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五十九 暗手

狼王沉思片刻,道:“去联系几个雇佣兵,让他们设法在老蜘蛛的地盘上弄个魔裔回来,我有用处。”
此刻祠堂侧面响起一阵喧哗,令守在正堂的老者面露不悦。转眼间十余人就从侧门冲入正堂,向大门跑去。人群中两名年轻人抬着一名老者,神色焦急,不断喊着:“快快,快找圣手神医!”
越是靠近东海腹地,就越是繁华。人族在东海占据的辽阔领地中,在中央偏北部分最为繁荣,这里聚集了三个颇具规模的城市,两座依海而建,另有一座则是位于内陆中央,将沿海与内地联为一体。
“大酋长英明。”
老人哼了一声,道:“回去?谁说你要回去了?”
那一带原本也颇为繁华,但是自狼王入主东海后,就渐渐凋敝。
“那个,族长大人,大哥在祖祠面壁,我怎么办?什么时候回远古图腾战堡?”
薛定回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急忙行礼,道了声:“太爷爷……不,族长。”
狼王冷冷一笑,道:“新生的将军越来越多,不和那头老蜘蛛开战,难道拿我自己的领地来分封他们吗?”
在这先祖英灵栖息之地,对后裔的庇佑和保护无所不在。
听了这话,一直默不作声的薛武忽然抬头道:“万万不可!”
“就算有什么问题,不还有张不周在吗?”狼王淡然道。
五长老一怔,然后哈哈大笑,“我们薛家传承多少年,会栽在两个小家伙的手里?你们不是说过,那对男女都只是十二三级的修为吗?”
不过那名长老神色泰然,道:“大http://m.hetushu.com酋长,如果从其它种族的角度来看,这句话确实很有道理。您手下的将军越来越多,领地也日渐安定。不过过去大半年来,您不觉得局势实在是太平静了吗?对外开拓正在放缓,而领地内部的敌人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说句冒犯的话,这些将军们都已经吃饱了。而吃饱了的狼是没有战斗力的。”
“张天王……嘿!就算张不周真成了天王,你以为会有什么改变吗?在他心中,只有自己,什么人族狼族全无分别,只看能不能为他忠心办事!”
“啊,我再不回去,可就要引人疑心了。”
那名老者神色萎靡,胸前全是血渍,时时还在喷着血。只是他喷出的血都是紫得发黑,带着浓浓的腥臭气,中人欲呕。
薛武低头不语,丝毫不作分辩。薛定头更是低得要碰到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薛定向薛武偷偷看了一眼,终于一咬牙,说:“这事和大哥无关,都是我惹事在先,大哥为了帮我,才……”
薛定愤愤不平:“可我们是人族,他狼王说到底也还是个异族!张天王怎么就这样看着异族欺压我们人族!若是为了隐忍,这也有点太过了吧?”
薛定也不得不说:“五长老,那两个人非常厉害,战力远超修为。”
薛武道:“不,我是怕薛家会惹祸上身。”
狼人长老心中一凛,隐隐想到一个可能,不敢再说什么。
狼王缓缓点了点头,道:“也对,只要在他们中间拉开差距,落在后面的人,就算吃饱了,也会再度感到饥饿。”
“既www.hetushu•com然被发现了,当然是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等薛定说完,五长老淡淡地道:“事情经过已经清楚了,不过长老会的决定不会更改。薛武还是要在祖祠里闭关三年,三年之内不得离开祖祠半步。”
千夜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象是某种隔空窥探的秘法,多半还结合了天机推衍秘术,否则的话不可能这样找到我们。”
这一下,薛武薛定都默不作声。薛家族长距离神将只差一线,再怎么样也能压过千夜和夜瞳一头。然而这件事却怎么都让人高兴不起来。
夜瞳略显忧虑,道:“你刚才动用了底牌吧?要不要紧?”
薛家祖宅位于观澜城西北角,占据了整整四个街区,堪称城中之城。宅院中央后进,起有一座雄楼,正是薛家祭祀先祖的祠堂。此刻祠堂内烟火缭绕,薛武和薛定跪在大堂中央,不敢抬头。在他们面前,是数以百计的先祖牌位,一层层叠放在祭坛上。跪在这里,无论是谁都会有种感觉,似乎正被薛家无数先祖注视着。
薛定脸色终于变了。他当了狼王义子,对狼王手段自是了解。就算熬得过去,人也废了。
狼王麾下,将军是实权大位,不光领兵,还会有相应管辖区域,等同于帝国的封疆大吏,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状态。其中实力最强一人,甚至身兼数个将军职位,领地也比别人多了数倍。
狼王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去办一下。”
诸将退下去后,建议悬赏的那名长老却并未离开,而是留了下来。和-图-书狼王道:“为了两个不成气候的小家伙,以及一个没能确定的幕后阴谋,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值得吗?”
五长老哼了一声,道:“战力再怎么超过修为,也不可能超过你们太爷爷吧?”
五长老这时道:“你以为现在疑心还少吗?你们自以为办事滴水不漏,可是狼王那边早就查出加里是追踪你们才出去的。于情于理,都会查到你们身上。以狼王手段,就凭你们,也熬得过去?”
五长老被顶撞,心下不悦,道:“有何不可?他既然用这等手段对付你们,我们薛家自然也可对付他!怎么,你莫非还要感激他们不杀之恩不成?”
南部荒僻之地,射出原初之枪后,千夜一时之间气息回落,有些萎靡。夜瞳扶住了他,望向空中,道:“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
观澜城五大家族中,就有薛家一席之地。
“可是……”
就在这时,一名侍从飞奔而来,疾道:“临港城分家那边传来消息,有个人以两位公子的名义,请求照顾。”
狼王顿时有了怒色,这番话对把各种狼类视为半个同族的狼人来说,很是侮辱。
狼人长老凑近狼王,仔细听完吩咐,不由露出些许震惊之色。领命之后,他就匆匆离去。图腾大厅中,就只剩下狼王一人。
“大酋长,您是打算和蛛帝开战?”
若以繁荣程度而言,越是向南就越是荒凉,到了荒僻之地,往往要相隔百里,才能找到一座小镇。有意思的是,以中央地带起,越是向西北方向,人烟也越是稀少。在西北边缘,是狼王http://www.hetushu.com远古图腾战堡,以及狼人部落的所在地。
五长老叹了口气,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那中年人向薛武瞪了一眼,道:“原本以为你有些才干天赋,是未来家族的支柱,没成想也会如此胡闹,哼!”
千夜微微一笑,道:“没事的。我现在精血充沛,用不了两天就会重新凝聚一发原初之枪。窥探我们的那个家伙相当厉害,不动用原初之枪的话,我怕打不死他。”
“为什么!这都是我的错!”薛定叫了起来。
“是否和海中那位有关?”
一个将军之位,意味着实实在在的势力和地盘。是以此赏一出,狼王麾下大将,个个都红了眼睛。
千夜仔细想了想,道:“不会。这个眼睛透出的是黑暗原力,而且有浓重的邪恶、腐败和潮湿气息,和深海气息完全不同。我倒是觉得,多半是狼王那边的人。也许是某个擅长天机推衍的人,而且水准极高。”
两座临海城市一个名为听潮,一个名为观澜,都是人族的主要聚居地。两座城市中,各有数个大家族,明里暗里影响着城市的运作。
老族长咳了一声,道:“争这些没有意义。从今天起,薛定也要呆在祖祠闭关修炼,三年后方许出关。对外人,就说没见过他们两个的行踪。”
走进祠堂的老人仪容威严,满面红光,尽管须发尽白,但目光锐利得有如实质。他向薛定瞪了一眼,道:“是谁的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果现在让狼王知道加里的死和我们薛家有关,那他就有了借口。哪怕将我们薛家连根拔起和-图-书,张不周也不会多说半句话。”
这群人冲出祠堂,如飞而去。此时从祠堂侧面又转进一名中年人,祠堂正堂的老人一把拉住他,问:“大长老究竟怎么了?”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那名长老显得胸有成竹,道:“完全值得。大酋长,有个人族曾经说过,想要让战狼保持血性,就需要时不时的扔给它们一块鲜肉,让它们互相争夺。”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拂袖而去。五长老长叹一声,道:“小武,你九叔也是为了你好,他脾气一向如此,你也别放在心上。不过你这次的事情,确实办得欠妥。若是天眼那老凶物再用秘法搜索一回,恐怕大长老会凶多吉少。好在天佑我薛家,不知为什么,天眼只发动了一次秘法。”
薛武点了点头,还是保持沉默。
他身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是为了保全薛家,保全小武!”
那中年人向老人一礼,道了声“见过五长老”,然后向薛定薛武盯了一眼,恨恨地道:“还不是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惹的祸!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干了什么,狼王那边居然请出了天眼来搜索凶手。要不是大长老也精修天机推衍之道,亲自镇守祠堂祖地,屏蔽了天眼的探索感应,还不知道要给薛家惹多大的祸!不过天眼那老凶物岂是好应对的,大长老也身负重伤,说不定会留下隐患,唉!”
五长老又道:“既然加里实际上是那对年轻人杀的,不若我们先下手为强,把他们给拿下了,去狼王那里领赏,顺便把我们薛家这件事情中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