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二十四章 只是心有隙,并非绝情人

我指着襁褓中的小米儿,说是她救了我。
那玩意发出一道破空之响,黄养鬼右手一抖,一根皮鞭陡然而起,朝着那黑影缠去,当黑影的速度减慢的时候,我瞧见这黑影居然是一条青灰色的长蛇。
我苦笑,说着孩子是我生出来的。
我刚刚从那幻境之中走出,下意识地深呼吸,大喘气,然后看了看白虎皮襁褓里面的小米儿,只瞧见这小家伙神情安详地睡着,偶尔还会皱一下小眉毛,对这世间的一切,仿佛都不在乎一般。
她睡着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一次醒来。
她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我心中猜测着,而黄养鬼却也是早已有做过准备,将双手往头上一引,一根白色丝绸就从她的袖口滑落而出,她就像舞台里面的舞蹈演员,将那绸带一抖,划出无数的圈圈来。
大辫子吟吟一笑,说你还是如传说中的那般热辣刁蛮。
巫蛊斗法,居然如此神奇,却是并不比生死交战来得简单。
大辫子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望着面前这女人,说哦,原来你就是荆门黄家的黄养鬼。
这玩意还未及体,就已经弄得我整个人都是一阵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即便是我这种对巫蛊一知半解的人,都明白了一点。
大辫子一愣,说你生出来的?啊……等等,这么说来,她难道是传说中的蛊胎?
而紧接着,又有数道黑影再一次飞起。
大辫子无所谓地耸肩,说我今天跟你比斗一场,虽说胜了你一筹http://m.hetushu.com,不过颇多损伤,到底心中不爽,这几日得调养一下心情,恕不见客。
这一退,正好出了院子的门外来,突然间四周一片光明,我往后一望,发现自己却是还在那村子之中,前方的院子依旧是院子,黄胖子和老鬼堵在门口处,背对着我,不知道表情。
黄养鬼沉声说道:“谁教的你,便是谁教的我。”
我心中忧愁,而正在此时,突然间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激烈的鸣叫声,音频颇高,我感觉到一阵刺耳,下意识地捂住耳朵,而抱着孩子的另一只手却没有办法,只感觉脑袋好像被重锤狠狠砸了一下,眼冒金星,止不住地后退几步,胸口一甜,却有一口鲜血含在了口中。
我想要再往院子里望去,却瞧见一片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楚。
大辫子为之动容,过来扶我,说别跪了,屋里聊。
嗖!
这绸带上面充斥着一种强烈的气味,香中又带着略微的甘苦,让人吸入鼻间时清亮透彻,仿佛含了薄荷糖一般。
我想起了黄养鬼之前的嘱咐,没有任何犹豫,伸手把自己的胳膊掐了一下,然后默念了一段南海降魔录,再一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瞧见黄养鬼的体内,也射出一道红光,与那大灰蛾子交织在一起。
那大灰蛾子一对灰扑扑的翅膀上面,有三对与人一般模样的大眼睛,惟妙惟肖,散发着让人神志飘忽的气息来。
那就是这大灰蛾子,和图书方才是最终的主菜。
果然,如我猜测的一般,那大辫子被我这一下给弄得有些愣了,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起来,大男人的跪什么跪,有话你说就是了。”
黑云压头,而在即将抵达之时,却又化作了万般黑点,嗡的一声,散落而开。
说罢,她竟然转身离去。
黄养鬼顿时就怒了,说你这是为何?
出手的,是那个被在蟒蛇身边发现的小孩儿康妮么?
黄养鬼已经将自己所能够尽到的努力给做了,而作为当事人的我,就得自己把握机会了。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不用猜,都能够感觉得到,能够有这么一双大眼睛的女子,绝对就是蛇婆婆的关门弟子,康妮。
都说心灵的领域属于神灵,而蛊虫却也能够做得到。
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起初是宛如利箭的长蛇黑影,紧接着是地上突然出现的虫坑,再之后则是一条金色晃眼的毒蝎,在之后,有一只大灰蛾子,拦在了黄养鬼的面前。
她就是刚才在与黄养鬼斗法的人。
她不急不慢的态度让人心中不爽,不过黄养鬼却并不想与她多作争执,直接问起蛇婆婆现在的下落。
为了小米儿,我拜过别人,自然也不差这一拜。
黄养鬼毫不客气地回答,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昨日夜里就递了拜帖,你别说不是你叫巡夜的人回绝了我。
大辫子说师父虽然还在世,但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此间一切大小事务,都交在了我的手上,http://m•hetushu•com你若是有何事,直接跟我讲就好。
大辫子不吃硬的,软的吃不吃呢?
我摇了摇头,将小米儿给小心地放在了地上,然后双腿一跪,整个儿都趴在了地上,重重一拜,沉声说道:“请康妮姑娘救救我的女儿!”
黄养鬼犹豫了一阵,方才将小米儿的病情给她讲起,说若是你真的得了师父真传,就看看你的手段……
黄养鬼一人在前,脸上没有半分惊讶,扬鞭抵挡,而老鬼和黄胖子也表现出了跃跃欲试的姿态来,却被她低声喝止。
上门求人,黄养鬼不敢出手过重,轻轻一抖,那蛇朝着旁边飞开。
我照着小米儿的病情说了一下,大辫子皱眉,说那孩子的母亲呢?
我说正是。
我不明白黄养鬼为何前恭后倨——先前的时候,半夜不敢入村,带着我们在野外露营,而此刻在听到了院子里并没有蛇婆婆之后,却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到底是为什么?
睡美人是在等待她的白马王子么?
那么,她俩到底谁胜谁败了?
大辫子伸开了一下懒腰,说自然知晓,不过那又如何?当年师父之所以答应教你本事,并不是心甘情愿,而是一种交易,甚至于不过是怯于你荆门黄家的逼迫而已。这事儿她一直耿耿于怀,所以讲起来,你连记名弟子都不算,而现在的我,可还是麻栗山流的掌事人,你想让我如何尊奉你呢?
我不敢动,瞧见这些黑点居然都是些细小得肉眼几乎不可闻的小www.hetushu.com虫子。
瞧见大辫子的作态,我就明白想必黄养鬼跟这个地方的嫌隙颇深,不过她也是没有了办法,才想着带我过来碰一碰运气而已。
我盯着那大灰蛾子看,几秒钟之后,突然间感觉周遭的景物消失了,四周一片黑暗混沌,暗淡无光。
这些小虫子原本呈现出强烈的攻击态势,不过被这根不断飞舞穿梭的白色丝绸一逼,最终还是选择了退却,嗡的一下,朝着天空飞去,将我们头顶的天空给遮蔽,如同一块稀薄的大黑布。
大辫子说我只不过是想让你们离开,别打扰我的清修便是了。
然而自从有了小米儿,我突然感觉到为了孩子,这点可怜的自尊其实并非那么重要。
不过我却也被这一片黑云给吓到,知道里面的人,并非善茬。
没想到话都没有说完,大辫子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不看。
不过她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却十分明亮,仿佛能够看穿这世间的一切。
她让我们谨守本分,不要轻易动手,免得场面难以收拾。
小米儿舍命救我,我又如何不能够为了她而求人呢?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挤进门去,冲着那大辫子喊道:“姑娘,等等……”
黄养鬼瞪眼,说你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说便是。
我听得吩咐,不敢随意吐血,从兜里拿了手绢,吐在上面收着,这时方才瞧见原本空荡的院子里,竟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那姑娘扎着一根又粗又长、垂落到屁股处的大辫子,衣着打扮与村姑无异。
和*图*书我有些想不明白,挤到了门口处来,却听到那大辫子姑娘盯着面前的黄养鬼,一字一句地问道:“是谁教了你这么多的破解之法?”
黄养鬼全身僵直,站立在院子正中,而那大灰蛾子则仿佛悬停在了她的面前一般,过了差不多三五分钟,它方才开始挥动起了翅膀,那三对六只眼睛一扇一扇,化作了两道连起来的线,然后又有些许粉末散落在地。
蛊惑、蛊惑,巫蛊之说之所以能够让人惊骇,甚至连朝堂之上都讳忌莫深,并非仅仅只是因为毒效,还有一点,那就是它可以迷惑人的心志。
大辫子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你想怎么?也要跟我打一场么?
黄养鬼冷冷地说道:“康妮,尽管你我平生皆未见面,但是说起来,我算是你的师姐,你可晓得?”
黄养鬼一路上去,见招拆招,而且还没有伤及这些毒物根本,可以算是十分厉害,然而却在这只大灰蛾子的面前却停住了。
中国人,最尊贵的礼节就是跪拜,生在红旗下的我对于这种事情,除了跪拜父母、上坟和进庙的时候,勉强能做一下之外,其余的时间里,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她又问,说那你怎么没死呢?
黑云不能伤人,但是院子里抵御侵入者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歇,当黄养鬼再进一步的时候,又有一道标枪一般的黑影,朝着她的心口射来。
我们不敢再往前,而是守在了门口处,望着黄养鬼施展手段,见招拆招。
我的头昏昏沉沉的,下意识地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