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心怀诡胎

第七章 等你很久了

林警官喊了罗平几声,一点儿回音都没有,我下意识地借着这灯光朝着门口那边瞄去,瞧见刚才我撞到的东西,居然是一张推床,上面还直挺挺地躺着一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滑到这过道上来的。
她的手有点儿冷,不过却能够让人感受到活人的温度,而被我牵着手的林警官也并没有把我给推开,而是用更加紧的力度,将我的手掌给紧紧抓着,仿佛害怕失去一般。
就在我牵起林警官的手时,突然间,我听到黑乎乎的停尸房里面,似乎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呼喊:“老王、老王……”
这样的地方,阴气是最为充足的,就算是不信鬼神的,也都觉得晦气。
当然,我终究还是不敢对一位警察姐姐耍流氓。
静!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我或许还不会太过于紧张,但是在这里,意义就根本不同了。
别看那林警官长得不错,但下手却挺黑的,一记勾拳直接冲着我的面门过来,吓得我赶忙大声喊,提醒她别误伤。
我不知道撞到了什么,膝盖一阵剧痛,直接就滚倒在地。
这是哪里?
哐啷!
也对啊,罗平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这床又是如此突兀地挡在了出门的过道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丝动静,一开始还没有觉得,等我们静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好像在拖着沉重的脚步,一点一点地往这里hetushu.com移动,然后有一种类似于野兽般的声音,从那人的喉咙里面发出了。
这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所以我确定不了是谁在叫我,但过了没一会儿,我感觉耳朵边痒痒的,阿贵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了:“老王,上路了,我们等你好久了,快点走吧……”
这个人,居然还真的就是罗平。
门外一片寂静,什么动静都没有。
我指了一下挡在过道的床,下意识地停住了话语。
她应该是在学校有学过法医课程,回头过来跟我说,我苦着脸说道:“林警官,你跟着罗平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怎么请了一个死人过来给我破邪?”
林警官下意识地抱住胸口,冲我瞪了一眼:“人家也是女孩子嘛……”
林警官这时方才回想起来,拿着手机左右一看,刚才还在我们身边的罗平,此刻居然人影无踪,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尽管知道对方是激将法,不过被美女瞧不起,我到底还是有些火气了,一咬牙,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不重要,关键是你请的这人靠不靠谱?说来停尸房找原因,结果一下子人就不见了,他能去哪里?莫非躺在这床上?这……”
刚才还活蹦乱跳,口口声声帮我搞定一切的罗平,这家伙居然一转眼间,就躺在了平日里堆放尸体的推床上面,而且瞧他这模样,好像已经死了一般。
林警http://m.hetushu.com官的小脸也吓得惨白,对我说道:“不知道啊,他就是我一相亲对象,我也不是很了解……”
罗平!
哎呀妈呀,死人?
谁躺在那里?
我心中忐忑,不敢上前,而是望向穿着制服的林警官,哆嗦地说道:“你是警察,为什么不是你过去?”
在这个时候,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点儿幸福来。
这停尸房位于医院的地下室处,为了维持低温,所以设计上十分狭窄,从一排排的低温柜过来,到门口那儿是一条狭长的通道,出口是一个铁门,给人一种保险柜的感觉。
我回头看了林警官一眼,她也是吓得不轻,不过却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上前过来,在罗平的身上检查了一番。
我和林警官互相看了一眼,下意识地用后背靠着铁门,朝着黑漆漆的停尸房望了过去,瞧见紧急通道灯发出的微微绿光,两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地板上面是冰凉的地砖,我趴在上面,感觉一阵寒冷,旁边传来了林警官的惊叫声,于是赶忙朝着对方靠近过去,好不容易摸到对方,结果对方一个擒拿手,猛地一下,将我给直接按倒在了地上,一拳头就冲着我脑袋奔来。
停尸房!
林警官是警察没错,不过她也是个正常的女孩子。
罗平?
我们侧耳倾听。
那停尸房的铁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我看得直打哆嗦,感和-图-书觉刚才撞到的腰间有些潮湿,低头一看,瞧见衣服上居然有暗黄色的黏液,还有血迹在旁边。
若是碰到歹徒,她或许还可以凭借着在警校里面学到的擒拿来对付,但是碰到这些东西,她未必比我强上多少,听到我的建议,慌忙点头。
林警官瞥了我一眼,有些不屑地说道:“王明,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倘若是往日,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牵起林警官的手,因为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而此时此刻,她与我离得是如此的近,似乎只要我一伸手,便能够将她拥入怀中。
我敢赌一百块钱,这绝对不是看守停尸房的大爷所发出来的。
罗平消失不见,我不敢在这里待着了,想要离开停尸房,结果袖子被林警官一下抓住,一脸严肃地对我说道:“别慌,罗平不见了,等他一起走。”
在林警官的注视下,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揭了开来。
我们两个疯狂地拍打、喊叫、求救,过了几分钟,突然间我和林警官几乎都同时停下了这疯狂的举动来。
当白色床单完全揭开的时候,露出了一张惨白而没有血色的脸孔来,瞧见对方那高高的鼻梁,我顿时就是一哆嗦。
难不成真的是罗平?
我多少还是有一些不敢相信,神使鬼差地伸出手指,在对方的鼻子下面探了一下。
林警官也想到了,冲我说道:“你去掀和图书一下那个白布,看看谁躺在那里!”
我到底是抽了哪门子疯,居然陪那神经病过来发疯?
冷冰冰,我的手指上面,没有感受到一点儿鼻息,甚至连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这声音在此时此刻,当真是让人毛骨悚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警官一直表现得很强势,又加上职业的缘故,让我有种她一定很厉害的感觉,而她适当地流露出一点儿软弱,顿时让我勇气大发,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恐惧,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伸出手,过了好久,终于摸到了那张惨白惨白的床单。
我想起这几日来的遭遇,哪里待得住,苦笑着说道:“等他?只怕老命都得丢了啊……”
绝境中,两个人相互依偎,温暖对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就拉起了林警官的手。
林警官也有些紧张,顺着问道:“对呀,这灯怎么熄了,保险丝烧坏了?”
我向后退了两步,想起刚才自己撞到了这床,衣服上面还留着痕迹呢,看着好像死了很久的一样,而刚才罗平却是分明跟我们在讲话聊天呢,到底怎么回事?
死了好几天。
那拳头在我眼皮子面前停下了,紧接着我瞧见了光,是林警官掏出了手机来照亮。
这停尸房里,除了死人,还有谁会愿意躺在那放过无数死人的床上啊?
我来不及埋怨她,甚至都不想弄清楚这里面的来龙去脉,赶忙对她说道:“别管这里面的事和-图-书情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说不定回头我们两个也躺进柜子里面去了。”
有人在叫我名字?
我被恐惧给控制着,疯狂地拉了几下,还是没有打开,而林警官则想起了守停尸房门口的大爷,一边拍打,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喊起对方。
有的人,一辈子估计也就来过一次,而且还是闭眼睛之后,这个地方每天都有人进来,也有人被送出去,进来的都是刚刚闭气的,而出去的,下一站则都是火葬场。
达成了共识,我们两个人就小心翼翼地绕过推床,朝着停尸房的门口走去。
手机阴冷的灯光下,我瞧见对方的脸有些僵冷,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我脑子有点儿短路,没一会儿回过神来,借着灯光四处望了一下,然后小声说道:“林警官,罗平呢?”
在灯灭掉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地往停尸房的门口跑去,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顺畅的通道上,突然就多了一样东西,我慌不择路地往回退,直接就撞了上去。
我刚才到底撞到了什么?
我们两人绕过那推床,几乎跑一般地到达了铁门口,伸手去拉,结果让我浑身寒毛直竖的事情发生了。
确定人是我,林警官瞪了我一眼,不满地问我摸什么呢,是不是想趁着黑耍流氓呢?我一阵无语,说鬼才想跟你耍流氓啊,我刚才往门口跑,结果撞到了个东西,听到你喊,就找你来了——这灯是怎么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