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第三重人格

第110章 谁是羔羊(4)

这一夜最难过的莫过于董魁强了,话说这么大的事就他也很少干,真在热血上头时干了,快意之后又有点后怕,怕警察找上门来,怕警察把那帮喽罗给提留了,然后把他供出来。而且甚至也怕自己被抛弃,毕竟自己这身份,是被人拿捏的主,靠山有时候也他妈是靠不住的,需要的时候把你扔出去会毫不留情的。
“魁哥,魁哥……老五上来了。”
“不可能。”大兵直接拒绝了。
啪声扣了电话,马良臣气结地离开了,这种事,他决定躲得远远的,以他的认知,不管是谁压谁一头,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嗯,不是老板,他看看号码,口气变了:“尼马逼的,吓老子一跳,什么事半夜嚎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威胁他?他不出面对付你,已经是很念旧情了。”老马严肃地道。
……
“对,罪恶无处不在。”大兵道。
“这真不是什么好事,你别掺合进来。”大兵道,侧眼瞥了下,却见得姜佩佩愁容不展,一眼让他的心动了动,有点难堪道着:“对不起啊,佩佩……自打认识我,就没好事。”
同样对于涂局长也是个不眠之夜,这件事他汇报上去了,他拿捏不准上面的态度,从警为官数十载,他深知此行步步是坑,他在担心,这位省队回来的警察,在上层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万一那样的话,处理就需要谨慎了。最少也得抓几个闹事的作个样子,否则上面真不好交待。当然,如果没有更好,那样的话,说明这个人已经彻底地出局了,那也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众人七手八脚地搬了一抬船上了离心泵,突突抽着海水倒灌着甲板,稀释油料,看这工作进度,怕是一天能搞定就不错了,千防万防没防着对方的反击比他更狠,船可是刚灌装油料备用的,谁可想出这事了,魁五痛苦地撕着头发蹲在码头上,气无可泄了。
“是啊,正常人斗不过他们啊,他们烂命一条,怎么摔都是个破罐了,总不能拉低到和他们一样的水平吧?”马良臣道。
“你知道就好,你都没搞清自己什么身份吧?还是警察吗?”马良臣斜着眼问。
大兵驾的是抢来的那辆车,一直在背后跟着,姜佩佩坐在车上,好几次想说话,都欲言又止了,看车的方向,似乎是准备绕过她家里,把她放下,快到时她发言说话了:“南哥,要不我也去?”
……
“哦,这他妈太过分了吧?”
“佩佩,你别误会,我不是不想,而是……那可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也说不上什么理由和价值来,记得那小姑娘豆豆吗,你一见就帮她,不求回报的帮她,我也是一样的,本来还在犹豫,http://m•hetushu•com可一看到她,就义无返顾地去做这事了。”大兵道。
……
“我眼中的世界可能是灰暗色调的。”大兵道。
“其实,也有另一种选择的,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我想的一样。”姜佩佩道,期待地侧眼看着大兵,那帅气、那刚毅的脸庞,竟是让她如此的依恋。
“大……大兵……你……别,别急……”
“那你去找死吧,等着有人同情你。”姜佩佩气咻咻地开了车门,忿忿下车,可不料她刚摔上车门,那车呜声加速驶离。
“散了,散了……这是一起私人恩怨,不会殃及其他人的,大家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们会往小区派驻警力的……散了吧,散了吧……”支队长劝散着住户,几位警察费了老一番功夫,才把围观的打发走,几人围拢在锁着的门口,一位试图联系的警员汇报着,还是联系不上户主。
“什么选择?”大兵不经意地问。
“啊?魁哥是我。”对方道。
“愣着干什么,赶紧灌海水……抽水机搬出来,赶紧清洗。”魁五顾不上了,这可是命根子,真要出点事来把烧,那可该着他哭着过年了。
“你别后悔,我第一次这样低三下四跟人说话。”姜佩佩余怒未消道。
“嗨,嗨……你什么意思,大过年的,我去哪儿?你犯错了你妈也要连坐?”潘云璇怒道。
“那甭废话了,小潘,老陈,走,我亲自把你们送省军区,我就不信,有人敢到军区里闹事,你们踏实呆着,这事我找市领导去,还没点王法了。”老宋义愤填膺道。
“不用怀念,家都被砸了。”大兵道。
“可宋叔,事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啊?”姜佩佩心揪地道。
“谢谢。”大兵侧头,想伸手安抚佩佩,手却僵了,不敢再有丝毫亵渎,他轻声道着:“我肯定会后悔,可我依然会选择我的生活,就像你,也离不开你的生活一样,谢谢你佩佩,真的,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高大……这是私怨,出不了这口恶气,我一辈子都不会顺心的。”
“魁哥,小心……”冲甲板的有人大喊,魁五瞬间听到了引擎声音,他惊恐回头,然后看到了疾速冲来的一辆越野车,他想也未想,直接纵身跳进了海里。
“养虎成患啊,我现在很理解栗勇军的心情了,恐惧不单单来自于自己的境遇。”大兵道,平静地道了句,对于栗勇军从深深的不屑,开始有点改观,说起来,那也算个男人了。
“好,南征同志的情况很特殊,他是省队回来的,又刚刚受了点处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等这个情况反映上去再做决定,你们务必保持开机,有可能随时要出m.hetushu.com警……就这样……”
“魁哥,快来啊,那孙子把咱们船给砸了。”手下惊恐地道。
“你这样还有什么价值?需要我提醒,你已经不是警察了吗?”姜佩佩被刺激到了,她的话也不那么温和了,或者她一直就不是个温和的人。
“可不,查了趟走私,回头家就被砸了。”
那车带着凄厉的刹车声,在魁五刚刚停留的位置来了个回旋,停也未停,轰着油门嚣张地驶离了,只剩下船上的一干人张着嘴,大气不敢稍出,那架势,是把魁哥往死里撞啊,惹上这么个不要命的,这仇算是结死了,想想都砸过人家家里,各人是战战兢兢不敢吭声。
开门,进家,潘云璇阴着脸,老伴陈医生也没经过这事,枯坐在沙发上,大兵则像犯了错误一样,耷拉着脑袋道着:“宋叔叔,麻烦您了。”
……
不过走得并不怎么安生,这里住的是谁,邻居议论不少,警员里也有很多人知道,那些窃窃私语早落到他们耳朵里了。
“妈……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马上回去收拾东西走。”大兵拽着老妈,不容分说道着。
“……”
马良臣说话舌头莫名地打结,大兵阴沉的脸,像块礁石一样平静的表情,让他想起了在部队执行完任务那光景,就这表情一仰脖子灌上一瓶白酒,眼皮都不眨一下。
支队长侧头,看到了院子里几位陌生人交头结耳,他拉了拉政委,加快了步子,上车驶离时,才幽幽道了句:“政委,这可怎么办啊,要出事啊。”
表情很紧张,大兵是知道的,老马这个伙头兵向来胆子不大,他道了声:“哎,要能联系上于磊,告诉他,要么马上滚回来见我,要么就永远别回岚海。”
“可这事已经完了,结束了。”姜佩佩加重了语气道着。
六点四十分110接警,到场。
“他们就靠那个吃饭的,我是说……这,这孩子怎么办?要一不小心,得陷在里头啊。好歹当过警察嘛,不至于这么鲁莽啊。”支队长道,隐隐地对这位有点同情。
一直到了零点没有任何消息,省厅、省局大部分人放假了,他数个电话拔回去,认识的几位都在家呢,乐呵呵地拜了个早年再无他话,他籍此判断得出,一切相安无事!
宋援朝宋部长匆匆赶到小区摁响门应时,姜佩佩早在单元门口迎接了,他惊惶地问着:“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就是你老说,我们不在一个世界里的含义?”姜佩佩反问。
那是动了真怒了,部队里呆过,对于勇字一词有深刻的体会,那些咆吼的发飚的不足惧,越是这种平静的才可恐,等他无声无息爆发出来,会吓人一跳的,马良臣紧紧地和_图_书握着门把手又道着:“别急……兴许没事。”
“以后再解释,快点。”大兵拽着老妈,姜佩佩似乎看出不同寻常来了,跟着这娘俩回了家。
“我爸说,你可以来他的公司……或者,我们可以一起到省城、或者出国,可以重新开始。”姜佩佩道,她紧张地、期待地等着大兵的反应。
“还没有完,也不会完,他们这么嚣张的底气,说明还没有伤到根本,那肯定还要为非作歹,砸栗勇军的手指没人吭声,把陈妍卖到山里没人伸冤,现在轮到我了……如果我躲了,还会下一个,下下一个。”大兵道,车嘎然而止,泊在了离佩佩家里最近的路面上,而姜佩佩却没有下车的意思,瞪着看着大兵,大兵提醒她:“该下车了。”
“那上头要是没人过问呢?”支队长问。
……
“放你娘的屁,他一个人能把船砸喽?你们多少人呢。”魁五骂道。
岸上的放着绳子,打着电筒,好会儿董魁强才从污浊不堪的海水里游到岸边,被众人拉上岸,他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冻得,浑身直打颤,他哆嗦着下了最新一个命令:
他直接按了免提汇报着:“涂局,我是张峰,我和支队长刚刚去看过,应该是一群地痞流氓泄愤,把南征的家砸了……沿路监控被破坏两处,我已经安排驻守和询问了,有进一步消息可能得稍晚点,这种人好找也好抓,我们已经找到了几个目击……”
“那就说明兔死狗烹,让他自生自灭了,扒他的警服这事也没那么简单,烈士遗孤,又是个功臣,那么点错误,总不至于非得让检察咬着不放吧。”政委道。
“哦,也对。”大兵不置可否,方向一拧,车飚进了一处小区,恰恰看到了老妈和佩佩相跟着从单元楼里出来了,那口气终于缓下来了,一仰头靠着椅背道:“谢谢啊,老马。”
误了,也来不及了,他赶到码头时,舅舅渔业公司的八艘渔船还亮着灯,有兄弟正从海里往外游,走到了其中一艘上,一股浓重的柴油味道传来,他惊恐地一看脚下,明白为什么船上守的往海里跳了,油料桶倒了,一甲板全是柴油,已经漏到舱里了,亮灯的地方是机务室,仪表盘早给砸得碎得面目全非了。
一群手下把通话的给救上来了,湿漉漉地直打冷战,他上牙打牙哆嗦地惊恐汇报着,魁哥,那孙子真狠,我给您打着电话,一弹弓就把我手机敲了,他光砸咱们家的船,不但把机舱全砸了,把存的油料桶也给倒了,哎呀这多危险啊,有一点火星,得全给烧喽。
随着夜深人静,他的心渐渐安稳下来了。
“我也躲躲吧。”大兵难堪道。
“宋叔叔,您别急,南哥正准和图书备带着潘阿姨和陈叔走呢。”姜佩佩挽着宋部长,老宋郁闷地叹气道着:“这熊孩子从小到大,一点都不省心,这是他能查了的事吗?”
……
“没证据咱们抓不了人,没命令咱们也保不了人……你看。”政委指指,路头不远,一个交通监控被敲了,支队长气得肚疼,现在流氓地痞越来越有文化,打架闹事都知道先掐监控了,他郁闷道着:“没用,就不掐,咱们前头抓,后头还有人,无业人员这么多,他们还缺过人?”
“这是谁家啊?”
半晌无语,政委再看他老搭档时,支队长是瞠目结舌的表情,他未解释,电话已来,政委压低声音道着:“你信不信,涂局长会安排我们24小时开机,随时出警。”
“有人把南哥家给砸了。”姜佩佩道。
“快,扶我回家换衣服……咱们去报警!”
“南骁勇,那个烈士……他儿子南征,刚被开除那个。”
又过了十分钟,辖区分局、刑侦支队齐齐到场,本以为是流氓打家,到场才发现不是,比那严重一点,是地痞抄家,肯定是目标明确,就二楼那一家,窗户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了,外面的花池水泥块掉了一大片,估计都给扔这户家里了,支队长和政委到场的时候,110出警刚拍照登记完,是受惊的邻居报的警,据他们惊魂未定的介绍,足足来了四五十人。
比如在岚海刑侦支队,支队长和政委都没有回家,就在办公室就着两瓶小酒聊大天,聊到南骁勇的往事,再说到南征的旧事,说不出的唏嘘,可也仅限于唏嘘,很多现实存在的不合理,那怕是警察也无能为力。
收拾着简单的行李,潘云璇抽答了几声,谢了老故友几句,这一行啥也没说,匆匆坐上宋部长的专车,往省城疾驰去了。
无可挑惕的安排,电话扣时,支队长的脸,已经拉到最长处了,他明白了,通知他们到场不是让处理,而是让压着,不要处理……
“真的,他正在砸……啊……”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夜是个难熬的夜晚。
辗转反侧到凌晨昏昏欲睡的时候,他的手机急促地想了,正等消息呢,他迷迷糊糊接到耳边道着:“喂,老板,什么情况?”
“也不是,自从认识你,我经历了很多以前无法想像的事。”姜佩佩道。
“我来安排吧,住到省军区里,等这边完事再打算。”老宋道,他的能力也仅限于此了,以南征的身份在那里会受到礼遇的。
电话在听到一声惨叫后,中断了,董魁强吓得心胆俱裂,起身披上衣服,吼着喝高了横七竖八的人,直往码头来了。
独留下马良臣一人了,他哎声叹气了出了小区,一路忧心重重地走着,最终还是http://www.hetushu.com按捺不住担心,拔通了一个电话,接通时,他也在悖然大怒吼着:“磊子,你这是干什么?大兵好歹是你战友,你们怎么合伙把家砸啦?你刚脱了警服就把他往死里整是吧?你就不怕遭报应啊……什么?没你的事?好好,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啊,大兵说了要么马上滚回来见他,要么永远别回岚海,我传这句话了啊,可别把他逼急了,真逼急了,你可和他差得远了……”
“这个案子我们来接。”支队长拿走了出警人的记录,那位警员敬礼,带着人先行散了,到现在为止,联系不上了户主,无法进一步处理,只能移交了。
“我也是念旧情才说这句话,你真觉得这能嚣张到头。”大兵摔了车门,急步朝老妈奔去,潘云璇看儿子回来了,悖然大怒斥着:“你死哪儿去了?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知不知道佩佩一直在找你……”
“呵呵,这个我比你理解,一群死鱼烂虾能成了什么气候,怕得是背后有人兴风作浪,凡能培养出江湖大哥的地方,那个不是警务系统出了问题,否则那么大的暴力机关,能收拾不了他们?”大兵怒道着。
“没事,我倒不怕麻烦,问题是你这麻烦怎么解决?”宋部长忧虑地道:“当警察惹的仇家不少,想安安生生没那么容易了。”
“我想,应该测测上面的反应吧……南征是和省队人一起查的案,现在家里出事了,要是上头有人过问,也好有个交待。”政委道。
“谢我啥嘛,赶紧地,带上家人躲躲风头去。”马良臣道,四下看看,却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了。他干脆下车回头道着:“我先走了,有啥事你言语一声。”
“呵呵,很刺激……不过,我还是怀念以前温馨的日子,每天可以看看书、喝喝茶、聊聊天。”姜佩佩笑着道。
“可你想过没有,涂局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还通知咱们到场,务必妥善处理。”政委道。
这一瞬间,让她莫名地眼酸,然后泪眼迷离,付出了那么多,得到的是这么一个冷冰冰的告别,连那怕一句温情的话也没有,她抽泣着,抹着泪,咒着大兵不得好死,人却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远去的车影,舍不得走,而那人却越走越远……
“你们几个,就守这儿,户主回来,带回队里,通知队里清点一下损失。”支队长安排着,叫着政委,两人踱步下楼了。
“啊?”宋部长一愣,然后怒了,气咻咻地掏着手机骂着:“太无法无天了,我找涂汉国去,组织处分了还不成,还得由着坏人报复啊。”
“太微妙啊,我也搞不清,中午时刚听110指挥中心的说,似乎董魁强的人被打了。”政委道。
“我不纳闷吗?这是什么意思?”支队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