐数艘,说明宁远集团的实力已是今非昔比,远超众人预料。
震惊之余,中年男人猛地省起,若是被这支舰队从后突袭,那后果不堪设想。一念及此,他立刻下令:“发信号,所有战舰撤出黑流城,在预定地点集结。旗舰向前,截住宋七的舰队!”
舷窗前的中年男人冷冷地道:“不准!让他继续攻击,一直打到只有最后一艘船为止!”
片刻之后,暗火一座炮塔火力突然大增,无论射速还是威力都提升过半。猛烈的炮火顷刻间就把一艘浮空艇击毁。等到这座异常炮塔被摧毁时,它已经击坠了至少四艘小型浮空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