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三十二章 冤家路窄

我们拥有着许多共同的秘密。
当时的他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否有敌意,故而并没有遵从吩咐等待,而是仓皇离开,而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他遇到了一个真正改变他一生的人。
他曾经试过用纯银的东西对自己进行过试验,但是并没有如同书上所写的,有着多少伤害。
这家伙是个自来熟,一见面就跟我们抱在了一起,然后大咧咧地说道:“咱干女儿呢,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怪想的呢。”
这么吊?
黄胖子大叫不行,说他这些天已经踩好了点,正想着办法撬家走了,就是不知道跟谁去混呢,就接到了我们的电话。
电话里面,来不及详谈,他跟我们约定好,说在武汉汇合,到时候同赴洞庭湖。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跟随了那老头差不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而那人便消失无踪,只留下了一条线索,至于他,一直到了后来碰见我师父,方才明白这个老头儿,居然是江湖上最为神秘的顶级高手南海剑魔。
我和老鬼对这江湖一头雾水,根本什么都不晓得,黄胖子愿意加入,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于是也没有纠结,赶忙定下了时间。
黄胖子哈哈大笑,突然间话语中断,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又回声,告诉我们,说他也被人给看管了起来。
而威尔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一个叫做陆左的老乡安排的。
在黄胖子的劝慰之下,我们当天就直接在武汉转和图书车南下,因为他爹在岳阳的关系,我们并不想直接过去撞在枪口,而是先到了临湘。
他还发现了一个古怪的事情,那就是他与寻常的血族有很大的区别。
黄胖子说洞庭湖畔有真龙,这事儿最早就是慈元阁确定下来的,只可惜后来消息走漏,瞒不住之后,就屡屡传来湖中水怪露面的消息,从分布来看,遍布了岳阳、湘阴、阮江、洪湖等地,不过正因为这消息密集,使得江湖上传言纷纷,各路人马皆汇聚于此,他刚刚得知他父亲和慈元阁少阁主已经赶到了岳阳,问我们是否准备过去。
事实上,即便是牛娟愿意跟老鬼离开,他也不知道如何安置这位高中同学,毕竟他自己也是处于颠沛流离之中。
那可是她挑灯夜读、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时日方才考到的工作,况且她入职以来表现一直很好,最近传闻镇领导准备提拔她,有可能承担起党政办副主任的位置。
从我怀里把小米儿给抢过来抱着,望着小娃娃越发圆润可爱的小脸,黄胖子对我们低声说道:“刚刚收到的消息,洞庭湖真龙又有了露面的迹象。”
与黄胖子达成了约定,我们便不再在荆门久留,东进而上,乘车离开,路上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事来,跟老鬼问起了他老同学牛娟之事。
最后,他谈到了牛娟,告诉我,说当初他曾经说要带着她离开,但是牛娟最终还是选http://www.hetushu.com择了拒绝。
如此说来,实属天意。
何为血族?
她舍不得离开。
他只能一再警告牛娟,轻易不要跟别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免得遭来横祸。
他这般说,我和老鬼便也同意,于是搭上了前往岳阳的火车,然而刚刚上了车不久,我就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半途之中,老鬼突然附在我的耳边,对我低声说道:“不好,黄溯那家伙在另外一节车厢,他应该是发现我们了。”
事实上,我们从未有聊过这方面的事情,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好像是没有未来的人,一路都处于奔波忙碌之中,而且在此之前,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如何能够活下来。
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前往岳阳,去看看大世面。
另外,他并不畏惧阳光。
传说血族最早的起源是圣经中的该隐,这哥们是亚当和夏娃的长子,人类繁衍的第一人,同时也是一个杀人犯,他把自个儿的老弟给杀了,后来遭受了上帝的诅咒,又跟夜之魔女莉莉丝搞了对象,学会了利用鲜血的力量,并且成就了永恒的生命。
这是老鬼第一次跟我袒露心迹,在此之前,每次谈到这件事情,他都会避而不谈,而我也不会追问,彼此之间都保持着一种默契,但是时至如今,两人的命运都已经关联在了一起来,就再无隐瞒的道理。
谈到这个问题,我不由得和老鬼谈论起了自和_图_书己的未来。
这是他最为奇特的地方,也是有别于常“人”之处,所以特别珍贵,那次在监牢之中,罗天龙就是发现了他的这一点,方才决定把他卖给一个外国公司,而据他的猜测,那个外国公司的掌控人,应该是他的同类。
黄胖子告诉我们,说他来得匆忙,也没有仔细确认过,不过除了那些三五成群、想要碰运气的游兵散勇,说得上来的大宗门里,有龙虎山天师道、有崂山。
所谓同类,其实便是血族。
除此之外,老鬼还告诉我,他变成那鬼东西,是被一个叫做王豆腐的吸血鬼所咬。
我们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黄胖子告诉我们,说他听到消息之后,准备跟着过洞庭湖去的,结果刚刚流露出这意思,就被他父亲给禁了足,说这事儿实在是太过于凶险,每当有如此天材地宝出现,必将会在江湖上掀起风波,届时无数豪雄争夺,稍有谨慎,立刻死于非命。
一个叫做老鬼的男人。
就是这般想着,所以他才会在荆门黄家那高高的大门之前,发下那般的誓言。
我听到了,不由得脸色惨白,而黄胖子瞧见我和老鬼的脸色都有些不对,不由得笑了,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别灰心,咱就是过去凑凑热闹,见识一下世面,也未必一定要干嘛,对不?”
什么,莽山黑袍人黄溯?
通常来说,同类能够带给人安全感,但是这个却不一样。
这是老鬼从一些典籍之和_图_书中找到的传说,事实上,血族就是西方传说中儿的吸血鬼。
三日之后,我们将在武汉的汉口火车站碰见。
我们遗憾,说既然如此,那你且待着,我们自去。
我问所谓“江湖”,到底都有些什么人?
三日之后,我们在汉口火车站接到了风尘仆仆的黄胖子。
我们惊讶,说哦,到底怎么回事?
他父亲为了他的安全,把他给锁在了家中,让人看着,不准他离开。
黄胖子家世渊源,耳熏目染,比我和老鬼的江湖经验要强得许多,三人行走乡间,他表现出了十分强大的眼光。
现在我肚子里面的蛊胎出世,生存不再担忧,方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另外洞庭湖本地还有地头蛇,叫做鱼头帮,那帮主洞庭黑蛟可是天底下水性最好的几人之一,不可小觑。
他尽管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求,但那只是对于力量的渴望,而并非一种毒瘾,不喝也没关系。
当交待完这一切,老鬼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听到我的雄心壮志,老鬼笑了。
因为他与别人不同。
该隐是血族始祖,传说中前三代的血族拥有能够媲美于神的力量,他们靠着吸食鲜血而存活,而后代则渐渐地衰落,开始畏惧阳光,藏身黑暗,在经过中世纪的动荡和绞杀之后,淹没在了人群之中。
事实上,他也是这般想的。
尽管知道自己已然与之前不再相同,但是牛娟终究放不下自己公务员的职位。
他问我突然间m•hetushu•com怎么想起这事儿来,我告诉他,说燕子给小米儿封了一大红包,让我想起咱还欠牛娟两千块钱的事。
有段日子没见面,这家伙好像又胖了一圈,脸上油光满面,怎么看都好像是厨房里面的伙夫。
那些人找到他,就一定会将他给活活剐了。
老鬼告诉我,说经过那一次事件之后,牛娟便已经是和他一般的同类了。
天底下水性最好的人之一?
但这并不是重点,他之所以变成这副模样,却是被一个叫做威尔的男人给进行了二次初拥,那人将自己的血液注入了他的身体里,进行交换,最终让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守着秘密,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倘若是无人帮忙分担,恐怕就要疯了去,而作为他生死之间和南海同门的我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倾述对象。
老鬼不知道,问我的想法,我告诉他,说本来小富而安,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有吸引力了,然而见到了荆门黄家的那种气派,我就忍不住不服气来,再说了,咱们南海一脉,虽然在中原凋零,但是每一个能够出头的,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我就想着总有一天,老子也搏出个天大的名声,泼天的富贵,让那帮人不敢小瞧咱,欺负我们。
他认出了至少十个以上有名有姓的行内人。
看到这些人,黄胖子原本昂扬的兴致就变得有些低沉起来,偷偷告诉我们,说这么多人赶过来,大宗门吃肉,小势力喝汤,而我们未必能够沾到荤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