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第三重人格

第096章 恶损刁钻

这口气霸道,气势凌人,偏偏还训得王大强一点脾气都没有,不好意思地说着:“在岗头山里,好几百公里呢,早把她腿打断了,她跑不出来。”
“知道,不就是毛胜利么?”大兵随口道。
“啊?”王大强吓住了,这可不是好事,怪不得警察敢对村里人动手,领头的都被抓了。
“啊你娘个腿啊,魁五知道这事,他舅舅宗绪飞巴不得把你叔整死,这件事要被刨出来,你叔就死定了。”大兵恫吓着。
“没事吧,他们不可能找着啊。”王大强抱着万一之想。
“那还等什么时候,刨出来一把火烧了,天一亮警察进村可就晚了。”大兵催道。
这种思维方式和王大强同路了,他点点头道着:“嗯,成……不过,我只给你们指指啥地方,我不动手啊,大半夜挖死人骨头,多吓人呢。”
他妈的,叔叔都进去了,先想保的居然是钱。
“嗳,我知道了……谢谢大哥,我走得远远的。”王大强感激地看了大兵一眼,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心翼翼问着:“大哥,你能看上我老婆……那大哥,你们爽爽……那个,没事的,自家兄弟……”
大兵点头赞着:“诚实,非常诚实,你要知道就见鬼了。”
“警察要正下了决心往死里弄你们,你觉得呢?你敢保证,谁的口风都严实?一会儿赶紧收拾东西啊,走得越远越好。”大兵慎重道。
“谁问你参与不参与了,我问的是埋在哪儿,这特么得赶紧移走,等着警察封村就晚了,就你们今晚捅的这娄子,你还指望逃过去……我问你,参与这事的,是不是今晚有被抓的?”大兵诈道。
“不用你动手,我们干……反正是什么也不能留下。”大兵轻声道,眼里的厉色一闪,那眼光像电一样灼了王大强一下,他下意识躲避,不经意,又看到了那位一言不发的张如鹏,胡茬满脸,眼如铜铃,一看就是不正经路数的,犹豫片刻,他附耳告诉http://m.hetushu.com大兵一句话。
这歪脸胖腮,脸鼓得像一索屎的男子实在让大兵厌恶,他不说话了,一摆手头示意着张如鹏,张如鹏做了个动作,嘿嘿淫笑两声,然后对着王大强老婆开始解腰带,王大强老婆吓得哼哼声大了几个分贝。
“栗勇军到省城告状了,你知道不?”
“第一件事,知道什么事吗?”大兵趁热打铁问。
“那我怎么办?”王大强不情愿了,家在这儿,老婆在这儿。
嘭……张如鹏失态了,一拳重重的捶在墙上,吓得王大强一激灵,又闭嘴了。
呃……张如鹏和大兵齐齐噎住了,这人办事,得把你噎死啊。
王大强凛然点点头,有!
“没贩什么啊。”王大强愣着道。
“知道啊。”
“嗯,您也认识?”王大强惊讶道。
“哎呀,肯定是宗绪飞那孙子,就一直想抢我们的生意。”王大强怒了。
很轻,大兵奇怪道:“扔在浸池里?”
入戏了,不知不觉入戏了,张如鹏暗暗佩服,大兵这一时三变的,一眨眼又成“买家”的特派员了,如果骗其他人不行,可骗这号货色,似乎问题不大。
“倒也不算很麻烦吧,那年也有死的,坑塌了砸死的,不小心掉池里烧残烧死的,还有放炮炸死的,都私里解决了……这事好多人都知道啊,我叔还给他家里一笔钱呢。”王大强道,相比于更愚昧的村民,他仅仅是知道,这种事谁都可以知道,就是别让警察知道。
“客气点,大鹏……这兄弟以后肯定是王老板的心腹,咱们还得指着他呢。”大兵唱着红脸。
“你个傻逼,当然接不通了,王特落到警察手里了。”大兵道。
“那是魁五替你叔把人抓回来的?”大兵问,魁五这个杀手锏的来历原来如此。
“还特么不麻烦,魁五用这个捅你叔,一捅一个准,别特么想出来了……甭废话了,带我们上山。”大兵道着,拉开门了。
“不知http://www.hetushu.com道。”王大强脱口道。
“啊?”这回王大强真警惕了,瞪着大兵。
“那等等,给你个面子,再想想,以前贩什么的?”大兵问。
“知道啊。”
“贩……没贩什么。”王大强梗着脖子,实在想不起来。
“咋了,哥?”王大强关切地问两人。
“哎,我知道,二位仗义。”王大强竖着大拇指道。
“卖都卖了,那怎么办?”王大强郁闷道。
这是要把老婆送人?张如鹏听到哭笑不得了,大兵也惊到了,没想到这货这么豪爽,好奇问着:“老婆也能送人?你们这儿风俗……简直太特么好了。”
“可这事我没参与啊。”王大强吓得开颤了,贩人问题不大,可杀人后果严重他还是清楚的。
“那这事就更麻烦了,不止一个人知道啊。”大兵道。
“要钱我可不能出啊,大头都在大亮那儿。”王大强打预防针了。
“比你想像的更严重一点,给你手机……来,拔个王特的电话。”大兵给着手机,王大强不敢要,大兵做势要砸脑袋,王大强倒机灵了,一把抓着就拔号,然后听到了嘟嘟的盲音,他递回来道着:“哥,接不通。”
王大强吓着了:“现在?”
“啊。”王大强眉头皱着,眼神里俱是恐惧,他轻声说着:“……可吓人了,下半身泡浸池里,嚎得人头皮发麻……想想这事我就做噩梦啊,太惨了,那地方都没人敢去……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也不能赖我叔,有点货也是村里人一锹一锹刨出来的,这王八蛋私吞了一吨多,那多少钱呢,能拉一车黄花闺女回来不是?”
“那个,回头再睡你老婆,今天得办正事。”大兵婉拒了,叫着张如鹏,三人神神秘秘,怕王大强老婆听到似的,换了间房间,一关上门,王大强有点纳闷这哥俩鬼鬼祟祟的,他小心道着:“我们真没多少钱,大头都被我叔藏着,他连货藏哪儿也不让我们知道,一般都是老hetushu.com毛办。”
两人的电话一个通着没人接,一个不在服务区,惊恐间,王大强算是深信不疑了,怨不得背得这么历害,敢情是处处漏风起火。
“这个我知道啊。”
“哎呀,我那如花似玉的老婆啊。”王大强欲哭无泪道着:“大哥,别啊,当着我面干我老婆,我多没面子。”
王大强愣了,吧唧嘴问着:“不知道啊。”
王大强吓得直嚷着:“哥、哥,这和我没关系啊,我个当晚辈的顶多跑个腿啊。”
勒着人进来,进的还是里屋,黑咕隆冬的听到了关门声,想喊都喊不出来的王大强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觉得脖子上一松时,他不迭地求着:“好汉,我有钱,我有钱,要多少我给你们。”
“啊?”
“自己人?”王大强随口接道。
大兵用同样的怒气冲冲掩饰着:“看看,把我兄弟气着了,这种人怎么能这么办呢?直接拧断脖子不就行了,真尼马罗嗦,搞这么多麻烦事。”
王大强一愣,像是刚想起来,他不以为然道着:“你们问这个啊,早多少年的黄历了,那能挣多少钱,早不干了。”
“自家兄弟嘛,用用又不坏事……瞧我老婆漂亮不,才十九,也是买的。”王大强感激不尽的,要送这份大礼了。
张如鹏看出来了,这是真不知道,十足的一个小角色,不过他知道的,可是两人最想挖出来的。
“哎呀,没文化真可怕,栗勇军的事,那你总知道吧?”大兵问。
啪……灯亮了,王大强一哆嗦,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居然认识两位劫他的,是来大店乡那俩大汉,却不知道怎么摸他家里来了,待省过神再看,又叫一声苦也,他老婆,被绑着,抖抖索索的坐在角落,嘴里塞着破布,嗯嗯直哼哼。
“能能能……”王大强急切地道。
“回到第一个问题上,我把答案告诉你,今天要货的是我们老板,定金已经付给王特了。”大兵严肃地道,那是一种大气,而且不容怀疑的表情www•hetushu.com
“就剩一件事了。”大兵严肃地问,突来的一问:“高宏兵埋在哪儿?”
“哎呀我滴妈呀。”王大强欲哭无泪地靠墙郁闷上了。
“第二个问题,你贩稀土以前是贩什么的?”大兵问。
迅速进入角色,大兵压低了声音,严肃问着:“知道怎么出的事吗?王特说有内鬼,岚海那边的。”
“当然认识,不是他牵线,我们老板和你叔还交易不成呢。”大兵道。
“卖哪儿,赶紧处理了,知道什么人最安全吗?”大兵怒问。
“据说你以前是贩人口的。”大兵道。
“别别别……哥,你别生气,这事太大了,我害怕啊。”王大强道。
“死人才安全,笨蛋……在哪儿呢?一会儿带我们去。”大兵命令着。
“今晚的货知道买家是谁吗?”大兵问。
不是一个人,大兵借机诈着:“万一有人漏了风,先抓的可是你啊,那女的只要被发现,你村里有人得进去啊……而且他妈的还轻不了,回头还得把你叔坑死,这么大事知道出去影响有多坏吗?”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王特这一进去,指不定得牵连到亲戚朋友,还有我们这些出钱要货的……得赶紧补救啊,你叔让我赶紧来找你,知道为什么吗?”大兵郑重道。
“嗯,原来他和我叔是把兄弟。”王大强谦卑地道。
人心能黑到恶到什么程度,只有你想不到,而没有他们做不到。
他和张如鹏互视了一眼,有点心怵了,毛胜利敢情是王特的心腹,就这么把王特从背后捅了一刀。
“活人都被你们弄死了,还怕堆骨头……快走。”张如鹏吼着。
张如鹏拳头捏着,差点就砸人了,这货色他恨不得生吞活剥了。
想想这两人的狠手,王大强有点相信了,他难堪地道着:“这我真不知道,货被警察端了,哎他妈的,倒霉到家了,村里人被抓了几十个。”
“啊?”王大强惊得嘴唇一哆嗦,把舌头咬了,表情像鬼上身了,眼睛凸着。
“啊个逑http://www.hetushu.com毛啊,你知道这事多危险吗?那女的是栗勇军的相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家属一直在告,必须在警察发现她之前处理干净……除非这事是你一个人干的,没人知道。”大兵道。
“问你几个问题,能如实回答吗?”大兵蹲着,开始审了。
“他们俩也出事了,你不知道了吧,想弄栗勇军,结果被警察逮了,哎,好兄弟啊。”
两人一催一哄,顺手从院子里拎着工具,诳着这个人贩子,黑咕隆冬地出门找埋尸地去了……
“王老板只要没事,还能亏了你?省城给你买套房都说不定……走走,老婆有什么看的,回头再买俩不就行了。”大兵催着。
大兵掩饰道着:“没事,我们不要钱,也不要货,今天是专门给王老板擦屁股的,省得他在里面出不来,也省得他把我们都牵涉进去……这事我们也不愿意干啊,可没办法,王老板最后见的是我们老板,只能托付给我们了。”
大兵吧唧一巴掌骂道:“钱,我们老板有的是,现在关键是保人……我问你,收拾栗勇军时,那个女的,你卖哪儿了?”
又是一个猛料,把王大强震懵了,大兵递着手机,故伎重来,打电话试试,别说老子蒙你,这两人也是被人坑了,中了警察埋伏,我告诉你,这回你们被宗绪飞坑惨了,他们就借着这事,把王老板往死里坑呢……哎,想王特老板那是义薄云天啊,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啊。
“啊什么啊,最倒霉的是我们知道不,不但亏钱了,还得想办法保他……咦他妈的,我这暴脾气的,我他妈恨不得弄死你们大店乡这群孙子。”大兵怒道着,人像半个神经质一样,随时可能暴走那种。
“所以啊,这事不处理不行,最麻烦的就是这事,万一扯出来,一个都跑不了……你叔让我们找你,不能特么你不知道吧?”大兵怒喝着,一挥手道着:“要不算了,你们自己等死吧,老子还懒得管这事呢。”
“给你叔办事的高虎、丁永超,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