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三重人格

作者:常舒欣
第三重人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分裂症患者

第176章 末路穷寇(5)

“我们是来询问你,不是被你质问。”谢远航尴尬地道。
……
谢远航吼了一声,才把这位失神的吼醒,他木然地蹒跚地走到阳台上,大兵手指处告诉他:“自己看吧。”
……
谢远航要回了手机,排了几张照片,手指点着茶几,干脆一古脑把证据告诉了上官顺敏,他对着这位泪涟涟一点也不像嫌疑人的老人道:“十几年前没有生物检测技术,现场发现了霰弹蜡封、弹壳棱上,都提到了人体组织残留,今天我们来,是正式通知你做生物技术检测,可以告诉你,当年的劫匪是四个人,而这份证据和华登峰、牛再山、牛松的都不吻合。”
那是一个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景像,沿小区出门的路被封了,站着两行警察,小区门口,红蓝警灯映着,不知道来了多少警车,大兵拉着椅子,让上官顺敏坐下,他盯着他看,看了几眼郑重告诉他:“你认不认罪不重要,有这份证据在,钉住你不过是时间问题,该毁的都他妈毁完了,兄弟,爱人,还有现在的老婆孩子,死的死、抓得抓、散的散,没有什么挽回的机会,你自己心里清楚,否则你不会焦虑成这个样子,我说的对吗?”
泪雨滂沱的号陶、撕心裂肺的哭喊、咬牙切齿的交待,那些画面让上官噤若寒蝉了,他直直地看着,两眼俱是愤怒和悲伤交织的情绪,两种激烈的情绪交织,让他大喘着气,手一直在抖。
可这是一个兵行险招的方式,真要是看顽固分子,死抗到底,那这份证据对他的冲击力就不够了。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来意了,谢队,给他看吧,假如以前的没不公不平,今天以后,一定让你得到公正待遇,你真以为,一点证据都没有就能找上你?”大兵道。
“不会,如果是个一无所有的人,可能会,他不会,其实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帮民工兄弟,捐钱、收容残疾人,其实都有想赎罪的成份,那就狠心把文英兰母女撵走,也是因为关心,而不是因为狠心,要真是薄情寡义的,怎么可能收伏华登峰那样的人?他现在又有这么个一家,他不会给老婆孩子留下后患的。”大兵道,他显得很笃定,边下楼边道着:“其实他就在等我们来,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不管有没有证据,只要盯上他,他就完了,强硬不过是侥幸心理在作祟,如果没有希望,他的本来面目出来了。”
是日,中原省厅高调宣布:春晖路储蓄所抢劫案告破,潜逃十七年零十一个月的嫌疑人上官顺敏伏法,经生物证据检测吻合,其人对罪行供认不讳。
“或许?”纪震不解。
“快钉住了,大兵现在最犀利的子弹不在枪里,而在嘴上。”尹白鸽哑然失笑道,她听得出,那颗子弹已经射到了嫌疑人的心里了。
“不用奇怪,每一个罪犯你都能看作是一个分裂症患者,犯罪只是他隐藏的那一面,去掉那一面,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人……这和每个人心里都关着一头野兽是同一个道理,再凶恶的罪犯,你唤起他的人性,他就是人;再善良的人,你逼出他兽性,那他就是野兽。”大兵道,他随手开着单元楼门,出去了。
“我问,你相信报应吗?”大兵脸上的表情是一种似笑而笑。
“我也觉得会,还能哭出来的人,多少还是有点人味的。”尹白鸽悠悠地道,在这最后一刻,她反而一点都不担心了,其实结果没有什么两样,该毁的,都已经毁了,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了……
门外的两行警力等了很久,纪震一直在看手表,还不时地看楼上,生怕坠下来一样,他几次想问话,可大兵却站在车前谁也不理会,他像在静静地等待一个结果,此时已到天亮,来了这么多的警察封锁小区,一片肃杀的景像让早起的居民指指点点,纷纷猜测出了什么事。
“一认就是死罪啊。”谢远航凛然道,抢劫银行这罪恐怕没有活着的可能。
“他在刺激出这个人的真实情感,或许有用。”尹白鸽听着,若有所思道。
蓦地收枪,大兵睥睨翻了他一www.hetushu.com眼道着:“……你已经输得干干净净的了,从你放弃文英兰和女儿开始,你就输了;从你放弃你的兄弟们的时候起,你也输了,你骨子里就特么是一个自私自利,无情无义的小人,不过一饭之恩,华登峰守了二十年,到死都想替你扛罪,他拿的可是当年作案的枪支。”
上官顺敏好像也笑了,不过笑在他的脸很难看,他道着:“我很想相信,可惜现实总是打破我的幻想。这是个很简单的命题,我也可以同样问你们,你们相信报应吗?十几年在华登峰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难道不清楚?假如有一个公正的判决,那怕有一笔可观的赔偿,都不会有后来的事,可你们威风凛凛一身正气的警察们干了什么?连立案都没有,他们一群食不果腹的民工兄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不觉得是逼着他们去违法犯罪么?”
“既然活不成一个人样了,与其被你们查得坐卧不安,倒不如痛痛快快去和我的兄弟们当个枪下鬼。你说得对,那是我这辈子最精彩、最得意的事,不是这些警察查出来了,而是我自己走出来认的。”上官顺敏霸气地说了最后一句话,他低着头,自己上了车。
“她们……她们……”上官恸哭着,颤抖的手拿着。
蓦地,他全身一耸,像畏冷一样抽搐着,那是因为他又重新看到了这一幕,在谢远航的手中,正把护卫那个像烂西红柿一样的脑袋照片放在了他的面前……
“她认罪了,不太好,精神有点错乱。”谢远航轻声道。
“什么?”上官顺敏愣了下,没想到是这种问题。
“我说的就是真相,我也理解你们当差的难处,其实我们和你们没有什么差别,我们是被人踩在脚底的尘埃,你们是为人所驱炮灰,说不定那天成了灰烬,灰烬与尘埃的相恨相杀,无非是上位者权力玩弄的游戏,又何必呢。”上官悠悠地道,一声长叹。
“放下那桩罪案不提,你真他妈不是男人啊,女儿被人玩弄、被人诱奸了,被人当街打还扒了衣服,你他妈屁都不敢放一个,舍不得你的名声?舍不得你这张老脸,然后就任凭别人在你头屙尿拉屎?你可是她父亲,如果是你提枪杀人,老子得朝你竖根大拇指……可现在,我他妈只想唾你一脸,你装什么狠?弄死你他妈的就是分分钟的事。”大兵厌恶呸了一口气。
谢远航眼睛酸了,上官顺敏忍不住老泪纵横了,他掩面而泣,狠狠地扇着自己耳光,啪啪清脆地响着,和着他像野兽一样的哭声,他伸着手,谢远航递给他手机,他看着,不时地抹着泪看着,看着试图从记忆里抹去的女儿,已经成人了,却已经不是那个怯生生小女孩的样子。
谢远航放着手机里保存的监控,大兵掏着悠悠地燃上了一支,上官本不待理会的,以为有诈,可当他看到文英兰狠狠甩了女儿一耳光时,却惊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动也不动了。
又数月,此案一审判决毫无意外,死刑!
……
两人心事重重地下楼,谢远航不觉得这事做得对,可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仿佛是脱裤子放屁了,而且给带人增加了麻烦,这话他还没说,大兵仿佛看出来了,告诉他道着:“你越煞有介事,他才会心虚更甚,这是个思路敏捷,而且想得很深的人,可这恰恰也是他的弱点,这种事死抗可能有效,但你思考就会掉进死胡同里,因为不管怎么样,都已经输得一干二净了,没有回旋的余地,恰恰他不像华登峰,能够放下一切。”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上官顺敏的眼睛是发滞了,直到大兵递了一支烟才把他惊省,他惶然接在手里,对着火,抽着了,凫凫的浓烟一口全被他吸进肺里,他的眼睛不知道是被呛着了,还是悲伤了,又沁出了一颗老泪,他木然的都忘记了掩饰一下。
别说上官本人无法抑制这种激烈的情绪,那怕就谢远航也听得心潮乱起,人心得有多大的空间,才能装得下这么多激烈碰撞,可他现在www.hetushu.com看到了,上官并不大,恰恰这些他想忘记的东西,是对他触动最深的。
上官听着,面无表情,根本不予理会,像根本没有听到一般,大兵却是凑上来问:“上官,我其实和你一样,我杀过不止一个人……那种感觉你一辈子都忘不掉,你还头疼吗?”
“谁在乎别人信不信呢?报应可没有放过他……让他遇到了一位温柔贤惠的老婆,让他有了个温暖幸福家,还有个懂事听话的儿子,这是报应啊,让他没脸回首往事,让他只能对旧情人私生女狠心……那对可怜的母女替他承受了这份报应啊……上官,你女儿已经认罪了,给他看看。”大兵道。
“审讯心理学有一种叫嫁接法,从嫌疑人感情脆弱地方下手,激起他的真实情感,进而影响到审讯的方向和结果,这是一种基础方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以情动人。”尹白鸽道。
“……就这样,他是站着死的,直直地仆倒,腿没有打弯,胳膊最终抬起的是枪口,而不是投降,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击毙,给这种人死亡,也是我们对他最大的尊重。”大兵说着,边说边排着照片,上官惊讶地看着大兵,然后低头,眼光被那一组照片吸引住了,被爆头的牛再山、被击毙的华登峰,让他久久凝视,舍不得移开目光。
那怕是惺惺的两方,也会水火不容,这其中没有妥协言和的余地,大兵仰头道着:“你其实知道自己已经逃不过去了,送走了老婆,安排了后事,然后一个人坐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你在一遍又一遍的检点是不是曾经还有什么疏漏,可你却无法知道我们究竟掌握了多少,所以你很焦虑,焦虑到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样……别说狠话,你已经狠不起来,否则不管是抵死顽抗还是照着自己脑袋给一枪,很容易就解决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只是站在个人的角度看,很精彩,不过最精彩还不是作案,而是作案以后,不管这位大哥是不是你,分赃肯定很仗义,仗义到都服气……我想那时候给钱打发文英兰走,其实是一片好心,万一事发,连累不到她和女儿,万一有事,那怕自己一个人扛着,也不去连累任何人,是这样吗?”大兵问。
“对。”上官颓丧地道,浑身的力气像抽干了。
……
上官眼睛也大了一圈,无法理解这个貌似神经质人的话,凝视间,大兵更狠的迸出来了:“包括华登峰也是,虽然他是全民公敌,虽然我们要不死不休,可他仍然赢得了我们的尊重,细节你一定不知道吧,在追捕的现场,我打伤了牛再山,试图阻住他的脚步,让他分神,可他却一枪爆了牛再山的脑袋……我们两组刑警、特警、武警组织的联合追捕,在他一支枪下抵挡下,愣是靠不近分毫,反而被他打伤打死了四个……知道有多少警察追捕他吗?四千……足足半城的警力,都没有抓到活口,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他被围在一处凹地,子弹打光了,被十几支微冲毙掉的……”
……
“我们之所以这么客气地来,是看在那对苦命母女份上,看在你曾经把民工兄弟当人的份上,现在,我们俩将离开你的房间,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自己走出去,自己上警车,我给你留下最后的尊严;第二个是,五分钟你不走出来,警察会从你的门上、窗上冲进来,把你铐走……其实我们期待再和你斗一场,可惜你老了,已经不是对手了。”大兵道。
上官怒了,说到此事触到了心里的痛处,他痛苦地抚着脸,唏嘘一声,擦掉了两滴老泪。
稍有意外的是,据记者挖到的消息,嫌疑人上官顺敏在得到判决时候情绪很稳定,而且,他放弃了上诉。
“难道你无罪?”大兵反问。
中断了,全成了这位老头的哭声……
这也是最担心的情况,纪震紧张地抿抿嘴唇问着:“他要不认呢?”
“废话,我这个年龄,什么疼都不稀罕了。”上官愤然道,他刚刚抚下了额头,又及时地换动作了。
“相信我,他这种活着会和_图_书比死更难受,白天惶惶不可终日,夜晚辗转无法入眠,你越想忘掉的人和事,他们还偏偏就在你焦虑的时候来找你,你看他才两天,成了什么样子?”大兵道。
“哦,我只关心钉死他。”纪震欠欠身子,无所谓地道。
……
“那你应该还有心疼的毛病。”大兵起身了,根本没有看上官顺敏,像是若有所思一样踱步着,他道着:“玩心眼我不是你的对手,识人的眼光我也不如你,那件案子做得非常漂亮,最起码和当年警务的水平相比,你们要高出一截,手法果断、动作迅猛,而藏匿的方式又出其不意,很精彩,让我们同事两代人查了十几年。”
“本来面目?”谢远航问。
谢远航这个担心一闪念,又发现自己错了,上官顺敏一点喜悦的表情都没有,他凝重的脸上像震惊、像恐惧、甚至有点像景仰,就是没有一点喜色,那种复杂的表情恐怕除了他,没有人再读得懂。
“就即便有,你也得让我认罪,没证没据的事,我就说,你能信吗?”上官不屑道,刺激可能起到反作用,他的逆反心态上来了,不伪装了,那股子硬气一来,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他一张一张收起照片,递给大兵道着:“痛快点,要带人马上走,不带人你们马上走,我和警察打过交道,知道你的本事,有什么狠的横的都痛快点来。”
谢远航侧立地良久,叹了气,明白了。
“说得对,我已经得到报应了。”大兵轻声道,他解着扣子,那个怵目的枪伤被绷带裹着,配着脸上结痂的伤痕,显得很是狰狞,上官看着他,眼皮子跳了跳,就听大兵道着:“我很相信报应,有些警察的失误,会坐视罪犯做大做强,会连累同伴流血牺牲,我得到这种报应了,可惜的是这颗恶果并不是我种下的,你说,现在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大兵看了眼,重重地碰上了门,然后听到了房间里,响起了一阵恸哭。
大兵却是淡淡地道了一句:“雄风尚在,只是已输当年啊……别急,我刚刚表达了对你的尊重,接下来,我想说说,你的报应。”
此案告破,一片哗然,网上流出了海量的传奇故事在描绘这个传奇的罪犯,甚至有好事者深挖出此人处处善举,而且被迫抢劫的故事,惹得围观甚众,而且同情者居多,恰恰那些受害人以及他们的家属却无人问津。而且相比悬殊的是,津门、中州两地联合转文,追认高铭同志为一级英模的新闻,得到的关注也寥寥可数。
“我觉得他会认,如果还有点人味,应该会认,真要耗下去,他倒无所谓,对他这个家可是灾难。”纪震道。
“时间到了,突击组准备。”纪震不客气了。
“呵呵。”上官嗤鼻笑了声,不屑了。
“呵呵,有什么用?”上官讪笑了,他看着大兵道着:“你是想激我认罪?”
“这种情绪状态下,有什么效果?”纪震半晌听不到声音,好奇问。
“带上高铭,我们一起回家……”大兵语出,却一下子哽咽了。
“我们该走了。”尹白鸽站在他身旁,轻声道。
“你谨慎地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隐藏着自己的脾气、隐藏着自己的真实情感,又从头开始你的人生,五年的大货司机,接下来又选择作案的城市立足,想法很不错,这些年侦破的重点都在流窜作案上,全国范围内找嫌疑人,唯独没有把案发的中州当成重点……更匪夷所思的,那个当年的劫匪,他谨慎言行,严格自律,而且处处小心做事、宽以待人,若干年后,居然成了富甲一方的人……呵呵,有点像传奇故事了。”大兵道。
上官蓦地被刺激到了,他握着拳头,就要暴起,可不料大兵蓦地手一闪,一条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脑门上,恶言恶声道着:“老头,你反应这么迟钝,还真不能动武了,你离华子可差远了,他改装的手枪六十米外打人都没问题……好可怜啊,落毛凤凰不如鸡,拔牙老虎不如狗啊。你是根本就没脸见华登峰他们了吧?”
“出来了……总队长,他出门了……m.hetushu.com”步话里传来楼顶观察的声音,纪震一下子泄气了,大兵侧头看着他道着:“总队长,保持点风度,往前数十几年他可能和您一样悍勇,不过现在,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老头了,他能做的,顶多就是给自己留点面子了。”
他离开了阳台,和谢远航默默起身,两人即将出门时,大兵回头再看,上官顺敏枯坐着,再无半点生气,他出声问着:“你相信报应吗?其实你该相信的,从你杀人抢劫开始,报应就跟着你,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你都没有权力夺走一个无辜者的生命,你说的对,我们都是灰烬和尘埃,生活本就不易,还要承受失去亲人的悲剧,你想过他们的家人这十八年是怎么过来的?你现在应该感同身受。”
……
掉个了,谢远航突然发现自己的负面情绪起来了,平时骂娘操爹的那些种种烂事一下子充塞满了心里,登时对面前这位老人多了几分同情,少了几分恶感。
“你的识人眼光不错,一个红颜知己,这么多年都舍不得说你半句坏话;你认的兄弟也不错,这么多年没负过你,甚至于你手下的工人,都是众口一辞地说你好话,能做到这一步,真的不容易。”大兵道。
“说得对,昨天就有一位警察化成了灰烬。”大兵道,提醒着上官:“继续,以你的思维逻辑,这都是我们的报应?”
尹白鸽蓦地鼻子一酸,跟着他热泪长流,所有的罪案故事都是悲剧结局的,这不但是罪犯的宿命,有时候也是……警察的。
尹白鸽看着这位武夫,给他解释:“您不觉得,这骂……也是一种带着感情的骂人?”
“对不起,节哀顺变。”上官同情地看了大兵一眼,好感顿时也多了几分。
纪震摆摆手,两组武警靠后,门大开了,又过了两分钟,这位像重要人物出场一样珊珊来迟,谢远航一下子眼睛直了,上官顺敏居然真像大兵说的那样,梳顺了头发,换上了一身西装、皮鞋,似乎还洗了把脸,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众警包围着的现场。
上官愣了,失神的眼睛黯淡下去了,他枯坐着,痴痴地看着那几张照片,脑子里的记忆像被拉回了十八年前。
“给他戴上戒具。”大兵道,谢远航要了一副手铐,很谨慎地铐住了上官,在铐住的一刹那,好像觉得上官很释然一般,奇怪地放松了,他好奇问了句:“我还真不得不服你,认了这个,死罪难逃了。我们足足找了你十八年。”
“他老了,你就来个五花大绑有什么意义吗?”大兵道。
大兵铿锵说着,像说书人一样讲着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谢远航慢慢发现不对了,萎靡的上官像打了鸡血一样,慢慢在回复着精神,慢慢地变得炯炯有神,他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正慢慢滑进一个危险的坑口。
“对,太传奇了,几乎没有可信度。”上官道。
“不,我一点都不悲伤,一个战士战死疆场、一位警察死在追捕现场,那是他们最好的归宿,死亡是老天奖给他们最荣耀的勋章,那叫牺牲,或者殉职。”大兵眼瞪着,像是亢奋地在说。
那些警车列队上路了,给了这个潜逃近十八年的罪犯一个规格相当高的阵仗。
上官一怔,惊住了,大兵怒不可遏地吼着道:“……你懂什么叫感情吗?麻实超被杀,我们追到中州,文英兰死活要替女儿扛罪,闺女舍不得妈,现在咬着牙把事都扛起来……而你,你干了什么?你他妈在家里思谋着怎么逃走……你可是她父亲啊,你看看她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没有你的一点责任?假如当年你给她们一个完整家庭的话,她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怕你半路把他们认下也行啊……你个王八蛋,就把她娘俩撵到大街上自生自灭啊……你还有什么,等着深牢大狱把你关起来,你现在的老婆孩子和那苦命的娘俩是同样的命运,你还觉得不是报应?”
好像不对,消息还封锁着,这样做岂不是让嫌疑人更放心的认为死无对证了?
“有用么?”纪震在迫切地问。
哭声更重了,上官拿着手机不和图书忍再看,狠狠地磕着自己脑袋,一襟一袖,全是涕泪痕迹。
不是切肤之痛,就是刻骨之恨,恨得他咬得牙龄咯咯作响,握得拳头青筋暴起,只可惜已经是枭雄末路,优渥的安逸给不了他任何勇气。
“你凭嘴,就给我定罪?”上官不屑道。
“对,我想,他应该穿戴整齐,保持仪容,大大方方出来,有胆子孤注一掷的人,肯定会选择一种轰轰烈烈的结束方式,而不是窝窝囊囊的,比如你在想的自杀。”大兵道。
“上官,到窗边来。”大兵道,他倚在阳台上,叫着上官顺敏。
“会不会……出现其他意外?”谢远航有点不确定了,逼到这份上,他真有点担心。
“这不是以情动人,这不骂人吗?”纪震道。
“难道不是吗?雨欣涉世未深,被人诱骗,在她身上发生的事,难道就仅仅是个人品德的问题?当街撕打小三,大家就都忙着看小三的乐子,包括你们警察也是,对吧?她报了案,你们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是真的么?一群人打一个女孩子谁又受到了半点指责,甚至她在医院自杀,都无人过问……我想她要是真的自杀了,那个狗日的地产商和他老婆,是不是还是活得美滋滋的,根本没有觉得他们在作孽。”
“那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耗了。”尹白鸽欠欠身子道。
上官眼皮抬了抬,没说话,神情却有点沮丧,那怕猜对了,可感情被一个男人理解,那种感觉并不好。
步话里命令,得令的武警全副武装快步奔着,站到了单元门口,在下令的这一刹那,纪震又放弃了,他走向大兵,又提醒了一句:“时间到了。”
大兵却没有乘车走,他像茫然一样徒步走着,跟在车后,车走远,他被看热闹的人群淹没了,那些指指点点蜂涌而来的看客在猜测纷纷,难得一见的奇景不可能不让人浮想联篇了,尹白鸽是半路发现大兵不在的,她下了车,往回走,穿过人群往回走,找了很久才发现,大兵蹲在小区出门街角的一隅,他蹲着,似乎在哭,在抑制不住地流泪,不断地抹了,又流出来了。
“我知道。”大兵道。
……
犟上了,狠劲上来了,这种心态出现在杀人嫌疑人的身上不是个好兆头,谢远航看大兵没有收照片,他收了起来,他看着大兵,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快,冲上台阶。”他轻声喊着,四个人齐齐往下拉面罩,面包车在接款和护卫进厅的一刹那,车冲上去了,他和华登峰一马当先,从洞开的车门里奔出去,顺手给了车旁的护卫一枪,进厅,嘭……砰……两枪响过,霰弹在护卫的脸上炸开,血肉迸溅,那一幕永远地留在了他的记忆中。
“不用,你现在是有嫌疑,会先带你到鉴证中心提取DNA样本,不用戴手铐。”大兵道。
被戳破了心思,谢远航不吭声了,他紧张地看了大兵一眼,又一次领教这种窥破人心的本事,让他出离惊讶,真不知道这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能从那些似乎并不起的细节里,找到最适合用的东西,他想过很多方式,唯一没想到的是,能把这位劫匪逗得哭了又哭。
警察让开通道了,嘭声大兵打开门了,肃穆地看着他,他走的很从容,表情也同样地肃穆,慢慢地踱到车前,扶着车门的大兵问:“有种,你的兄弟没有看错你,文英兰也没有喜欢错人。”
“看来你的方式不适用,得来硬的了。”纪震道。
“不用做什么鉴证了,我就是第四个人,我是主谋,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春晖路储蓄所抢劫案是我做的,华登峰、牛再山、牛松,都是我的磕头兄弟,我们被逼到走投无路,就拼死去抢了一把……这么多年我每每做梦都会梦到这样,和现在的场景是一样的。”上官顺敏铿锵地道,此时,仿佛又回复了他带头大哥的威风,那方脸阔额,依旧是当年义薄云天的大哥。
“这是对审讯过程倒悬的方式,就是把一切都摆出来,让嫌疑人万念俱灰,让他认为法网难逃。”尹白鸽解释道。
上官无言地伸着两只胳膊,被铐状,表情平静地看着大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