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五十一 三招

加里再也爬不起来,但他眼中仍全是凶厉,死死盯着千夜。狼人的凶悍本性展露无遗。不过千夜见多了凶悍之辈,根本不把加里放在心上。
见薛定和薛武不约而同想要对加里动手,夜瞳本来握紧了吸血刃,又放松了五指。
千夜五指转动,将加里手骨彻底捏碎,这才松手。
“说不定?”夜瞳的表情显得很古怪。
而千夜以不变应万变,东岳在身前左中右虚斩三记。已逃出颇远的加里大叫一声,右腿上飙出一道鲜血,裂开一道长长伤口,然后一头栽倒。他一个翻滚,强忍伤痛站起,正欲再逃,忽然全身僵硬,呆在当场。
双腿尽断的薛武则从怀中取出一把原力短枪,对准了加里。尽管在中立之地普通原力枪很难发挥威力,不过薛武的目的只是为了牵制住加里,好为薛定创造机会。
加里向千夜望了一眼,眼中浮上不屑之色。对他来说,人族天生脆弱,根本不是同级狼人的对手。千夜只有十二级原力,在已是三等伯爵的加里眼中,自然属于可以随意虐杀的对象。当看到夜瞳时,加里才神情一凛,长发无风自动,身体微弓,喉间发出威胁性的低吼。
“你不过是个十二级的人族而已!而我,我是狼王的儿子,我的血统比你强大不知多少!我不会输,绝不会输!”加里不断咆哮着,体型越变越大,气息迅速增强,但是毛发中不断渗出鲜血,大腿伤处更是血流如注。显然这种增强实力的秘法代价十分沉重。
加里连续和_图_书纵跃,左右闪避,瞬间冲到数十米外。
加里捶了捶自己的胸膛,傲慢地道:“这个年纪的伯爵,你听说过几个?而且我还没有度过生长期,还有成长潜力!”
千夜吐出一口气,双瞳涌动蓝色,冰冷地道:“原本我觉得,三招杀你就够了。现在看来,确实应该多用几招。”
加里毕竟有传承在身,危急关头大喝一声,体型骤然增大,现出狼人形态,力量暴增,勉强获得自如行动的能力。他发力一跃,身周竟爆出一团血雾,可见用力之猛。
加里双眉上扬,道:“以我实力,击败你不是问题。这里可是中立之地,不是永夜。不要以为你是血族,就天然比狼人高贵!告诉你,我的血脉,即使在永夜狼人中也在前列。父王说过,我若在永夜,当有可能通过群峰之巅的考验!”
“是吗?”千夜手腕一振,东岳掠过加里,一条左臂就离体飞出。
千夜则淡然道:“你还不错,比我想的要强点。”
加里又是一阵狂笑,“三招?贱民就是贱民,除了吹牛,你们已经不会别的了吗?”
千夜不动如山,旁边薛定却是大急,失声叫道:“糟糕!他手上有爪刃啊!”
“这,这不可能!”加里仍然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一旁的薛定已经看得呆了,薛武则默不作声。
现在看着加里在当面炫耀天赋,总让千夜和夜瞳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忍不住上上下下的反复打量。可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加里有哪点可以稍稍接近威廉和*图*书
旁边薛定却是心思灵活,眼睛一转,立刻换上一副悲愤神情,跑到加里旁边,道:“哥哥,他们设下了陷阱,突施偷袭,这才伤到了大哥,啊不,薛武。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能提醒。正准备好好教训他们呢,这不,您就来了!”
狼人和血族之间的仇恨,已绵延万年,从永夜一直延续到中立之地。在狼王统治下,东海之滨少有血族出没,强大血族多是隐秘行动,而弱小血族如果在这里生活,则大多悲苦,连人族待遇都不如。
夜瞳作为血族新一代中血脉最纯净的原生种,天赋当与威廉在同一水准。而千夜则更进一步,将源自夜瞳的血气再度提纯,步入了古老血族的行列。
通的一声,加里双足落地,随即沉入土中。他毛发倒竖,喉间不断低吼,开始和千夜角力。
失去肢体的痛苦太过强烈,就是凶悍成性的狼人也难以承受。不过千夜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加里,随着东岳再次挥动,加里双腿也与身体分离。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被握碎的右手。
千夜淡淡地道:“可惜,你的潜力没有机会发挥了。”
加里向薛定睨了一眼,毫不掩饰鄙夷之色,“薛武都败了,就你,还想教训他们?”
这时千夜嘿的一声,开始发力。随着五指逐渐收拢,加里右爪手骨不断发出喀喀声响。加里先是闷哼,然后是惨叫,在千夜手中,他的右爪不断变形,最后完全扭曲,根本看不出狼人利爪的模样。
薛武哼了一声,头偏到一旁和_图_书,不作回答。他虽然心高气傲,但也知道加里不是能够轻易得罪的,所以只好沉默。
加里傲然道:“会不会放过他,看我的心情。如果你够乖,那我的心情说不定会变好。”
加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一瞬,才放声狂笑。他笑得都弯了腰,这才缓过气来,然后戴上一副佩有利爪的手套,一边向千夜走来,一边狞笑道:“下贱的人类,你真的惹怒我了。我会慢慢地撕碎你,绝不会让你死得太快的。另外在你死前,我还要让你好好看着,我是怎么玩弄这个血族的!”
加里盯着夜瞳,说:“你跟我回去,以后当我的女人,那我说不定会放过这个废物。”
千夜向加里伸出三根手指,道:“三招。”
说完这句,加里才发觉不对,怒道:“什么叫我自己说?我就是天才!”
加里视夜瞳为禁脔玩物,一副带你回去是看得起你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千夜。
“一个才十二级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何况不是还有您吗?”
“你是血族!?”作为天赋不错的狼人,加里对血族有着本能的敏感。他用力嗅了嗅,然后肯定地道:“你就是血族!真没想到,在东海还有这么厉害的血族。”
千夜提着东岳,走到加里面前,寒声道:“听你自己说,你算是狼人中的天才?”
吸血刃开始在夜瞳指间跳动,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加里,说:“就你这点实力,这话说的不心虚吗?”
千夜和夜瞳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狂笑之中,加里和图书忽然感觉身上一沉,如被一座山压住。压力转眼间变得无比沉重,周围隐隐响起大海波涛之声,纵使狼人以力量为傲,加里也感觉负担得极为吃力,连纵跃都难以办到。
千夜不闪不避,甚至没有动用东岳,只是伸出左手,与加里挥来的一爪握在一起。
千夜意态从容,悠然和加里角着力。加里拳套上的利刃紧紧卡在千夜左手上,竟难以切开千夜肌肤,不断加力的结果,也只是堪堪切开表皮,落下几道浅浅血痕。
扑通一声,加里跪倒在地,全身不断颤抖。他的右爪迅速肿起,并且蔓延到了上臂。这样的伤势,即使以狼人的恢复能力也无能为力,只有由高明医师配合珍贵药剂才能治愈。
不过当加里看到了倒地的薛武,却显得十分意外,道:“薛武?你也败了?”
加里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他不小心压到受伤的右爪,于是又是一声惨叫。
千夜无声无息出现,就站在加里面前。这个距离上,东岳随意一探,就能将加里刺穿。
加里不断颤抖,眼中满是怨恨,死死盯着千夜。眼见千夜提起东岳,他却并不畏惧,而是咬牙切齿地道:“我是狼王儿子,你敢动我,不论你逃到哪个角落,父王都会把你找出来杀掉。而你的女人会沦为无数人的玩物!到那个时候,你们都会后悔,后悔没有早早跪在我面前!”
这就是所谓义子的价值。在狼王眼中,所有义子加在一起,也比不过一个加里。
就在压力加身的一刻,加里已见到千夜和*图*书举起东岳。当东岳剑锋高扬之时,他猛地感觉到无法形容的危险!
加里仍然在高傲地扬着头,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影像分别映在千夜和夜瞳的眼中。就是注意到了,他也只会以为是正常现象。
加里首先感觉到的是强大的威胁,本能地戒备,然后才看清夜瞳的容貌,只觉脑中轰的一声,身体莫名的燥热。
夜瞳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院门内朱姬也在探头探脑,跃跃欲试。不过千夜可没她们那么高的兴致,初时看白痴的新鲜感过后,剩下的就是升腾的怒意。
如果加里是一路跟来的,说不定就听到许多不该听的,看到了许多不该看的。作为狼王最看重的两个儿子之一,加里的地位根本不是薛定能比的。就算加里把薛定杀了,也不会有任何事。
然而薛定预想中千夜受暗算落败的情景并未出现。
如果当初威廉没有吹牛的话,那他就是群峰之巅前后几代的第一天才,是狼族登上圣山的最大希望。即使如此,在千夜心目中,威廉的光辉形象也都随着那一声‘汪’化风而去。
“狼人永不会败!!”随着一声战吼,加里纵身而起,一爪抓向千夜!
他转过身,望向了薛定和薛武。
薛定看得睁大了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加里更是难道置信,眼珠凸出,不断加力,却无法再将伤口加深半分。
加里向薛定狠狠盯了一眼,眼中尽是凶意。薛定一呆,随即眼中闪过狠厉,双拳紧握,慢慢弓起身子。看来只要千夜显露不支,他就要全力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