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三十七章 不择手段

黄胖子对于老鬼的话表达了十二分的不满,他说既然是兄弟,就应该同进同退,别想着能把他甩出去。
打中黄溯了么?
老鬼挥了挥手,示意我们朝着前路堵了过去,刚刚靠前一些,突然间我浑身的寒毛一竖。
张威一脸惶然地摇头,躬身说道:“不,不,宗主对张威来说,如同再生父母,我心中只有感激,绝对没有半点忿恨,如果此话是假,我愿意被天打雷劈,永世不得好死!”
老鬼说你讲吧,我听着呢。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三人匆匆赶到湖边,清风吹拂而来,我下意识地将背上的小米儿给紧了紧,瞧见先前与张威接头的那个家伙带着人朝着湖边靠近,而这时那儿也有几人走了过来,双方交错而过的时候,突然间闹出了些动静,因为隔得远,所以我看得并不清楚。
如此说来,龙涎液可以找不到,黄溯却必须得死。
他赌咒发誓,一副惊惶,而老鬼则笑了,说不用这般,你好好做事便是了,少不得你的好处。
下车之前,老鬼叫住了他,沉默了几秒钟,这才问道:“张威,你会不会很恨我?”
老鬼很坚定地摇头,说放心,只要能杀了黄溯,问题就不大——这个家伙身上有很多命案,一定会转移官方的注意力,另外如果真的出了事,把事情推到鱼头帮的身上就好;正好你现在的身份,在鱼头帮里面也混不下去和*图*书,太容易被发现了,暂时的隐姓埋名,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这家伙的积极性让人感动,不过我却告诉他,说总得有人来照顾小米儿不是?
张威愣了一下,说宗主,如果动枪的话,那可是大案子啊?
只要一炸开,无论是我,还是老鬼,在这整个江湖之上,都没有立锥之地。
无数的人会垂涎着小米儿的蛊胎法身,而又会有无数人会对老鬼的身份喊打喊杀,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人是一方豪雄,不过素来不与旁人交流,与鱼头帮还有过嫌隙,双方彼此之间也算是敌对。
但是现在却不同了,虽说我们前来这洞庭湖边,并没有卷入那夺龙之争中,但是却有一个插在心中的暗刺,随时都要取我们的性命。
特别是从刚才张威与那人的对话中,我就能够感觉得出来,尽管张威在我们面前低声下气,但是能够被老鬼选作后裔的家伙,可绝对不是什么平凡之辈,无论是信息搜查能力,还是人力组织能力,都是十分出众的。
那人笑了,说张头儿,咱兄弟们个个都是练就一身龟息术的飞毛腿,此番被选拔到这儿来的,可都是精锐之士,就算黄溯那家伙再厉害,也未必能够晓得咱鱼头帮在盯着他。
那人就是黄溯。
此人擅长驱鬼,擅使的手段是冥火掌心雷,据闻是从死人的骨头里面提炼出来http://m.hetushu.com的冥火之气,一旦沾染到人,立刻就磷火烧身,浸染灵魂,十分惨烈。
张威脸一板,说不该你问的事情,就不要问,这点规矩都不懂么?
不知道为什么,老鬼这家伙一旦豁出了去,立刻就表现出了一种悍不畏死的气势来。
张威点头,说对,没有被发现吧?
张威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把车门打开,示意我们下来。
巴东三雄?
他一凶,那人便不敢再多探寻,点头应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而他走了十几米,黑暗中又陆续走出几人来,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事儿还有这般复杂,黄胖子听了直摇头,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听得头都大了。
枪声响起,交错而出,我下意识地往人群处望了过去,正好瞧见那子弹射出枪口时迸发出来的枪火。
我们一行人都下了车,张威先行向前,过去安排诸般事宜,而我则望着他的背影,低声说道:“老鬼,张威此人,到底可不可靠?”
我在旁边听着,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说这家伙胃口倒是不小,这儿也要,真龙也要,也不怕撑坏了他的胃口。
他之前曾经被黄溯抓过,养在一地下室里,每日活鸡活鸭供给,随时等待着被取性命,这事儿对于老鬼来说,实在是一桩奇耻大辱,不过他却一直都在逃避,并没有找那人的意思,其一是因为他并不能与之相抗hetushu.com衡,去碰个头破血流,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其二则是不想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
砰、砰、砰……
这家伙不但对老鬼的身份了若指掌,而且还对小米儿的身份了然于心,如此说来,这个家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大炸弹。
老鬼沉默了一下,布置任务:“这样子,一会儿你让你们的人跟他们发生冲突,然后伺机开枪压制,能杀死黄溯最好,如果不能杀,尽量伤了他,然后将他给围住。”
路上的时候,张威跟我们介绍情况,说这个黄溯呢,常年盘踞于粤湘边境、莽山一带,据闻是祖上传下来的手段,楚巫的路子,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不但将莽山一带经营得宛如铁桶,势力庞大,而且手还趁着东南减弱,伸进了南方省里面去,十分了得。
老鬼摇头,说血族吸收后裔,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这里不但要牵涉到命理人伦,而且还与我的血液活性有关,一旦我有超过七个以上的后裔,就会被上一代宗主的感知到,而私自发展后裔是一件罪无可恕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一定会被追杀至死的!
黄胖子说你刚刚入门,跟我差距挺大,不如我上?
瞧见这些人,我不由得对此番的行动又多了几分信心来。
那人探头,朝着车后望了一眼,多嘴问了一句,说张头,后面的是请过来联合的高手么?
张威说人手都召集齐了,是鱼头帮布和_图_书置在这一带的所有力量,总共有十四人,其中斥候三人,其余的都是敢打敢拼的渔家汉子,另外为了防止意外,我还调集了三根枪火来,长枪一只,短枪两只,主要是威慑,因为如果一旦出现枪案,警察肯定就会封锁这一带,不方便我们日后的行踪……
张威说有三个,本来之前是有八个的,不过另外五人不知去向,应该是在找寻你们的消息,而他过这边来,是查探日前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冲突,想要找寻那真龙的痕迹。
那人回答,说不在了,去了湖边,兄弟们跟着呢,张头儿,可是要动手?
原本挺肃穆的气氛,结果都给黄胖子“巴东三雄”这个烂俗的梗给弄笑了,我捅了一下黄胖子肥肉成堆的肚腩,说你也是的,别人取外号,什么天下五绝、全真七子之类的,一听就是主角的命;你倒好,巴东三雄,不如巴东五鬼呢,演电视剧的话,估计跑不了一集的龙套,就得挂掉。
不过即便如此,危险还是挺大的,老鬼特地找了黄胖子,对他说一会儿如果真的交了手,让他帮着照顾小米儿,尽量不要参与交战。
我们讨论了一下,觉得这黄溯虽然厉害,但并非无懈可击,只要我们能够设伏,将他跟随行的手下分割开来,就能够将其围杀了去。
就在这时,老鬼的脸容一肃,说别说了,张威那边已经就位了,我们赶紧过去。
老鬼神情复杂地对我说道:和_图_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血族的传承是一种生命印记的传递,后裔不可能对宗主产生敌意,因为一旦产生,宗主就能够感知得到,心意一动,后裔就会血液逆转,引火烧身——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敢与我的宗主威尔见面的原因,因为不管他如何对我有恩,我也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在别人手上。好在我师父教会了我一些手段,让我不至于毫无反抗能力……”
老鬼问黄溯的身边,现在有多少人?
大家有说有笑,不多时就来到了岳阳楼附近的街道,前面有一个黑影朝我们挥手示意,张威踩了一脚刹车,靠边停下,对那人说道:“人还在么?”
明白了这一点,我和老鬼便再无犹豫,三人跟随着张威一起离开了宾馆,乘车前往岳阳楼。
果然,待那人刚刚离开,张威就回过头来,朝着老鬼拱了一下手,说宗主。
我点头,而黄胖子则是一阵赞叹,说老鬼,若是这般说,你没事收一堆小弟,那岂不是无敌了?
这般说着,三人不由得都笑了,老鬼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又揽住黄胖子的,将头低下来,沉声说道:“不管是巴东三雄,还是隔壁老王家的三雄,大家记住,我们是拿黄溯这家伙来当我们扬名立万的踏脚石,而不是送给他立威的,所以哥几个儿都得小心一点,不到万不得已,别跟那家伙拼命,不值,知道不?”
张威说那就好,你先过去盯着,我一会儿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