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三十九章 东窗事发

当小艇离湖上百米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想着今天总算是将黄溯这个定时炸弹给排除了,回过头来,瞧见老鬼将那对干瘪的手掌扔进黑沉沉的湖水里,一嘴的鲜血,十分回味地砸吧了好几下,看着十分诡异。
三万团民攻占一个二十多全副武装洋人守护的教堂,攻了几个月都没有攻下来,最终的结果是导致了八国联军入北京,天下大乱。
整个过程,张威都刻意不让那些人跟我们三个接触,黑漆漆的夜里,他们未必能够看得清我们的脸。
快艇一路飞驰,在湖中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到了一处偏僻的湖边靠了岸。
旁边的黄胖子气不打一处来,说我擦,我跟老王急得都快要跳河了,你却在这里学习原理?
将地上这人的脑袋给轰成碎片,我并没有一点儿开心,而是立刻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下来,朝着老鬼的身上拍去,一边拍,我一边冲他喊,说快点,快跳到水里去。
瞧见他举着一包血淋淋的布包,朝着我望来的时候,我立刻明白了他准备要干嘛,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说好意心领了,还是你拿着吧。
我们的目的达到,自然不愿意跟官方在这里纠缠,江湖人不惹官司,张威叫打扫现场痕迹,而我和黄胖子则赶紧朝着湖边跑去。
就在我胡思乱想儿的时候,扳机扣动,而步枪在一瞬间也怒吼了起来。
不管和-图-书如何,反正绝对不会像抗日神剧里面一样,如同蚊子咬一般,也不会像香港老电影里中了二十多枪还能够说一段诀别的话语。
扣动扳机的时候,我的心中还有些犹豫。
张威此人做事十分谨慎细致,早早地就在远处备了一艘小艇,吹了一声口哨,立刻就开了过来,我们匆匆跳上了小艇上,就我、老鬼、黄胖子和张威,另外还有一个开小艇的人,至于其余的人,他们都一个箭步,直接跳入了水中,紧接着就消失湖里去。
脑浆和鲜血飞溅,白的白,红的红,散落一地。
老鬼缓缓地伸出了手来,有些迟缓地说道:“所谓冥火,烧的是活人身体和血液里面蕴含的磷元素,而我的构造,终究与人不同——我是个老鬼,这冥火,根本就烧不着我的,你放心。”
黄溯身死,而他的恶灵斗篷则已然失去了效果。
老鬼张开嘴,吐出了一口烟来,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原来这就是冥火的原理啊,我懂了。”
老鬼的嘴角咧了一下,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呢喃了一句:“唉,你呀,就是不懂得欣赏,这玩意比鸡爪子可好多了。”
曾经横行粤湘交界十数年、恶贯满盈的黄溯,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在了这里,他或许在此之前,还想着自己若是能够活着离开的话,将要如何报复我们,而如果有人告诉他这m.hetushu.com儿就是他的长眠之所,他也绝对不会相信。
一百年前的洋枪,绝对没有我手中的这经典AK系列步枪威力大。
张威刚刚坐上驾驶位,这时远处就传来了呼喊声,好几个人朝着我们这边匆匆而来,大声呼喊,让我们停下,而小艇的马达一轰,朝着湖水深处快速驶去。
老鬼点头,说好,你赶紧走,我需要的时候,会联系你的。
老鬼笑了,还未有说话,张威踏着坠落一地的黑色布片,匆匆赶到了我们的跟前,焦急地说道:“宗主,各位老大,警方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我们得赶紧离开——我在湖边备了一艘快艇,跟我走吧。”
望着这个火焰之中的家伙,我愣了一会儿,立刻焦急地大声叫道:“那你特么的赶紧去啊,还愣着干嘛,再等,人就烧成灰了!”
黄胖子吓得猛摇头,说算了,我还是算了,黄家就我这一独苗,我要是变成了血族,第一个就得被我爹灭口。
这个脑袋就像西瓜一般轰开,碎成了无数块。
老鬼摆了摆手,说你别说了,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它是一柄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我是被逼着走到了这一步,实在是没有办法,至于你们,我不希望你们变成我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一百多年前,阎书勤、赵三多、朱红灯、林黑儿、王立言等人领导着一个叫做义和团的组织,www.hetushu.com练着“金钟罩”、“铁布衫”的横练功夫,高唱着“弟子在红尘,闭住枪炮门,枪炮一齐响,沙子两边分”的《闭火分砂咒》,冲向了有洋枪洋炮的八国联军。
黄胖子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的意思是……
黄胖子也瞧见了老鬼陶醉的表情,下意识地问道:“老鬼,这人血的味道咋样?”
事实上,当我扣动扳机,将连射的子弹一梭子送入黄溯的脑袋里时,我已经再看不到黄溯了。
刀枪不入?
修行界从来都不缺少奇迹,如果我这一梭子下去,而子弹全部都卡住了的话,事情可就真的变得恐怖了。
这般说着,他将右手缓缓地摆了摆,让我和黄胖子最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待我们下了船之后,张威在快艇上面朝着老鬼抱拳,说宗主,今夜鱼头帮死了四人,这事儿肯定解释不过去,我在鱼头帮也就待不下去了,得赶紧离开,安置一下家里人,等妥当之后,我再来找宗主效力。
我走了两步,这才发现老鬼却是不急不慢地蹲下身来,尖锐的指甲一划,黄溯原本坚硬无比的手掌立刻脱离了手腕,被他给拿了一块布给包着,当瞧见我望过来的时候,他笑了笑,说黄溯一身的修为,大部分都在这一对手上了,放在这里可惜了,怎么,你有兴趣?
回望过来的时候,能够瞧www.hetushu.com见原来发生拼斗的地方,一片光亮,人群汇集。
而强者的鲜血,则是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想必老鬼的心中是无限的舒畅吧?
我的手扬在了半空中,僵直不动。
然而结果呢?
老鬼先是一愣,突然笑了,说胖子,你别问我,你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把你转化成血族后裔,到时候你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味儿了。
师父告诉我,说横练功夫自然有牛波伊极了的,但是并不足以面对抗枪炮弹药的正面进攻,现代文明的飞速发展,使得修行者的地位越来越低,正所谓“功夫再高,一砖撂倒”,当普通人也有了掣肘修行者的力量,事情就变得微妙而复杂了。
那绿色的火焰,居然开始移动了起来,本来是覆盖着老鬼的全身,此刻却是一点一点地移动到了他的右手上来,凝固成一团火,越来越小,最后他猛然一捏拳头,那火焰就消失不见了。
我的心一跳,没有任何犹豫地将枪给扔下,然后张开衣服,准备将老鬼给抱起来,往湖边扔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老鬼却喊住了我:“老王,别乱动,小心这火焰沾染到你。”
张威驾着快艇离开,而我们三人也不敢进城了,在附近的一个小镇上找了一个旅馆歇下。
原来真的很可怕。
我回头望去,却见远处果然有警车车灯的闪烁光亮,与之一起的,还有那呜哇呜哇的警铃http://www.hetushu.com声大起。
我以前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不知道步枪的后座力居然会那般的大,三两下之后,我差一点把枪口滑到了老鬼那儿去,吓得我赶紧用肩膀抵住了枪托,轰隆隆就是一梭子。
就连那个开船过来的家伙,等到张威一过来,就给他轰下了船去。
我担心奇迹会发生。
他这般说着,老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整个人变成一团烈焰的老鬼却一动也不动,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
然而,这情况会发生么?
但是事实正是如此,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第一下的时候,黄溯咬着牙,硬生生地扛住了这子弹,然而随后而来的子弹却毫无阻拦地钻进了那家伙的脑袋里去。
对于血族来说,鲜血意味着力量。
干掉黄溯,本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不过关于老鬼身份的讨论,却让气氛变得有些沉重,大家聊了两句,便没有再说话了。
无聊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一下子弹射入人体之后,真实的情况。
而在我们的周围,那些鱼头帮的帮众则挣扎着爬了起来。
我终于知道老鬼为什么不愿意在我面前谈起血族的事情来了。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突然间就听到外面的隔壁房间传来一阵敲门声,我睡眠浅,一下子就爬了起来,却瞧见老鬼已然蹲在了门口,瞧见我起来,便对我低声说道:“是警察在查房,核对身份证,看来昨天的事情闹大了!”