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分裂症患者

第138章 遍寻宵小

“喂,指挥中心……你说,陈浦路派出所,报案人姓名……他看到的是什么情况?一个人啊……哦,登记一下,信息应该有误。”
“是不是他啊?”
“我不后悔犯事,我是后悔,人被抓了,钱还没花完……早知道就多去找俩女的操X去,妈的,这得多少年才能出来啊。”兔子懊悔地道,众警听明白了,是后悔没把兜里的嫖资花完。
大兵眼睛一直,想到一种最不可能的可能了,自己坐的这辆,是特么流动批发车,那辆三轮才是送货的,而且,在等待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一拔交易?
“说话啊,怎么又哑巴了?”谢远航刺激了句。
“那你相信你的判断吗?”丁步凡反问。
“你睡觉着就干完了么,还等着你醒啊……一会儿到石井河,麻利点搬东西啊。”匪哥道。
“有啊,他地下渠道买回来的武器,都送检了,专家说这不是模具产品,是南方山寨小厂的作工。”邓燕道。
“哦,也对……现在可以说了,他妈的,多闷呢。”开车的匪哥笑着道。
内部开锅,外围起澜,有联系附近跳广场舞的大妈团,别说,这些大妈骚劲还真不减当年,辖区派出所求她们,那是给面子不是,于是舞妈们齐齐动手,自己的、舞伴的、还有那些流着口水看她们舞姿的大叔大爷们,朋友圈里齐齐出现了一组分享图片:
“没事,我就随口问问……排查进展的怎么样?”丁支队长转着话题问。
“过度自恋,也并不是一点好处没有啊。”
很像,他看着这人的乐呵表情就像,可又不敢多问,这下子惊得他额头见汗了,不时地瞟眼,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有屁用,八爷都栽了,我们还不等死呢。”兔子忧桑地低下头了,看来走到穷途末路了。
他心里疑窦丛生地,小心翼翼问着:“哥,我啥也没干呢,就睡了一觉。”
嗡……嗡……嗡,手机震动响着,副驾上的似乎等的不耐烦了,拿着手机,警惕地看了眼大兵,而大兵正抚着方向盘,点着瞌睡,这神经大条的倒让这位匪哥放心了,他下车接了电话,轻声道:“喂,我们在。”
“故意?大兵要求的?”丁支队长好奇问,邓燕点点头。然后老丁释然了,知道那位为什么一意孤行的原因了,很多时候,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可能窥到地下世界的,往往也是极少数人,反观那些朝九晚五生活在歌舞升平世界里的人,是无从了解,那怕是警察。
“我艹……居然不在面馆。”
“小邓,你来一下。”支队长在门外叫了,邓燕闻言,匆匆奔了出去,一照面歉意地道着:“对不起http://m•hetushu•com丁支队长,我没想到动静这么大,把线路全占满了。”
完了,不认识,这倒也正常,像这号小狗腿,顶多跑跑腿,如果和牛松在一起,应该是个重量级人物。
……
照片,在技术恢复中,慢慢显出了真形。
……
“黑你那点钱倒不至于……呵呵,不错,真不错,挣钱机会就来了昂。”匪哥估计是心里乐开花了,忍不住把自己的禁令忘了。
“喂……”
大兵笑着不以为然了:“我身上这点小钱,您还看在眼里?”
“哎,我真后悔啊。”兔子哀叹道。
“车开到石井河等我们,老收费站那块。”电话里道。
“喂……您好……一位小朋友说,她看见照片上的人……买了根老冰棍……相跟的人呢?哦,就看见老冰棍了……”
“所以你们就没报?”丁支队长问。
结果又岔路了,老板不干了,追着带队的刑警问:嗨嗨,让我们许下这么多优惠?都来白吃了,钱算谁出啊。
咦,不对,半晌没人问他了,他抬头,诧异看看一群警察,然后发现他们似乎更诧异。
在渐渐接近盐店镇的途中,尹白鸽接到了这个突破性的消息,她悄悄示意了一下开车的高铭,高铭扫了眼,心下狂喜,示意着给了后座的谢远航。
好运气至此到头了,根据兔子指认,前锋小队冲进了镇北坊的一处民居,这里只剩下一堆酒瓶子和杯盘狼藉,大兵开来的车就停在胡同外,户主还没有查到,倒先找到屋里扔着的衣裤了,都是大兵的,现场肯定能提取到大量生物证据,只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谁见到这个人了?是个犯罪嫌疑人,昨晚七点到九点,有拍到的立即联系派出所,有奖转发。
邓燕听得出支队长语气里的失望,她尴尬站着,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而支队长在捏着手机,似乎在紧张地等着什么消息,两人僵站着,还没有从失望中省过神来,那位等了很久,却一直没露面的幸运女神,突然间召唤了。
兔子明白了,气得差点哭了,怒道着:“我艹,你们根本不认识,诈我?”
“喂,您好,这里的指挥中心……广场报警点,一位大妈叫……又是位大妈?什么,她报案说像她前夫……扯哪儿去了?不对……”
“啊?不会吧?这个卖弩的,是刑警队故意留下的。”邓燕解释道,如果不是为了给大兵留条线,像那片卖弩的窝点,早给清扫了。
“啊?”大兵惊得直咬舌头,四箱炸药,一堆长短武器,这特么蹦蹦车谁知道会不会蹦得自己个炸喽。
晚八时整,以烩面馆为重点突破的和-图-书技术侦查进入高潮。
一群熬得最憋疯的警察,扯着嗓子在喊了,邓燕和丁步凡一惊,知道有发现了,两人几乎是跑着进办公室,一圈人围着电脑,操鼠标的那位手兴奋的在哆嗦,旁边兴奋地结巴地告诉两人,居然不是面馆,而是在面馆外的冷饮摊上拍到的,还是那些转发的照片起了效果,一位小女生的自拍,无意中抓拍到了在她身后的两位。
现场询问、周边监控提取辨认、面馆公众号筛选,多管齐下,集中查找24小时前在此就餐的嫌疑人,由于客流大的缘故,这个店是先付款开票,后上菜上面的模式,前一日十九时至二十一时就餐的客人里,根据法医提供的胃内容物,面、羊肉、香菜、凉皮、酒类等等,对照菜谱还原这样一个点菜:面食若干,一碟凉皮、花生米、拍黄瓜……很神奇的是,居然严丝合缝地对应上了面馆点菜系统里的出单,19号座,两碗……而19号座位,正是在窗户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位置。
“像……像……像……太像了。”
大兵陪笑道着:“哥,你说吧,你让干啥,我就干啥。”
不对,大兵心里跳了跳,想想另一辆消失的三轮车,那上面长短十几支……不会是?
“你看你,自己都说出来了,能赖我们诈你吗?”谢远航道,两位刑警挟着让这货老实点,猝来这么一下,都快气疯了,片刻谢远航又是趁热打铁问着:“哎兔子,反正都说了,要不再说点吧,你这说半截,算你立功呢,还是算我立功?再说点,功劳都给你……最少给你认罪态度好,你看你这人,该说就说,反正你把人家也给咬了,不是我们收拾他,就是他收拾你啊,你说呢?”
邓燕摇摇道:“信息量很庞大,也很杂,一时理不出头绪来。”
“老板啊,警民共建,您多少给点态度嘛,真要找到嫌疑人,没事,我派我们几队警察,全部来吃,就怕你到时候招待不过来……嗨,快,接着发,增大优惠。”带队的刑警不容分说,几个人操纵的公众号,开始送现金券了,瞧着送出去的,看得老板眼都快绿了。
这货带路着呢,总不敢让他逆反太甚了,谢远航瞬间软了,和声道着:“这是为你好,你主动交待,比我问出来,要好得多,最起码态度好。”
几人用手机短信交流着,无他,后面还有位被铐着指路的兔子呢,这个消息来得太兴奋了,谢远航半晌扭过头,换上了严肃的表情,和垂头丧气的于京生道着:“嗨,兔子,给你个立功机会,想不想要?”
掌声,响起了一片。
秃头不废话,直接掏枪,拉保险,大兵见机的和*图*书快,马上奔向三轮车,谄媚道着:“老大您说了算。”
谢远航打肿脸充着胖子,很虎气地道着:“废话,不知道能让你看。”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拍马屁的吊样,不错,干得不错。”匪哥笑着赞道。
盐店镇!
邓燕点点头道:“相信,反侦查手段,只能用于既定的侦查措施,比如巡逻、比如监控、比如排查等等,但它无法逃过随机的事件……难得就在于,他们出现的地方是否有过随机事件,如果有过,我们能不能找到。”
这是诈,根本不知道是谁,是津门警方刚刚恢复的照片,但你不能问他是谁,万一这家伙有防备,一摇头就不好说了,所以只能假装知道,看对方的反应,谢远航一诈,紧张地观察着兔子的表情变化,谁可料兔子扫了眼,垂头丧气更甚了。
“那你们怎么处理的?”丁支队长问。
车速,放慢了,几乎停下来了,肯定提醒不出来,可兔子这表情,都一下子没看明白,这家伙什么意思,车停、车内灯亮,耀着兔子面如死灰的丑脸,谢远航冷不丁吼了句:“装什么装呢?”
“绝对是……你放大看看。”
“他说,根据弩的做工,能判断出铣工水平到位;制枪的难度在于击锤和枪管,击锤要么太硬哑火,要么太软几次就折了,枪管能做出膛线来才算成功,而他买到的武器,虽然上面有手工锉磨的痕迹,可在击锤和膛线上,却是一等一的作工……”邓燕道:“他籍此判断,中州有个专门制造武器的地下兵工厂。”
指挥中心乱套了,邓燕尴尬地看着,没想到搅起的波澜会有这么大,图片络绎不绝,电话铃声响个不停,五部接线都供不上,110还专辟了几条线接,信息登记和梳理增加了两位,都忙得满头大汗,把一条一条信息甄别,排除,她都有点心疼,生怕这又是一次无用功。
……
放大,放大……再放大,一个嘟嘴、比划剪刀手、瞪着眼的小姑娘,她身后一块三角区域成了重点,正付钱的另一位,和咬着什么的牛松,再放大,看清了,这货咬了一根……老冰棍!而另一位,正付着钱,多半个脸露出来了。
“你们都知道了啊。”兔子莫名其妙一句。
“支队长……”
“怎么了,丁支?”邓燕见丁步凡像是哀叹了。
邓燕拉脸了,直道着:“没人敢信啊,就派出所警员能摸着枪的都没几个,一大半枪盲,再说这种和谐环境里,这消息报上去,不得笑掉人大牙?”
想想,算了,还是让警察收拾他的,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车重新上路,连挤带捏,又倒腾出一堆东西来,姓名不知道,可身高http://m.hetushu.com知道,经常出没的地方知道,口音知道……一查二查,惊得尹白鸽手直哆嗦,中原警方根据照片的描述,查到的这位嫌疑人叫:牛再山。而籍贯登记,就是前锋车队已经抵达的地方:
支队长心放松了,来了句幽默,与众皆笑,他看看邓燕,兴奋的邓燕不好意思了,支队长伸着手,和她重重一握,松手,又很客气地一敬礼,和他带着属下道着:“你们学着点啊,咱们支队长从来都是达者为师,从现在开始,数据分析和研判,全部服从邓燕警官指挥……我代表支队,给你们请功。”
这个真有效果,很快收到了数张自拍,一看刑警傻眼了,他妈的,都拍的不是面,就是菜,没拍人,就拍了也拍个大脸,不是嘟嘴卖萌,就是比划个剪刀手耍酷,一张一张来袭的傻逼照片可把刑警看傻眼了。
“我没装,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兔子怒了句。
“好,我知道了。”
这个发现让习惯刨数据的刑警的兴奋了,在现场,几位刑警就差跪求了,跟送菜的服务员讲:再想想,就是这个人,白裤子、T恤,他的同伴是什么样子?
“哥,不是你不让我说话么?”大兵睡眼惺忪地道。
一转就乱,没转几个人这个嫌疑人就给定义成“专对中老年下手的无良骗子”,又一转,成了“专拐儿童的人贩子”,再一转,又特么成了“专骗单身妇女的色狼”。
邓燕一怔:“讲过。”
谢远航惊喜问着:“他就是传说中的八爷?八级工?”
“还有更大的动静来了,我问你,大兵跟你讲过地下兵工厂的事没有?”丁步凡问。
因为,武器交易肯定已经上路了,而现在,却失去方向了……
实在人多啊,想不起来啊。
此时,时间指向二十一时四十分,嫌疑人的照片迅速发回了中州,开始甄别身份……
前车一走,大兵欲哭无泪了,怪不得这么客气,敢情是找了个拉炸药的主儿,到这份上,你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前车刚走不远,一辆摩托车摁着嗽叭,提醒着大兵上车,是辆破钱江摩托,戴着头盔看不清骑车人,估计是押车的,为了自己安全起见,肯定不会和这辆炸药车并行。
于是众情激愤,被民警恢复的牛松照片,转发量飞一般地增长。
计没想出来,路程已经走完了,秃哥带的那个等在路面下,车停在路上,司机催着大兵干活,东西一卸到了三轮车上,领头的秃哥却是一挥手道着:“去,开那辆,跟在我们后头。”
好像不对劲,货还没出手,这货怎么就放松了?大兵懵然问着:“我没啥问的。”
“聪明人,我小看你了,咱们换个方式,给你多找几http://www.hetushu.com个伴,一起吃公家饭去,说不定让他们多吃几年,而你呢,没准不用去啊……看看这位,你的老熟人。”谢远航亮着手机。
“他妈的,最误事的就是这些专家啊,他们开过枪吗?他们知道一支山寨的武器,照样能打死人吗?这群王八蛋……”丁支队长气愤地来回踱步,好半天邓燕轻声问着:“丁支队长,那边出事了?”
“耍花样一枪爆了,能特么把你炸天上去……跟我们后面,这是为你好,别怪兄弟们不仗义啊,搞成这单,少不了你的好处。”秃头插起枪,又摸了大兵身上一遍,连大兵的钱摸走了,整个人给搜得清洁溜溜,大兵哟哟哟刚心疼了一句,吧唧挨了一巴掌,那秃头斥着:“不到二十公里,一公里给你一万……走了。”
这会儿都心急如焚的,谁也没喝斥,谢远航故作轻松地道着:“兔子啊,就快到了,瞅空说说你和他的事呗,要不,我提醒提醒你……”
这位看了眼揉着眼睛醒来的大兵,轻声道着:“还成,没啥问题。”
果不其然,三轮车突突上路好一会儿,后面亮着灯的摩托车才慢悠悠地跟上来了,于是大兵在前后夹恃下,开始抵达武器交易的最后几公里……
想想也是,毕竟是大海捞针,丁步凡无计可施地道着:“那你就相信自己,相信运气吧。”
“喂,您好,指挥中心……您说,广场治安点,一位大妈叫……她看到的情况是,什么?那个人贩子拐走个小女孩?哦,你登记一下……”
“什么情况?”丁步凡好奇了。
……
这位问也不多问,叫着大兵下车,坐到了副驾上,他驾着车,从一片玉米地边上,驶上了公路,车速渐渐加快了,而且心情似乎放松了,过了一会儿逗着大兵道:“哎,怎么不说话?”
“那家伙怎么样?”对方问。
“刚刚抓到的嫌疑人交待,他们有小口径步枪、仿五四、仿九二,还能自配炸药,就是你们监控的嫌疑人于京生,绰号兔子。”丁支队长怒道。
“对啊,你他妈光睡觉了,什么都不知道……呵呵,我说你狗日的挺胆大啊,不怕睡着被人干挺了?”匪哥取笑道。
这表情更不对了,好像啥也没干,啥也没发生啊,怎么这就……好像干完了?
换个方式再来,扫一扫关注公众号,您多发几条优惠信息,就那种,发自拍送优惠券那种,特别是当天相邻的座位,谁要自拍了,给他送白吃券。
“大哥,你别玩我了,要真照顾我,赶紧把我送看守所,让我多吃两年公家饭去。”于京生很识趣地道,前狼后虎那家都惹不起,只能认怂了。
“犯事就说犯事的话,后悔没用。”谢远航语重心长来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