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第三重人格

第080章 忙中添乱

发生的离奇,解决得离谱,董魁强是主动投案自首,而且主动赔偿受害人,主谋高宏兵在逃,曝光此事的女记者陈妍失踪,于是就成了虎头蛇尾的案子,只能以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给了董魁强这个“从犯”一个极轻的判决。
涂汉国痛苦地闭上眼睛了,他想想道着:“我刚刚接到一则短信,矛头却是指向董魁强的,这中间没有什么关联啊,董魁强在岚海,刚出狱。”
大兵笑了,别看教官凶得很,其实在某些方面,还是挺可爱的,这不,一离开基地,他像个刚进城的民工一样,看着那儿都新鲜,指指点点问这问那,快到小区才反应过来,又拽着人了,警惕地问着:“你这路子不对吧,不找嫌疑人,找受害人?”
在颓废中泛起的这个念头让她一跃而起,坐正了,思忖片刻,马上反应过来了,如果想做什么,肯定是从这里开始的,可他是法警,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刑侦案件的信息啊?
“别说话,我在找看守所里那群货的气质,这个挺好玩啊,他们和普通人的风格截然不同。”大兵说着,像话从牙缝里迸出来,那眼珠子一瞪人,黑仁往一边偏,吓人呢。
“关键的节点,都被摘掉了啊。”
“涂局,情况属实,他父亲是南骁勇,人武部几十年来唯一的一位烈士。”电话里下属道。
“可别犯错误啊。”张如鹏警告道。
“对啊,肯定的。”
“哦,也对,可咱们没有询问权力啊?”张如鹏道。
电话嘎然中止,涂汉国此事思忖已定,桌上的办公电话直接拿起来,拔号,一接通,就听他中气十足命令着:“二中队吗?把董魁强先控制起来……用什么理由?这种人放他理由还真不好找,抓他还用找吗?自己想。”
“这个举报人有点莫名其妙啊,既不是办案的民警,也不是和矿有关的人员,根本就是个行外人啊。怎么可能和省厅有关系,也不是一个系统啊。”涂汉国纳闷地问。司法系统和公安系统严格地讲,不是一路啊。
“呵呵……也是啊,丑得太有气质了,男女通杀啊。”
“好好……听我说,有我这老司机在,还用你忙活?再说了,天生我材必有用啊,就丑也有丑的用处。”
话是商量,可表达出来的意思,似乎是没有商量,那种怪诞到无法理解的语气让张如鹏奇怪了……对了,他瞬间明白了,这特么是在扮黑涩会的同伙威胁恫吓呢,赌得是栗勇军和董魁强有私下交易。可这个方向未必正确啊,而且这位毕竟是受害人啊,他刚要拉拉大兵示意,却不料奇迹发生了。
……
“嗨……嗨……我说大兵。”
“信不信我揍你孙子。”
“多头管理,法权不明晰,谁也想掺合一手,能不乱吗……我该怎么办啊?”涂汉国问。
“一时半会还找和*图*书不着罪名,就先凭这个吧,带走。”岳坤一摆头,两位刑警不容分说,一人一肩,把董魁强挟上警车。
“这个混蛋,请他回来不回来,自己偷着进来。”
两位刑警拎着铐子,在手上戏谑的把玩着,然后铛地一声,扔到了牌桌上,示意道着:“自己铐上,老熟人了,程序你比我们清楚。”
“那你说,结果是什么?”
“应该不行。”
基地的培训有这一项,社会上绝大多数锁匠都有公安备案,而核心的技术,警察和毛贼都掌握,区别在于不可能随便去用而已。大兵没想到张如鹏胆小到这种程度,担心他用技术开锁。他揽着老张低声道着:“拿钥匙开门不算本事,撬门也不算本事,我喊他门,自己开,你信不?”
叭嗒一声,门开了。
此时此刻,大兵和张如鹏正从一辆公交车上下来,挤了两个半小时火车,换乘了两次公交,两人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岚海,下车的张如鹏像作贼一样,徒劳地四下观望,看看有没有尾巴。
叮咚……一按1501的门禁,再摁,听到了女声:谁呀?
“那……栗勇军肯定是第一知情人了。”
很快,岚海黑老大出狱四日,又因聚众赌博、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抓的消息传上了岚海警务网,惹来一片戏谑的笑声……
说实话这个人真没必要抓,最起码在刑警眼里如此,别看名头响,其实是空咣铛,每次犯事他不是呆在原地不动,就是自己个往派出所,刑警队跑,可老实了。但也不是就真的老实,等你一不小心,他又犯事了,还得继续来和警察打交道。
“嗨我不清楚啊,我刚出来才几天,板凳还没坐热呢,怎么就又有事了?”董魁强果真是熟悉得很,一点紧张的表情也没有。
听到了手机的声音,他回身坐到了座位上,拿着手机一瞧,是一个名字:南征,汉族,29岁,不过在名字后有个奇怪的标注,这是户籍档案里的标识。军民共建时候统一添加的,军烈、警烈、追认的烈士类才有的标识,这个标识吓了他一跳,回拔了电话,出声道着:“我是涂汉国,资料没问题吧?我怎么没听说过法院有这么个人?”
“啊?这这……”老张吓坏了,现在相信人格分裂是种精神病了。
……
“我艹,天杠。”他怒拍一双好牌,笑到不可自制了。
“不会吧,老子这两天门都没出,没犯事啊。”董魁强郁闷道。
下午十六时的时候,尹白鸽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这个结果让她很意外,没想到基层雷厉风行能到这种地步,片刻的愕然之后,又对董魁强失去兴趣了,她详细地看了董魁强的履历,技工职高毕业,一修机动船舶的出身,犯案累累,一多半是打架滋事,在一年半刑期之前,有七八次治安处罚的记录hetushu.com,一看就是被人当枪当炮使的货色。
尹白鸽心头一凉,直观的判断是出事了,这个女记者的节点才是关键,而往往关键的节点,会被抹掉的。
大兵的声音整个质变了,像腹语一样低沉,阴森,那种语气里似乎都能传达出狠辣的感觉,听得张如鹏浑身起鸡皮疙瘩,他倒不是害怕,只是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大兵一下子像换一个人,实在特么的接受不了啊。
“我说了,有人打警察的脸了,凡有关联的,都会成为出气筒。”电话另一头,笑着告诉他。
“聚众赌博,扰乱社会治安以及公共秩序,自己铐上,别麻烦。”岳坤道。
“这是妥协了?”
……
尹白鸽喃喃说着,从几地的警务网抽离着信息,她试着还原这样一个框架,女记者陈妍,习惯追踪报道黑幕信息,这是她的爱好以及取财之道,一个重磅信息售价不菲,她也是因为此事丢了铁饭碗成为自由撰稿人的……可以这样想,她应该和环保局的栗勇军有某种接触,而且发现了岚海市的某个灰色地带……但同时,对方也发现她和栗勇军……反击开始,对方绑架、非法拘禁栗勇军,恰巧这一幕巧合地被陈妍捕捉到了,她长年从事这种工作,肯定机敏……于是,事情岔路了,一方对付栗勇军,却不知道自己曝光了,被警察端了窝点……而陈妍?
此时午后时分,出狱的接风洗尘宴刚罢,家里还喝着呢,这家里颇有看头,一桌麻将、一桌牌九,还有两个杯盘狼籍的酒桌,喝尽兴的开赌了,没尽兴的还在喝,董魁强似乎要把狱中所有损失全补回来似的,正兴高彩烈坐庄呢。
想了很久,他迟疑地拔了另一部手机,沉吟片刻,在电话里轻声问道:“很严重吗?”
……
“体貌特征太明显,要是适合干我早就出任务去了,就是因为这长相太不过关,太特么扎眼了,所以才长留在基地。”
第一站是去找栗勇军,大兵笑着告诉他:“问题是,不知道谁是嫌疑人啊。”
张如鹏手僵在空中,眼直了。大兵回头阴阴一瞥,一勾手,带着战战兢兢的张如鹏,畅通无阻地进来了,这个时候,张如鹏再傻也明白了,这个受害人根本不是无辜的……
……
“要不方便,我改天再来。”
“犯什么事了?”董魁强对着一整队进来的刑警,纳闷地问,带头老熟人了,二队的队长岳坤,名气不比魁五的大,可绝对比魁五要难缠,看得魁五眼皮直跳。
果真是脑袋被格式化了,大兵拉着他教唆着:“你证件都上缴了,还把自己当警察啊?办这事跟我学,我们出任务的时候能化身任何人,从不把自己当警察……大胆点往前走,别理保安。”
“你觉得他,能熬过去?”
四辆警车接令后直驶岚海市海畔花和图书园,一路呼啸,警笛长鸣。
业主是岚海知名人物:董魁强。
……
吧唧,电话扣了,涂汉国双手圈着,思绪紊乱,一会儿是上级、一会儿是隐约还有过印像的南骁勇、一会儿又是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真的很复杂,就像他的社会关系一样,复杂到自己都理不出头绪……
“你看了一路案情还没明白?栗勇军被非法拘禁了七十二个小时,肯定被刑讯逼问了,对不对?”
她马上沿着这个想法,倒回来查了,内网案件查询是有电子标识的,让她心灰意懒的是,这件旧案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根本无人问津,仅有一个IP地址查询过,而且是几天前,她剔出了IP,向省厅的信息中心发出了查询,片刻后结果出来:代号零零壹保密地址。
“铐起来,带走。”岳坤冷冷一句。
可不知道是心虚,还是真担心,张如鹏又拽着大兵不确定地问着:“基地管理的严,一出基地,什么都得上缴,连证件也不让你留,就怕你到地方上耀武扬威呢,怎么查啊?”
可惜不容易发现,他这长相换上便装有点吓人,比普通人要高一头,膀大腰粗,横肉脸上胡碴一片,走那儿都是关注焦点,瞅见他的人都下意识地捏紧自己的口袋或者钱包呢。
“魁哥,兴许是以前的事吧,快走。”几个手下呼着,揣钱的、往楼上跑的、往窗外跳的,一哄而散,瞬间和警察接上火了,一触优劣立现,被铐上的,被摁住的,还有刚跳下墙,就被兜头扣住逮警车里的,这乌合之众,实在让董魁强无语。
他慌乱间,直接摁了电话,愣了。
三个无业人员……马沛龙……董魁强……还有,尹白鸽翻开了大兵给的举报信息,又比对着董魁强服刑的案例,陈妍失踪,岚海市环镜监测保护局公务人员栗勇军被非法拘禁,而栗勇军被绑架的事,又是陈妍曝出来的,这其中发生过什么事,以尹白鸽的职业敏感,不可能不往阴暗处想。
她一点也不着急了,因为她知道,消息会自己回来的。现在该她考虑的是,该怎么样才能把秘密侦查纳入到了程序的轨道上……
大兵安慰着,好容易把教官诳出来了,而且这诚实的人撒个谎还真容易让人相信,随便说那个那个亲戚死了回来办事,假条立马通过了。
“那陈妍,会是什么结果?”
“啧……你特么怎么这称呼我?算了算了,你爱叫叫吧……我说什么呢,我这不合适干外勤。”
尹白鸽一下气结了,那个地方她太熟悉了,是特种警察训练基地。
“怎么了?大鹏。”
领导的手机就给发了这么一条链接,没有明示,而且也不会明示,更而且,下官肯定也不敢去问什么意思,把涂局长给难住了。
“大兵……大兵……他肯定查到了什么?”
“那说明http://www.hetushu.com众怒难犯啊,这个事情积弊已久,迟早要有一场风暴的。”对方道。
好像不奏效,对方沉默了,只能听到滋滋的电流声音,大兵对着门禁,又说了一句:
那儿是一个很牛逼的去处,最牛逼的一幢建筑是业主自己改造的,把欧式的尖顶改成了勾心斗角的檐形,还在房子四周立了几个圆柱子,又觉得不过瘾,院子里又垒了两个狗窝,拴了两只藏獒,硬生生地把牛逼拽成牛二逼了。
尹白鸽反向回溯,又把眼光投向那个受害人,她细细地查看了案发及处理经过,腕伤、敲断手指,以及“认错人”那个实在站不住的交待,种种疑惑让她眉头越皱越紧。
尹白鸽已经按了基地的号码,却没有拔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颓废着的表情,浮起了一种古怪的笑意,而且她默默收起了手机,不准备去查实了,不但不查实,而且关闭了查询的页面,整理好凌乱的办公桌,心情从烦燥一下子变得平静无比。
恰恰这种人,不会是核心人员,太招摇了,甚至连那个没抓到的马沛龙都不如,她又一次坐下,打开警务信息,能查到的信息少的可怜,如果是一个守法的公民,在警务网顶多查到住宅、电话,以及不多的其他信息。马沛龙明显就属于这一种,清白到连尹白鸽也很难相信,这种和金属行业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居然会指使人打击稀土走私举报。
奇了怪了,那保安居然缩回脑袋了,没当回事。
两人扬长进门,面生,保安刚喊了句找谁,大兵头也不回地骂了句:“喊你妈X呢?收房租。”
“你们那一行有个规律,给群众办案效率不高,给领导办事效率不低,既然凑一块了,那说明有线索指向他了,等上面确定,你觉得还轮着你动手吗?”对方幽幽地道,停了半晌,这头的涂汉国道着:“谢谢,我明白了。”
“魁五哥让我来找栗勇军传个话,当面说。”
一种浓浓的无力感袭来,让她觉得有点颓废,站在警察的位置,那怕你再敬业也无法挡得住这层出不穷的罪案发生,而且很多,是你无能为力的事,只能等着某一天,某个地方,或者某个事巧合,把这些秘辛曝出来,到那个时候,并不是悲剧的结束,而是带给家人悲剧的开始。
大兵问,张如鹏想了想,一抿嘴道着:“应该是妥协了,而且被吓破胆了。”
她一靠椅子如是想着,殴打、敲断手指、被非法拘禁三天,如果想逼问什么,那对方肯定已经办到了,就这个强度,尹白鸽估计能挺过来的人不多。
“有什么不合适的?”
大兵站定了,又一次宽慰道着:“如果拿着证件就能办了事,还培养特种警察干什么?相信我,有时候不用证件来得更快。”
再想问,大兵已经前行了,到了单元楼门口,大兵站和*图*书定,凝神屏气,似乎准备发功,一转眼,他脸上的表情在急剧变化,如果准确的形容是:腮上的肉会抖,而且是光一边抖;眼皮使劲地往大处睁,原来和善的目光,变得凶光外露;表情在变,动作也在变,脑袋莫名其妙地痉挛,抽搐,一抽二抽,整个人的气质大变,像深牢大狱里长年关着的已经变态的凶神恶煞一样,瞪了张如鹏一眼,张如鹏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那怎么进单元门,防盗门呢?”张如鹏轻声问,这高楼大厦的,门禁老严了,可不像基地他刷卡权限。张如鹏低声警告着大兵,别特么整那套溜门撬锁的事,这大白天的,让人瞄着可完事了。
社会上有三种人惹不起,红二代惹不着、官二代惹不起,而这种烈士二代,是惹不得的,因为他们的上一代已经站到了无可憾动的道德制高点上,任何想针对他们的行为都是站不住脚的。
“好好,我自己来。”董魁强示意刑警别上来,他拿着铐子,嚓嚓给自己腕子上一锁,那动作行云流水,和警察相比顶多半斤八两,不输一二,他站起来纳闷问着:“岳队,给句明白话啊,就这几千块钱输赢还没有街上麻将馆打得大,凭这个抓我?”
唯独这次犯得不明不白,被抓的姿势完全不同了,不但特么被抄窝了,还让他枯丧着脸来了个戴着手铐的近照,在镜头前该做什么表情董魁强相当有眼色,那臊眉耷眼咧着长唇线的样子已经经过无数次训练,一听就是向人民低头认罪的标准姿势。
她心里有点惊悚,翻到那位失踪女记者的照片,一位长相平平,恶感和好感都不多的脸型,可能仅仅是因为同是女人的缘故,她心里竟然泛起了莫名的怜悯,因为她知道,最有可能发生的是什么事。
恭维声还没起来,咚声门被踢开了,拴在院里的藏獒低声嘶吼着,趿趿踏踏进来了不少人,有人眼尖看到,大呼着:“快辙。雷子来了一群。”
“什么意思?”张如鹏自然不信。
“对啊,你换个角色,问题不就解决了。”大兵笑道。
“啊?”
几步后慢了下来,大兵笑着告诉张如鹏,这保安顶多能吓唬了收破烂的,本地腔调一吼,乖乖的,他才不管什么人进来呢。
“你笨成这样,想犯错误那么容易啊?给你个妞,得把妞吓昏过去;给你钱,得把你吓昏过去。”大兵瞪着眼问。
“几个地痞流氓闯进饭店,把省厅一位副厅长扇了几通耳光,从法律上讲也不算严重,也就相当于把全省警察的脸给打了。”
这倒放心了,张如鹏道着:“也对,我还是当我的无产阶级心安。”
一部手机,在插着国旗的办公桌上亮了,嗡嗡地响,倚窗的中年男正站在窗口,附视着大院里鲜亮的警车,他站立所在是市公安局登顶的位置,这个位置,远不像外表那么光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