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二十六章 三种药引

我有些迟疑,说些许小事,怎敢叨扰?
我点头,说好。
我暗自记下,心中却是烦忧,说若说此物跟真龙搭上关系,恐怕未必好寻。
大辫子指着襁褓之中的孩子,对我说道:“龙涎液、五彩石、启明胎,这些东西你觉得找寻难之又难,实在珍贵,然而在某些人的眼中,这孩子的价值未必弱于前三者,特别是此刻最容易夺舍的时候。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了,就算是最信任的人,也不好将孩子托付——我刚才之所以那般说,就是在试你的谨慎,可知?”
黄养鬼把鲲鹏石给拿了出来,对我说道:“除了给小米儿治病,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给师父恢复真身,此事也不能落下,所以回一趟我家,十分有必要。”
她点头,说赛华佗开的药,正对病症,用着倒也无妨。
我心急小米儿,直接步入主题,问她说三日过去了,可曾找到了解法?
对!
大辫子又拿出一瓶药膏,那瓶子十分特别,就如同葫芦这种天生长出来的容器,表面呈现青黑色,还有玉器的光泽。
大辫子点头,说诸般巫蛊秘法,我这里一应俱全,唯独欠了一记药引子。
问题在于,这三个药引子,除了最后一个,基本上都没有人听过。
我再一次躬身道谢,然后与她辞别。
我哭了,说这玩意更加难寻,我总不能到西游记话本里面去找寻吧?
我本以为和*图*书这姑娘是蹲在家中研究那一百零八根针血,但是瞧她这模样,却好像是出了一趟远门。
黄胖子也回忆起来,说对,龙涎液这名字文绉绉的,我倒是想岔了——它应该叫做龙口水。
我问到底什么情况,黄养鬼不愿意多谈蛇婆婆,而是告诉我,说康妮的话应该是可以相信的,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药引子。
她点头,说自然,其二乃五彩神石,又名补天石,此物更是世间罕有,传说中却是女蜗补天剩余之物,你看西游记,那猴儿便是从五彩神石之中孕育而生的,此物蕴含浓郁的先天灵气,若是能够融合蛊胎,自然一切病症皆可解。
药膏神奇,几分钟之后,小米儿身上的五彩鳞甲果然消失不见了,而大辫子却拍了拍左边的身子,对我说道:“你别担心,这只是肉眼上面的消失,类人膏并没有破坏它的组织,实际上依然还在,只不过是将气息掩藏了而已。”
大辫子想了一下,又告诉我,说这三种方法,是她师父冥思苦想而出的,但并非不是没有别的解法,譬如最了解蛊胎的锦鸡蛊苗,他们也有手段,不过最好还是不要跟他们接触,毕竟凶险。
我有些迷惘,而黄胖子则是一拍大腿,说对,荆门黄家被誉为江湖第一世家,里面的奇珍异宝无数,未必不会有这三件东西,而即便是没有和-图-书,消息也远远比旁人灵通许多,再加上慈元阁这个江湖第一大商家,再复杂的东西,都应该不是问题的,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呃,这名字听着倒是挺像的,问题在于这天地之间,哪里还有什么真龙?
我说敬请赐教。
交代完毕,她将一切都交还于我手,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这孩子一年之内,可保平安,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如此商量妥当,我们简单收拾行李,然后出了麻栗山,到了附近的县城搭车,前往荆门之地。
我问是什么,天上地下,只要有,我便尽量找寻。
大辫子竖起第一根手指,说其一乃龙涎液,又名雨红玉髓,此物乃那万古之时的真龙遗体,存于地壳之中,经过千万年的变化,最终龙脉凝结,形成一种宛如钟乳石液的菁华,初始为玉质浆液,一遇空气便会变得血红,有延年益寿之功效,也能够助人打通全身经脉,引导气息循环,若是有此物,可醒。
她没有异议,说也好,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
我接过来,她却将木塞取出,用手指沾了里面一点儿淡黄色油膏,在小米儿的身上轻轻涂抹。
我跟随而去,来到堂中,再见到大辫子的时候,瞧见她风尘仆仆,那辫子都散落了大半,身上溅得到处都是泥灰。
我说差点没关系,只要她能够醒来,我就什么都愿意做。
我抱hetushu.com着小米儿回到先前栖身的农家,黄养鬼、老鬼和黄胖子都在这儿等待着我的消息。
难怪黄养鬼即便是忍受着屈辱,也非要带着我前来此处,原来如此。
大辫子瞧见我如此着急,也只是笑了笑,说我师父已经听过了我的讲述,并且看过我金针刺血一百零八的样本,告诉我,说你家女儿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竭泽而渔,骤然之间干涸了,不得补充。这是一个外力导致的恶果,达不成循环,故而陷入困境,当下之法,唯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加入一种药引子,再造循环,然后用秘法推动,方才可以。
我不敢得罪于她,只有低头答应,说孩子我带走吧,每天都想看她几眼,不然舍不得。
她十分的小心细致,仿佛在面对一件脆弱的艺术品。
离开了这院子,我忍不住再回望了一下,尽管之前她对黄养鬼的态度让人实在有些起疑,不过这几日与她接触的时候,她给我的感觉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子,比较纯粹,没有太多的阴谋,也不会对小米儿有非分之想。
我躬身,说请讲。
除此之外,她又拿出一个青色绣包来,告诉我,说锦鸡蛊苗的人,能够通过秘法来找寻到蛊胎的位置,这个绣包你给孩子戴着,贴身而放,应该可以防止他们操纵气机。
对于我们的疑问,黄养鬼却提出了一件事情,说龙涎液她倒是听说过,此物乃绝密和-图-书之事,乃大内特供,少之又少,不过听说真龙存在的地方,就会有龙涎液,若是想找,或许她父亲会有一些门路。
大辫子点头,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没有多余交代的了,你放心,她本源不破,性命不消,此刻只是沉睡而已,你可以把她留在这里,自己去寻找药引;也可以带着她,自行离去。我给你一个承诺,那就是帮助你将她唤醒。但是这一点,我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而不是外面那女人,所以你以后独来便是,不要带这些不相干的人,惹我厌恶,可曾晓得?
我拱手,表示感谢。
大辫子笑了,说前两种,的确是难之又难,不过并非我有意为难你,我师父说有,自然就有,寻不寻得到,这个是你的命数和运气,与我无关。
我点头,说第三种是什么,还请指教。
三日之后,有人来农家请我,前去神婆院中一叙。
她笑了,说你有这心便好,只不过我师父告诉我的这三个药引子,并非寻常人所能够寻得,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能够找到,那么就回到麻栗山来,我都可以帮你把孩子唤醒。
大辫子说第三种或许不如前面两种难寻,此物名叫做启明胎,又名太岁、肉灵芝,此物虽为罕见,不过各地倒也偶有所闻,应该并不难寻,不过功效比起前两者,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她递在了我的手上,告诉我:“这是我师父特地交代,hetushu.com转交给你的,它叫做类人膏,取一点,均匀涂覆在身体上,便能够掩藏住身体的气息,身上的鳞甲也会暂时消失,让她如同一个普通孩子,不会引人窥视。”
我听闻,终于动容,将双手抱拳,长身一鞠,说多谢姑娘提醒。
我回来,把之前与大辫子相见时的情形跟众人描述一番,当听到我对大辫子应该是出了远门、去见了蛇婆婆的判断,黄养鬼倒吸了一口气,追问了其中细节,又让我将装着类人膏的瓶子给她。
瞧了好一阵,她突然长叹,说一直觉得她已然得道,却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已经走了这么远。
龙涎液、龙口水……
大辫子手上拿着一张黄色的纸符,认真地阅读着,瞧见我抱着孩子走了进来,招呼我坐下,然后问我,说这几日孩子可有什么情况变化,我摇头,说没有,她依旧是安眠,仿佛睡着一般,就是醒不过来。
我说药引?
我感觉有些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而这时黄养鬼则站了出来,告诉我,说这三件东西,皆是极为机密的重宝,若是你们自己找寻,别说一年,十年或者一辈子,都未必能够听闻半点儿音讯。我荆门黄家居于江湖,素来有些名望,而黄胖子又与慈元阁少东主方志龙交好,不如我们兵分二路,你和老鬼随我回津门,而黄胖子则去找消息最为灵通的慈元阁,尽量把事情办妥当了,你们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