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分裂症患者

第143章 归来趁早

塌啷,枪松了,食指勾着,司机伸着手,似乎要把枪给他,就听司机道着:“有一条活路。”
“有这么严重?”范承和好奇问。
“不能,级别差十万八千里呢。”石处长道,这趟有点庆幸,还好大兵没闯太大娄子,类似的事件他处理过不少,不是派出去的秘密警员黑化了,拿着旧身份当护身符,就是已经成了尸体,得他们去辨认领人,像这样有惊无险地领回来,还真是庆幸。
两拔人汇聚到一起,刚送三人过安检,谢远航的电话就急促地响起了,接着是几人附耳几句,脸色徒变,说话着调头就走,尹白鸽和几人匆匆几句,回头和大兵、张教官告别道着:“有情况了,我们得回九队了,你们一路顺风啊,到津门给我发个信息。”
“看来我猜对了。”大兵笑道。
中州市,140公里!
“也是,你狗日确实干了件很吊的事。”张如鹏道。
憋了一会儿,范承和笑着回头问:“哎,石处,像他这样的,回去怎么处理啊?”
……
“那你让大家小心啊,这个变态可不好对付。”大兵道。
逻辑清晰、战术运用得当、武器使用规范……等等,总队长纪震下了数条评语,反正是好上天了,一力支持津门方面把人带走,于是,大兵呆了几个小时,又踏上归途了。
“让我猜下,一定发现了牛再山的线索,一定是大数据排查出来的,一定是通过被捕嫌疑人得到的信息关联到的,对不对?”大兵问。
“石处长,要不,我给您老做个评估?”坐下来的大兵,人安生了,嘴不安生了,一说这个把石景春惹到了,瞪着眼瞅着,不信道着:“你给我做?”
对呀,相知不易,值得珍惜。
范承和吃吃笑了,张如鹏却是道着:“我觉得他这回,是真不正常了。”
“哦,我说呢,也是个变态。”尹白鸽笑道。
牛再山看着递过来的手机,全是抓拍的照片,银行的,警察包围;昨晚嫖宿的地方,警察包围;一路回来遇上的关卡,警察包围,看得他欲哭无泪道着:“完了,看来老吴折了,咱们回不去了,我还说把东西处理处理,特么能躲段时间呢。”
“奇怪了啊?总队长怎么和大兵穿一条裤子?”张如鹏好奇问。
“噢,你也小心,去吧。”石处长安慰了句,知道有案情了。
“那就好,别犟嘴,也别耍你的脾气,既然你离不开这一行,那就试图溶入到队伍里。”尹白鸽道。
是啊,谁想得到呢,车驶过的地方,竖着一和*图*书张路牌,上面箭头指向的标识是:
一车静默着,谈兴已无,匆匆驶往高铁站,又像以往一样,脚方沾地,转眼又要启程,因为车上那些话的缘故,几人下车看到尹白鸽和大兵唧唧我我告别,心境和看法却是大变了。
“好吧,等你安全到达,就会知道验证信息了,别捣乱啊,这一次没有上级命令,不许擅自行动,不许离开基地。”尹白鸽道,轻松了,要真这么容易抓到,她都觉得兴味索然了。
情况随即上报,然后设卡、排查,肯定是徒劳无功了,那位描述极似牛再山的嫌疑人惊鸿一现后,又找不到踪影了。
“哟,您老也会评估了,怎么讲?”范承和来劲了。
这一天,被推断逃亡的牛再山其实就在商南市不远处,距离市区二十公里,毗邻一个乡镇批发市场,这货就在路边吃西瓜,等到下午才见同伙回来,多了辆面包车,同伙招手让他上车,坐进车里,他把随身的武器给放下,急切地问着:“华哥,咋样?”
列车一路东行,疾速驶回津门,像所有人生的轨迹,转个圈,从终点又将回到起点……
“可叫你说呢,第一回受伤,我评估他不适合出任务了,人格分裂倾向,情绪不稳,易怒易躁,肯定不适合干咱们这行,嗨,回头他整了个更大的……后来孙副厅又咨询过,我觉得他应该消沉了,毕竟身边人出事,对一个人的打击很大,又是他亲手把一个长辈送上军事法庭了……嗨,你们看到了,他特么过了两年又正常了,纪总队评价他是什么?逻辑清晰,战术运用得当,武器使用规范……”石处长摊着手道,理论在实践中,有时候幼稚的可笑。
石处长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张如鹏想笑不敢笑,说得太对了,一直提拔不上去正郁闷着呢,却不料大兵把老石逗得快生气的时候,话锋一转道着:“综合您这特征,发财无望、升官无门、属于爱岗敬业、克己奉公的楷模,您没变,还是原来那位值得尊敬的石处长。”
“哪一件?”大兵没理解,这种没脑子人的思维,真不好琢磨。
“回家啊,我是个透明人,他们找不到我,我给你找个地方藏着吧,现在哪儿都不会安全,越慌越容易出事。”司机道。
整十时,前锋小组自武警总队的楼里带走了一位蒙着头套的人,匆匆上车驶离,这支被隔离的小组有点传奇色彩了,他们走前,是军警两个系统高层在此商议,他们走后,总队的戒备才撤下,http://m.hetushu.com即便身在总队的很多人,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那你高兴什么?”尹白鸽不悦问,确实猜得很准确,是通过吴金来的交待,关联到了账目信息,一张银行卡使用被监测到到了。
张如鹏插话道着:“可现在似乎好了啊,俩刽子手凑一对了。”
“什么?”牛再山不信了。
“走啦走啦,你现在是被看管人员啊。”张如鹏不耐烦地催着,而且果真像看管一样,两人一前一后夹着大兵过安检,上车。
“有件事我还真服你,但不是抓到牛松那件。”张如鹏道。
“是,坚决服从上级命令。”大兵笑着,敬了个二指礼,送走了匆匆而去的尹白鸽,却还是那么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背影,那幸福的表情,似乎都不敢相信,命运和际遇的变化,会这么快。
“呵呵。”大兵笑了,那笑总是不怀好意地样子,他道着:“跟案子那么辛苦才有意见,一回去肯定无所事事,我怎么可能会有意见。”
余众笑了,又觉得不妥,然后又拉着脸不笑了,可却憋不住,又开呲了,这点高铭倒是清楚,他幽幽道着:“你说的不正常,恰恰是最正常的,鸽子老大不小了,一直没找个伴,你们还没看出来,她心在谁身上?咱们干这份差事,一半没好下场,就有好下场,也没有好下半辈子,全警有机会亲手开枪杀人的不多,何况还是近距离开枪,我真怕她走不出阴影来啊……”
现在都是某省的厅长了,也亏得这位老领导支了个声,而且给大兵有过特殊照顾,这点石景春更庆幸,直道着:“当时清理吃空饷的,就有大兵,按理是该除名的……当时老领导念了个旧,还给他发着基本工资,虽然他没领过……嗨,关键时候起作用,重伤病休,哎哟……”
“你别忘了啊,我本来就循规蹈矩溶入到队伍里了,是你把我训练得非要个性、非要特立独行、非要谈吐不俗等等等等,现在又让我变身回来,你说我累不累啊。”大兵笑道。
“呵呵,既然能猜到的,那肯定抓不到,既然照不了面,那你就是安全的,我当然高兴啊。”大兵恬笑着。
“都说了,遇上高手了。”司机道,他不时地揉揉眼,似乎在流泪。
“你……”石处长气得无言以对,直道着:“要不,还人格分裂着吧,你正常了,别人就得分裂了。”
“我这堂兄弟也死了,没个收尸的……华哥,你说咱们会是个什么死法?”牛再山哀叹道,扣了手http://www.hetushu•com机。
因为从袭击放哨的开始,这个人的表现不但悍勇,而且头脑非常清楚,引起交易混乱,挑拔两方内讧,尔后藏身走位打冷枪,伤人却不致命,摩托车车手致命伤,是被买家吴金来射击的,那位重伤的王文青,南征也仅仅是击伤了他,他身上其他枪伤,也是买家吴金来的手笔,至于爆头的那一枪,是旨在保护交易武器赃物,这一枪开得恰到好处。
“话不能这么讲,中原是缉枪治爆重点,这么轻轻松松打死两人,又和这伙武器制贩的打过一年交道,不管是想扣着人找线索,还是查问题,都有他的道理,他一出手就得把人吓住啊……咱们了解大兵,可对方不了解啊,就咱们了解,你还不知道他什么货色?有他不敢干的事?”高铭道。
末路将至,其情也哀,司机悠悠道着:“要不你走吧,很快就能查到你,现在可不好躲,我想办法把你送出境。”
说这话,范承和呲笑,张如鹏翻白眼,而石处长,只能报之以呵呵讪笑了。
“那你愿意吗?”尹白鸽突然道,眼眸如水,带着甜甜的微笑,似乎语带双关了。
“坚决服从。”大兵咬着嘴唇,笑了,然后尹白鸽握着拳,直直杵过去,不过半途收手了,那儿还有伤处呢,她道着:“好好养伤,说不定快的话,你还能赶上这个案子……队伍里不要当出头鸟,我们靠是集体智慧。”
高铭想想道着:“会前总队长去看过大兵,没准都是武警出身,对上眼了吧?”
是一张银行卡惹的祸,这张登记为“李军”的银行卡被中州市省厅特案组打标了,出警的只知道持卡人是个极度危险人物,不过查来查去,似乎与通报不符,持卡人在这里的自动取款机上取走了三万元,提取的监控是位女人,很漂亮。
信息随即扩散,各派出所、刑警队联动,自取款到找到此人,仅用时四十分钟不到,而结果更让人瞠目。找到的是一处租住地,那女人矢口否认,不过随即又被吓瘫了,再交待,是个留人嫖宿的楼凤,有人留了张卡让她去取钱而已,她是试试看,都没想着真能取出来。
“鸽子啊,咱们可都把她当兄弟,你特么却把兄弟给上了。”张如鹏凛然道,就这件佩服得无以复加。
“哎……咱们兄弟干得事都不得好死,活着会更难受。”牛再山默默拿走了司机手里的枪,收起,长嘘短叹着。
“他妈的正常人那个那个……前脚杀了俩人,后脚回来,能那个那个……偷人去?”http://www.hetushu•com张如鹏道,示意着后车那俩关系迅速升温的,这是他最不能理解的。
“那为什么呢?总队长和咱们也差十万八千里呢,还看咱们面子啊?”张如鹏又问。
谢远航留下二位,却是朝这一行人来了,离别的时间这么快,不过之于尹白鸽来讲,那短暂的幸福已经很满足了,她抚着大兵满脸胡碴的脸,看看他这刚换上不太合身的作训服,嗔怪似地道着:“胡子该理了,头发也该理了,把你带回津门已经是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你别有意见啊。”
大兵脸上出黑线了,这么形容怎么听着不对味呢,饶是他口才不错,愣是被噎得好半天再没敢启恤,甚至有点怕口无遮拦的张如鹏了。
大兵头低着,使劲笑着,把石处长气得离座而去,找其他座位去了,张如鹏却是瞪着他,冷不防狠狠拧了他耳朵一把,不客气地道着:“你特么什么时候学会欺负老实人了?”
如临大敌的警察包围圈撒到了三个街区之外,处在中心的营业部被荷枪实弹的武警包围着,有条不紊地询问经过,提取监控,寻找目击,整个队伍内外联动,搜寻触响警报的人。
尹白鸽急急走了两步,又回来了,大兵笑眯眯看着她,连句好奇的话、告别的话都没说,她走近一把拉走大兵,不悦问着:“什么意思?”
范承和噗声又笑了,然后笑着笑着,觉得滋味不对,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嘴咧着,鼻子抽了抽,不知道为何,快把自己笑哭了。
尹白鸽眼睛瞪圆了几分,吓了一跳的样子,瞠然道着:“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变态,是变异了?”
这句能把人笑哭的话后,都不开口了,看看窗外五光十色的红尘,红男绿女的喜笑颜开,对比自己的生活,坑蒙拐骗偷抢杀劫,接触的看到的都特么是丑到灵魂深处的罪恶,还谈什么人生,谈什么幸福,那和这个职业,从来就没有缘份。
“可我有所谓啊,我特么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经营,全完了,就特么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什么人,他都不把咱们当兄弟了,你出什么头啊……”牛再山爆发了,极度的恐惧和后悔,让他失态了。
司机思忖片刻道着:“我活一天都是赚回来的,都赚了这么多年了,无所谓。”
牛再山似乎默认了,知道此人的本事,在路上的逃亡,其实比呆着可能更不安全,无数次的脱逃已经让他对司机有着盲目的信任。
“人是我杀的,杀了我,或者把我交出去,你就能活,藏枪的地方你知道。”司机道,像叙述一件和-图-书不相干的事,话里根本没有感情味道。
“知道了,走吧……哎对了,纪总队长在会上力挺你啊,怎么回事?好像他很喜欢你的样子。”尹白鸽道,顺口问了句闲话。
其实不算一件大事,可是件很棘手的事,因为南征这位前特种警察的身份和去留,总队、省厅以及津门方面各执一词,津门原归属地要求带走人,而省厅坚持精神评估,暂且隔离。总队又很奇怪,要把人留在总队,讨论了两个小时,征求了各方的意见,等现场模拟出来的时候,省总队又神奇地改口了,和津门方面站在一起了。
“拽吧,运筹帏幄,洞察千里之外,你服不服吧?”大兵道,似乎回复了曾经的开朗性格。
“你看你,开个玩笑而已,要不长路漫漫,怎么打发呢?哎我说老张,你得谢谢我啊,要不我提醒你,你能这么风光?”大兵道。
“他也杀过人,和我是一类人,所以能理解像我这样的心态。”大兵笑道。
距离中州市170公里,商南市建设路招行一处营业部,被大队的警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
“哦,这还算句人话。”张如鹏道。
“今天心情好,我得给你做下,嗯,我走这两年啊,看来您没什么进步,位置没提,闹心;老婆埋怨孩子不争气,伤神;看您抽那烟水平,财务还是没自由,郁闷;总得来说评估结果,您的心理处于亚健康状态,有职业病的倾向。”大兵道。
和嫌疑人一样,钻了个空子,原来的身份好歹还管用,这才把中原警方的质疑给压下去了,说到此处张如鹏还是不理解了,直问着:“他妈的这边我就想不通怎么回事,怎么老针对大兵啊,就不是警察,也给他们当过线人啊?”
“不咋样,自己看吧。”开车的淡淡地道。
“我也不知道啊。”石景春道:“这得领导吭声才成,按正常程序,要是禁闭、观察、评估,问题是他现在把我整得,我都不敢给他做评估了。”
“出个屁啊,咱们兄弟一群山炮,进城都不利索,还特么出国,那能活么?”牛再山道,问着司机:“华哥,你准备去哪儿?”
咔一声,枪上膛,一支枪口直顶向牛再山的脑袋,顶他的司机另一只手,娴熟地开着车,牛再山愣了下,然后咆吼着:“来啊,来啊,开枪啊,给老子一枪,省得老子活得胆战心惊。”
范承和说了:“别瞎想了,那小子有点邪,你觉得他该飞皇腾达吧,他自找倒霉;你觉得可能倒霉了吧,他运气又开始逆天了,老领导孙副厅都出面给他讲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