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九十四 激战

地面突然砂石飞溅,一道黑影从地下冲出,闪电般扑向千夜。千夜双眉一皱,东岳一竖,妙到毫巅的拦住黑影。黑影直接撞在东岳剑锋上,立刻被切为两段。但是千夜的手也微微一震,可见这小东西冲力之大。
青月的眼中闪过一抹悲凉,轻声说:“我们高胡人生命有限,为了保持战力,所以等到年迈时,都会对身体进行更大的改造。”
然而它丝毫不惧,眼中闪动嗜血光芒,忽然一声长嗥,啸叫声远远传开,然后身上光芒不断闪动,体型增大,气势节节攀升,原力燃烧如沸!
但这一枪明显激怒了它,稍稍从眩晕中恢复,蛛魔伯爵就摘下原力重机枪,枪口喷出长达数米的原力火焰,向着青月疯狂扫射。青月立刻闪避,行动极为灵活,在许多地方的行动都完全违背了物理规律,或者看起来不象类人生物。借助机械之力,青月的行动多了许多诡异难测之处,想要打中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通道中冲出一头极为高大的蛛魔,全身深色镶暗金的盔甲,华丽已极。他看到战斧碎裂,以及满地蛛魔战士的尸体,极为愤怒,死盯着四人,咆哮道:“你们都要死!”
然而青月并不慌张,对着蛛魔伯爵迎面就是一炮。她的手炮威力极大,堪比赵雨樱的开山。这一炮轰去,蛛魔伯爵也不敢小看,抓起挂在蛛躯上的一面重盾就挡在身侧www.hetushu.com。轰的一声,青月一炮把蛛魔伯爵也轰得侧移了一步。
它一个合身冲撞,就将一名高胡老者撞得倒飞出去,它随即如影随形地跟上,就是一连串凶狠扑击,杀得老者险象环生。它几乎不顾自身,任由青月和另一名老者不断轰击,背后很快血肉模糊。
几名蛛魔战士刚从通道中冲出,迎接他们的就是三名高胡人的交叉火力。青月选择的是大口径手炮,而两名高胡老者刚是速射型的原力机枪。原力弹雨构成的火流威力远远超过普通的火神炮,如同火焰链锯,将几头高阶蛛魔战士切成碎块。
这头狼人伯爵放开手脚全力死战,全无顾忌,终于引起了地竜意志的注意。周围洞穴中转眼间响起密密麻麻的沙沙声,听着让人胆寒。
这头异虫从地面射出后,居然有短暂浮空飞行的能力。它是绕过了青月,直扑千夜。
千夜见了,也抛出两颗原力手雷,滚到蛛魔伯爵腹下。
“快走,很快他们的大部队就要来了。”青月急促地说。四人随即加快速度,向巢穴深处冲去。
青月脸色大变,惊道:“它疯了!?”
青月又惊又怒,没想到还会遇上这种事。不过高胡人世代以佣兵为生,佣兵和强盗有时候只是一线之隔。或者更干脆点,蒙上脸就是强盗,摘下面具即为佣兵。毁灭在高胡人手下的大小氏族部落不知道有多少,青月哪http://www.hetushu.com里记得住这狼人伯爵究竟出自哪个部落。
青月、千夜立刻冲上围攻。四人一围,这头狼人伯爵的行动空间立刻被大幅压缩,形势转眼间就变得危急。
他的头盔远远飞出,鲜血顺着面颊就流了下来,而且眼神迷茫,被轰得头晕眼花,不断摇晃着脑袋,低吼不断。不过它的身体着实强悍,皮糙甲厚,要害部位挨了这么重的一枪,居然看起来没什么大碍的样子,还能战斗。
狼人一爪插进高胡老者腹部,这才回头,狞笑道:“我整个部落都死在高胡人佣兵手里,只有我逃了出来。那时我就对着先祖灵魂发誓,一定要把所有高胡人都杀死,制成头骨图腾,插在先祖墓地,祭奠我的族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只要杀了你,高胡人就完蛋了一半!”
轰鸣声中,蛛魔伯爵的身体被炸得弹了起来,热浪夹着碎石扑面而来,逼得青月等人不得不掩面转身。蛛魔伯爵结结实实地吃了两颗原力手雷,全身原力光芒顿时明暗不定,有熄灭迹象。青月等人立刻抓住时机,拼命轰击,转眼间将蛛魔伯爵打得千疮百孔。
“准备战斗。”青月并不慌张,拉起衣袖,露出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左臂。她的左手赫然已经改造成一支大口径的原力手炮,枪身呈现幽幽青色,原力纹路遍布整个炮管,做工极致精良。
片刻功夫,蛛魔伯爵的http://www.hetushu.com吼声渐渐低沉,庞大的身躯也不再挣扎。
隐约间,千夜感觉临港城留下来的平民命运堪忧。
“敌袭!”千夜向那个方向一指。青月等人战斗经验丰富,枪口立刻对准了千夜所指的方向。
青月神色不变,说:“当年进入地竜在巢穴的可不止是我族先祖。”
还没等他试图站起,一张金属大网就扔到了他的身上,瞬间将他束缚。无论钢索还是金属捕网材质都很特殊,极为坚韧,蛛魔伯爵奋力挣扎,只是勉强扯坏了几块网面,想要破网而出,还得挣扎挣扎。
黑影落在地上,显出原形。它形如蚯蚓,身上布满鳞甲,长约一米,头部全被一张大嘴占据,嘴里足有数百利齿。被切成两段后,它依旧在弹动挣扎,显得生命力极为顽强。
四人继续向洞窟深处行进,再避过两轮陷阱后,其中一名老者终于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机关。砰的一声,一团刺眼光亮在幽暗的地下世界亮起,同时将高频波动远远传递开去。
一记飞斧斩杀,就重创了一名高胡老者,这头蛛魔战力极强,绝不是普通的伯爵。
千夜点了点头,还没等他说什么,忽然间感知到侧方有数个原力气息正在迅速接近。
“你想要一起死吗?”青月向狼人叫道。在她看来,为蛛帝、月光白魔鬼效死是无比愚蠢的行为,实际上中立之地也没有多少人会这样做。
两名老人也和_图_书脱去外袍,身躯上多处都有改造痕迹。一名老者甚至把原力动力炉植入身体,一经启动,全身各处的机械都开始运转,俨然一具人形傀儡。
这时青月等人各自取出一个小圆筒,抛到蛛魔伯爵身上。圆桶一破,里面淡黄色的液体立刻猛烈燃烧,烧得蛛魔伯爵痛吼不断。他不断激发原力,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可是这种火焰接近于原力火焰,极难扑灭,温度又高。而且青月等人又取出原力枪,围着蛛魔伯爵不断轰击,不断击破他的原力防护。
当的一声巨响,飞斧狠狠斩在臂盾上。臂盾上的原力光芒瞬间破碎,随即连盾面都四分五裂。高胡老者连退数步,身上机械助力的几个关节处甚至迸射出火花。他脸色一白,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就在这时,庞大而又冰冷的意志波动扫过了这片洞窟,但并没有离开,而是停留下来。
老者反应也是极快,瞬间和偷袭者交换十余招,不断怒吼,吼声中惊怒交织。战斗中,那道身影渐渐凝聚,看上去是个狼人,只是毛色淡得的出奇。它身躯不大,但速度极快,出手极为狠辣,招招对着要害而去。被它近身缠住,那老者明明修为高了一级,却也被杀得手忙脚乱,转眼间就添了几处伤口。
千夜权作接受了这个说法,向血肉祭坛深深地看了一眼,就随着青月三人离开了洞窟。千夜忽然想到,一个血肉祭坛和_图_书就需要数百人的血肉,那么多的血肉祭坛加在一起,要屠杀多少人,这些人又是哪来的?
蛛魔伯爵大怒,刚放下盾牌,忽然眼前火光闪动,青月竟然又是一炮轰了过来。这一炮射得极为刁钻,几乎是贴着重盾上缘轰击蛛魔头部。蛛魔伯爵一声狂吼,本能地低头,结果被这一炮轰在头顶。
蛛魔伯爵咆哮不断,一边扫射,一边向着青月疾追。然而另一位高胡老者早就悄悄在地上布置了数道细细钢索,在幽暗洞穴内,不仔细看根本觉察不出来。蛛魔伯爵连续绊到数根钢索,庞大的身躯一歪,终于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飞斧也承受不起如此剧烈的撞击,竟是碎成了几块。
没走出多远,突然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高胡人,终于等到你们了!’话声未落,四人侧方突然出现一道淡淡的身影,直取高胡老者。
那名老者左臂一横,手臂上弹出一面臂盾,护住自己。
后面的蛛魔战士收势不及,也是一头冲进交叉火网,自然步了同僚的后尘,转眼之间,十名高阶蛛魔战士就丧生在高胡人恐怖的交叉火力下。通道中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一把重斧飞旋着冲出通道,斩向一名高胡老者。
这名战力原超同侪的真正强者,死得如此憋屈,真正发挥出实力的就只有开始时的飞斧一击。这场战斗也让千夜对高胡人诡异阴险且实用的战斗风格有所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