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分裂症患者

第160章 同仇敌忾(2)

这番言语很不和谐,听随行如芒在背,纪震知道不会有人理解他的话的,他淡淡地评价道:“这么多人围捕他,会成就他的一世恶名的……虽然胜之不武,可我们还是要胜。”
这一处凹地已经成为绝地,向前是一片开阔地,影影幢幢的包围成为一道橄榄色的人墙,那夕阳下最后一抹光辉的反射,把警服照得变了颜色,偶而眩目一道光线,那是警徽的反光,在华登峰的眼中,已辨不清有多少人,有多少枪口指向这里。
“看你是真害怕了。”张如鹏道。
“不,你不是怕死,而是怕见不着豆豆,见不着陈妍了,那是一家好人,你要是心里有芥蒂的话,就和她们早点了断,否则,只会伤害到她们。”大兵轻声道,看着犹豫的张如鹏,他劝慰着:“没有人会怪你的,我们活得都不容易,说不定那天就再也睁不开眼了,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你不怕吗?”大兵问。
……
此时的追逐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疯狂的华登峰甚至向天空开枪,试图击落直升机,直升机听到了砰砰两声金属撞击的声音,飞行员急剧拉高,紧张地汇报:“嫌犯在向我开枪。”
“哦。”尹白鸽接住了,一拿到眼前,却见到了手上的血,她忍耐着,对着步话讲着:“我是尹白鸽,牛再山被击毙,剩下的全追上去了。”
……
后方的监视,在急速的传达这一变故……
急速卧倒的张如鹏回头时,恰看到了跳水的大兵,他对着扬臂扔弹的华登峰砰砰砰连开数枪,似乎有一枪打中了,华登峰身形一颤,又钻回了水里。
……
“大兵……你特么可别吓我啊……大兵,大兵……”
“你是对的,他不可能被我们活捉,肯定有防备,枪换了。”大兵道。
“发生的有点太突然,否则多给他们点警力和武器,不至于局促到这个地步。”省厅方处长油然而生一股子歉意,外围的警力无非大张旗鼓,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永远是那么一小撮,甚至几个中坚力量。
纠结着矛盾的心态,谁也说不清此时的感受,不过马上应验了纪总队长的判断,这个悍匪在奔到一处铁路桥时,已经发现了身前方的围堵,他几乎没有思索地跳下了桥,那桥下,可是一条臭哄哄的污水河啊。
大兵却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他站定了,看着宽阔、流着一层污水的河面,这条河应该并不深,可惜根本看不到水中,极目搜索中,蓦地视线之外一个污渍满http://www.hetushu.com身的人影从水里立起,嗖地一声扔向他一个东西,大兵躲之不及,喊了声炸弹,干脆一咬牙,咚声跳进了污水流里,那落上岸的土弹,轰然炸开了。
他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摄住了,威力并不大的子弹,足够钻进他的身体,他低头,看着流在污迹上的血,脸上却带着释然的笑容,慢慢地,倾斜了,然后轰然仆倒在地,汩汩流出来的血染过一片黑土,血,也成了黑色的。
“怕,害怕的要死,几次子弹擦过,都吓得我出一身冷汗。”张如鹏道,脸上难得地出现了羞赧。
十九时十一分,前方捷报,追捕嫌疑人华登峰被当场击毙。
“太紧张了,你不至于也怕死吧?”张如鹏道。
“放你娘的屁。”张如鹏重重呸了大兵一口,大兵浑身无觉,两行泪慢慢地盈着,张如鹏却是哽咽了,一侧头,清泪哗哗而下,他卸着弹匣,已经进水了,随手扔了枪,大步走向被围着的嫌疑人……
现场指挥嗯了声,收起步话了,看到被击毙歹徒的现场,有位铁警在作呕,看到满地可见的弹壳,看到哭泣的同行,他知道,那冷冰冰的命令里,传达的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第一件事是救人,机车掉头回返,此时范承和和尹白鸽已经出离悲伤了,几个人把高铭抬上机车,范承和一起身才发现一条腿早麻了,一个趔趄又跪倒在地上,这一跪手一托,看到了满手的淋漓鲜血,那都是高铭的血,那怕是水里来火里去的汉子也再坚持不住了,他悲从中来号陶大哭,伤心欲绝地以头跄地,谁也劝不住,谁也拉不住,反倒拉的人和劝的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声音压下了,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消逝,外围的包围圈终于在第七分钟完成合拢了,该铁路沿路紧急停运,铁警回传的数辆经过车辆慢慢停靠终于静止在路面上时,纪震长舒了一口气。
……
砰……砰……他露手了,听到了左近的迂回的悉索声音,开枪处溅起一片树渣,打在了树上,眼光迅速一瞥,却发现上当了,是追兵系着细绳,拉着一颗灌木在动,而一露头,又招来一串子弹袭击。
这个打法让外人看不懂了,省厅方处焦灼地牢骚,纪震按捺不住了,几乎是吼着道:“……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知道真枪实弹是什么感觉,每一颗子弹都能要了命,华登峰改装过的子弹出口动能要比老五四高50焦,快赶上沙漠之鹰,知和*图*书道威力有多大吗?看看牛再山的脑袋。”
尹白鸽挥挥手,这列载着伤者的机车原路返回,同来的一铁警带队警员递着步话告诉她:“指挥部要和这里通话。”
……
那队突击组见识到这个人悍勇了,慢慢拉开距离,十支微冲指着凹处,那一位并未露头,可他根本不像瞎了一只眼,而像多长了一只眼,靠得最近的若敢稍动,一定会引来他猝不及防的冷枪。
声音在机械地重复,没有人能冲破这排山倒海的铁壁合围,华登峰冷笑一声,他辨着声音的来源,向着喊话的方位砰砰两枪,喊话声哑,一串微冲子弹袭来,在枪声方歇的刹那,他一跃而起,枪口对着穷追不舍的追兵悍然开枪。
“对,那支改装枪他弃了,他也快弹尽了。”张如鹏一被提醒,想到这茬了,他吼着前方突击组道着:“拉开包围距离,他快弹尽了,拖死他。”
“伤员情况怎么样?”传来的是纪总队长的声音。
惨烈的对决,能彰显出唯一的公平是鲜血和死亡,它不会因为警察站在正义的一边而给予侥幸和怜悯。
“两颗。”张如鹏道。
“华子,这身衣服你穿了吧,你哥嫌小了。”
那水臭得啊,气得张如鹏怒骂:“艹,不怕熏死你狗日的。”
“还不到自责的时间……突击组,在你的正方面,三公里处,一位身穿迷彩的,不论死活,敲掉他。”纪震通过步话传着实时命令。
枪声,在回传的视频里可以隐约听到,直升机的附瞰可以拍到追逐的三人,一个在跑,两个在追,沿着铁路追逐的相距60米开外,偶而会举枪射击。路下追逐的另一位,相距也控制在匀速60米左右,嫌疑人有一次机会要攀上列车,被两人齐齐射击,又打回了路面。
张如鹏恍急地把大兵拽到怀了,他浑身污渍的,都看不清中枪的地方了,只是眼紧闭着,满是污渍的脸颊上,挂满了疲惫,张如鹏探探脉博,还有,他抱着人,划着水,使劲地往对岸攀去。
在这最后的弥留时候,他的心却宁静下来了,一个他期待的,从不意外的归宿将至,心里的宁静让他在这一刻感觉格外地清晰,在记忆里,最值得留恋的影子像回光返照一样,回到了眼前。
他慢慢地掏出了一张发黄的旧照片,释然地看了眼照片上美丽的容颜,然后他慢慢地放嘴里,嚼着,使劲地嚼着,在回忆的惬意中慢慢品味着似乎一种美好的滋味,而耳听到的,却是和_图_书警察冷冰冰的喊话:
“把住方向,咬死目标,你个怂包。”纪震失态地骂道,那手枪威力再大,对两百米以上的空中是没有伤害力的。
尹白鸽顺手一耳光,吼着:“高铭是你师傅,他教了你这么多年就教会哭了?等回了津门你给你师娘一句话也带不回去……快去,医生说还有救。”
“哎,老张,我想抓活的。”大兵道。
“华登峰,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马上投降……放下武器,马上投降。”
岸边,张如鹏撕着没染污水的领口,垫到了大兵的伤处,那一枪伤到了肩窝,伤口一压,大兵疼醒了,他一呻吟,张如鹏如释负重道着:“吓死老子了。”
身后,十只枪,偶而露出一点身形,就有一串子弹袭来,他手里紧紧地攒着几个颗澄亮了子弹,是四颗,枪里还有两颗,最后六颗。
“华子,快吃吧。”
张如鹏抽搐了一下,点点头,而他瞬间又发现不对了,悻然骂着:“狗日的,你不是咒我死呢吗?有这么劝人的吗?”
尹白鸽把步话递回给铁警同行,那位持着步话,听到了一个命令:“封锁现场,把第一拔和匪徒接火的同志都带回来。”
“我刚才一下感觉到了害怕、恐惧,恐惧到心里那种,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很强烈,以前都没有过,我其实很嫌弃自己的,有时候出任务,都巴不得自己死在枪下。”大兵轻声道。
……
“试试,他在犯错误了,枪支浸水,出水未必打得响。”大兵道。
“两位武警受伤,一位刑警颈部中枪……可能,可能支持不住了……”尹白鸽表情呆滞地说了这样一句,心里被压抑的悲伤再也挡不住了,她啜泣着,热泪滚滚而下。
最先到场的是铁警,他们是乘着维修机车来的,怵目的场景、呻吟的伤员,还有一位生死未卜的警察,让到场的铁警心生寒意。
对!没有侥幸,今天他死定了。
几公里的急速狂奔,张如鹏几乎脱力了,就像生死线上走了一遭,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得,汗浸透了衣服,一到桥上,他持枪架在桥栏上,那个漂在水面的目标回头朝他看了一眼,一低头,扎下去了。
爆炸掀起的尘烟让张如鹏视线模糊了几秒钟,此时已经听到从桥上奔来的支援声音,他大喊着:“在河里。”
“他根本没准备跑。”纪震道,脸上并没有一点兴喜,他看了眼四周疑惑的同仁,幽幽道着:“我们追捕和击毙的逃犯,每年都有,每一个濒死和_图_书之前爆发出来的力量都是惊人的,他们比我们训练教育出来战士意志更坚定,斗志也更顽强,华登峰尤其如此,命案累累,死亡之于他已经没有恐惧了,那才是一种真正的视死如归。”
“我艹,还有花样?”张如鹏拎着空枪傻眼了,他疾速地掏出来了手枪,沿河快步追来。
……
“没有,擦着了,亏老子皮糙肉厚的。”张如鹏喘着气道。
“别忘了他是大师,你敢保证他不知道这情况?”张如鹏道。
“他好过不了,咱们没打着要害,应该在他身上豁开口子,妈的,就不信他能憋多远。”张如鹏小跑着道。
指挥部看着回传的画面全场静默,对于这位悍然迎着枪口拒捕的罪犯心生凛然,没有那怕一点大功告成的喜悦……
“我要亲手杀了这个王八蛋……”范承和哭着,无法抑制的愤怒让他快丧失理智了。
“这两个人想抓活的。”纪震道,他明白两人战术意图了,不愧是师徒一对,配合得天衣无缝,让华登峰无隙可乘。
又一声枪响传来时,这位指挥员奔到了那位被击毙的匪徒近前,狠狠地唾了一口。
大兵正从水里出来,一抹脸上的污水,下意识地侧头,后仰,砰声枪响,水里的大兵像被撞到了,重重地仰倒在水中,张如鹏慌得纵身跳进河里,哗哗划着水,顺流去接大兵。
此时,突击组追来了,十只微冲突突突扫射着,冲在最前的通通连连跳,涉着齐胸深的水而过,那位逃匿的嫌疑人也到了强弩之末,他行动迟缓地在岸边的树林的躲闪,被追到无路可逃时,这个悍人居然又引爆了一颗手雷,把突击组阻在林中,他倚着一处凹地还击,十名突击队员又被炸伤两人,竟然前进不了半步……
拉高的屏幕后,一队十人的突击组正风驰电掣,拉着散兵线狂奔。
大兵一想,又不敢妄下断言了,华登峰给警察的惊讶太多,都不能以常理度之了,两人追出去几百米,终于见一个圆圆的污渍东西露头了,张如鹏眼疾手快,砰砰两枪,那东西应声而落,跟着顺水漂走了,再细看时,却是一件脏衣服不知道裹的什么。
“不好追了,子弹快打光了,你还有几颗?”大兵问。
他循着路,沿着河往下追,大兵迟他一步追上来了,情况好不了多少,被跳弹划伤了脸,一道血槽,老张身上更多,胳膊、膀子,犁出了几道血槽,大兵关切地问了句:“中招了?”
哒哒……哒哒哒……无数声枪响。
“他跑不了了。”http://www.hetushu•com方处长道。
“承和,承和……别哭,快去陪着高政委,还有救。”尹白鸽从车旁匆匆奔过来了,她使劲拽着范承和。
砰砰……枪响!
大兵检查了一下枪械,也剩两颗了,只能有一次点射了,他合上弹匣道着:“这个人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就是只兔子也该敲中他了。”
那斜躺着的画面,是牛再山被枪杀后的尸体,子弹洞穿、脑后开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那怕是图片也让人不忍卒视。
在他们的身后,漫山的人影,沿路挤着的警车已经水泄不通了。
……
又一个瞬间,华登峰回身,突然扑在地上,以一块石头为依托,要精准射击了,目标是身后的张如鹏,张如鹏一个侧倒,藏身了,而另一位砰砰两个点射已至,逼得华登峰只能改变目标,枪对准了南征。改变的瞬间,张如鹏又露头了,哒哒两个点射,逼得华登峰不得不回身自保,一个翻滚,借机滚出去的力道,又跑起来了。
喊声方歇,已经看到了对岸爬上去的华登峰,他疾速开枪,而那位像是身后长着眼睛一样,手足并用,蹭蹭蹿着,张如鹏几枪落空,可在他视线里却看到,那位浑身污渍已经变色的华登峰,连滚带爬,又一个回身动作出来了,他惊恐地警示着大兵:“小心。他要开枪。”
“做梦吧你,这号人能让你抓到,老子跟你的姓。”张如鹏不信道。
“让铁警指挥通话。”纪震声音道。
枪声歇了,在喊话投降了,大兵和张如鹏相视,那股子劫后余生的感觉,是如此地怪异,大兵道着:“一下子闭气,我以为我要死了。”
“不,我是在劝自己……我知道我害怕什么了,我害怕失去这些,失去你们,害怕再经历一次又一次没有休止的生离死别……刚才中枪的好像是高铭,我怕他挺不过来了。”大兵虚弱地道着,这一次已经是用尽的力,从没有这么疲惫过。
那是一个媪婉的厣容,是他对这个冷漠世界的唯一回忆,他记得自己怯生生地接过烩面碗,记得那双白如春葱的细手,那是他心里唯一不容亵渎的圣地。
他迅速退了弹匣,压进了子弹,合匣,而对方却没有动静了,头顶上的直升机飞过,瞳孔里的人墙更清晰了几分,漫片的警察像一片涌起了潮头,他知道,很快他就会被淹没。
啊?范承和一骨碌起身,连滚带爬奔向机车,上车就拽着同行,失态地求着:你们一定救救我师傅,他孩子还小,要死就让我替他去死吧……我真他妈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