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分裂症患者

第128章 错中有错

张如鹏笑了,损着高铭道:“你那脑袋劈不开砖,也想不出这折。”
以这个方向为中心,搜索迅速排开,陆续在栏外檐底、电梯顶上、一户普通住户的门廊顶发现了子弹及枪部件,这个神秘的人,是从容地把需要藏的部件一样一样藏好才走的,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怎么躲过了从电梯和安全出口两个方向上楼的警察。
三人带队匆匆上楼,满头大汗的警员正拍着找到东西的地方,几个的眼睛一下子直了:
“知道什么?”高铭问。
“心理素质对不上号啊,枪杀麻实超的嫌疑人,面对面,直接打脸,手法娴熟,这个部位子弹洞穿出血都很少,而且把子弹留在被害人颅内,我们做这个尸检加上弹道检验,至少得一周吧?”高铭比划开枪的位置,然后郑重一指第二案发现场道着:“而那一位听到警车就慌张,下楼不过刑警诈了一句,直接开枪就跑,一看跑不了了,还劫持人质……您觉得以他这水平,能那么从容地面对面爆头?然后再悠闲地在这儿看现场?”
问候了几位下属几句,各人穿着防护、戴着大口罩,匆匆开始了,下楼高铭看支队时,丁步超心有余悸的表情很甚,而且显得心神不宁,高铭道着:“恭喜您,支队长,逢凶化吉啊。”
“我……看看老战友去?”高铭看到了张如鹏的位置,那个驻守的车里,肯定是尹白鸽在,丁支队长摆摆手示意自便,老高匆匆踱步上去,满头汗流的张如鹏借机损他一句道着:“都说你们不顶用,还不服气。”
“谢谢,没想到是你给我解围啊。”高铭轻声道。
“还是按程序来吧,有事不能闷着。”高铭道。
枪案,几个枪案的落点部位在他脑子里的一闪而过,加上刚刚发生的,他犹豫地想着,张如鹏在一旁骂着:“你好歹当领导的,说他妈这种糟心话,还嫌自己兄弟没被打死和*图*书啊。”
支队长无言相对了,和高铭后背发麻发凉,要这么个危险分子留在社会上,那可得让所有警察如芒在背了。
高铭狐疑道着:“对呀,慌乱中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楼梯上下,隔着几步,打腹部似乎有点不够看了。”
无语,没治,支队长和政委一对搭裆没理会,踱步到了二层那个惨烈现场,被击毙的嫌疑人刚刚装进尸袋被抬走,紧急调来的刑警已经开始清理现场污染了,血要吸干,要清理到不见血迹;墙上的弹洞要取走弹头,恢复原貌,像这种公众场合,要清理到没有任何痕迹和气味才达标。
重重的警力包围下,一行指挥员就近站到绿化带一棵树后,听着简短的叙述,警力、狙击、包围都特么不够刺激,谁也没想到案发现场,又成案发地。更没有想到,一位女同志让这个棘手的事落锤定音。
老张一手悄悄竖中指,一手给高铭开门,开了一半,看到尹白鸽时,她正唏嘘一声,双手抚过脸,然后故作平静的表情里,带着说不出的复杂,高铭伸手触触她的额头,被她躲开了,而且默默说了句:“我没事,高队。”
“胡扯,几例枪案的内网信息,你根本无权查看,别告诉我你是判断出来的。”高铭怒道,尽管是朋友,但对于任何越界行为,警察都会保持职业性的怀疑。
“哦,文武双全啊。”市局一位领导想想,想起这位警务督察上的人了,他的表情有点奇怪,不过没说。
高铭疑惑地思忖片刻,急急问着:“别跟我玩心眼,你到底还知道多少?”
“按照程序,开枪后得接受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你……”高铭征询道。
张如鹏吓了一跳,回头看19号楼,那个正是距离第一案发现场最近的一幢楼。
尹白鸽这次真笑了,她道着:“我就是学心理学的,还疏导什么。”
“怎么了?”和_图_书张如鹏掏手机,上面有大兵的新手机号,高铭却一把夺走了他手机,急急回拔,边往僻静的楼拐角跑,一接通:“喂!”
“找……继续找,他是拆解了枪支,大摇大摆走的……不可能只有一根击锤簧。”高铭把证物袋里的弹簧交到了张如鹏手里,这个武器比自己身上部件还熟悉的猛人,看看,捻捻,找找手感,脱口道着:“九二式的,原装货,淮海兵工厂的原产,这种枪列装过部队,市面流失和仿制很多,弹容多、威力大、近战压制明显。和击毙的枪手所持武器相同。”
嘟嘟的盲音让高铭怔住了,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思忖着大兵话里的含义,然后心里像钻进了一条毒蛇,让他后背发冷,一瞬间失心疯地跑起来了,边走边在步话里喊着刚刚撤下的各组紧急集合,分配了一个貌似画蛇添足的任务。
而以高铭的理解,偏偏大兵所有的行事方式都值得怀疑,大兵听到这句笑了,笑着道:“如果循规蹈矩的话,你现在还应该在那个刑警蹲坑盯梢呢,你总是怀疑别人,但却不怀疑自己的判断……我问你,一个刑警最基本的素质是什么?”
“嗯,知道了?”大兵问。
“所以说人生处处充满惊喜啊,半个小时前咱们还不知道案子有什么头绪,半个小时后,嫌疑人已经一命归西了。”丁支队长长舒气道,好像不是惊喜,是惊魂。
“那儿不对劲啊。”高铭看着老张,征询似地问着:“如果你开枪,会朝哪个部位?”
搜……所有能目击第一案发现场的位置,一寸一寸搜。
“我艹,怪不得这个这么容易收拾,是掩护的。”
观察终于到了结束,再一次看到警察在十九号楼露头时,他一扬手,望远镜扔出去了,手机扔出去了,最后手里握着仅剩的一样东西却没有扔,是根枪管,他又插回了口袋,随手戴上了墨镜,www.hetushu•com匆匆步行着,汇进了如织的客流里,很快就看不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去向何方了……
“她以前在政治部,几次特训女性指标都被她占了,枪法不错。”高铭简短给上级来人介绍道:“以前在孙副厅的专案组里,她是外勤指挥。”
领命的警员虽有不解,可毫无怨言地又开始了,丁步凡支队长匆匆奔来询问着,按理说,现在该迅速处置现场,安抚民情,乱子够大了,还不知道网上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高铭使劲咽着唾沫跟支队长解释着:“可能我们的疏漏不止一处,我直接说吧,如果被击毙的这个枪手,和枪杀麻实超麻总的对不上号,怎么办?”
“好像你顶用似的,让开。”高铭训道。
“死的打头,活的敲腿呗。”张如鹏道,这是训练科目,开枪就是要害。
“我们击毙了一个。”高铭道。
“所以我找找证据啊。”高铭道。
案发的突如其来,处理得迅雷不及掩耳、市局和支队一行在半路上就得到了击毙嫌疑人的消息,等到了现场,第二次现场尸检已经快完了,这样的流血死亡场面,按应急预案,要在三个小时内完成勘查、现场尸检、以及清理。
“等知道的时候,就晚了。听你口气,基本就晚了。”大兵道。
这个职业里,呆久了会下意识的明哲保身,特别是已经走上指挥岗位还奋不顾身的,似乎就不好理解了,碰头会匆匆推进,确定了几个保障内容,现场勘查、运尸、消除影响,几件事齐头并进,开始有条不紊地做了。
“受伤的那位警员怎么样?”高铭问。
两个小时后,19号楼,步话终于响起来,一位刑警兴奋地道:支队长、政委,楼顶有发现,您来看下。
“就你那能劈砖的脑袋,想不出这折吧。”高铭道,多点插桩、重心排查、然后外围再扩大声势,做得干净利索,应该是和*图*书把对方惊到张慌失措了,这办法虽然大胆了点,可在高铭眼中看来,似乎是驱逐出嫌疑人的唯一方式了。
犯罪到了一定层次就是职业化和终身制的了,他们会想到每一个周密的细节,然后会享受每一次实施的过程,包括把警察搅得焦头烂额,都会是他们成就感的来源,高铭甚至怀疑,如果真有这么一位变态的犯罪分子,这个时候一定躲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警察的表演来检点自己手法的得失呢。
“观察、发现和找到证据,而不是相信眼睛。”高铭脱口而出,尔后马上后悔了,他像个菜鸟一样被人牵着鼻子走了,好歹是政委呢,隐隐地让他有点不悦。
六幢楼,逐一搜索,第一位置是天台,电梯孔、人孔、垃圾箱、整体建筑的犄角旮旯被刑警细致的,一寸一寸往过找,半个小时了,有两个刑警队抽调的警力加入了搜索的行列,一个小时后,扩展到了外围,犯罪思维的匪夷所思在于,他会像正常人一样,却做的都是不正常的事,所以事情一出来,都觉得不可思异。
“还好,你没忘完,那就做好最简单的事。”大兵道,扣了电话。
“辖区刑警队的,一枪伤在腹部,死不了。”张如鹏道,这个代价是承受得起的。
不料这话让高铭皱眉了,张如鹏看不明白,好奇问着:“怎么了?”
“啊?”支队长直接被震晕了,然后他瞬间省悟道:“你是说,藏的不止一个?”
于是所有警车的执法记录仪被搜集起来了,如果存在第二个枪手,那应该在混乱的时候已经溜走了,而溜走时,非常有可能留下武器,因为要通过特警把守出口,带着武器太冒险了。
“这……你不管怎么说,这都死无对证了啊?”支队长吓着了。
“我不在现场,知道的还真不多。”大兵道。
“这类人要被你们轻易收拾,要么就是他太笨,要么就是我太蠢,你觉得是和_图_书哪一种?”大兵问。
“你懂个屁。”高铭狐疑地看看,四周高楼耸立,整个甬道已经车人为患,他眼睛滞着,似乎在思维里灵光一现,可却抓不住灵感的小尾巴,片刻后,他追问着:“大兵的电话……快给我。”
“谢什么,谁干不是干。”尹白鸽勉强一笑,却没有笑出来,表情有点僵硬。
支队两位,自然被留在枪案现场,高铭、丁步超和现场特警一一打过招呼,四层配合的一户人家到现在惊魂未定,安慰是没什么效果的,这大好年代谁可能接受家门口劈劈叭叭把人给打死了,从这户人家出来,己有数户居民,吵吵嚷嚷和特警嚷着,中心意思是:怎么可以在这儿打死人呢?多晦气啊,将来房子都得折好多价。
此时此刻,远在数公里外的地方,有一位貌似旅客的男子站在桥上,正持着望远镜看向世纪花园小区的方向,当他看到楼顶人影幢幢时,明显一叹气,知道露馅了,他慢慢地放下望远镜,平复着心跳,说不清是兴奋、是刺激、还是紧张,不过他喜欢这种血脉贲张的感觉,那种生死一线的体验像毒瘾一样,让他着谜。
尹白鸽眼珠动着,看向了这位老大哥,点点头,她黯然的眼光里,没有一点喜悦的成份,而高铭明白这种在紧张、激烈之后升起来的困惑,就像所有警察都要经历过的心路历程一样,这是最严重的一种。
弹簧……手枪的击锤簧,被塞在电梯通气口,水泥建筑的檐下。
运动鞋,白色的、系带式;薄款休闲裤,白色的,鞋子和裤子都是一尘不染,只不过肯定是地摊货,和大多数吊丝穿着没有什么区别,如果非要找区别的话,就是他露出T恤外的皮肤泛着健康的黝黑色,和衣服颜色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无言的拍拍尹白鸽的肩膀,轻轻关上门了,回头对张如鹏道着:“什么个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老张没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