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五十三 漏网之鱼

一出黑森林,千夜就闻到了血腥味。他微微皱眉,迎着风吹来的方向闻了闻。血的味道大多是人族,也有少量其它种族,基本没有狼人的味道。而且血腥气十分浓郁,至少要数十个人的鲜血,才能散发出这么浓的味道。
数头座狼与千夜擦身而过,全部扑了个空。当它们落地时,四肢忽然离开躯体,鲜血喷涌。几头座狼痛得拼命翻滚,嘶号声响彻小镇。
从外面看,小镇一切正常,没什么不对。然而守门的卫兵不见了,从镇门望进去,街道上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原本简陋但是生机勃勃的小镇,眨眼之间变成了鬼城。
其余的座狼顿时被同伴的惨状震慑,纷纷伏低身体,夹起尾巴,一时不敢上前。可是它们并未从千夜身上感觉到任何危险气息,所以一时又犹豫不定,不知道是否该扑上去,撕碎这个人族。
狼王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得知了加里已死,震怒之下派出了自己贴身卫队,来这一带寻找线索。小镇上的人则变成狼王迁怒的对象,被全部虐杀,为加里陪葬。不光是这个小镇,方圆百余公里之内,还有两个小镇,也一样会被屠戮。
千夜走进镇门,随即停下,在铁铸的大门上摸了摸。指尖上除了灰烬之外,还有一道紫黑色的污渍,不用看千夜也知道,那是凝固的鲜血。
座狼倒地翻滚,痛得哀鸣不已。千夜无动于衷,向店铺内进望了一眼,确认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就走出了小店。
和图书夜身体后倾,轻而易举的避过了扑击。这是一头硕大的黑狼,体型比普通野狼要大得多,显然是狼人们习惯豢养的座狼。座狼扑势还没到尽处,千夜伸手一探,就拿住了它的腰,然后随手握碎了它的腰椎。
千夜没有回答,而是问道:“镇上的人都是你们杀的?”
千夜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狼王的规矩,在我这行不通。”
狼王冷笑,道:“他们无非看上了我这个位置。不过张不周一向无情,只看实利。自从我坐上这个位置,年年上交的赋税资源比过往多了一倍。只要上交的税赋不少,谁都别想动我的位置。而且,就凭他们几个那点本事,以为坐上这个位置就能干得好了?一群连自己领地都管不好的蠢货,给他们什么位置都是一样。”
千夜低头,看到脚边不远处,有一滩深色污渍,看上去象是污水,但实际上那也是鲜血,漫流之后与泥土混在一起,就成了这个样子。
千夜拿了一小袋金丝螺,再装上两根木料,登上老旧的卡车,驶向小镇。
杀戮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木桩上的人大多已经死去,只有少数实力强劲的人还留着一口气。不过这些人双腿都是血肉模糊,有的甚至只余白骨,血肉都不知去向。其实看到刚才那群座狼,再笨的人都会猜到这些人身上的血肉到哪里去了。
卡车开得很慢,但胜在稳定可靠,从不出故障,颠簸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开出了黑森林,来到小镇http://www.hetushu.com外围。
千夜随手推开一家店门,向店内望去。店铺里依然没有人,货架凌乱,显然被彻底翻过。一道浓重的腥臭味道扑面而来,让千夜忍不住皱了皱眉。
而这名子爵则带着几名手下留守小镇,看看还有没有漏网的小鱼小虾,结果没想到网上来的,是一条吃人的凶鲨。
千夜跳下卡车,向小镇走去。
狼人长者并未立刻离开,显得有些迟疑,说:“大酋长,我们最近的动作似乎引起了那位身边人的注意。他们有可能会来试探,您务必小心。”
年轻狼人只觉眼前一花,忽然就失去了力气,摔在千夜面前。他身上处处传来剧痛,完全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它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四肢已被斩断,在痛苦和恐惧交织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长嗥。
千夜俯身提起年轻狼人,继续向前,转眼间来到小镇的中心广场。
随着黑森林的扩张,通向小镇的路倒是有大半要在森林中穿过。在薛定把染血泥土抛入黑森林后,原生种族就全部消失,没有再出现过。穿过黑森林时,就如同行走在一片死域上,没有任何生气。
“你找死!”镇中央响起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一个年轻狼人冲了出来。看到满地座狼的惨状,他双眼顿时布满血丝,猛地扑向千夜。
然而千夜已从他身边掠过,在场中绕了一圈,又回到他面前。
广场上已经变成血的湖泊,周围立着数以百计的木桩,每根木桩上都穿着一个人,血顺着木桩http://m.hetushu.com流下,再汇入到广场上的血池中去。
“狼王的规矩啊……”千夜话声未落,所有狼人突然感觉到身上一沉,如压了一块大石。实力最弱的几个立刻站立不稳,身不由已地跪在了地上,中年狼人也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猛地爆发力量,恢复了行动能力。
小镇中央,原本铁熊居住的宅院,大门被一脚踹开,数个狼人从院内走出。为首的是一名容貌彪悍的中年狼人,比其余狼人高出大半个头。他看到年轻狼人的样子,双眼立刻变得血红,喉间不断发出低吼,盯向千夜。
中年狼人盯着千夜,狠狠地道:“你等着,狼王绝不会放过你。他的卫队……马上就会过来。那时候……就是你的末日……”
狼王默然片刻,道:“张不周若不厉害,父亲怎么会死在他手上,我又怎会落至今天这种地步,日日忍辱负重。”
不过他随即发觉自己根本看不透千夜的实力。但是能够将一名狼骑士斩去四肢的人,怎么会没有原力?一念及此,他勉强压下怒火,喝道:“你是什么人?敢打伤狼王的直属骑士,不知道这片土地的主人是谁吗?”
杀光小镇上的居民之后、狼王卫队就先行离开,继续搜寻加里尸骨。自然,在搜索过程中被他们撞到的人族,只有一个下场。
狼王道:“我知道,你先去查加里的事吧。”
千夜不断反思,终于慢慢扳回局势,这一晚胜出两局,这才松了口气。
“狼王的规矩!怎么着,你难道想和www.hetushu.com狼王为敌不成?小子,有点本事就敢和狼王作对,真是嫌死的不够快了。赶紧把自己手脚砍了,我就让你死个痛快。否则的话,我把你也穿到木桩上,让座狼啃个几天几夜,才让你死!”
座狼群在犹豫,千夜却不会放过它们,随着东岳剑锋震颤,一道道剑气离刃飞射,顿时把座狼群射得人仰马翻,处处痛苦哀鸣。转眼之间,这些座狼无一例外,全都被削去了四肢。
座狼的长嗥在镇内回响着,立刻激起了众多回应。一个个民居的门窗粉碎,隐藏在里面的座狼纷纷现身。有几头座狼看到了千夜,眼中凶光大盛,立刻扑了上来。
千夜手腕一振,将中年狼人抛飞出去,恰好落在一根空着的削尖木桩上,身体被穿透,挂在了那里。狼人生命力十分顽强,纵使心脏破碎,也能存活好几天。但是在现在,这个优点反而变成了无尽痛苦的根源。
其它狼人早就全部倒地。中年狼人不过是三等子爵,他的手下更没有人挡得住千夜随手一击。千夜特地留下一个活口,询问一番之后,已大致知道了事情前后经过。
“规矩?这是谁的规矩?”
千夜将被斩去四肢的年轻狼人抛进广场上的血池,让他再次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叫。
千夜神色不变,沿着街道向镇内走去。
见狼王如此自信,狼人长者也不再担心,下峰而去。
中年狼人道:“狼王的儿子,加里少爷死在了这一带。按照规矩,在这一带生活的所有人都要给少爷陪http://www.hetushu.com葬。”
它们的牙缝中还挂着人类的肉屑和衣服碎布,身上也散发着人族鲜血的味道,令千夜本能地感觉厌恶。
这些木桩上穿着的都是小镇镇民,不少人千夜都认识。还有一些陌生脸孔,想来是途经小镇或是来作生意的游商,结果运气不好,恰好遇上了杀劫。
“大酋长,暂时的蛰伏是为了明日的翱翔。”狼人长者说了一句部落间流传的古老寓言。
中年狼人忽觉心口一痛,随后乏力感就在全身迅速蔓延。他低头一看,见东岳不知何时已刺入自己胸口,击碎了心脏。他根本没有捕捉到千夜的动作,甚至不知道这一剑是如何刺进自己身体的。
这是进镇的街道,两旁原本有几家小店,不过现在都虚掩着门,一片死寂。
千夜轻叹一声,自语道:“象威廉那样可爱的狼人还真是不多啊!”
如同人族喜欢凶兽肉一样,原力修为越高的人族,在野兽眼中,血肉就越是美味。
自薛氏兄弟离开,千夜的生活就转为平静,但是和海中神秘存在的较量却有些不太顺利。接连数日都只能拿下一局胜利,以致黑森林逐渐蔓延,都快到长到海滩上了。好在浓雾以河为界,再怎么汹涌,也没有越过那条小河,才给千夜留下一块空间。
这时砰的一声,旁边货架炸开,一道黑影猛然向千夜扑来!
这些时日他一直修炼,物资积累如山,都还没有去小镇上交换。想想也到了收税时间,而且铁熊被杀之后就没了动静,于是决定去小镇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