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二十八章 豪门风物

原本以为这荆门黄家是什么隐世修行世家,却没想到还有一黄氏集团。
她听我说得诙谐,平易近人,不由得笑了,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事儿对于你们来说无所谓,不过对我来说却是一份紧要的工作,若是被人看到了,我可就又要失业了。
这儿的酒菜,皆是精挑细选之物,精致得很,我和老鬼都没有吃过,颇觉得爽口,吃了一半,黄养鬼匆匆赶到,瞧见我们在这边悠闲地吃喝,说你们倒也清闲,居然喝起了小酒来。
从这情况来看,老鬼倒是比这年轻人的功底扎实几分。
什么情况?
公伯是个老狐狸,盘问的手段不着痕迹,嘘寒问暖之间就将我们准备好的话语给套出了大半,心满意得地离去。
那黄养天平日里想必也是骄纵太多,居然毫无顾忌地挥掌,朝着老鬼当胸就是一拍。
他之所以发火,肯定不会是因为我们,而是黄养鬼跟他谈崩了。
她这一番话儿,说得我和老鬼面面相觑。
老鬼没有理会他,而我则回过了头来,盯着他,说黄公子,我们是令堂姐的客人,除非是她,谁也赶不走我们,至于你,也是一样。
什么?
啊?
他一口气说下来,我和老鬼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说起。
我们送到小院门口,望着那家伙离去的背影,老鬼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道:“他未必肯信。”
老鬼笑了,拍着我的肩膀,说对,你说得确实www•hetushu.com
当瞧见那刚刚露面、自称黄养天的年轻男子箭步疾奔,抢身而上,想要抢走我怀中的小米儿时,我顿时就是一阵诧异,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我叹了一口气,说看出来也没有关系,他黄家不肯帮,咱不是还有慈元阁么,再不济,咱还有一身本事,是不?
我们不理会他的话语,回到了镜湖小院的房间里。
黄养天脸色阴沉,不过瞧见了老鬼的身手,倒也放弃了上前一拼的想法,而是立住身子,阴阴地说道:“姓王的,你怀里的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我堂姐所生的?”
这谣言是怎么出来的?
我和老鬼起来,躬身叫“公伯”。
老鬼摇头,说这个不可能,她不是肯委屈的性子,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而已。
一狮子峰是什么鬼,胡公庙又是什么鬼?
这黄养天自称是黄养鬼的堂弟,但是他在黄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两人聊着天,没多时那个给我们斟茶的服务员过来找我们,问我们准备在哪儿用饭,是在房间里,还是前往餐厅去。
我说柳西南目前在东南局任职,据说与鬼鬼姐交情匪浅,他们未必能够查得到。
服务员摇头,说不行,你们是贵客,我们这些下人如何能够与之同桌呢?
我点头,说对,若是轻而易举,我倒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日后尽力补偿就是了,但这回看来有些复杂,我最怕的不hetushu.com是没有线索,而是怕鬼鬼姐为了我而委曲求全,答应了家里一些非分之事。
我愣了一下神,没有回答他,而那家伙却以为我是在默认,愤然地说道:“怪不得家主一直给她介绍门当户对的年轻才俊,她却一个都没有答应,原来竟然因为你,而且还把孩子都给生下来了。不过你可知道,我黄家可是高门大户,并不是寻常人家,你这种生米煮成熟饭的套路,根本就不好使,我跟你讲,家主已经暴怒了,说不定回头就过来找你麻烦呢!”
晚餐很丰盛,六菜一汤,点心糕点四小盏,我觉得吃不完,便问这服务员吃过没有,她摇头,说没有,我便招呼她一起坐下来吃。
那服务员离去之后,差不多十分钟左右,便与人提了四个食盒过来,在院子树下的石桌前摆下宴席。
或者黄养鬼跟他提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要求。
什么,小米儿是黄养鬼所生?
我问过之后,不想再认识如同黄养天这般乱七八糟的黄家子弟,于是便问能否随便弄些吃食过来这儿,服务员甜甜一笑,说当然,两位是黄家的贵客,有什么需要,只要你吩咐,我们这就帮你办着。
我苦笑,说小姐姐,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这些封建思想,到底是从哪儿学过来的啊,都是些糟粕,赶紧扔了吧。
就连内宅伺候人的服务人员,都是大学生,而且还是对口专业精挑细选出来的,和_图_书实在豪气十足。
事实上,他这句话语里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比如黄养鬼跟家里面之所以闹翻,就是因为不肯接受家中对于她婚姻的安排;而此时此刻,黄家家主正在发火。
黄养天并没有追着跟进来,不过我们这赏湖的好心情也给他弄得兴致全无,暗道晦气,在房间里坐好,老鬼对我低声说道:“老王,咱们这回到黄家来,算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鬼鬼与家中的关系并不算好,恐怕未必能够有什么突破;所以若是想要找药引,可能还是得我们自己想办法才是。”
他一边挥掌,一边厉声喝道:“放肆!”
不管怎么样,跟我们都没有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传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他口中的那副样子。
对于这一点,黄养鬼早就有所提醒,所以我们在来之前就已经对好了口供,就说是黄养鬼在有关部门任职之时的同事后辈,具体说起来,那人却是叫做柳西南,并非虚妄,有证可查。
那老者笑吟吟地与我们拱手,说两位客气了,我就是过来问一声,看看有什么需要的,我这里好叫人给准备。
我暗地翻白眼,不过明面上却还是客客气气的,尝了一口,说哎呀,香馥如兰,滋味甘醇鲜爽,到底是名茶,果然是非同凡响。
老鬼摇头,说有的东西未必需要去查,我看那公伯的眼睛很可怕,有一种洞察世事的犀利,只怕我们准备的说辞虽然天衣无缝,和*图*书但他终究还是能够从我们的表情和语气里面,察觉出不对劲儿来。
破茶还有这么多讲究?
我抱着小米儿,望向前面那个脸色阴晴不定的年轻人,开口说:“养天兄弟,你是想要看孩子,还是准备抢人呢?”
燕子坚持之后,我们倒也没有强求,任她把这盘盘碟碟摆放整齐之后,酒斟满,两人便在树下就着湖风,对饮起来。
他低头,看了熟睡中的小米儿一眼,语气沉重地说道:“我先前的时候,误会了这小东西,甚至还起了杀心,然而当瞧见她舍身为你,甚至不顾性命的时候,我终于知道自己错了。这样的好孩子,不能让她长眠于此,老王,我答应你,不管发生了什么,这件事情,都得算我老鬼一份。”
黄养鬼走到我面前来,对我说道:“别吃了,我父亲要见你,你跟我走吧。”
我们请她入坐,说既来之,则安之,忧愁无用,那就洒脱一点。
我说你放心,就算是缠着,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去。
那人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轻视,愤然而骂,说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算算,让你们给家主打死了,我看好戏便是了。
我一愣,惊诧地说道:“不是说你父亲最是神秘,从来不见外人么,他找我做什么?”
因为心里有事,我们两个都不多言,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这时门外有敲门声,我们答应了一声,有人推门进来,却是之和_图_书前在门口迎接的黄公。
公伯得意地笑了笑,跟我们聊了两句家长里短,再接着就开始有意无意地盘问起了我和老鬼的底细来。
我们连忙摆手,说东西都挺齐全的了,不用这般麻烦。
所谓餐厅,是偌大的黄家大院所属的专用餐室。
公伯走了进来,在会客区坐下,自有长相不错的服务员过来给斟茶倒水,待茶水斟满,他举起茶杯,对我们说道:“这茶叶是狮子峰的明前龙井,胡公庙前十八棵御赐茶树采下来的,味道不错,两位请尝一下。”
那女孩子倒也不隐瞒,告诉我们,她叫做燕子,是学酒店管理的大学生,而能够在黄家大宅服务的,都是从黄氏集团旗下酒店里百里挑一、精挑细选出来的。
我瞧她年纪不大,谈吐举止皆不俗,便起了好奇心,问起她的情况来。
我们捉摸不透,想不明白,也不想跟他多作交集,老鬼和我相互望了一眼,没有理他,而是回头,朝着镜湖院中走去,那黄养天瞧见我们并不理他,视若无物,不由得一阵气恼,冲上前来,又张口说道:“你们还留在这儿等死不成?”
老鬼弄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横手来挡,与他重重地对了一记,老鬼固然是向后退了两步,而那黄养天却也受不住老鬼的掌力,一个踉跄,向后也噔噔噔连退了四五步。
老鬼也立刻反应过来,横身拦在了那人的面前,冷冷地说道:“荆门黄家,就是这样迎接客人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